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回龙传鼓词 首部  

2015-08-09 17:20:30|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兔金乌西坠,江湖绿水长流,

茫茫人换几千秋,蜿蜒山川依旧,

寿天穷通是命, 荣华富贵前修,

不觉白了少年头,生死谁知先后。

几句残词念罢,下演一部抄录通俗名为回龙小传。这部书说的是大宋自从太祖爷布衣起首,打成一统江山,兄传弟坐,将太子赵德芳封在南清宫,名为八主贤王以来,传至四帝仁宗坐殿登基,天下太平,五谷丰登,军民安乐,朝纲无事,按下不表。且说贤王闲暇无事,这日在宫闲坐,忽然想起一件心事,因为国事完毕,想起前言,曾记得当年在汴梁城内,我孤上三官庙进香,遇见苗广义之孙,他看我终身大运,我孤福寿双全,只可惜缺嗣无儿,若要过继螟蛉,需访外姓之人,专等九九之数,方是年头,总在东南地方寻访,方能得其贵子,必能接续后代香烟。

八贤王忽然想起先生说,不由腹内暗详参,

他说孤王无子后,要继承需访外姓上东南,

那里方能有贵子,可与孤王续香烟,

我何不就依先生他的话,去往苏杭走一番,

贤王想罢主意定,忙吩咐彩女宫娥莫迟延,

后宫去把娘娘请,说我孤王有话言,

众宫娥答应一声不怠慢,连忙迈步走如烟,

去不多时来回禀,说道是娘娘凤驾到门前,

贤王一闻抬头看,瞧见宫娥一大撺,

尾随着王妃凤驾往里走,贤王离座迎上前,

夫妻叙礼重归座,这王妃眼望贤王便开言,

不知千岁有何故,宣召妾身有何言,

贤王爷见问不由长吁气,叫声王妃细听言,

细想为人生在世,三不孝无后为大是实言,

万般唯有无儿苦,你我将伤在那边,

纵然是富贵无儿居王位,只怕死后断香烟,

昔年曾遇军师后,他算我刚直中正少儿男,

临老外姓传龙脉,八十一岁续香烟,

他说是贵子生在东南地,天差有福遇奇缘,

孤王若不去寻访,百年后谁做坟前拜孝男,

今请王妃无别事,说明其中旧里缘,

商议商议如何办,我想着不如苏州去访儿男。

贤王说依孤的主意,不如选个吉日,孤往东南访访,未知贤妃意下如何,王妃闻听口尊千岁,要依妾身想来,要寻访那有孝顺之人,何用千岁亲去查访,只用在府内挑选几个能干之人,到哪外州府县,未必有孝顺之人。贤王闻听连连摆手说道,王妃想这终身之事,如何托得别人,孤的主意已定,明日上朝告假,后日乃是黄道吉日,即便起身去寻访贵子。

贤王爷说罢一往从前话,王妃闻听不做声,

半响开言尊千岁,说道是王爷龙耳细听明,

既然主意按排定,就依王驾主意行,

贤王爷闻听此言心大喜,龙面含春带笑容,

连忙站起离了座,吩咐那太监宫娥莫消停,

快些收拾天不早,孤要安歇入后宫,

众太监一起答应不怠慢,人人手内掌红灯,

大家引路前边走,八千岁一同王妃往后行,

君妻二人同入内,大家安歇不必明,

一宿的良宵美景不必表,又到次日早旦清,

贤王起来忙梳洗,一心要上本辞朝访储龙,

收拾已毕忙迈步,内侍伺候不消停,

出府门连忙上了能行马,越巷穿街快如风,

不多一时来得快,龙禁门不远就在咫尺中,

进了龙禁门一座,贤王弃蹬下走龙,

但见那文武百官俱来到,单等君王把殿登,

忽听殿上净鞭响,嗡嗡的东边撞起景阳钟,

西边打动龙凤鼓,仁宗天子把殿升,

满朝内文武一起来参拜,礼毕个个把身平,

左右分班来站立,忽听的殿上官员把话云,

有事出班早来奏,无事圣驾要回宫,

言还未尽答应有,八贤王上殿前来见朝廷。

殿上言还未尽,只见贤王出班,在阶前跪倒,口尊万岁臣有短表启奏我主,仁宗带笑开言说,贤卿有何表章,快快说来,贤王见问口尊我主,微臣身上这几日有些不爽,求我主准微臣暂在家中静养几日,再来伺候圣上,仁宗闻奏说准贤卿所奏,免朝三个月,假满再来入朝,贤王连忙叩谢。天子袍袖一抖,群臣皆散,圣驾回宫,这且不表。单言八贤王出朝上马,回到南清宫,入府到了寝宫,见了王妃,依旧把朝廷准假三个月之事对着王妃说了一遍,王妃带笑口尊千岁,明日王驾出京私访,小妃预备了席面与千岁践行,说罢吩咐摆宴,众太监答应,不多一时将宴摆齐。

王妃他吩咐内侍快摆宴,答应应允不消停,

宫娥彩女排桌椅,四面上设下围屏锦绣墩,

上几道山中走兽云中燕,还有那 平地猪羊海底鲜,

无非是凤髓龙肝全摆上,干鲜果品气味馨,

煎炒烹炸样样有,肉山酒海一样同,

王妃他亲自执壶来把盏,彩女宫娥抱玉瓶,

满满斟上一杯酒,奉于了八贤王爷手内中,

头杯饮过斟二盏,二盏吃过进三巡,

贤千岁一连饮了三杯酒,王妃口把千岁称,

明日王爷出门去,未不知可带家中多少人,

第一千岁年高迈,村店风霜不曾经,

第二样此去苏杭路途远,也非三朝二日工,

多带几个家丁等,他们随王伴驾行,

贤王摆手说不用,此乃是我去私行,

上东南所为我去暗私访,寻我儿男小娇生,

带着家人反不便,倘若是招出是非倒难行,

损了民财招人怨,反惹孤王心不宁,

王妃答应说正是,就依王爷主意行,

不多时酒阑席散同归寝,一宿光景不必明,

次日贤王清早起,收拾打点不消停,

收拾妥当往外走,一心要上苏杭二州去访储龙。

话说贤王辞朝告假,王妃备酒饯行,君妻饮酒至天晚入寝安歇,一宿光景不提,到了次日天明,贤王起来梳洗,吩咐太监到外面找了些破烂衣服。贤王换上破衣,戴上破帽,穿上破鞋,又用黑墨将脸涂抹了个穷人摸样,打扮妥当,眼望王妃带笑说道,贤妃你看我孤像个什么人。王妃一见贤王这个打扮,不由得心中暗笑,说道拿着个金枝玉叶的一个王爷,打扮了这个摸样,实在是令人可笑,也是为子的心胜,才能如此改装打扮这样形景。

贤王妃留神细把贤王看,目视金枝玉叶公,

浑身穿定衣服破,满脸上油泥真如一指零,

头戴破帽贫人样,犹如乞丐一样同,

王妃把贤王看必心暗笑,他把王爷叫一声,

如今打扮真不错,好像那山中野老一样同,

贤王闻听心欢喜,不由满面带春风,

说道是既然如此孤王走,去往东南访贤能,

说罢之时不怠慢,又把那散碎银子带腰中,

收拾已毕忙迈步,辞了王妃往外行,

贤王妃相送王爷出内室,他就回身入寝宫,

不言王妃归后去,再把那八贤王爷明一明,

出了南清宫一座,怕人瞧见暗暗行,

一直的竟奔城门不怠慢,出了汴梁一都京,

行程正遇残秋景,草木枯焦九月中,

只听那空中孤雁嘎嘎叫,四野凄凉起朔风,

三里过去桃花店,杏花村不远又在咫尺中,

杏花村内有美酒,桃花店里美人行,

一路上名花美酒多有趣,美酒难留有事人。

只为苗仙阴阳准,只待这玉叶金枝受苦行,

饥食渴饮登途路,晓行夜住往前行,

贤王爷那日正走抬头看,看见姑苏一座城,

但见人烟多热闹,果然是与别州府县大不相同。

八贤王在路行程非止一日,那日正走之间,忽然抬头看见了姑苏不远,千岁也就不那么急了。装出了惧怕的样儿,往前缓缓而行,不多时来到了关厢之内,抬头望左右观看,但见人烟凑集,十分热闹,俗话说的不差,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二州,比着东京汴梁天子脚下不在以下,贤王懒观城外之景,慢慢的进了北门,举目留神细看,又比那城外又是一样的光景,实然的热闹。

八贤王迈步进了姑苏郡,缓缓而行看分明,

但见城中多热闹,又与那城外风俗大不同,

来来往往人烟广,马踏车尘乱纷纷,

又见那年少郎君斯文相,面白如玉似美人,

手拿一柄湘妃扇,他却是摇摇摆摆闲散心,

也有那世家子弟夸豪富,绸缎绫罗穿一身,

后边跟定家丁等,一个个咬文嚼字假斯文,

也有那身穿蓝衫多儒雅,面带春风礼貌恭,

也有那三杯入腹威风长,混噙嚼毛狗眼横,

摇头晃脑来说话,拍桌子脚蹬板凳混充鹰,

若非遇见好朋友,抱着脑袋一溜风,

又听见歌管楼台声细细,茶坊酒肆语频频,

两边铺户多齐整,看光景铺中买卖甚兴隆,

来来往往人不少,尽是买卖与经营,

此处的乡风实然真不差,鱼米之乡大不同,

贤王无心求玩景,他本是一心只要访螟蛉,

转过鼓楼往东走,细细留神看分明,

找了个幽静小店存身体,怕人知道走了风,

贤王下店无人晓,安心要寻访临凡小困龙。

贤王找了个小店,走进店中,找板凳坐下,放下了破褥套,店小二一见腹中暗说,这是哪里来的这么位穷爷,跑到这里来。巧了要在这里住下,别管他穷不穷,既在其位必谋其政,住店给店钱,吃饭给饭钱,别瞧不起他。店小二想罢走到贤王的跟前,满面带笑说,爷爷是吃饭哪是住店呐,贤王说饭也要吃店也要住,,伙计你先给我一个木须汤,两个馒头一壶酒,找一间净便的住处,就得了。店小二说道有有,你老先跟我来。先替王爷拿起了褥套,头前引路,王爷随后走到后面一间干净的客房,店小二放下褥套,将门开了,拿起褥套走进屋内,放在炕上。贤王也就进内,店小二说你老看看这间房好不好,干净不干净。贤王点头说住的很好,就是这屋里吧。店小二连忙端了脸水来,贤王净面已毕,店小二把木须汤与馒头放在桌上,贤王饮酒用饭已毕,店小二撤去碗盏,吃茶已毕,贤王不由得心下沉吟,腹内暗想。

老千岁坐在店房心思忖,不由满腹暗叮咛
已经走了好几日,哪有贤能继后人,
若要是不在此出来寻找,错过年头再难寻,
这如今世间人情多浮荡,哪有贤良做儿孙,
我孤不论贫和富,只要那品行贤良纯厚人,
但有一件为难很,怎么启齿问行人,
在街前彼此松逢如陌路,为何两下就谈心,
怎叫人家当我子,这件事孤王看来到难心,
孤今到了苏州府,岂肯空回不找寻,
这苏州乃是第一繁华地,鱼米之乡各处闻,
内中并无贤能者,与孤王接续香烟做儿孙,
孤王又把方法想,令那些无父之人把我寻,
左思右想无主意,急坏金枝玉叶人,
只急的贤王老眼看不见,只急的两耳生风听不真,
忽然想起得便处,何不前去卖自身,
我今找了卖身幌,找了个草标吆喝着,
谁来买我做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