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新造潮州歌册罗衫记 卷四  

2013-07-13 17:07:34|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本歌完四本连  歌文未完再续编  听歌之人兴未尽  待我缓缓表端详
再唱继祖伊一身  见那姚大不实陈  再对他身来说道  你若不肯实说明
活活敲死你一人  勿怨我身将恩忘  姚大又再说一句  你身为何不信言
你明太爷亲生儿  你身出世母归天  抱来我家代抚养  你心何必来猜疑
这时继祖又说声  岂记黄天荡事情  打劫害死苏知县  难道你身无参加
姚大就是不实言  继祖愈更气昂昂  取了佥票有一幅  写下姚大一个人
发去当涂个县衙  打他一百丧阴坑  姚大见佥了宪票  当时惊煌正打评
连忙叩头说知情  小的实言说你听  求你勿共大哥说  我身正敢来说声
继祖共他说知机  劝你不必心惊疑  凡事我身来做主  姚大当时从实持
如何谋害苏爷身  之夺郑氏伊妻荆  及后郑氏身逃走  追到大柳村路程
拾得你身返回还  我妻接乳养成人  从头一一说明白  继祖又再问一言
当初包我之罗衣  并那金钗有一枝  如今放在何处去  姚大听问言再持
罗衫染着血迹红  说不干净都无穿  和那金钗放在内  继祖听言巳知端
又再吩咐姚大听  此事你我同知情  勿乞他人来知道  明日你身回家行
取只二物返回家  回返见我南京衙  姚大当时听继祖  回家取物心头青
继祖到了次日辰  命一差役说知因  你可慈湖庵中去  见那道姑郑氏身
接伊仝来到南京  差人领命听徐爷  一路起行匆匆去  继祖吩咐手下听  
放炮起马勿延迟  手下领命即张递  要到南京个任所  威风凛凛路上移
   正是         少年登第荣如锦    御史威名猛如雷
按下继祖个话文  回文来唱那苏云  三家村中来教学  一春过了又一春
不觉已有十九年  终日都是教书诗  这日学生回家返  闲坐斋中无事机
触想十九年之前  家中还有弟共嫒  音信隔绝不知晓  妻子郑氏有怀胎
生死存亡不先端  想起前事心愁烦  来共陶公说知道  欲往仪征个县中
欲寻妻子郑氏身  陶公听言说知情  你身在此来居住  教读学生书共经
在此安身过日时  莫再去惹祸事机  尚书伊身势力大  见官亦是告输伊
徐龙又是大枭雄  一帮仝伙恶无穷  你若控告伊知道  是无将你来相容
还是住下安心中  可听老汉个话言  苏云听着无了奈  暂且住下过日间
一日过了一日辰  偶逢佳节是清明  各家扫墓上山去  苏云乘人未回程
写一拜帖留馆边  感谢陶公之恩仪  然后收拾纸共笔  一路卖文往仪征
那日来到常州中  只见红日巳西残  那夜宿在烈帝庙  睡到三更之时间
梦见烈帝庙内庭  灯烛辉煌如月明  自己来在殿前跪  祷求烈帝说知因
祷求烈帝赐签诗  烈帝赐签有一枝  自己觉得心奇异  句句谨记在心机
  签诗云    陆地安然水面凶    一林秋叶遇狂风
            要知骨肉团圆日    只在金陵豸府中
不觉五更醒起来  一字不忘记心怀  自己暗想在心内  江中遇盗被救来
屈身教读十九年  已应首句个签诗  一林秋叶遇狂风  应了骨肉拆分离
难道骨肉有团圆  金陵乃南京古时  御史衙门号豸府  如今我身另主施
如今不要去仪征  欲到南京御史个门庭  告状或有伸冤日  此时天色亦巳明
苏爷拜神求一回  该往南京赐圣杯  说完将杯来掷下  看着圣杯喜心花
彼时欢喜出庙行  将身直往南京城  路上行程非一日  不觉已来到南京
那时自己有思量  写了状词有一张  写好来到御史府  呈上御史看一场
  告状人    名苏云    告禀大人    吾家住    直隶州    涿州郡中
  苏家庄    祖籍贯    念我身中    壬辰年    中进士    职授浙江
  兰溪县    之县令    奉旨回还    带妻子    共老仆    仝赴任中
  至仪征    船破漏    急上岸中    另觅船    王尚书    家住山东
  一官船    租给那    徐龙一人    那徐龙    与同伙    惯在江中
  专打劫    来往客    阮不知端    坐伊船    往兰溪    到半夜间
  众强盗    下毒手    杀仆命亡    又把我    抛下江    命险丧亡
  遇好人    来相救    救回家中    至今日    十九载    惨不堪言
  但不知    妻郑氏    岂在人间    王尚书    养家贼    实是不堪
  望大人    擒凶犯    代我伸冤    感大人    之恩德    世世不忘
操江御史那林爷  乃是苏爷年弟兄  看着状词心怜悯  即刻把那文书行
给那山东巡抚身  着落王尚书知因  缉拿徐龙那贼首  文书刚刚发起程
刷卷御史那徐爷  前来相拜到衙行  林爷迎接入内坐  饮茶明白言说声
谈些案情个话文  林爷说起那苏云  前来告状之事故  二人言谈有一巡
继祖辞别那林爷  起身出门返回程  随即命差来吩咐  你身即速来起行
追那操江差人来  本院有言说伊知  差人随即去追赶  快马加鞭忙向前
追上操江个官差  上前共伊说平生  两人一仝归回返  来到徐爷个官衙
进衙叩头问来情  大人有何吩咐声  徐爷开言共伊说  你身不用走路程
赏你二两做盘缠  你可暂歇一二天  等候本院呼唤你  你身便来到衙边
包管拿得真贼人  不用去到那山东  真赃真盗袂走脱  差人领命返回还
不觉又过一日来  门上入内来报知  仪征太爷巳来到  继祖暗想在心怀
想着养育之功恩  恩怨亦要来分清  今日尽子个礼数  同了差官无迟停
河边迎接到衙来  徐龙徐用人二个  当时起身个时候  一班同伙就闻知
沈胡子与范剥皮  鼻涕赵三仝相陪  连杨辣嘴一仝到  通家兄弟走一回
备了贺礼有百金  一齐来贺继祖身  这是老天推抹到  一齐俱来送归阴
姚大先巳叩过头  继祖安排有一遭  敬请太爷二爷到  铺毡行礼来叩头
徐龙端坐受礼仪  徐用抵死来相辞  不肯受那继祖拜  只是长揖礼当宜
其余赵三一众人  都在徐龙个家中  把那继祖当子侄  今日时势不相仝
继祖高官显耀时  众人改口称呼伊  称御史公人知道  继祖口称高亲谊
两下宾主称呼完  酒菜款待伊众人  饮至日晚各安歇  继祖来到书房中
密唤姚大说伊知  金钗罗衫拿出来  姚大当时来取出  继祖接过无放闲
拿在灯下观看它  彼时一见那罗衫  与在涿州老妈妈  付我那件无相差
花样一色无二形  妈妈又说我一身  面貌与他儿一样  分明是我祖母亲
慈湖庵中那返姑  是我母亲免忧愁  且喜我爹在人世  今来告状南京都
骨肉团圆在此间  使我欢喜在心中  亠家冤仇能伸雪  不觉次早日头红
大摆延席后堂来  款待徐龙人七个  众人尽都是酒鬼  死到临头还不知
大吃大喝在后堂  继祖独自出了门  头先吩咐壮快手  五六十人得知全
本院挥扇乞恁知  一齐进堂勿放闲  我叱恁拿恁便拿  不可走漏有一个
又说操江差人听  去请告状苏老爷  到此衙门来相会  差又领命即起行
请了苏云来到边  见了继祖要跪伊  继祖急忙来扶住  知道是父在心机
见个平礼明白完  继祖细问前事端  苏云含泪来诉说  不知他身是儿男
继祖又再共伊言  劝你不必心忧烦  后堂许多贵相在  请你去认有一番
苏爷来到后堂边  一者小帽共青衣  二看年月以久远  三者一时亦无疑
至今巳有十九年  以为落江丧阴司  苏爷众人认不出  苏爷念念在心机
比时认出众贼身  细看面貌惊心胸  众贼为何来在此  不知内中为何因
转身退出后堂来  便共御史来说知  就是这班贼强盗  当夜强盗只七个
为何尽来在此间  继祖暂时无明言  举手把扇来挥动  一众公差就知端
五六十人进堂庭  将那徐龙七人身  一齐捆缚无放过  当时贼首那徐龙
叫声继祖我孩儿  掠父众又乜事机  吾等并无犯法事  你须说明是做年
继祖骂声强盗身  免得吾身来说明  可认这是何人等  十九年前苏爷身
兰溪赴任遭你亡  恁今细看勿放双  徐龙听言骂徐用  当初不听我话言
叫我乞伊来全尸  今日收悔已太迟  又叫姚大来对证  众人那时无言持
继祖吩咐巡捕知  将伊八人勿放闲  一齐囚禁在监内  明日本院正安排
备了文书达上司  送到操江衙门闾  各事明白把门闭  差人领命去张递
继祖又再吩咐差  相请苏爷进内衙  差役领命来相请  苏爷自己暗打评
早时见这班贼人  席中饮酒喜气昂  突然之间全被拿  不知内中乜因端
想着实在费猜疑  正欲开口来问伊  一时来到后堂内  只见继祖无延迟
摆了交椅有一张  放在南面说言章  请那苏爷来上坐  纳头便拜有一场
苏爷看了心惊忙  快快扶起无放双  开口叫声徐御史  吾身乃是一闲人
未北与你相会期  为何行此大礼仪  我身当受都不起  望你赦我之罪戾
继祖叫父勿惊疑  不肖乃是你孩儿  一向不知父踪迹  有失迎养罪如天
恕儿不孝之罪名  苏爷开口说一声  大人不要来错认  我无子儿说你听
继祖开口又再言  不孝正是你儿男  爹爹如若唔相信  罗衫为证乞尔观
继祖先取在涿州  妈妈赐茶将伊留  后赠罗衫那一件  取乞父亲着缘由
苏爷接过来看观  见领灯火烧破空  此衫是母亲手做  为何来在你此间
继祖听说又再持  还有一件你看伊  把将血迹那一件  仝了金钗有一枝
取乞苏爷来看知  苏云看着心疑猜  此钗乃是吾妻物  为何亦在此间来
继祖把将前事机  为因赴试上京畿  涿州巧遇着祖母  及后采石驿馆时
道姑告状个事情  并那姚大认口供  一一说与父知晓  苏爷听明正知因
父子抱倒痛哭声  事有凑巧之事情  这时父子正相认  门外通报到后厅
当涂慈湖观音庵  那郑道姑到此间  继祖闻报忙吩咐  快请伊身后堂中
差役领命出门庭  来且夫人伊一身  郑氏来到后堂上  苏云上前认妻荆
夫妻离别十九年  今日重逢喜又啼  苏爷就叫子继祖  与母相认勿延迟
继祖上前拜见嫒  郑氏夫人心疑猜  苏爷把事一一说  郑氏听言正会知
夫妻母子三个人  如今相会泪汪汪  当时痛哭一番了  继祖连时吩时言
速摆延席后堂庭  手下听言无迟停  一时之间席摆好  继祖请了父母身
一同饮酒庆贺来  苏爷夫妻喜万千  千言万语说不尽  月再重圆花再开
    正是    树老抽枝再茂盛          云开见月倍光明
不觉过了一夜间  次早南京五府中  六部六科十三道  以及府县众官员
闻知御史父共儿  一家相会庆团圆  各各前来相拜贺  操江御史林爷伊
把将苏爷个告呈  一齐奉还那徐爷  任他自己去审理  继祖接过看知情
等到众官辞回还  吩咐手下得知端  取大毛板来伺候  把众强盗带出监
个个手扣共脚镣  来到堂前魂亦消  继祖徐家长成大  知道众人心肠侥
劫财害命非一庄  不用考问在当堂  只有徐用他平日  不同众人之心肠
苏爷夫妻受他恩  先对子儿伊叮咛  继祖尊从父母命  知恩报恩放他身
放了他身出府衙  徐用免死得逃生  相谢他身出衙去  继祖为人有打评
王贵尚书在山东  远离不究伊一人  徐龙一众已被拿  吩咐左右得知端
徐龙赵三是首凶  重打八十勿相容  其余船上相帮助  各打六十亦袂穷
姚大虽是帮凶身  念着他妻养育恩  当时亦打四十板  各分多少无容情
打得皮破肉裂来  姚大疼痛大哭哀  叫道老爷许小人  免用一刀命归西
今日如何失信言  继祖闻言在心中  吩咐又再少十板  只有三十打伊人
打后又再吩咐来  押入监内勿放闲  差役领命押入去  继祖退堂后衙来
请命父亲得知因  写了表章勿迟停  把将这段含免事  具奏天子到朝廷
自己先行改姓名  改做苏泰人知情  取否极泰之含意  如今众贼囚狱厅
候待圣上旨意来  正将众犯取决台  又把众贼个家产  收起充公来主裁
做为边储之用来  末尾又奏君王知  臣父苏云前中式  二甲进士出身来
奉旨赴任兰溪中  船到半途遇贼人  患难至今十九载  今日正能来伸冤
仕途淡泊随任来  臣之祖母人一个  独居旧里守门户  八十老迈惨万千
至今未知亡共存  臣年十九未完婚  祖祀无望望陛下  天恩赐假回家门
臣与我父仝回还  梓里省亲有一番  那时表章写完整  隧时封好无放双
命一差役往京畿  差役上京言勿持  继祖改名做苏泰  新名写帖来张递
拜遍南京各衙中  另写一帖来主当  拜谢操江林御史  南京各事明白完
忆起祖母个话机  临别之时叮咛伊  又再写了一书信  命差带往兰溪移
查问苏雨叔一人  岂是兰溪身丧亡  差人领命起身去  一日过了一日间
不觉巳有一月期  差人兰溪归返员  苏泰开口来询问  差人告禀说知机
二爷苏雨他一个  十五年前兰溪来  寻兄不见身染病  医治无效丧身骸
是那知县高爷身  伊身为人好心胸  收殓二爷个尸首  棺柩寄在城隍宫
小人问明返回还  苏爷父子闻此言  父子痛哭一番了  又对差役说知端
备足银两做盘缠  再往兰溪来张递  把将二爷个灵柩  水路雇船运返员
运回涿州祖墓中  差役领命无放双  兰溪去把那苏雨  灵柩运回不必言
不觉又过一月期  奏章准奏批返员  封那苏云父共子  仝为御史人知机
又再赐伊父子身  一同告假回家庭  父子一齐大欢喜  一仝叩头谢天恩
刑部来请苏老爷  父子仝到法场行  一同监斩众强盗  苏泰先以吩咐声
姚大绞死在监中  全尸免用过刀亡  徐龙当时叹口气  虽无夫人仝成双
做了几年之太爷  如今来死安心情  众贼面面相观看  到了此时心亦惊
但听两声破鼓推  一阵碎锣鸣声悲  监斩官如阎王到  刽子手如罗刹归
刀斧劫来之钱财  如今万事皆空来  江湖做尽英雄汉  如今报应一朝还
法场众贼俱斩亡  人人看着心喜欢  苏爷父子归回返  早在上本之时间
便有文书到扬州  仪征县官知缘由  将众强盗个家属  预先赶出无停留
总有金宝有何奇  却被官府收起离  各家门户尽封锁  家家子哭女又啼
人死财散不必言  姚大之妻一个人  原是御史之乳母  一步一哭上路中
当时寻来到南京  来见御史苏老爷  御史念伊功劳大  丈夫亦已正法行
罪及伊身亦不能  念着自幼养育恩  将伊留下又不好  朝廷法律有言明
罪犯家眷不能留  又恐乳母伤心头  拿了银两乞乳母  又再思想有一遭
寻觅一处伊依栖  给伊养老丧终年  安排明白已无事  苏爷想欲归返员
来别年兄林操江  苏泰辞别众官员  父子一齐来起马  郑氏夫人上轿中
人马伺候闹猜猜  两面金牌在头前  一写奉旨省亲返  一面钦赐娶妻牌
旗幡鼓乐闹凄凄  从对扬州路上移  路途经过仪征县  苏爷触景伤心机
想起往事泪满胸  郑氏夫人对子陈  早年朱婆同逃走  到此投井丧幽冥
后蒙庵中老尼师  收留在庵同住居  你可命人去寻访  查明前来报言词
御史听母命差人  前去寻访这事端  差人领命起身去  询问明白归回还
来禀御史伊得知  说是十九年之前  有一老妇投井死  众人捞起伊一个
过有三日个时辰  并无有人认伊身  只得买棺来收殓  离井不远葬伊身
御史闻报有主张  办了祭品烛共香  一齐来到墓前地  通名致祭朱大娘
致祭明白归返员  又到庵中谢老尼  备有白金一百两  答谢前日个恩仪
老尼收起喜心怀  苏爷另封十两来  交与老尼说知道  超度二爷伊一个
同与苏胜二夫妻  超度灵魂上西天  恩报恩来怨报怨  然后夫妻共子儿
拈香礼拜有一番  各事明白辞回还  尼师送出庵门外  苏爷吩时说一言
就此起马上路程  差人伺候便起行  路上行程非一日  不觉来到山东城
临清渡口驿馆中  惊动地方一官员  乃是尚书那王贵  官拜一品尚书衔
告老回家在家门  徐龙前租伊官船  徐龙为盗事出破  操院拿人出公文
闹动仪征一县中  那时尚书王大人  家眷恐怕受连累  一齐搬走到山东
依老尚书住下来  后来打探已得知  苏爷御史审明白  船虽尚书府水牌
乃是租乞那徐龙  并无追究伊一身  尚书心中甚感激  今日听知这事情
亲住渡口驿接迎  相见苏爷父子身  满口称赞来相贺  后正开口来说陈
请伊一家到府中  苏爷开门说一言  何敢劳动大人你  今日奉旨返回还
打忧贵府就不该  王贵回言来说知  御史父子来到此  该尽地主之礼来
苏爷想难再推辞  一家与伊同起离  一齐来到那王府  进入来到大堂边
堂上饮茶明白完  尚书吩咐说知端  速摆延席在堂上  来共御史爷接风
家人领命就安排  一时摆好在堂前  尚书与了苏御史  一齐入席饮宴来
席上尚书开口持  御史奉旨归返员  钦赐娶亲名声好  不知谁家结朱缔
苏云回言说一声  小儿尚未配亲情  尚书闻言来说道  老夫幼女貌颇佳
年方二八在闺中  尚未许人结良缘  御史若是不嫌弃  老夫送女结成双
苏云御史言来拖  那敢千金结糸罗  大人乃是一品贵  你我门风相差多
王贵见他来拖言  又说苏爷伊知端  是嫌小女貌不足  不堪与恁配凤鸾
苏爷见拖巳不能  只得依允来应承  就在临清尚书府  择日行聘结成亲
到了黄道吉日来  尚书府内闹猜猜  堂上铺毡共结彩  尚书吩咐梅香知
去且小姐到大堂  苏泰打扮做新郎  吉时已到拜天地  两家父母喜心肠
夫妻交拜明白完  小姐送入到兰房  男才女貌成双对  仇家变做美姻缘
  有诗为证        月下赤绳曾系足      何须射中孔雀屏
                  当初恨杀尚书府      谁想尚书为眷亲
不觉过了三朝来  苏爷便说尚书知  今想欲别归回返  挂念家中一老嫒
王贵尚书苦相留  苏云共伊说缘由  久别老母十九载  归心似箭猛如彪
未知老母是再生  袂得一刻返回家  免使老母心挂念  骨肉相会心免青
尚书知道欲留难  随时安排无放双  备下千金为妆礼  又备夫马送回还
送了女儿同夫归  衣锦回乡同相随  小姐要随夫回返  拜别父母泪双垂
生女真正无相干  今日随夫返回还  不能奉伺老父母  尚书劝女勿泪汪
女子出嫁着随夫  儿你不必泪如珠  小姐听劝住了泪  相随丈夫上路途
夫马上路无延迟  一天过了又一天  饥餐渴饮非一日  来到涿州旧门闾
夫马歇在府外傍  苏云夫妻二个人  与了子儿共媳妇  一齐进入到堂中
张氏夫人在大厅  上前拜见把无行  且喜张氏老太太  仍然康泰喜心情
当时一见喜心胸  看见子儿媳妇身  二人俱是中寅辈  悲喜交集在心情
又见孙媳共孙儿  乃是前日在井边  相逢上京徐公子  那时无限喜心机
当初愁无子儿身  谁知今日回家庭  又有孙儿共孙媳  花再重开月再明
两代俱为科甲身  童仆甚多家重兴  旧府被火烧毁去  暂借察院来住停
府县即刻就召工  起造府第无放双  动工不分夜共日  不觉过有半年间
御史府第巳建成  择了吉日进府庭  一家老少多安乐  苏云在家奉母亲
不去出仕来为官  不慕富贵共荣华  张氏夫人对子说  一家相住心头安
今日一家得团圆  全靠神明共青天  备办请醮来酹谢  苏云听母就张递
谢了青天共神明  各事明白免挂胸  张氏夫人老太郡  九十余岁正归神
正是福寿有万千  后来苏泰人一个  官至坐堂都御史  王氏夫人孝心怀
奉侍公姑二老人  后来生有五儿男  又生三个千金女  五男三女盖世间
苏泰抹一次子儿  承祀苏雨个宗支  苏云在家闲无事  课教儿孙读书诗
兄弟后来各成名  重振先人个家声  世代绵绵都出仕  有人伴主在帝京
徐龙为恶着过刀  众贼一齐丧楠柯  正是青天开明眼  时到报应亦难逃
为人在世善心存  青天报应乞子孙  罗衫离合真奇事  编成歌文唱一巡
欲知谁人编歌词  雷浦新乡贤逸居  苏氏锦廷改编造  照书编造言无虚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