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孝义玉狮记卷之一  

2013-07-13 17:05:31|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丙戍之年雨水多  时日易过猛如梭  不觉巳来到仲夏  天时炎热无奈何
又见红日坠西山  饭后无事唱潮歌  家中几部旧歌册  观唱斓熟来收磨
潮柯民间已少存  会笑观觅到歌文  图书馆虽收藏有  想欲借阅难十分
歌册少存城乡间  会唱愈来愈少人  只因歌册流传少  恐怕今后无承传
收藏歌册个部门  为何不把旧歌文  重印一番来售卖  会唱买来唱一巡
潮州柯册再传流  流遍赧个古潮州  现在百姓生活好  闲时吟唱乐悠悠
闲话休得来罗唆  持笔编部潮州歌  歌名孝义玉狮记  观唱之人知如何
唐朝开基定乾坤  世民有道个明君  南征北讨定天下  各国拱服来朝尊
文臣武将多尽忠  国远实是大兴隆  贞观之治民安乐  传至隆基唐玄宗
出了一个安禄山  忧乱朝政民不安  四处兵荒共马乱  朝内之事且抹磨
且唱山西大同城  有一生员华老爷  乃华阁老之后裔  姓华名童是伊名
娶妻王氏结成双  夫妻仝庚四十零  产下三男共二女  长子兆壁人知端
天资聪明又温存  今年巳有十六春  兆琨次子之名字  三子兆瑗貌超群
大女春姑次秋姑  一家欢乐免忧愁  华童本是一秀士  在家教读男女奴
兄弟读书俱聪明  又兼和顺孝心胸  不用外面去寄读  日来同食夜仝眠
一日过了一日来  兄弟读书在窗前  忽听外面锣声响  华童十分心惊骇
共子兆壁说知机  你去街上看做年  为何街上锣声响  兆壁听言出门闾
这时来到大街中  只见各家把门关  逃跑之人又啼哭  兆壁看着这因端
知道不是好事情  看见熟人忙打听  你们匆忙为何放  为何又是啼哭声
未知为着乜事机  那人便共兆壁持  相公你还唔知道  禄山造反乱帝基
贼兵离城不远来  相公回家速安排  快快逃走出城去  贼兵到来定祸灾
兆壁一听此话言  一时惊恐在心中  急忙走回府中去  来共父亲说知机
只因禄山造反来  离城不远说爹知  城中之人逃走去  爹爹如何来安排
华童一听魂飞天  遂即入房告知妻  此时王氏在厨下  与了春姑二女儿
正在谁备做午餐  听着丈夫说此言  惊得不知如何好  华童开口说知端
你等不必心惊骇  听我一言说恁知  古人一言说得好  水来土淹是应该
既然贼兵到此来  你们母子逃避开  我身不能来逃走  虽未中式做官来
乃是县学一生员  定欲死守此城中  你等快快去收拾  把将细软带身傍
对那南门去走逃  投那守坟陶五哥  暂且陶家住一晚  此去二十里路多
待到明日探风声  然后再往别处行  我身在家来等待  以便尽节说恁听
又将兆壁叫过来  一言吩咐说伊知  等到贼兵平灭后  务必勤读望进前
兄弟姐妹着相和  为父之言记心肝  兆壁回言来说道  爹爹不走儿不安
孩儿随放爹身边  母亲弟妹先走离  华童应说为何故  方才我已对你持
吾乃县学一生员  应该尽节报国邦  如今你还年纪小  况且你母一个人
一路应该相扶持  不听父言不孝儿  兆壁听了言说道  爹爹言语有理宜
爹你为国来尽忠  孩儿尽孝相随从  说且还有二兄弟  与母仝去理正通
爹爹若不仝起离  孩儿不去对你持  那知华童性乖僻  只是不听子话机
开口骂声不孝儿  不听父言理不宜  兆壁被父詈几句  知不劝返父心机
跪在一傍痛哭声  倒是兆琨鬼心情  上前就对爹爹说  爹爹既欲尽忠名
此时不是报国恩  反是无益于朝廷  华童听了大怒气  你这畜生太不明
小小年纪出此言  说我不忠为那端  兆琨慌忙来跪下  爹爹不必气昂昂
你身虽有报国心  未个尽忠个时辰  不过乃是草贼寇  与国无关个事情
此时暂且避刀锋  若有缘遇再立功  扫平这些狗强盗  才算为国来尽忠
人人与你按障生  日后无人报国家  依我孩儿之愚见  一仝逃走心勿青
华童听了兆琨言  一时无言费心中  王氏孺人同二女  乘了此时来相帮
兆琨说来有理宜  此时不是报国时  若是遭了乱贼害  谁人知道这事机
华童听了妻女言  一时开口说知端  自古不能全忠孝  罢罢收拾勿放双
王氏仝女入房庭  金银细软带随身  华童把将祖宗像  一齐收好无迟停
比时收好出门闾  把将大门来锁醚  一家从对南门走  头走一头心惊疑
一家都是软整人  走起路来步艰难  行到日落之时候  正到陶五个家中
陶五看见华家来  急忙迎接来上前  心中欢喜来言说  一言说乞家主知
午前见人逃出城  不见家主到只行  准备起身进城去  叫恁出城避贼兵
如今一家来到边  快快入内勿延迟  一家听言来进入  陶五儿女共他妻
急忙送水共送茶  方才坐下心免青  勉强吃了些晚饭  胡乱渐且过一夜
次日天色尚未明  忽听外面人沸腾  一队一队人过去  华童便对陶五陈
你先出去打探听  陶五答应要起行  忽见儿子来走进  说道昨夜探贼兵
大队贼兵未入城  双桥镇中住札兵  今日城中那太守  四面城门无放行
调齐兵丁守城池  等省大兵来到边  华童听言便知道  兆壁兄弟低声说知机
幸得爹爹仝到来  今日正免挂心怀  不知城中如何样  来知贼兵乜形骸
不觉到了第三天  陶五约人到城边  看看贼兵乜动静  去了不久归返员
那人打探返回来  急忙说乞大家知  贼兵正面无攻打  暗挖地道去安排
地道直通入城池  候待今夜五更时  将西南北三门困  单存一个东门闾
大量火药地道藏  若打不入城内中  晚上要放那火炮  赧住这里不平安
王氏当时开口持  此地不可住久时  只是没有地方去  陶五开口说知机
此去五百里路间  有个汤家集镇中  我一兄弟住在许  开一小店过日间
我所到许去住栖  唔知孺人乜心机  王氏听言对他说  明日到许投靠伊
华童听了无话言  晚上吃饭个时间  忽听一声如雷震  桌上碗碟落地中
陶五说声不好来  地道一定被炸开  又听外面锣声响  庄上传言来说知
今夜贼兵来打庄  各家出人来抵当  陶五听着这言语  便共子儿说知全
快快前去报了名  与众护庄拒贼兵  自己与了他妻子  家中收拾预起行
未唱陶五个话言  且唱庄中个因端  到了二更之时分  住集有三五百人
各执利器在手中  堆二草堆在路傍  预备与贼来厮杀  此时华童在内房
听见外面劳热声  忙对陶五说知情  与吾仝出去看看  二人当时出门行
比时来到那村中  那里站有不少人  皆是乌合之人众  只要贼兵到此间
必是四散逃走离  便共陶五说知机  岂有一人来为首  陶五一言共伊持
首领乃是曹相公  名唤曹德人知通  乃曹员外大公子  陶五说完那华童
一言又说陶五知  你可仝吾来进前  吾有计策与相议  定杀贼兵伊惊骇
陶五欢喜说知机  我去且伊来到边  说罢立即就前去  不多一刻就返员
仝与曹德伊到来  华童连忙迎上前  兄台可是曹公子  少年一言说伊知
曹德正是小子名  老丈叫我何事情  小子年虽近三十  从未遇见这事情
因众乡亲举荐来  万望老丈你说知  华童便共曹德说  听我一言来安排
众人何必堵此间  前面树林甚是宽  一半埋伏在里面  一半埋伏后山中
贼人若是到此来  山上之人呐喊知  四面闻声来接应  贼兵一定心惊骇
不知人马有若多  必定四散来走逃  再从林内来赶出  你看此计是如何
曹德听言喜冲天  老丈真是妙计施  随吾村口来吩咐  就共大家说知机
林内埋伏少年人  年纪较大上山中  贼兵到来好应付  曹德说出此话言
真比将令应验来  众人各各去安排  未唱众 人先淮备 再唱华童返回来
入内共妻王氏陈  今夜这事若能成  亦是庄上之造化  众人正得保安宁
若是今夜众贼徒  果真到庄来嬴输  陶五回言应家主  不管有无淮备如
明日吾等来起离  此地不可住久时  一则离城太靠近  二则此庄富有钱
贼人一定得知端  华童听了又说言  等待明日正主意  一夜袂眠在房中
只恐贼人来剿家  等到这时巳三更  忽听远处人声闹  华童陶五心头青
华童便共陶五言  仝到后山去看观  说罢拖了陶五走  陶五此时心亦寒
无奈只得同起离  二人来到后山边  华童就对曹德问  岂有消息个因依
曹德一言说伊听  刚才听见有响声  如今又是听唔见  不知为着乜事情
二人正在相言谈  有人来自曹德言  府城巳被贼兵破  现在抢劫四处穿
毛家集巳遭贼兵  如今不知何处行  言夭未完之时际  又有一人来报声
毛家集被抢一场  如今巳到刘家桥  听了逃难之人说  我们快快来主张
华童曹德听知机  叫人预备勿延迟  又叫二个胆夭大  取了小锣路上移
前面大路探形骸  若是贼兵伊到来  快响锣声人知道  众人准备好安排
约有四更个时间  听见锣声响当当  众人知道贼兵到  随即呐喊大声言
原来贼兵入府城  城内之人避贼兵  无厝觅得有粮食  只好出城满乡行
当时抢到刘家桥  又听前庄富非常  贼兵听见心欢喜  承夜到来抢钱粮
当时正来到庄前  听见锣声闹猜猜  知道此庄有准备  忙令拚入此庄来
岂知乃是座空庄  大人奴仔走光光  又听后山人哮嚷  又声甚多在四方
似有万马共千军  贼头听着惊无魂  急忙打了一暗号  贼兵听令走回奔
埋伏林内人看清  只见贼兵走回程  忙把草堆来烧起  从后追杀贼人身
贼兵逃走暗疑猜  唔知人马多少来  直往前面拚命走  自相残踏丧身骸
有被庄丁打死来  杀伤不知多少个  一直杀到天光亮  方才回返在庄前
一路尸骸无数多  鲜血染红满溪河  贼兵今夜遭大败  足足一半丧楠柯
众人回返到庄中  来谢华童伊一人  曹德对他愈敬重  欲将华童一家人
接到他家去住居  华童开口说言词  你们不必障如此  贼兵猖狂死有余
只因我命不如人  未操寸柄掌兵权  我料贼寇定不愿  一定还来到此间
今夜头仗胜了伊  不可大意放心机  依然埋伏在那里  怕他再来报仇机
现有一计来告量  我看前面这木桥  赶早将他来拆去  贼兵到来无样张
词堤挖宽一丈多  用来做了护庄河  贼兵若是前来到  见桥被拆计定无
必从小路而走行  一面命人小路程  午前挖好一大堀  上盖芦席说人听
再盖泥涂贼不知  必无预备冲上前  住看贼兵跋落去  人声必然大喊来
乘势将那柴草烧  各执兵器杀上场  一面有火阻去路  贼人一定无样张
任那贼人又再多  总要杀他丧楠柯  华童吩咐言完毕  曹德众人笑呵呵
呵恼老丈真高才 众人遵照来安排   果真人多事好做  各事巳做齐备来
华童曹德二个人  各处观看有一番  然后大家回返去  饱餐之后再探言
那人去了不多时  慌忙回返报知机  贼兵昨夜败回后  心中不服到城移
扛了无数火炮来  定要来报此仇灾  今巳齐集众贼寇  华童听言忙说知
你们原地去伏埋  贼兵该从大路来  看见木桥巳拆毁  必从小路来进前
有他火炮好到奇  以火济火合心机  大家若是放火后  向后快跑勿延迟
但看烈火炎腾空  引动他的大炮轰  炮声一响人伤损  众人答应相听从
华童吩咐明白完  来到陶五个家中  又再过有一时刻  听见远处声闹苍
定是贼兵到只来  众人寂静暗安排  专等贼人伊来到  贼人昨夜被杀台
今夜到来报前仇  贼首领头快如彪  走到庄前大河上  木桥拆掉又无舟
贼兵一齐大声言  今夜我们障多人  快往各处取树木  搭桥就好过此间
贼头听了说一声  此计决决不可行  等到吾们桥架好  全庄走到无半名
看看岂有小路来  贼兵听言忙向前  乃是乌合无纪律  从了小路无放闲
行不多久之时间  见路狭塞欲进难  贼首叫人向前探  只见前面来报言
此处设有大陷坑  不知跋落死无生  看来不可向前进  贼头听言面变青
忙叫速速退返员  那知后面报知机  路口已被火阻住  贼兵闻说魂飞天
人人拚走来走逃  火炮一起人烧无  可怜贼兵走不得  逃不走者丧楠柯
不到二三个时辰  两傍树木尽烧清  贼兵十份死七八  一二不死走回身
华童曹德在庄中  人声悄静个时间  后与众人同走出  只见贼兵走空空
遍地尽是死尸骸  叫了众人拖去埋  此时曹德与庄众  都向华童道谢来
曹德要请华童伊  到伊家中住数时  华童便共曹德说  吾共陶五说知机
要到汤家集住居  曹德听说此言词  不敢将他强留住  命人城中探实虚
一面办了酒菜来  相请华家表心怀  华童王氏同二女  相辞不得曹家来
当时饮酒半席时  打探之人归返员  来到曹德说知道  城内贼兵巳走离
厝屋烧尽实惨情  华童一听只言因  遂辞曹德归回返  来共陶五说言陈
吾要汤家集住居  明日就来上路衢  王氏孺人和二女  头先收拾有三思
不觉过了又一天  到了次日天光时  陶五与了他儿子  推二车子到门边
一只来坐女眷身  一装东西来调陈  男人骑上那驴子  女眷上车无延停
后把大门来锁眯  曹德众人来送伊  送到庄口相辞返  大家一齐上路移
向那汤家集而来  众人路上说东西  那时走了有一日  只见红日沉西畔
正走一半之路途  觅店安歇无踌躇  一宵晚景亦易过  不觉次早红日浮
众人又再上路中  又再行到午后间  已离汤家集不远  陶五开口说知端
吾先一步来起离  好叫我弟先张递  说完推着驴子走  向前而去无延迟
大家再走一时间  巳到汤家集镇中  只见陶五与他弟  前来迎接伊众人
陶五开口说知因  这是我弟陶发身  隔店有座空房子  就往那里来安身
与我兄弟店近边  华童听了开言持  既有这样个房子  就往那里来住栖
一头行路头说言  来到陶发个店中  陶发之妻来迎接  王氏仝女入店房
陶五一家无放闲  把将东西卸下来  搬进后厢房放下  陶发吩咐伙记知
烧水煮饭来用餐  一直忙到初更阑  方才收拾各安睡  到了次早日头红
华童拿了十两银  前来交还陶发身  陶发那里肯收下  开口就对华童言
家主这样见外来  反教小人不安闲  等你寻觅有房子  然后正来做主裁
华童见伊真心中  亦就收回说一言  陶五你可一仝往  先看空房有一番
看看岂能住下来  然后正可来安排  陶五陶发伴仝往  三人到房来看知
华童看着有三思  房虽不阔可住居  一家还能住得下  就对陶发说言词
这个厝主叫何名  租价多少说吾听  陶发听问来回答  姓汤德元说知情
号为善夫人知端  他身亦是一生员  待我来去将伊问  然后正来告知言
华童听了陶发言  虽然不是同县人  说起却是学中友  陶发遂往汤家中
陶发路上未唱伊  来唱德元人知机  娶妻吴氏成双对  产下二男二女儿
女儿是大长惠贞  次女兰馥人知因  姐妹二人都美貌  挑花刺绣般般能
诗词歌赋皆精通  姐妹闺房相随从  又兼孝顺父共母  二子还是小孩童
家资富足人皆知  又兼为人好心怀  时常周济人穷困  远近一闻他名来
人人称他大善人  这日无事在家中  忽见陶发身来到  快快起身接伊人
陶兄今日是乜风  把你吹到寒舍中  陶发坐下来说道  大爷前日有话言
要将房子出租来  来知多少个钱财  德元见他问有意  说道陶兄大驾来
想是有人要租房  不知乃是何等人  如若伊人人品好  租金多少无相干
陶发就说大爷听  此人家住在府城  乃华阁老个后裔  华童便是伊姓名
只因近来遭兵荒  城内厝屋被烧光  现在无家可归去  我兄仝伊到此间
大爷租价来说明  两下便可来交成  德元听是华童老  是他到此未知情
与我同府个弟兄  来见过面巳闻名  劳你代我前共说  不用房租说伊听
请他只管来住居  我还与他说言词  能请伊来愈更好  陶发闻言喜滋滋
当时辞别返回还  回到店内喜心中  便把德元个言语  一一便共华童言
华童听看只话机  不用租金理不宜  他的名望我知道  你可与我仝起离
二人就到汤家来  德元内面就闻知  连忙出门来迎接  前面岂是华兄台
华童一言应知通  小弟正是那华童  久闻汤爷大德望  今日有缘得相逢
说话之间进门中  德元引伊到书房  又再见礼同坐下  德元开口来说言
欲知德元说乜个  事在二本接唱来  头卷歌文巳完整  更阑暂且文不排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