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锋剑春秋鼓词 云蒙山白猿请王禅  

2014-12-07 17:21:27|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猿提了一提往事,说是王禅难求,前者因为魏天民摆阵,他家兄弟本是诳哄去的,此番难以料着。再说哪知他母亲可就有了气了。说他忘恩负义,不念前请。白猿是个孝子,听他母亲之言,赶着就走。蒯文通也就告辞他们母子。两个人一起送出洞。锉爷回转青石山去见师父回说不表。单说白猿送别了蒯文通,忙忙驾云光直扑云蒙山水帘洞而来,一边走一边想,心中犯想少时见了鬼谷子,可是该当怎样言讲。思忖之间甚是急快,不一时到了云蒙山水帘洞,收云敛雾落将下来,往前所转行至水帘洞门以外,之间有个童儿坐在门外一块石头上打盹,见白猿看了一看不认得,知是一个新来的,连忙叫了一声,仙童儿醒一醒,童儿见猛然惊醒,看了一看并不认得白猿。暗说这不是一个猴儿吗,我进洞来一年多了,从无有见过这个道友。忙忙问道不知你是谁。白猿说你去替我禀报,就说鹰愁涧白猿特来求见。

这一个童子闻听不怠慢,答应忙忙一转身,

来不多时来得快,只见他从里复又走出门,

见他秉手腮含笑,眼望白猿把话云,

说道是祖师有请殿上等,白猿忙忙掸灰尘,

说道相烦前引路,这才迈步在后跟,

进洞上了三清殿,抬头举目细留神,

见鬼谷盘膝坐在蒲团上,正然打坐唪经文,

向上施礼忙跪倒,他把那老祖仙师口内尊,

弟子白猿来叩见,鬼谷一见面带春,

说罢了起来我有话问你,白猿答应站起身,

只听老祖开言道,问说是你有何事此间临。

鬼谷爷说你无事不来,今日见我不知何事故。白猿见问,不由未语先就掉泪,尊一声祖师爷不好了,弟子的恩兄老爷的徒弟,我孙三哥又在混海临淄惹了祸了,王大爷问道,不知他是惹了什么祸呢。白猿说他在齐国大败金铃子,请五雷真人下山,被他打了一拐,毛奔大怒摆了一座五雷神兵阵,把我孙三哥打在阵内已是三天两夜,七日必死,弟子闻知心如刀绞,因此前来见老爷禀告。

小白猿一席言辞还未尽,鬼谷闻听面带春,

叫声白猿且住口,你听我对你从头讲分明,

此事你来告诉我,只因他是我徒门,

定然是叫我前去将他救,不然残生命难存,

白猿点头说不错,弟子无能本是真,

当日他救我的母,如何所为是报恩,

鬼谷子又说你打从头论,自从孝道到如今,

那日贫道得心静,我为他实实费尽一片心,

燕山曾把亏吃尽,总要苦苦恋红尘,

我救他五难三灾多少次,烦恼又是自来寻,

武当海潮他都惹,到底他不上山林,

三教只设平灵会,教主他都敢不遵,

你只说这个孽障多大胆,又在临淄把事寻,

今被打在五雷阵,我料他稳稳一定要归阴,

死是该当孽障死,自作自受怨何人,

我给他念卷经儿全其意,超度七魄与三魂,

此番实难将他救,教主归罪我难禁,

王婵说罢绝情话,他却是暗暗伤心把泪临。

俗话说师徒如父子,王大爷口内说的虽然是绝情,未免心中悲痛,白猿闻听心中又急又气,叫了一声祖师爷,弟子听出来了,这是你老人家不肯下山的口气,王大爷说非是我不去,一则我也不能破阵,二则他也过于胆大,三教圣人的言语他都敢不依从,我若前去救他,教主闻知降下罪来,我可如何敢当得起,三则我救得他,也特加多了,违背师言,方才有此报应,下次还是不改。

鬼谷子一席言语还未尽,白猿闻听怒又惊,

见他含嗔开言道,又把那老祖仙师口内尊,

似此言来这样讲,弟子闻听我心明,

这竟是师徒从此绝了意,全无丝毫半分情,

你们绝了师徒份,我们结拜是宾朋,

常言师徒比父子,尚且各自奔前程,

我二人朋友更加不打紧,拜与不拜很稀松,

弟子告辞别爷驾,全不管闲事我也转家门,

可是方才说得好,自作自受耳旁风,

但则是心中只恨毛金眼,你要叫我上云梦,

我说不行他不信,一定和我碰大钉,

说罢迈步往外走,鬼谷复又叫一声,

说白猿慢走贫道还有语,你需要讲话说完咱再行。

白猿闻听忙忙站住,王禅问道你往哪里去,白猿说弟子回洞去,王婵说你才说恼恨毛金眼,这是什么话,我不明白。白猿说实不瞒祖师爷说,弟子本知孙三哥有难,只为青石山连云洞金眼毛遂差遣他的弟子蒯文通去给弟子送信,来请祖师老爷下山,你老人家既不肯去,岂不是他哄我白走这一回么。心中岂不怨他又将谁怨。王禅闻听心中自思,暗说还有毛遂,细想他们是朋友尚且如此,我们乃是师徒难道不如他们,再者毛遂这个奴才是惹不得的,若是得罪了他,他是真偷。这可如何是好。

鬼谷子坐在蒲团心自忖,暗暗思想在腹中,

我进若不将山下,又恐怕惹着毛遂了不成,

他若来时难防备,混偷东西了不成,

我若是下山又怕招灾祸,心中恼恨孙伯灵,

为难多时心焦躁,偶然一计上眉峰,

说到我今当如此,正是送个整人情,

一则是可保自己身无祸,叫他再去走一程,

二不得罪毛金眼,也显得师徒之意我见疼,

王禅想罢主意定,口把白猿叫一声,

非是我无情不救燕孙膑,方才言过一事情,

一则难破五雷阵,我的法力不能行,

二则教主必定怪,宠信门人罪不轻,

我贫道如今所议一件事,你若应允我就应,

百元问道什么事,救三哥赴汤蹈火我应承,

王禅说道非别事,我在山中把信听,

你到哪白鹤洞中回掌教,见见南极老寿星,

老爷若肯将山下,我也情愿下山峰,

南极说是他不管,贫道虽去也不中,

白猿说如此弟子我就去,说罢了出古洞脚架祥光哪敢消停。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