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童林大战雍和宫 第五回 张芳杀知府  

2014-01-10 16:21:43|  分类: 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雍正想起的地方是双龙镖局。镖局的镖头:一个是小孟尝黄粲黄金铎,一个是镇长江潘龙潘洪鼎。黄粲是震东侠候振远的徒弟,潘龙是北侠邱佩雨的徒弟。

陶志连?”

奴才在!”

你带上一部分侠剑客,领上一部分兵丁,到双龙镖局,知不知道?”

陶志连认识黄粲和潘洪鼎。因为二人在北京开镖局时间很长了,和官府的关系不错。这两个人。当初不在北京开镖局而是在杭州开镖局,到北京开镖局还是四皇子给安排的。那是因为侯振远、邱佩雨与童林的关系不错,童林与四皇子是好朋友,所以四皇子一句话,黄粲与潘龙就把镖局迁到北京来了。陶志连一听就明白了:皇上,是不是把他俩抓来?”

对。你先把镖局围起来,派一些侠剑客进去。看看童林、张芳那些人在不在里面。如果在里面,无论如伺, 定把他们整死:如果不在,务必把黄粲、潘龙给我抓来!”

陶志连点头遭,奴才遵旨!”

陶志连带人到了双龙镖局,顿时就把镖局包围了。这时黄粲和潘龙正在里面合计呢,说师叔童林与皇上整崩了,北京城当前的形势如此紧张,皇上能不能找咱们哥俩的麻烦?说到这里,就听外面有动静,二人就出来了。到外面一看'就见从墙上噌噌地往里跳人。二人一见,心里就明白了,当时决定:一不能打,二不能公开反抗,只能笑呵呵地对付,好汉不吃眼前亏。雍正的手下人蹿将上来,齐呼啦地把二人逼上了。这时有人开门,把陶志连放进涞了。陶志连带人进来,看见两个镖头站在院心,气不长出,面不改色。没等陶志连说话,两个镖头就搭话了:大人,今天晚上怎么这么得闲呢?”

陶志连翻了翻眼睛,瞅了瞅他俩:黄粲,潘龙!”

大人!”

你们知不知道犯了什么罪?”

我们安分守已地开镖局,犯了什么罪,不知道啊!

不知道?来人,把他俩捆上!”

两个人手都没还,五花大绑,被人家捆上了。陶志连命令:给我搜!”搜来搜去,连个鸟毛也没搜出来。陶志连又亲自逐屋I逐室地检查了一遍,确实没有童林和张芳。黄粲、潘龙虽然被绑着,但也冲着陶志连一笑:陶大人,是不是怀疑我们窝藏童林和张芳啊?大人,你们跳进来也好,闯进来也好,又绑了我们哥俩,我们都没说别的。大人,我俩知道当前北京的形势挺紧,你也是上指下派。大人,平时咱们,关系不错。另外,,你也搜啦,你也查啦,镖局子有没有毛病,你也知道了。既然这样,就该把我们放了。

什么,放了?皇上在雍和官有旨意,让你哥俩走一趟。

唉呀,大人,有这个必要吗?”

少说他妈的废话你们俩怎么回事,不知道吗?”

大人,我们俩不就是震东侠和北侠的徒弟吗? 过去我们和童林不错,最近,我们断绝了往来。如果发现我们有来往,杀剐皆可。大人,看在平素我们不错的份上,把我们放了吧!”

放厂?皇上让你俩去雍和宫。把你俩放了,我怎么交差呀?来人,把他俩带出去!”

镖局里的伙计一看:镖买!”这意思就是想伸手打。黄粲一摆手:慢,谁也不许伸手。大人带我们走一趟,见见皇上,这也没啥。真的假不了,假的安不牢。你们任何人不得无礼。我们哥俩去见皇上,把事情说清楚,相信皇上马上就会放我们回来。

陶志连押着两个镖头,奔向雍和宫。镖局距雍和官还真有一段路。他们走街穿巷地往前走着,来到了顺天府的府衙这时忽然从队伍后头跑来两个当兵的:大人,别走了,在后面的一条胡同里,发现一条黑影!”

陶志连当时把马勒住:来呀,到后边看看!”

过去几个侠剑客,到了胡同口一看,什么也没有,当兵的说:就在这条胡同,我们都看见了!”

陶志连在前面推鞍离镫下了马:能不能是童林、张芳呢?”他抬头一看,这不是顺天府的府衙吗?立刻吩咐:来人,叫门!”

当差的把门叫开,陶志连走进门去,告诉顺天府当差的:快去告诉你家知府,让他出来,我有急事。

当差的不敢怠慢,赶紧往里跑。知府名叫王文斋,正在后面睡觉呢。当差的来到大人卧房外,叫道:大人,大人!”

什么事?”

大人,九门提督陶大人带兵在府门外,要见你,有急事。

王文斋知道现在北京的情况,赶紧穿着登靴,

带着小跑,来到府门:大人,请进来吧!”

我说王知府,你在家里呆得倒挺消停。现在北京城里打得这样,全街搜查,你还在家里睡觉!”

大人,下官是文官,无能为力呀!”

少说废话。我这里有两个人,双龙镖局的镖头,他们私通童林和张芳。我奉了皇上旨意,把他俩抓来了。我方才发现你的府衙后面有可疑的人影,我去抓人,把这两个镖头交给你,你给看着,我一会儿就回来带走。如果出了,什么说遭,王文斋,摸摸你的顶戴还有没有?”

下富明白!你放心,我一定不能让他们跑了。

当差的。把人交给他!”随后带兵走了。

王文斋手下那些当差的,接过两个镖l头,连拥带搡地往里推。黄粲、潘龙瞅了瞅王文斋说:王大人,虽说皇上派人抓我们,无非是怀疑我们租童林,张芳有联系。我们能和他们联系上吗?人家不稀罕和我们联系呀!王大人,把我们放了吧!”

什么,放了?你们说得好轻松!把你们放了。一会儿陶大人管我要人,我怎么办?来人哪,把他俩带到后院的空房子里去,如果跑了,我拿你们几个问罪,听见了没有?”

大人放心!”

当差的把两个镖头带进空房子,派四个人看着。王文斋自己坐在前院的大厅里,等着陶志连。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嘴里不说心里说:你什么时候来呀,我就坐在这里等到天亮啊?睡觉去吧!啥时候来我啥时候接待你。王文斋晃晃荡荡地来到后宅。后宅还掌着灯,夫人马氏衣服也穿上了,坐在椅子上,等候大人呢。看大人回来了,就说:大人,究系何事?”

唉,这年头,兵荒马乱!北京城,天子脚下,建都之地,乱起没完了。童林、张芳那些人和皇上摽上劲儿了。现在满街搜查呀,也不见那些人的踪影。刚才九门提督把双龙镖局的两个镖头押来了,让我看守着。他说一会儿回来带走,我在前边等了半天了,他也没回来。

两个镖头呢?”

押在后边了。

夫人一听,紧忙说:你能不能想个办法,救救黄粲和潘龙

为什么?”

大人,常言说得好,凉水得人挑,热水得人烧,受人滴水恩,必当涌泉报有恩不报非君子,忘恩负义是小人。你可别忘了,要是没有震东侠救咱们夫妻,你我能活到现在吗?”

王文斋原在山东东昌府作知府。当时大闹采花贼。采花贼先奸后杀,出了七条人命。老百姓到知府衙门报告,王文斋马上派人去抓采花贼。三抓两抓,把采花贼王亮抓恼了,有一天晚上,窜到知府衙门,把王文斋两口子堵到屋里了。王亮手提亮晃晃的钢刀,就把两口子逼上了,他承认先奸后杀的七条人命是他于的,他叫王亮,今天不杀你们两口子誓不为人。王文斋两口子抖衣而战,吓得快要趴下了。就在王亮举刀杀人的千钧一发之际,从外面破窗而入跳进一个人来。那人就是震东侠侯廷侯振远。两人交手之后,也就是三招两势,侯振远就把王亮生擒活捉。侯振远一报名,王史斋两口子千恩万谢,有说不出来的感激,王亮得到了应有的处罚。王文斋给侯振远钱,人家不要:请吃,请喝,淡交情,交明友,侯振远接受一,打那之后,两人经常来往。关系不错 后来王文斋调来北京。由于侯振远的天系,也经常和黄粲、潘龙交往,关系也很好。逢年过节,黄、潘二人买点礼物,到知府看看大人和夫人:王文斋这头有时抓人办案,也找黄、潘二人帮忙:正因为有这个背景,所以马氏夫人提出要救黄粲和潘龙。

马氏夫人说:大人,震东侠救过咱们,黄粲和潘龙又和咱们关系很好,现在送到咱家来了,你应尽心尽力地救他一救。

王文斋一听:女人之见,他俩是国家的罪犯,什么震东侠呀,北侠呀,他们都是童林的朋友。皇上和他们成了死对头,皇上抓他们都抓红眼了,我现在是大清国的京城府尹,你让我救他俩,这不是抄家灭门之罪吗!”

马氏夫人说:大人。你就不能头脚把他俩放了,随后你去报告,就说他俩被别人救走了,他俩还能出去吵吵,说咱们放的吗?”

王文斋一听:他妈的,你老跟着瞎呛咕啥呀?”他越说越来气,啪啪给马氏夫人两个嘴巴。

马氏夫人火了,说:你呀,我也看出来了,贪图功名,是个无义之徙!”

两口子平时关系就很紧张,今天马氏夫人挨了两个嘴巴,一边哭着~边往外走:王文斋,我现在可以断定,你的下场是不会好的。

他妈的,你敢指着鼻子说我?”

我说的就是你。那两个镖头押在咱们这里,你想叫别人不知道啊?要想入不知,除非已莫为。将来有一天,震东侠肯定会来找你。那时,还有你的好果子吃吗?”

王文斋又要打马氏夫人, 马氏夫人破门而出,她越想越憋气。想起过上夫妻感情就不好。因此觉得活着没啥意思:她来到后花园的浇花井前,掀开井盖,一跺脚,腾的一家伙就跳进去了。

事情惊动了丫环仆妇,大家围在井边吵吵嚷嚷。

王文斋跟着丫鬟跑到浇花井,往下一看,黑洞洞的 ,丫鬟赶忙跑到外面,喊来不少当差的。举着灯笼火把往下看,啥也看不见。上边喊:夫人,夫人!”下面根本没有回声。

王文斋一跺脚:行啦,别喊啦,也别叫啦。现在捞上来也是死的。他妈的,短命鬼!”接着就破口大骂。骂童林,骂张芳,他正在骂骂咧咧,府院的后大墙上来了一个人。谁?病太岁张芳。假张芳在神力王府打死韩老八,得了一套血滴子。也是无巧不成书,张芳在一条背街上,居然又碰上了假张芳。假张芳诉说了神力王府的情况。张芳一听,非要血滴子不可:给我吧。

给你,你会使吗?”

哎呀,你拿着不也不会使吗?我不会慢慢练吗?另外,一名二声地都知道,张芳把韩老八打死了,把血滴子掠去了,我那帮哥们知道了,特别是叫雍正知道了,我拿不出血滴子,两个张芳的事情不得露馅吗?”

到底被他要来了。假张芳问:你们那些人都上哪里去了?”

都上双龙镖局丁,我是特意出来找你。

别忙,我先到雍和官去打探打探}肖息,有事我就到双龙镖局找你,你去双龙镖局吧。

两个张芳分手的时候,张芳拿着血滴子,洋沣得意。他顺着顺天府衙的后大墙去往双龙镖局。走着走着,肚子饿了。心里一想:到双龙镖局正经还得绕扯一大阵子。正面大街不敢走,搜查的官兵还没撤呢,这里是谁家,何不到里面弄点吃的呢?他往大墙上一靠,就听里面乱乱糊糊的,人声嘈杂。张芳一纵身就上了大墙,单肘挂住墙头。往里一看,就见花园里灯笼火把,人手不少。他一分析,这里一定是官宦之家。当他听到王文斋的大骂声,骂完童林骂张芳,最后骂到黄粲和潘龙。张芳暗想:不对呀,怎么还和黄粲、潘龙联上了?张芳正在琢磨的时候,就听王文斋说:来人哪!把夫人打捞上来,天亮弄口棺材,拉出去埋了算了。接着,他又叫人到空房子里把黄粲和潘龙看好,,绝对别让他俩跑了。张芳一听:什么,黄粲、潘龙押在空房子

?好家伙、我非去看看不可!张芳想到这里,翻身下了墙,纵了几纵,就到了花园。高喊:闪开!”当差的闪到一边,张芳拿着六棱青铜吕祖锥就把王文斋逼上了:老家伙,你骂谁

这个……”

你不认识我吧?病太岁张芳!”

王文斋一听这话,激灵打个冷战,噗通~声就给张芳跪下了:哎呀,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老人家。我方才不该说些没用的,你老高抬贵手,饶命,

你叫什么名!”

壬文斋

你是干吗的?“

我是顺天府的知府。

啊,雍正手下的狗屎奴才,王文斋,黄粲、潘龙他俩怎么押在这里?”

你老人家有侨不知。刚才九门提督陶大人奉皇上旨意,到双龙镖局抓厂他俩,押往雍和宫,走到我的门外,发现胡同里有可疑人影,他察看去了,就把二位押在我这里。

啊,是这么回事,王文斋,你把他俩给我放了!”

老人家,我放了,他俩,对陶大人怎么交待?”

妈的,你跟陶大人怎么交待,和我有什么关系?咱俩扔下远的说近的,你就说放不放吧?”

说着就举起吕祖锥,照着王文斋的脑瓜门子,噌地就是一下子,嘴里却说:磨磨锥子!”张垮这小子也够损了,脑瓜门子是磨锥f的地方吗?邪谁于是带尖的,六条棱,虽然不太锋利,但从脑瓜门子七面一出溜,耶能不出趟口f?'丈斋捂着脑瓜门子,哆嗦着身子,领着张芳,来到空房子:里面当差的,快,快把耶两位镖头放出来!”

黄粲,潘龙一出来,一看是张芳,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黄粲往前一进身:王大人,你挺好啊?”

黄镖头,还好啥呀,我老婆跳了井,我脑袋也冒血了。

你呀,王大人,你这不是自己配药自已吃吗?我跟你商量,把我们放了,你说啥也不干,怎么现在干了呢?”

黄漂头,别说别的了。念我们过去都不错,我和你师父有交情。

少扯这个!你拿我当三岁小孩子哄啊?我说,张芳兄弟,你来得正是时候!”

是呀,我就知道你们哥俩在这出了毛病,所以我就来了哎,二位镖头,这老家伙怎么办哪?”

对他怎么办,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张芳一点就透,他可不管那个,操起六棱青铜吕祖锥,往前一进身,朝着王文斋就是一锥子,噗哧一声,王文斋身子~歪,气绝身亡那锥子冰凉棒硬,有缝没缝也往里钻,谁要挨上也搪不起呀!王文斋手下鄢帮人,一看大人完厂。不用谁招手,便四散而去:张芳冲着二镖头一摆手:!你们俩还瞅什么?快跑啊!”

这几位从后大墙跳比来,就上了大路往前跑。跑着跑着跑散了。张芳碰上了九门提督陶志连,玻陶志连生擒活捉,押进了雍和宫。
  评论这张
 
阅读(1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