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绣像杨家将鼓词 第六回  

2013-07-04 16:23:39|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酒家开言道,少爷你听知,

说起潘仁美,现今为太师,

女坐昭阳院,仗势把人欺。

安排着使他儿子挂帅印,昨日里金殿龙楼把本提,

他说着潘豹上马有千战,步下里拳脚高强少人敌,

若使他身边挂了元帅印,他自能抡枪舞剑定华夷,

万岁爷金殿准了他的本,因此上设立擂台争高低,

昨日里脚踢土地张三创,李四青被他打得少了皮,

今日里擂台如若得了胜,准备着他家添上帅字旗,

那酒家从头至尾说一遍,把一个七郎气的急上急。

酒家言罢,七郎一闻此言,急忙暗暗的骂了一声潘豹这个狗头,你有多大的本事,就敢设立擂台,你立擂也罢,怎么有三天得了全胜就要挂印,俺父子自从以来,南征北战东挡西杀,大功七十二,小功不可胜数,还没的挂帅印,况你得了全胜,要想挂帅印,万万不能。鲁大夫瞬而安心之不善也,罢了,待我前去看看,若有胜他的便罢,若无胜他的我即跳上擂台,打他几拳,踢他几脚,省得他装模作样,暗骂一声潘豹我的儿,我叫你准备着吧。

七郎心里恼,牙咬皱双眉,

暗骂小潘豹,欺心大胆贼,

你有多本事,敢把擂台立。

恼一恼擂台和你创一创,我叫你试试我这两柄锤,

也是那七郎身边尝了酒,这一去擂台之上惹是非,

准备着今日就是英相公,小潘豹住跑兔子难出围,

酒店里发作上方黑煞帅,下回书潘豹擂台吃尽亏。

话说杨七郎听说潘豹设立擂台,心怀不平,安心要打他的擂台,又转念道,住了,暗叫道杨希,你待发的什么毛,倒要问问那个擂台立在何处,想到这里回嗔作喜,说道酒家,我待去看看热闹,不知擂台立在何处,烦指教我。酒家道少爷你问擂台的坐落,小人知道,出了咱这酒店往南就是一座牌坊,往东就是龙凤街,出了阁子,往北就是天齐庙,就看见擂台了。杨七郎听说心中暗喜,又叫道酒家,我今日前来吃酒,并无带来钱来,这酒呢我也吃昏了头了,也不知吃了多少,你把帐来算算,要多少钱,我回了花园,使人送来吧。酒家道少爷这是件小事,原本小店本短,不然一概请了少爷才是,七郎道使钱的。酒家拿过算盘笑道,共酒是六斤半,每斤六十四文,共该钱二百单八文,共酒是十三壶,少爷呀,使人送二百钱来吧。七郎与酒家算完了帐,站起身来出了上房往外就走,酒家道小人送少爷。七郎道不用,请回吧,七郎出了酒店,辞了酒家,直扑南街去了。

七郎出了店,心里不自在,

暗骂老潘洪,行事礼不该,

现如今你女坐了昭阳院,敕封你身居相位列三台,

你如今万人之上一人下,你就该忠心耿耿立金阶,

就是说潘豹生的本事大,最不该眼空四海立擂台,

岂不闻拔山举鼎楚项羽,被韩信生生逼死乌江涯,

列国时西秦有个秦姬辇,临潼会设立一座斗宝台,

到后来遇着楚国淮南将,把他那一世英雄一旦乖,

看起来前车既覆后当戒,最不该设立擂台惹祸灾,

杨七郎正然犯恼往前进,不觉得前行过了龙凤街。

话说杨七郎正来寻思,不多时过了牌坊,进了龙凤街,当下心里想着擂台,也没心观看那些交易买卖,走着走着,不觉到了龙凤街东头,出了那郭子口,只见往东北一拐,果然有一条小巷,哎呀呀,看了看东北上往来之人真正是水淌相似,不问可知一定是看打擂的。杨七郎观罢,随着众人挨挨挤挤往东北行来,正走着呀,只见那路东里出来了个妇人,扎古的娇娇滴滴如花相似,好哇,

七郎往前走,众人闹该该,

来也一妇人,行动古怪哉,

扎点别式样,叫人犯疑猜,

乌云白油盖,斜插短金钗,

面上搽官粉,胭脂点了腮,

三寸小金莲,紧穿绫罗鞋,

上穿着毛蓝布衫多雅致,那女子实在是一个寸家,

纽扣上带着一个丝布袋,有一个美貌少年拉一把,

说道美人呀,咱两个趁此空闲去走走,女子道掌柜刘爷将我叫,

我今日速速欲上龙凤街,你回去找下酒菜将我等,

到那里去看看我就回来,杨七郎闻听此言把头点,

暗暗说道是了我明白了,这本是烟花巷里下贱材,

七少爷观不尽的街坊景,猛抬头望见高高一擂台。

且说杨七郎当下心中有事,光想着打潘豹的擂台,也诬陷观看那些闲细的景致,不多时过了关帝庙,越过天齐庙,一抬头看见擂台,只见那擂台是一高两低,分为两院,上挂五彩,好一个齐整擂台,有往台下一看,真正是人山人海,也就和那看戏的一般。七郎看着,不多时来至擂台以前,停身站住,往上一看,只见擂台上檐前有一横匾,上写着是独占魁首,七郎观罢,暗骂一声潘豹小辈,齐心不善,我料你难占这个魁首,又往那两边明柱上一看,左右有幅对联,写的是一条棍横行天下谁敢出首,又一句两只拳压倒八方何人占魁,杨七郎观罢,只气的心肺齐灼,火透顶门,不觉得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声声怪叫,挨咬潘豹,我的儿,你有多大本领,就敢这等眼下无人,潘豹呀,待你七少爷和你创创,看看俺的武艺何如,七郎言罢恶狠狠的要上擂台,了不得了。

台下里怒闹杨延嗣,目下就要上擂台,

凭空洒下钩和线,一天大祸惹出来。

话说杨七郎要上擂台,忽听得东南角上一声招呼,说道那一位壮士不必性急,潘少爷还未上擂台哩,七郎抬头一看,见台上空虚,七郎暗道,幸没上台去,若上台去无人比试,岂不叫台下人笑话。又见贴着一张告示,其字甚小,看不真切,及往台东一望,众人群中闪出三个人来,比着平人高着半尺,仔细一看才认得,是在酒店中的三条好汉,同站着。见那台西立列排着七八条大汉,俱是头紧脚紧,一团的杀气,看那光景像是打擂台的壮士,七郎正犯辗转,忽听得庙里两条大汉喊了一声,好似打了声震雷的一般,之间一人身轻年小,一团的不平之气,头戴着一顶青缎巾,身穿皂罗箭袖花袍,腰系腕带,脚登粉底皂靴,昂昂的志气,看那光景也是待上擂台比试的意思,杨七郎正反寻思,忽说了一声请了,抬头看见两个人招他,走来只见他身高膀阔,虎背熊腰,面带秀色,看那光景是待与他讲话。众位明公,自古道英雄访英雄,好汉访好汉,七郎见那两个相貌不俗,就不好轻了,满面带笑说道敢问二兄仙乡何处,贵姓高名,因何到此,请道其详。那人道在下是淮南颍州人士,姓陈名林。那个道我姓柴名干,在家学了几路拳脚,终日间好创创,一来卖拳游方,二来访友。昨日听说汴梁城天齐庙大会,安心来赶一赶会,创几贯钱盘缠,不了相遇着潘府设立擂台,昨日方才打开场子,忽听得一声锣响,说是潘少爷上了擂台,人都俱已散下,囚的俺们兄弟两个分文无见,今日想了想再打场子还是如此,罢呀,咱今日也要去创创擂台吧。如若侥幸擂台得胜,赢他几百两银子,胜似卖拳。七郎听说大哥道的正合吾意,我也要去打一打擂台,等到如今潘豹还不见上擂台,陈林道老兄尊姓,要上哪里。七郎道吾乃住在天波府姓杨,陈林道莫不是哪家少爷。七郎道我乃排行第七。陈林道如此说是七少爷呢,小人不知失敬,那柴干道少爷你看天到如今,潘豹不见来,你我先到酒店i打一壶酒叙谈几句,等他来时再来打擂台不迟,七郎道正是这个主意。陈林道即使如此,请吧。三个人有说有笑的直扑酒店而来。要知三人心腹事,且听下回书中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