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左传春秋鼓词 水淹吴营  

2014-11-23 11:23:34|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来此事原本令人可怕,明亮亮的钢枪扎在前胸之上,不用细说准准穿了一个前胸通与后背,好,哪知道啪的一声,分好不曾扎动,只为子胥力大,扎的姬庆却是向后倒退了几步,昂然无恙,反把子胥吓了一个面目更色。对阵的武子看的明白,忙问吴王,口尊千岁,这可是那唐猊铠的缘故么,姬光点头说道正是,吴国传国之宝,原是两身,被二位皇兄分用,此时又无鱼肠宝剑,这可如何是好。武子闻言微微冷笑,说为臣自有道理。传令鸣金。只听镗啷啷锣声响亮,疆场的明府正无主意,听见营门鸣金,趁着势儿,收马而回,姬庆如何肯依,在后边就赶,三军乱箭齐发,姬庆有至宝护身,不怕乱箭。怎奈单人,他也不敢冲营,只得忿怒而回,伐兵进关去了,单说吴王君臣入营下马,上账归座,姬光紧皱双眉看着武子,开言叫声军师,这可如何是好。武子说道为臣也曾言过,这不算为奇,倒是今晚三更之时,有场大难,我们理当早早准备。英雄说莫道临期有误,说着    提笔写了一封字笺,叫过中军官去照帖办理,限时明日五鼓要用,不得有误。

只见那中军接谏声答应,各去置办那消停,

武子坐上高声叫,焦将军快上起来把令听,

焦鄢闻听声答应,英雄上账把身弓,

武子爷将军留神需仔细,此事非你不能行,

有字一封拿去看,立这一件莫大功,

只管放心头前去,山人后面去接应,

焦休欣接过字柬不怠慢,自去行事好战争,

武子又把明府叫,伍三爷站起忙忙应一声,

武子说你快附耳,明府低头仔细声,

武子爷在他耳边开言道,说是将军莫消停,

定更之时传暗令,晓谕合营将与兵,

迎回大寨休要动,后军一概尽腾空,

到天明如此这般接焦义,我料一定把功成,

子胥答应说得令,悄悄地传与将兵暗挪营,

武子这一分派将,吓得吴王颜色更,

只说是皇兄此计真正狠,多亏军师妙算能,

不然众将命不保,想活一个也不能,

武子闻听回言道,只说全仗老苍穹,

我为臣孙逊所仗阴阳历,都只为千岁王爷福正浓。

且不说苏州营中之事,书中单言姬庆,回进八宝城上银安殿归座,心中深恨子胥,只说果然他的本领高强,若非孤有唐猊铠甲护身,我命休矣。高虎说道,千岁可曾看准虚实,我们今晚就行一计。姬庆点头说道正好,他等安营正在低洼之处,如此而行可保逆贼全军尽丧,却是全仗将军之功。高虎说道千岁放心,不是为臣夸口,若容他们走脱一个,妄为好计。

只听那姬庆复又开言道,口把将军叫一声,

也须留神加仔细,我孤家带兵在后做接应,

高虎口中连答应,忙挑五百会水兵,

眼瞅着不觉堪堪天色晚,红轮西坠日归宫,

大家忙忙吃战饭,到了天黑掌上灯,

众人起身不怠慢,开了东门暗上城,

全都是身穿水衣与水裤,腰带钢钻利刃锋,

表过高虎多异怪,掖定了捣马金蠹在腰中,

推船不过三五下,稳稳定能把功成,

三只眼两支发红红似血。当中如墨一般同,

站在船头往下看,能瞧数丈有余零,

若是将身跳在水,可以能够睁眼睛,

面前头是物也可瞧得见,之事远看可也能,

水内存身可以住,施展那水性实实也算精,

因此水战无对手,今日方定计牢笼,一

心要戳开钱塘江内水,要把姑苏大营冲,

他们有船可以渡,稳稳一定把功成,

不多一时来得快,来至了钱塘江岸那消停。

此时天有二鼓将近,高虎带着五百会水的军卒来钱塘江的江边,那肯怠慢。高虎传令吩咐动手,他也打从身后取下了倒马金蠹,戳挑江堤,人多手重,不消顿饭之功,把江堤折了一段,哗哗哗水声响亮,真不亚如牛吼钟鸣一样。真正水火无情,火还可以躲闪救护,唯有水令人实难招架,早就顺着低洼之处,翻波倒浪冲着八宝城冲去,高虎不敢怠慢,忙忙带着水卒上了江船,料然歇息了歇息,传令开船去了八宝城前去观看。

这高虎,乘船四门来观看,

此时堪堪交五更,来至西门城以下,

他在哪船头举目细观瞧,往前一瞧心大悦,

不由添欢长笑容,原本是所生三只奇异眼,

夜观白昼一般同,又搭着今晚多凑巧,

正当十六月光明,一眼望去尽是水,

无边无岸波浪冲,,又被这月照光明,

如银似雪响钟鸣,水面漂漂多少物,

都是那姑苏吴王上大营,账房被水冲起去,

水上漂流任西东,因此上高虎一见心大喜,

只说肿了计牢笼,复又一想说不好,

不由着忙心内惊,空有账房无别物,

不见一个死尸灵,他这里正然独自胡猜闷,

猛见着迎头水响有灯笼。

高虎先见水中漂流账房,是个欢喜。自疑中了他的巧计,后一想吴王姬光人马不少,既然被水冲了大营,怎么连一个淹死的尸首没有,是何缘故。他可哪里知道,武子早已算定,他们今夜定要琢江放水,迎面留下了一座空营,君臣二鼓将尽之时,早已退出十五里,在哪高岗之处安营去了。若不留下一座空营,怕他们另改别计,为此计中计,借机依此便要得胜,下回书中便见分晓。闲文少叙,且说高虎正然迟疑,猛见正北之上隐隐有盏灯光明亮,顺水而来,不由心中诧异,暗说敌兵无船,为何水面上有了灯光,若说是城中自己之人,焉能到得城外,正思之间,那盏灯光堪堪临近,相离不远,高虎仔细一看,这才明白,不由心内惊异,原来是四名水手,撑着一支大竹筏子,上有十数余名军卒,当头一将站立,但见他生成凶恶威武,看光景是个熟于水战之人,黑洋洋不好拙比竟似玄坛一样。

高虎他站在船头观仔细,打量迎头这个人,
青缎扎巾头上戴,两旁边头发飘扬乱纷纷,
面如锅底一般样,浓眉两道耳生轮,
他却是,一直单眼真不小,闪闪光华有精神,
狮子大鼻翻漏孔,一张巨口似血盆,
连鬓胡子胸前搧,鬓毛朝上赛银针,
身穿着水衣紧紧刹鸾带,一条水裤通下身,
一把钢鞭别身后,手提钩镰枪一根,
看身材瞧来约有九尺外,瞧年纪约来不过有三旬,
真如玄坛重出世,却是玄武降凡尘,
听他口内高声叫,胆大贼人细听真,
绰江放水将人害,那晓知是枉费心,
谅尔等小小诡诈婴儿计,怎瞒爷爷早知闻,
还敢撑船来送死,管教你人人尽去见阎君,
说着两下离不远,焦爷忙将枪一伸,
照定了对面高虎迎面刺,付将他把身一蹲,
躲过钢枪身一挺,不由心内大动嗔,
此时船筏逢一处,高虎忙把兵刃抡,
啪一声倒马金蠹将筏闯,竹筏子焦休欣代将连兵水内沉。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