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蟒蛇记卷一(上)  

2015-06-17 14:29:09|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来无事谈古今,谈古论今劝化人。 

古今多少稀奇事,说来都是大事情。 

不谈后人不知晓,不知天理难为人。 

不说其他稀晓事,就说大宋一段情。 

仁宗皇帝登龙位,风调雨顺国太平。 

不说朝中多清正,说说广西桂林人。 

桂林有个张元亮,娶妻王氏老夫人。 

他在朝中为兵部,扶佐仁宗有道君。 

夫妻二人多行善,天上降下文曲星。 

取名春芳人一个,掌管事务在家庭。 

娶了尚书李氏女,聪明伶俐貌超群。 

不说夫妻多和顺,且说王氏老母亲。 

不知不觉身染病,睡在牙床难翻身。 

请医服药不见好,求神拜佛总不灵。 

不想此生寿命短,做了黄泉路上人。 

绫罗绸缎来裹起,凤冠霞佩戴上身。 

金漆棺木抬一付,灵堂修起在高厅。 

兵部大人哀哀哭,春芳夫妻泪淋淋。 

哭来哭去哭不住,昏昏吩咐手下人。 

快请高僧并道士,修斋超度死亡魂。 

乡官亲戚来吊孝,文武官员祭夫人。 

开丧吊孝七日满,夫人安葬在山林。 

不提夫人身亡故,家中散乱昏沉沉。 

儿子媳妇年纪小,难管家中奴婢们。 

桂林知府四品正,他今已死几年春。 

娶的妻子刘氏女,未听音信与他人。 

如今年纪二十五,无儿无女一个人。 

不拖儿来不带女,后来无有两样心。 

兵部思量多日久,才请媒人去说亲。 

传名下娉礼已毕,择选良辰接过门。 

刘氏接来一年整,不觉有孕在其身。 

怀胎十月生一子,取名春元一个人。 

一日三来三日久,兵部期满要归京。 

兵部此时将言说,兄弟二人听言因。 

春元春芳两兄弟,和和气气在家门。 

在家算来有三载,不久就要进京城。 

夫人一傍听得说,设酒与夫来辞行。 

珍奇百味般般有,缺少龙肝凤胆心。 

上面坐的张兵部,下面坐的刘夫人。 

春芳春元两边坐,梅香使女把酒斟。 

饮酒说话不觉久,夜来收拾进房门。 

一夜说文都不唱,且说来朝二早晨。 

文武官员齐来送,亲戚邻里来送行。 

人夫轿马纷纷乱,欢送兵部老大人。 

不说众人送行走,且说兵部在路程。 

逢山便有人修路,过水便有搭桥人。 

逢州便有州官接,过县便有县官迎。 

红旗对对如火焰,黑旗对对似乌云。 

家家门前焚香案,户户门前净水瓶。 

家家打开窗门子,鳌头点起万年灯。 

不觉行程多日久,望见东京一座城。 

远望城楼三滴水,近看朵口似祥云。 

无心观看城外景,进了三重皇城门。 

去到城中找店主,寻家旅店来安身。 

三更五点王登位,聚集三合八众臣。 

早听鼓响朝皇帝,午听钟声拜明君。 

兵部来到金殿上,俯伏金阶口称臣。 

离朝归家有三载,今日又来伴圣君。 

仁宗圣上开金口,爱卿你且听言音。 

寡人未施君臣礼,未到广西祭夫人。 

今日爱卿回朝内,扶佐寡人爱万民。 

天子退朝众臣散,山呼万岁口称臣。 

兵部听得王吩咐,微步至退出朝门。 

光阴似箭催人老,日月如梭晓夜行。 

春去秋来冬又到,寒热冷暑年年经。 

兵部朝中做官职,光阴又过几个春。 

忽然得了一身病,请医服药总不灵。 

一时疾来又昏死,天地日月分不清。 

一日五更朝王驾,走到金銮殿上存。 

方才跪在金阶下,两眼一黑头就晕。 

天地颠倒房屋转,一跤倒在地埃尘。 

文武官员来扶起,仁宗下殿叫爱卿。 

兵部死在金銮殿,吓坏官员不少人。 

仁宗此时开金口,吩咐两班武共文。 

将他抬在迎宾馆,寡人亲祭张爱卿。 

寡人念他忠良死,葬在紫金山上存。 

金漆棺木抬一付,装起兵部老大人。 

皇帝御祭方才了,文武官员跪埃尘。 

祭罢天子回宫殿,紫金山上立坟莹。 

圣旨一道如梭快,路上犹如风送云。 

在路行程多日久,进了广西桂林城。 

看看来到张家府,母子奶孙出来迎。 

摆下香案迎圣旨,使臣宣读圣旨文。 

春芳春元才听到,刀割心肝五脏疼。 

爹爹死在金銮殿,做了披麻戴孝人。 

自古养儿来防老,如今未报半点恩。 

家中人人齐吊孝,一家大小哭沉沉。 

做斋超度老兵部,弟兄守孝过光阴。 

不说兄弟在守孝,说起刘氏起黑心。 


    话说刘氏口中不说,心中暗想;老兵部丢下这等家财万贯,所生春元春芳二人,那春芳乃是长子,又是廪生,却又生有金男银女,自古道黄泉路上无老少,恐怕日后我死了,春元年小春芳大,那时他以大压小,斗他不过。不如趁现在假写文书,说他父亲在京做官放得有许多金银,叫他到京城放账收账,等他放与人家,人家说他行使假银,无亲无戚无人救他。那时将他治死,这些家财不就我儿全得了。刘氏打定主意叫道一声“安童去请你大爷进来,我有话吩咐”。安童去请春芳,春芳听得忙走到厅前双膝跪下道“母亲有何吩咐?”刘氏说道“男子十五替父,女子十六管家,你如今也有十七八岁了;你父亲在京中放得有账目,因无人去收,我与你一千两金银,去到京城放新收旧回来,也不枉你父养你一场”。 


春芳听得心欢喜,满面春风笑盈盈。 

既是家中有文约,何不京中去收银。 

刘氏听得心欢喜,忙忙收拾金共银。 

与他金银一千两,另外再给十两银。 

金银收在皮箱内,即刻收拾就起程。 

春芳即刻辞别母,辞别母亲就动身。 

再行转到香房内,贤妻你且听原因。 

今日我要京中去,你在家中要小心。 

我去不久就回转,不到三月就回程。 

休去东家说长短,莫去西家谈是非。 

恐怕傍人来耻笑,说坏名声不好听。 

我也是个读书子,你是官家女儿身。 

如今世上人眼浅,活人抬在死人坑。 

妻子听得如此话,记在心中泪纷纷。 

你到京中去收账,丢下奴家靠何人。 

在家过得随时过,不少金来不少银。 

何必山高路又险,丢下奴家去东京。 

春芳听得妻子话,说声贤妻请放心。 

虽说山高路又远,一路之上多小心。 

转身又去辞兄弟,去到书房里面存。 

春元一见哥哥到,慌忙几步出来迎。 

二人坐下将言说,春元眼泪落纷纷。 

哥哥今日京中去,举目无亲靠何人。 

不知账主是哪个,你去何处讨金银。 

春芳此时将言说,贤第你好不聪明。 

手中拿有文约在,到处去问欠账人。 

春元此时劝不转,哥哥你且听原因。 

金银放在身边上,恐怕路上遇强人。 

过桥过水先下马,山林之中要小心。 

哥哥你到京中去,不可他乡久留停。 

嫂嫂在家挂念你,儿女家中念父亲。 

望得哥哥回家转,一家团圆值千金。 

哥哥此时辞别去,弟弟拉住泪纷纷。 

槽中拉马龙头套,金鞍背上马欢腾。 

鸽子翻身跃上马,一路行程风送云。 

两个安童前面走,一心只想进京城。 

李氏看着丈夫去,回头昏死地埃尘。 

金男银女放声哭,母子三人好伤心。 

春元看着哥哥去,刀割心肝五脏疼。 

口中又把嫂嫂叫,叫声侄儿侄女们。 

哥哥虽然京中去,你们在家放宽心。 

三餐饭菜我看管,四季衣裳我看承。 

不说家中伤心处,且说春芳在路程。 

紧行好似弓上箭,慢行犹如风送云。 

不表春芳来行路,且说后娘刘氏身。 

刘氏拍手哈哈笑,前娘之子哄出门。 

等把春芳来害死,万贯家财我儿吞。 

高楼大厦我儿受,我死之时也甘心。 


     话说春芳去了刘氏心中大喜,行过厅前,走到香房叫道“媳妇,你这贱人,全不想想你丈夫求财出门,乃是一件好事,为何天天哭泣。为人也要走些江湖口岸,难道叫他天天守着你也不成。他去只不过三五个月就回来,何必挂念”。媳妇听得不敢啼哭,这话不提。且说春芳行了四十余天,来到杨家村双田坝,只见田中路上四十余人,嗥叫喧天。春芳吓得魂不附体,不敢上前。便叫安童“我们上去看看是什么东西”。主仆行上高处一看,乃是一条大蟒蛇被打得奄奄一息。春芳看见心中不忍,行至面前开言问道“众位相公,为何将这大蟒蛇苦打一阵?”众人说道“这条大蟒在洞中三年以来,每年要金男银女祭它方得风调雨顺,人畜平安。今年用猪羊祭他,他就出来挠乱秧苗。我们要将他打死方才断根。且问相公家在哪里,姓甚名谁说来与我们听听”。 


春芳此时将言说,列位长老听言音。 

家住广西桂林府,要说无名也有名。 

父是尚书张兵部,扶佐仁宗圣帝君。 

谁知命运无常道,死在金銮殿上存。 

京城放有许多账,我今要去讨金银。 

见你众人将蛇打,心中不忍万万分。 

乞望众人饶他命,得饶人处且饶人。 

众人听得如此话,相公你且听原因。 

这坝田地三石种,我们户户望收成。 

不幸田中来祸害,一坝秧苗不留根。 

五钱一斗买种下,你看伤情不伤情。 

相公不必来相劝,我们一定要除根。 


    话说春芳将言问道“众位相公长老这坝田产一年管多少银子?”众人说道“这三石种田,秋收开一百六十两”。春芳道“众位请坐,我有一言奉告”。 


春芳此时将言说,你们听我说原因。 

一百六十不为贵,我今出门在路程。 

家母给我一千两,放新收旧转回程。 

先付五两作定数,待我回转就交清。 

亲手提笔写文约,上有虚空过往神。 

若是骗了你田账,不得回家见母亲。 

众人听得心欢喜,将蛇卖与姓张人。 

麻烦众人齐动手,抬到长江水中存。 


    话说春芳将蛇买了抬到长江水中,只见一朵祥云升到半空,那蟒蛇立时变成一条白龙在空中说道“张春芳,你今日救我一难,我是龙王三太子,因为错行布雨玉帝贬我下凡在此,今日遭了此难承蒙你来救我。不久你有一难,我又搭救你”。众人听得叫道“相公你有这样阴德,我们将银子退还你去吧”。春芳笑道“乃出之财,焉有收回之理,要它何用”。众人听得如此,我们当面收了,承蒙张善人银两吧。 


不说众人分银子,且说春芳在路行。 

行了几日方才到,望见东京一座城。 

远望城楼三滴水,近看朵口似祥云。 

无心观看城外景,进了三重铁罗门。 

去到城中寻店主,找个店家来歇身。 

二人进店方坐下,看茶一杯到来临。 

店主就来开言问,三位相公哪里人。 

因甚来到京城地,有何贵事到店门。 

春芳此时将言说,店主你且听原因。 

家住广西桂林府,祖籍原是姓张人。 

父在朝中做兵部,扶佐仁宗八九春。 

我叫春芳人一个,廪荐生员在洪门。 

不幸父亲身忘故,我来此处讨金银。 

随带金银一千两,放新收旧转回程。 

店主听得如此话,满面添花喜十分。 

忙忙桌子当中摆,设酒款待有钱人。 

琴棋书画般般有,吹弹歌舞样样精。 

一夜饮酒且不表,且说来朝又天明。 


    话说次日天明,店主来至街前,说与众人朋友得知,个个都来拜会春芳,庭前施礼已毕,分宾坐下,众人问道“张相公离家多远?”春芳回言“家住广西桂林府,离此四十余天,我父在朝中做兵部时,放得许多账目未曾收讨,今日随带文约,又带金银一千两,放新收旧”。众人听得“且问相公利息如何”春芳道“每月加分,行利照样,不敢多要”。春芳叫安童与我抬箱子过来,当凭店主之面交清。且说春芳放账,众人将银子借去各务生理;将银子拿到银铺烧烤,银匠说“这不是金子银子,是黄铜响锡”。众人听得,个个咬定银牙铁齿“此子这样做不正,我们到王家店内寻着你,拉你出来一阵乱打,再送到宛平县衙去,说他行使假银,假称兵部之子,方能出气”。众人齐来拉住春芳一阵乱打,送到宛平县衙交给县太爷烤打去了。 


春芳听说双流泪,两眼流泪落纷纷。 

在家不听妻子话,来到京城惹祸根。 

谁知今日身有难,千层铁锁项上存。 

拉的拉来打的打,送到宛平县衙门。 

众人跪在大堂上,青天大爷叫几声。 

不知何方京拐子,伤天害理哄街民。 

假称兵部尚书子,黄铜响锡当金银。 

相邀众人与他借,坑害街邻多少人。 

公子跪在摊尸地,尊声青天王大人。 

父在朝中为兵部,生员自幼入洪门。 

说起假银根由事,都是后母刘氏坑。 

知县不听公子话,咬定银牙骂几声。 

你是何方京拐子,伤天害理哄街民。 

嗥叫一声拉下去,幺喝一声似雷霆。 

先打四十方才问,连皮带肉去几层。 

好好一二来招认,免得还要受苦刑。 

公子受刑挨不过,青天大爷叫几声。 

行使假银就是我,坑害街民是书生。 

知法犯法该死罪,乞望大人快执行。 

知县见他来招认,便叫手下松了刑。 

快押出去讨门保,不许走了姓张人。 

两个家童来拉住,三人哭泣最伤心。 

在家不听大娘话,如今落在陷人坑。 

金男银女不知道,大娘在家不知情。 

今日招了太爷手,落在天罗地网门。 

若想逃出天罗网,除非大爷会腾云。 


    话说春芳对家童说道“我被差人押住不得脱身如何是好”。安童道“大爷你将这冤屈根由细说一番,苦苦哀求那差人,好好写得一封家书带回去说与大娘得知岂不是好”。春芳听得便去哀告差官,差官听得烦不过,差使手下“你这差爷将锁带上,放他出去解手”。两个差官随开后门,后面就是江何大海。春芳叫道“安童,我从后母之命来到此处,活活坑死我在东京,家有妻子不得相会,有儿女不得团圆。你们快快回去说与你大娘得知”。说罢心刀铰,一步跳下那海中去了。再说两个安童顺江逃走,那两个差人哪里晓得,只听得水响后又无人影,都说是跳水死了,两个差人吓得魂不附体,说道“我们不能去见老爷了,不如逃走吧,等到二任官来上任方才回去得”。 


不说差人逃了去,且说春芳跳长江。 

春芳举步往河跳,跳入长江水中存。 

巡河夜叉来看见,看见一个死人身。 

夜叉慌忙回去报,报与龙王得知闻。 


    话说夜叉来到龙王殿前“启禀我主得知,长江内有一秀才顺水流来”。龙王听得“既然如此,快拿仙丹一粒放在他口中,将他救活,带他进来”。那春芳果然救活过来,来至龙宫宝殿双膝跪下。龙王问道“你是何方人氏?姓甚名谁?为什么身投长江?你可细细说来”。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