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螟蛤宝卷  

2014-03-15 11:07:31|  分类: 宝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炷真香炉内焚,拜请南洋观世音。

诸?圣贤中堂供,念佛大娘贺千声。

忠孝节义多在内,就将螟蛤宝卷开。

万贯家财多富贵,只因无子苦黄莲。

且说唐朝玄宗皇帝治世,当有就在苏州府。常熟县内有一人家毫富,姓王,名义,官居阁老,诰命夫人赵氏,再有十七们偏房。多是贤德夫人,只因太师在京年纪已交到七十岁。并无男女。心中不悦,即忙上奏延。拜别君皇告老奉老还乡便了。

且说常熟一段情,告老还乡姓王人。

太师回家呆了想,我家毫富不非轻。

粮田数顷金银广,使女安童几百名。

开了十三典当铺,米?堆陈不可论。

一世为官列私曲,为何七十少见孙。

太师思想双流泪,夫人赵氏问原因。

却说夫人道:太师为何悲泪,苦切。太师回答夫人;我想世代忠良并无恶外。为何绝?想     苦咳。夫人我是心中不悦。要想别乡去寻一个螟蛤之子。但自知面不知心又怕他嫖赌吃着酗酒杀?不孝反要淘气如何是好。夫人道,这等人,到无得的好了也。

太师含泪叫夫人,你来今且听原因。

我身要往别方去,访问一位好官人。

勿选才高并学广,勿拣?安宋玉身。

只要孝顺贤良?,忠直心慈一个人。

亲身试他无?意,方能托胆作螟蛉。

夫人道,天下继子乃有如此倘有访得着。只样为人做儿子。我里王家不绝 后代。靠老疑终身也。也有人说太仓。常熟搬到太仓。然后回归。祖居常熟。

太师今日主意定,连忙拣日要行程。

拣定初六黄道日,忙备香烛告天神。

弟子王义人一个,苏州府管常熟人。

想必前世多作孽,我今七十无儿孙。

如今立愿他乡去。寻访孝儿作螟蛤。

伏愿苍天来保佑,访得贤儿转家门。

太师对苍天祷告已毕。又到祠堂内去,焚香点烛。双膝跪下道。祖先吓。我祖代为官。并无作孽。为何绝嗣咳。祖先如今有我在此春秋祭扫。日后去世。无人来祭扫的了。

太师爷,哀?哭,叫声祖先。

我今日,心立意,要往他方。

望祖先,保佑我,孝见早得。

传后代,接香烟,顶立门庭。

拜罪了,抽身起,伤心若切。

祷家堂,求灶君,逐一通诚。

原弟子,?一个,孝顺见子。

祷告毕,抽身起,就到书房。

脱衣服,忙打扮,穷人一样。

头上带,破综帽,身穿内衣。

脚上穿,破综鞋,心中苦切。

皆因我,无后代,改扮伤心。

且说太师打扮以完。来到后堂。夫人一见。叫道夫人。听禀便了。

今日打扮要出门,寻访一个孝见孙。

勿知一年并半载。或是耽搁二三春。

年老之人风中烛,未来何日转家门。

说能一番哀?哭,夫人听说好伤心。

可惜东阁大学士,如今改扮一穷人。

只因大事列儿子,今日连累年老人。

夫人大哭双流泪,铁人见此也伤心。

且说太师爷。揩乾眼泪叫道夫人。弗必悲伤我。有芭蕉扇一把分为二片,夫人你收半片。我老夫带去半把,若得此扇回来。就晓得。夫人。你见执扇之人。就是见子到家。勿可轻慢切记?。夫人道晓得了。老身备得水酒一杯。敬?太师。太师道。勿必了。二人走到大厅坐定只见十七位夫人。多来把盏各人敬酒一杯。太师便道。多谢夫人美意,且慢。我有仝伴朋友。也请一杯太师是。感恩不盏便了。

手?扇子看不定,恩人连叫两三声。

你今仝我他州去,望你回家报信音。

便将敬酒三滴下,安放身边作伴行。

一?夫人团??,共同夫妻十九人。

赵氏夫人忙走出,手捧金樽敬夫君。

但愿一路身康健,出外相逢遇好人。

我今奉上平安酒,早得矣见转家门。

且说太师叫道:了豆,你们看我打扮,像何等之人。了豆笑道:不敢说。太师是要说。了豆道。太师爷好像老告化子一般。太师哈哈大笑。我今像吃丐之人了。夫人听说,好不伤心苦切也。

不说夫人多悲泪,再说太师出门行。

不用跟随并作伴,单身独自上路程。

手中拿根龙须杖,各位夫人送出门。

但愿早早回家转,?身?得放宽心。

流泪眼看流泪眼,断肠人送断肠人。

各位夫人哀哀哭,哀哀痛哭进房门。

只为我们不生育,今朝累及老年人。

不说夫人家中苦,再宣太师路上行。

航船?到苏州去,慢慢察访细细寻。

到了苏州忙上岸。心里思量怎样能。

装得像来做得像,假作贫穷一个人。

且说太师爷到了苏州,进子济门内。想计策。就在地下,拾一根稻柴挽一个结。插在头上草标。一声叫道,大?可要买爷。买我居去。叫叫我爷,养养我爷。要买就买引得城中来来往往人千人万,尽来看我者。也有人笑。也有人说道,这个老贼,牙须头发白哉,还要讨别人便宜,也有人说道,拿个老贼打里一顿。看那哼也。 

众人个个看新闻,拍手哈哈笑一声。

有人说他无养活,也有说他诈疾呆。

也有说他见不孝,有人叫俚有钱人。 

气色堂堂银盘脸,不像贫穷小出身。

这样新闻世开少,古今难得这壮情。

且说众人说道只有买男买女,不曾听见买爷个/太师爷在街上喊了半日。并无人答应。又喊道老价钱三千来得相巧不要当面错过,傍边有人叫道,老伯伯。你年纪老哉,生活做不动。无非是要吃口现成饭,所以来到此地。是无人要买个。你们到西门。年桥上。叫孝贤村上。有班痴子。看见之买你也末可知。太师道,多谢你去指引我去便了

太师移步谢一声,暗内心中喜十分。

一头走来一头想,地名叫得有来因。

也有人说叫万年桥。也有称叫万安桥也。

路上行程来得快,万年桥在面前存,

将身坐在桥面上,高声喊买不曾停,

引得众人哈哈笑。在家尽看好新闻。

太师坐地桥上高叫一声。各位要买我居去,叫叫我爷养养我爷。若是不要买个,让开点。等别人来。有个说道不差个,前客让让和客。再说有一个人。姓张名乾,仝?朱氏。所生一子。名叫文郎。祖居住在孝贤村上。做待诏个是日城内待,佛回家。赚之二伯四十个铜钱,走到万年桥上,经过只见人千人万。裁住之无处走路。张乾一看。想必是说真方。卖假药,?变戏法。骗钱个。我去看看。各位相让让,只见一个老人家头上插个柴标。却是让我来问问看。叫道路老伯伯。为何如此。太师道路,我要卖别人家去做爷,张乾听说,原来如此。只有见子过房别人家去,可有买爷之礼。太师道。倘有孝心人没有爷娘。买我居去。叫叫我。养养我。滕是刻木为亲。丁?孝此世。张12乾听得爷娘二字。就触动了心。一时苦切。独似痴子一般。想起大哭一场便了。

别人尽有爹娘叫,侍俸堂前有孝心。

自恨爹娘死得早,面长面短不知音。

就有孝心无用处,想起之时蓐痛心。

丁?刻木为大孝,时刻供俸敬双亲。

不如买他回家转,供养家中滕本人。

虽然不是生身父,叫一声来应一声。

张乾想能开言问,请问要卖多少银。

太师即便回言答,官人你且听原因。

我今一时无可奈,只因年老孤单身。

又无男女无靠傍,故此今朝要卖身。

前边还过十千九,不愿他家做父亲。

要买铜钱三千足,缺少一文不成功。

且说张乾叫道,老伯伯当真要卖个,还是取笑。太师回言道。当真要买我,也问你,官人家中,可有?见。你要买我居去。你?子。阿要埋怨。如何是好,张乾回言道。我们?子希贤惠个,太师道你一定买个。日后不要懊悔。先拿定钱。与我拣个良时吉日。就好进门,张乾说道不差个。但我身边只有二百四十文。以为作算定钱。几时好日。到我家中。太师回说。今日十三,明日十四。还到十五,团圆吉日,就来领我居去便了。是哉。

且到十五候我们,要带铜钱三千文。

不要小钱并缺串,原到桥边等我身。

若然缺一不满数,你想我去做父亲。

张乾说说应不停,心中快活十来分。

傍边众人做鬼脸,到像痴子想大人。

个个拍手哈哈笑,大家笑得肚皮疼,

张乾辞别回家转,满面添花喜十分,

朱氏娘娘忙想问,今朝快活为何因,

莫非今朝生意好,还是看见新戏闻。

张乾道:娘子,真真看见一位仙人,还不知活佛。朱氏听说道。丈夫你仝我去看看,张乾道,要看省事个。只要三千个大钱,买居来供养供养。不要得罪他咳。娘子让我老实对你说明白子?我在万年桥上看见一个老人家,要卖身卖别人家去做做爷。我想爹娘也无得,心中就苦切起来也。

我与妻子两个人,尽无爹娘二双亲。

只为爹娘死得早,想起之时痛伤心。

故而买他回家转,供养堂前聊表心。

当你父亲来看待,要学丁?刻木人。

朱氏听说心欢喜,快去迎接到家庭。

日日当心我伏待,衣服供养我当心。

请得公公家中坐,门前大树好?阴。

张乾听说心欢喜,娘子与我一条心。

夫妻收拾多停当,月半朝晨早出门。

张乾拿钱勿勿去,?年桥在面前存。

太师已经先到此,张乾看见喜欢心。

即忙上前身作揖,口叫爹爹二三声。

交付铜钱三千足,快到我家做父亲。

且说太师道,亲见要我家中做你的父亲,前小人后君子。要明白,个末好仝你进门去了。

太师说与张乾听,孩儿你且听原因。

粗细生活不会做,领男抱女不知音。

每日三餐白米饭,日日不得少荤腥。

猪肉碎鱼不要吃,羊肉大鱼称我心。

时新海味真南腿,隔年陈酒十来斤。

若能件件多依我,倘有?逆转回程。

回家通知亲?晓,然后同我转家庭。

张乾听说回家转,说了遍。家妻一一尽依遵。 

朱氏听说迷迷?,丈夫你且放宽心。

那有公公做生活,大人自然安息身。

奴奴情愿来伏侍,着衣吃饭我当心。

吃酒陪客公公去,粗细生活夫妇行。

待得大人一生好,后代见孙照样生。

张乾听说心欢喜,难得我妻好良心。

依旧原到桥上去,回复父亲年老人。

万安桥后,称万年桥。张乾走到万年桥上叫道:爹爹孩见回来了,将父亲之言。说与我娘子知道。我家娘子。一一依顺再无反悔。请大人到家太师听说。孩见先走,爹爹回家来哉。请爹爹先请。是哉是哉。

太师听说喜欢心,难得一对孝心人。

父子二人忙忙走,到了张家大宅门。

朱氏矣妻忙迎接,口叫公公勿绝声。

且说朱氏迎接。连忙就搬一张交椅。请公公上坐待见媳拜见。太师回言道。不消了。长礼?。夫妻二人。连忙上前四拜。然后大娘进房。拿出一套新衣裳,不拉公公着子,夫妻二人再商量,明日要请酒,亲眷朋友。前来广贺。堂名唱戏大排延席。请诸亲吃酒,然后差别是。再说张乾。夫妻二人。清早来到床前问安一声。爹爹公公可好睡。太师回答道。大官人,新娘娘,好困的,夫妻二人。好个快活也。

朱氏厨房来收拾,张乾街上买东西。

山珍海味多买到,时新菜品共荤腥。

未到夜来先点火,夜间荤腥陈酒蜜淋漓。

等候太师来安睡,然后夫妻去安身。

日常须?多恭敬,并无待慢老年人。

不见光阴已半载,家中定少难周全。

首饰衣衫多当尽,搔头摸颈细沉吟。

一日三餐难度过,全无主见半毫分。

且说张乾买子一个爷居来,养只半年,日朝费用。一日不多。日日许多,又无祖产传流。不过夫妻二人省吃省用,积些点浮财,如今用光。难末哪哼供养父亲。只好交田。朱氏道,若然公公晓得交田末。要动气个,勿如将亲儿子交郎。卖?别人家去。且拿钱来。供养几日。再作道理矣。

张乾听了娘子声,也是真心有知人。

但是我心难割舍。只得今朝硬了心。

只好卖儿来供养,度过几日再理论。

夫妻商量来停当,将言哄骗小儿身。

只说娘舅家中去,孩儿听得喜欢心。

跟了父亲出门去,大娘心里暗伤心。

哑吃黄莲难说苦,父子二人往街行。

再说父子二人,走到汪家墙门口。汪二爷看见。张乾领了一个小儿,头上插了草标,想必是卖个让我问问看,张乾你为何如此。张乾只得直说,汪二爷听说,啧啧不已。就拿出十二两银子,说道拿去暂用几日。有之就还我。不要你利钱个,你儿子领回,不必答客气,张乾叫道,二爷,承能  意,倘然后来还不起银子,反而羞惭, 总要写文契,卖处二爷个哉。

文郎卖与汪家去,汪家肚内喜欢心。

若然必要定立契,只要一张雇工文。

寄养我家来照顾,总不看轻你儿身。

张乾辞别回家去,父子分离苦痛心。

拿了花银到家中,看见娘子哭声频。

就叫娘子勿要哭,我儿有福遇好人。

多亏汪家来抬举,寄养他家汪府门。

大娘听得心放下,连忙置办卖荤腥。

依旧共给多交兴,年老公公怎晓明。

朝晨吃到黄昏后,夜深方去睡安身。

太师便问孙子。那里去了。几日不见。朱氏道。前日娘舅领去了几日,就要居来哉。再说汪二爷看见文郎啼哭不停,到心中不忍,立刻就送到书房,拜见了先生,取学名:叫文龙。师生二人好不欢喜也。

不说文郎福不轻,原是汪家候道道。

再说太师心觉苦,为何养我卖儿身。

心中暗里多称赞,夫妻俱是孝心人。

我今还要将他试,可要反悔改性情。

那日假做心烦恼,要计青?菜子吞。

张乾即刻就卖到,太师又要难他身。

太师叫张乾,快须到男中砟稻,逞天。天气好,收割堆在场上,张乾听说。吓得魂不附体,田中青稻,正好开花膛肚。爹爹叫我去砟稻。若然砟下来。岂非罪过。若然不去砟,  逆爹爹之命。太师说道:莫非不听?张乾连忙答应哦。爹爹孩儿去砟哉。

张乾含糊来答应,洋洋走出侧相门。

正在搔头摸耳朵,回头看见娘子身。

大娘听说回文答,应说顺子公公身。

张乾听了娘子话,连忙拿镰子就出门。

到田就把青稻砟,笑杀路上多少人。

人人看见皆可惜,七张八嘴话不停。  

尽说待诏张司务,好像痴子做梦人。

众人说道:张乾你发痴哉。如此青稻。正好开花,结秀,砟里喹。张乾回答道,我奉父亲之命,砟个。众人说:这个老贼,直脚有死日哉。天时不得知个早晚哉。

张乾听了众人问,手中停了砟稻声。

听了众人呆呆想,登是呆了半时辰。

一头想来一头砟,看看一半砟完成。

心中想想舍不得,思量你命要依遵。

口中答应众人话,手中不停砟稻声。

 众人多说不伏气,心中气得肚皮疼。  

众人尽说不要砟哉,剩子一半?。虽然生身父亲不能依顺。砟脱之末,阿罪过吓。

张乾听说众人话,回家说处父亲闻。

众人尽说张待诏,世间那有这般人。

巡察?神忙不住,奏上天庭玉帝闻。

上帝闻奏。张乾夫妻二人。尽行孝顺,父命砟稻。世间难得即差开曹行瘟司。发派下界。满城军马。行瘟仙丹妙药。难医马匹。再差太白君星。下界来揭榜。医马师务,必要见开花稻,待诏叫张乾发财,供养父亲便了。

不说张乾在发财,再宣太白一君星。

即差瘟神降下界,不食瘟马满京城。

看马将军多差急,便请医生药不灵。

此时皇帝心烦恼,快出皇榜召医生。

不论军民并庶士,若能医治便对恩。

太白君星快下界,前来揭榜奏缘因。

守门官军来引进,三呼万岁见明君。

且说君皇喜曰,马有病可以治否,金星奏道,此番马瘟,天时必要开花稻。方能救治。皇曰,但是开花稻,冬间有的如今秋间。那里去见处。金星道。?有我来,自然有觅处的了。

君皇出旨觅花稻,各州各县尽知闻。

保长通报县官晓,孝贤村上姓张门。

殷良即便开言说,急忙呈上老爷听。

张乾顺父来砟下,约有数担有馀零。

吴县听说心欢喜,备贴去请姓张人。

差人来到张家宅,口称恭喜二三声。

本县老爷来请你,快些同我到衙门。

且说差人来到张家门上,请张乾一同到衙门内,吴县连忙迎接,同进私宅。分坐下,县主道,你府上有开花稻,要去进上,请多少价钱,一担我奉父命砟下。故而今依父命。要二百万银子一担。老爷道,本县再不短少,立刻吩咐兑足花银二千万。着原差道,本县再不短少,到张家府上,要开花稻拾担是也。

张乾快活忙辞别,回家说与父亲闻。

准备捆起开花稻,县主拿来解进京。

文武官员来迎接,即忙收奏万岁听。

君皇见奏心欢乐,开花青稻到来临。

即着金星来配合,各各拿来喂马吞。

病马闻者多活跳,吃时肥壮像虎行。

众官看?心欢喜,连忙奏上圣明君。

一众名医回言答,苏州吴县解来临。

皇帝开奏龙颜悦,查问何人解进京。

吴县就?加三级,到京候补管军民。

连忙整诏苏州去,吴县附赏不非轻。

今沐皇恩附诏到,根由尽靠姓张门。

给付库银二千万,送其匾额姓张人。

再说张乾,夫妻二人说道都是公公个福气,太师暗想说道。看起来小难不完,要大难,难他如何,太师叫道,我见,我要看名班好戏。不知你肯否,张乾叫道,爹爹要看戏,我就去定戏便了,太27师道若肯定戏,须要件件依我,张乾叫爹爹。你吩咐孩儿,无有不听了。

太师吩咐孩儿听,允楼搭得果然精。

东基招接男人坐,西楼招接女佳人。

西边看基多搭好,中间一痤对中心。

肉心馒头要分派,各人两个要公平。

方显我见看胜会,还近闻名张家门。

张乾听说忙不住,唤其木匠到家门。

果然搭起基三座,????接青云。

路上行人多称赞。??女女净欢心。

亲?朋友俱请到,?天神感净太平。

大红缎子当门挂,十分闹热在家门。

且说众人来看戏。心中快活得极,张乾吩咐,相帮个人。馒头尽要派到个。男男女女,每人二件。若是派只每人一件,我里爹爹要气个,帮个人说道。吾里?勿失忘个。老爷之令,哪哼义处改佛烧香。我真正一皮皮,细细到到,派高个哉也。

孝贤村上大胜会,人人称赞姓张人。

做到团圆众人散,连做三日谢天神。

众亲谢酒回家去,王义心中喜十分。

只因要试他心迹,全无半点假心情。

渐渐消费库银尽,家中用得无半分。

且说张乾夫妻二人商量,无钱供养父亲,不如我去靠人家。拿了银子居来。用过几日,再作道理,朱氏道,我去烧火?。正不太师听见,叫道,你去夫妻二人商量,要卖身养我,到不如拿我老身去卖了。

朱氏听得吃一惊,公公不可起疑心。

我问夫君无亲敬,拜请公公为大人。

太师听说心中喜,果是真心大孝人。

快些拿我龙头拐,永春典当当花银。

张乾听说就去当,朝奉接拐问原因。

拐杖要当银多少,张乾开口说事因。

我今奉了父亲命,要当壹万两雪花银。

朝奉即便来写票,拿银接票转家门,

忙到家中来料理,如前供养更辛勤。

心想当银不见用,两月未满用干净。

搔头摸耳无法治,太师心内便知闻。

太师叫道:我见吾有一双毡帽拉里,你拿去到德兴典当去。当五十两银子居来。用则看末哉。张乾接帽就出门,一路闯门进子城。

行来已到德兴当,取出毡帽当花银。

朝奉不识真兴宝,年老朝奉识奇珍。

这帽出在西洋地,冬暖夏凉好宝珍。

火烧不坏水不烂,不信试他看分明。

老朝奉说道,拿火烧放在柜上。将毡帽丢在火内,顿时透出高火一道,取来一看,更觉新鲜好看。众人说道,果然??,真正奇珍珠宝也。

朝奉即便将言说,你今要当多少银。

回言我奉父亲命,只要五十两雪花银。

连忙付票将银兑,接票拿银转家门。

张乾夫妻多孝顺,居来供给甚丰盈。

不觉光阴如梭过,又无供养老年人。

太师早已心知觉,开言就叫我见身。

你拿半把扇子去,常熟中和当花银。

太师将半把扇子,付给张乾,你到常熟中和去当,那开当姓王。你说要当壹千银子。倘然瘟朝奉不依末。?反要当贰千银子,若然贼朝奉再不依末,?他炒闹不要怕他。自有说货人出来。?全你矣。

张乾心内多疑惑,半片扇子怎当银。

我奉父命难?拗,腔子空回白转身。

连忙接扇抽身起,就逞航船边夜行。

到了常熟来上岸,问到中和典当门。

再说第乾到典当里,身边拿出半片扇子,要当壹千银子。朝奉笑道,你的痴子,新扇子值几个钱,半片破扇,到要来当,张乾道,我依父命。要当壹千两银子,朝奉道,不要个,张乾道:勿当末反要当二千银子,你?不当,我要卖哉。阿要动?个也。

张乾就卖骆驮身,准定要当二十银。

一众朝奉选言骂,张乾反要骂高声。

恼了柜内众伙计,跳出柜来乱打身。

总管即便开言骂,你是何方?棍精。

就叫小郎拿?子,将他吊打不容情。

张乾极喊如雷响,惊动里边救星人。

再说一个叫金桂了豆,听见外边大闹,连忙到里边通报,叫道夫人,外边有一个痴子,拿半片扇子,硬要当二十两银子,被朝奉吊打,那夫人听见子,半片扇子,前年老夫带出去半片扇子,今日要看真假了。

夫人来到屏门后,便问喧闹是何因。

总管先生回言答,光棍破扇强当银。

他见?人多发怒,反要破当二千银。

厅上吊打勿饶恕,打断他个背樑。

夫人说勿要打,放他下来,拿扇子进来,与我看看,总管先生,吩咐小郎,放他下来,将扇子拿进去。夫人一看,叫了豆你到房中,珠红箱子当中,取出半片扇子来,金桂就到房中拿出。夫人就拿两片,配合成工壹把是了。

夫人一见喜欢心,真是孩儿到家门。

吩咐梅香忙相请,快请方?当扇人。

众人那晓其中事,朝奉心头忒忒能。

请进张乾纷纷泪,口中喊痛不绝声。

张乾走到内厅坐下,夫人问道,尊姓大名,家居何处, 何拿破扇来硬当,张乾叫道,夫人吓,小弟住在苏州西门外,叫孝贤村,姓张,我奉父亲之命,叫我来硬当,倘然,夫人道,你的父亲几岁了,张乾道,六拾有余,夫人道,个枉为人世,父母年纪不可知,你的父亲,到底几岁,快快说,我知晓便了矣。

张乾细说夫人听,你今在上听原因,

我在城中做生意,赚了铜钱转家门,

万年桥上来走过,看见一个老年人,

头?草标桥上坐,喊卖他家做父亲。

我因爹娘身早亡,故而买他为父亲,

?的珍?时新物,衣衫要着锦?衣,

为此家财多用净,卖儿供养父亲身。

爹爹看我无??,替量夫妻自养身,

拿了拐杖併毡帽,当了一伯五十银,

当银几月又用尽,付?扇子叫我行,

吩咐叫我常熟当,中和典当涨花银。

父说朝奉勿肯当,勿要怕他?连声,

我今依了父亲命。几乎打死赴幽冥,

夫人听说,个然如此,就是亲儿,你的父亲,就是我家太师爷,张乾说道,夫人你家富贵,勿要错认穷人,夫人道,你父亲只因无儿,自已出外寻放,一个孝贤孩儿回家,接绩香烟,你父出门之时,吩咐我半片扇子到家,就是亲儿回来,此配俣一字无差也。

你父出门说我听,各报半把扇为凭,

三年以满孩儿到,你父就是太师身,

叫你当扇来通信,害得孩儿受苦辛,

这班奴才真不好,不该打骂少爷身,

夫人吩咐了豆,当里去唤他一班奴才进来,金桂奉命走到外边,叫道朝奉,即将打个就是大少爷,夫人叫你?进去,那一?奉听说,吓得索索?走到厕上,见之夫人叫头,夫人说道,你这班奴才,拿个大少爷吊打,朝奉回言道,勿晓得大少爷落,求夫人总要饶恕,夫人道,你们到大少爷面前去,叩头计饶,?朝奉走到张乾面前,双膝跪下,叩头叫道,大少爷,小人该死,求大少爷宽恕讨情了。

张乾听得喜十分,朝奉你且放宽心。

你们那晓其中事,是有打?奴生嗔。

多是爹爹来害我,再不见怪乐们身。

朝奉听说心欢喜,再说夫人吩咐情。

且说夫人吩咐,安童去请,大少爷到后堂去,香得沐浴,更换衣衫,安童奉命,照依办里,张乾换了袍帽,人品转昂,真像官家公子,来到厕所上,拜见母亲又拜十七位庶母,一一见礼,又到祠堂内去,拜祖先已毕便了。

张乾此刻拜宗亲,退身换了好衣衫,

夫人吩咐?香案,谢天谢地谢神明,

墙门掛灯多结彩,广贺孩儿一个人,

厅前酒席多端正,安童斟酒甚殷勤,

当夜酒席已?安童伏侍,进房安睡,天明夫人夜间将金银狮子押被角,试试着福之人,张乾将身困下,身也分番,天明夫人看过,连称好好好,吩咐端正,夫人轿马,同少爷一齐到苏州去。迎接太师媳妇孙儿回府,孙儿夫人,好不快乐荣耀,并步上青天也。

安童听说忙不住,夫人轿马闹盈盈。

全副?事前引路,金?开道好威风。

夫人轿马前行去,风光一路到苏城。

孝贤村上相将近,乡邻远近?知闻。

七张八嘴,说好说坏一番也。再说来到孝贤村上,闹熟非凡,迎接太师回府。汪二爷闻知此事,就将文郎这?张乾夫妻二人,酧谢不一,再说城中,大小文文武官员,知王太师在?张家,立刻多来让送。太师爷便了。

太师吩咐贤媳妇,收拾起马要回程。

婆媳坐轿人抬?,张乾父子上马行。

路上风光来得快,各官迎送闹盈盈。

马头放炮齐上岸,威风凛凛到高厅。

拾八位夫人多接来,合府家人叩头迎。

添人进口多欢乐,墙门结彩掛红灯。

恭拜家堂併灶界,谢天谢地谢先灵。

合家个个来见礼,四双八拜甚殷勤。

所前?起团圆?,合家上下饮杯巡。

父慈子孝多欢喜,婆爱媳敬尽欢心。

安童使女多恭敬,光阴迅速急如云。

上下和睦多欢乐,张乾改作姓王人。

朱氏大娘身有孕,又生一位小官人。

功书上齐多聪俊,满腹文章列比伦。

取名文魁来赴考,状元得中转家门。

大儿文龙也荣耀,也是状元到家门。

两个孩儿身及第,张乾夫妻喜欢心。

王老太师多快乐,官员贺喜闹滛滛。

奉劝眼前诸大娘,为人孝义独为尊。

张乾行孝天赐福,儿孙代代出公卿。

孝子宝卷宣完满,诸?龙天尽喜欢。

王家矣孝增福寿,跳天荣耀不须伦。

善男信女依照样,共结良缘福寿长。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