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张廷秀全歌 卷一  

2013-07-13 17:02:08|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邑揭阳地美都  居住雷浦新乡苏  闲看电视觉无趣  编部潮歌改闷愁
现在文艺节目多  地方戏曲流行歌  各种各样亦都有  只有一件如今无
就在我们只潮州  如今极少来传流  就是潮州个歌册  会唱之人亦难求
文化部门有收藏  欲借阅唱亦是难  城乡现在流传少  会唱愈来愈少人
就是现在大学生  亦无几人唱会成  笑柯免用来伴奏  免用三弦琵琶筝
以前潮汕个姿娘  笑柯免用讲排场  三五成群围磨坐  听唱柯册乐非常
闲话多端勿唱伊  这时巳是九月天  秋天天气风凉爽  把笔持起来张递
来编一部潮州歌  闲时可来唱秃桃  不唱风月西厢韵  不唱月中个嫦娥
明朝自从开国邦  传至万历在位间  文臣安邦武治国  风调雨顺万民安
朝事多端不唱来  歌文来唱那江西  南昌管落进贤县  有一张权唱人知
积祖乃是富豪家  报充粮长的事差  那知粮长出了事  为了死里来逃生
把将家产都卖清  到了张权的父亲  巳是寸土不存在  张家在此家清贫
隔壁住一徽州人  是个木匠人知端  做些床椅共橱柜  发卖与人过日间
张权自幼无事机  常来站在伊铺边  观看伊人做床椅  奴仔觉得有趣味
有时拿起斧凿来  当做戏耍来安排  比到有架共有势  不想父母就觉知
只因家贫实凄凉  子儿亦难来经商  送他来学这行业  张权亦听父主张
做起木匠个事机  后来父母归阴司  徽州木匠年纪老  亦自回家归返员
张权便顶这店中  因他乃是诚实人  都有主顾来买走  艰苦赚有几年间
娶了陈氏来为妻  夫妻勤俭过日时  怎奈前事还未歇  里役不时来交缠
张权实在难主张  与妻陈氏来告量  这里巳是难住下  势得无奈离故乡
一家搬到苏州来  在那阊门街内畔  皇华亭脚来住下  张权为人有安排
开了木工铺一间  自己起号来安排  在那粉白墙面上  两行大字写人知
乃是江西张仰亭  精造家私雅又精  大小件件都坚固  不误主顾人至诚
张权自从到苏州  生意还算顺溜溜  颇颇亦算过得去  过了春夏又到秋
不觉到此有几年  陈氏生下二子儿  古人俗语说得好  家贫只愁过日时
富家只愁无香灯  家财无人来继承  正是千人千样苦  一日过了一日辰
张权共子来做名  大儿廷秀人叫声  次子名唤张文秀  兄弟会走共会行
又再过有七八年  送在邻家读书诗  书馆乃是一义学  共有十多个小儿
只有张家二孩童  先生一教就知通  不觉又过有几载  兄弟勤读实用功
廷秀已有十三春  文秀十一人知闻  兄弟生来又聪俊  气宇轩昂貌超群
那时先生人一个  教他做子文字来  他就知布局练格  琢句修词他就知
张权虽是手艺人  见子二人苦用工  亦袂白读之心意  自己亦都喜心中
谁知到了这年秋  无雨干旱人心忧  禾苗枯死草袂活  一年米粟全无收
富户之家心头安  家有米粟如涂沙  却又开仓不平粜  贫穷之家惨万般
家中无可度三餐  老老小小惨难言  百姓饿死不计数  官府亦难过心中
开了又仓来主施  赈济百姓眼前饥  义仓发无三四日  米粮又无难张递
又再叫那富家人  米粟多少放寺庵  煮成稀粥救百姓  度过眼前只饥荒
救济又是无几天  米完又是受饿饥  饥荒之事难尽说  单唱张权个因依
逢着饥荒惨难当  只得把二小儿郎  退学回返在家内  学做家私在家门
二子天性实聪明  不用过了几日辰  各样家私就会做  而且做来工又精
比了张权伊一个  胜他还有几分来  张权看着心欢喜  欢喜之中又愁怀
家私做好摆店中  并无有人来交关  把将平日小积蓄  看看摸尽心愁烦
把将家中个衣衫  拿到当铺当了它  当来银子也吃了  张权想着心又担
就对妻子陈氏言  如今本钱已费完  我到外面去走走  看有乜人要雇工
若有外面做几时  亦可度过饥荒年  然后正来另打算  陈氏听言有理宜
亦无别计来调陈  别处看看正知因  张权别妻起身去  出去觅有几日辰
并无有人要雇工  无奈只得返回还  只得依旧在门首  磨打家司心愁烦
等看岂有主顾来  从早望到日沉西  还是无人来观顾  真正愁闷皱双眉
遇着饥荒米粟无  欲买家司人无多  橱柜无人来买走  张权想着无奈何
不觉又是过一天  这日等到午后时  只见一人到街上  年纪亦有五十几
一身衣服是绫罗  身边随个小厮哥  行到张权家私铺  举头观看是如何
看着张权个门前  摆着许多家私来  看着做工实精致  住步观看无行开
张权举目看见伊  放下活计无延迟  上前便来招呼道  员外你要乜家司
请到内面来看观  那人听言入内中  开口就对张权问  这些家司个做工 
岂是你身亲做来  张权回言说伊知  正是小子自己做  又干又好个木材
又是精幼个做工  与了别家不相仝  员外若是相观顾  廉价奉上免心耽
那人回言就答伊  吾身不要买家司  只是要来问问你  岂有去到人家边
给人帮做床共箱  赚些工钱过日常  张权开口来应道  这亦使得好主张
未知员外你一人  尊府居住乜地方  家中要做甚家伙  那人共他说知端  
我家住在天库前  专诸巷内说你知  姓王乃是我敝姓  开有玉器铺一间
是要做一付嫁妆  木料我巳先备全  要做精巧又坚固  嫁妆做完做眠床
加些桌椅共书橱  问你意中是何如  你若肯时共吾说  再叫二个来帮扶
张权过日甚艰难  一闻此言合心中  正是苍天来赐下  当时开口说一言
多谢员外来成全  未知几时要开工  那人便共伊说道  你身若是有时间
明天便可做起来  张权回言来说知  既然员外如此说  明日小子人一个
前往起工你门闾  两人言罢就相辞  张权之言且按下  再唱那人个话机
原来那人身姓王  名唤王宪人知情  积祖遗下是富户  家中几十万金银
传到王宪个手中  又开一间玉器行  比了以前更富庶  与了从前更不仝
人家见他有钱财  称他员外人皆知  员外虽然家富足  为人忠厚谦虚来
他身乐善又好施  只是一件挂心机  年纪已有五旬外  膝下并无有男儿
娶了徐氏为安人  徐氏安人好心胸  只是单生二女子  瑞姐是大人知情
瑞姐已在二年前  招了夫婿结和谐  赵昂乃是伊夫婿  一仝居住王家来
次女玉姐十四春  未有许人结合婚  眉清眼秀美容貌  就如汉朝王昭君
况兼生来又聪明  年虽十四未长成  挑花剌绣般般巧  四个梅香随伊身
员外安人惜伊人  比那瑞姐大不仝  瑞姐自从招夫婿  夫唱妇随对双双
赵昂虽是官家儿  父母一齐丧阴司  又无兄弟共姐妹  赵昂之父在生时
与那王宪员外身  乃是通家之好朋  员外念着旧人子  招赘与女结成亲
然后再与那赵昂  纳为监生心头双  只望他身能寸进  谁知赵昂一个人
自从纳粟为监生  终日无心读书经  把将书本都抛弃  终日身穿绸缎绫
四处浪荡满街行  为人奸恶心生邪  又想员外无男子  以为自己是姑爷
今已入赘王家来  岳父所有之家财  只有他身来承继  家业再无别人个
却又娶着好老婆  与了他身同心肝  真是不贤之女子  终日无事把言搬
一心只向丈夫身  看着爹爹共母亲  对那玉姐多疼爱  恐怕妹子若长成
亦是招赘丈夫来  到时来分伊家财  心中都是来妒忌  劝在心中无说知
与了丈夫一赵昂  一锣一鼓响当当  后人有赘婿诗一首 恁看诗中如何言
   赘婿诗             人家赘婿一何痴   异种如何接木枝
                           两人未曾沾孝顺   一心只欲霸家私
                            愁添只为防甥舅  贪狠兼之妒小姨
                            半子虚名只受气  不如安命无男儿
俗语一言说得真   有财之人愁无灯   身后家财有百万  烦恼无人来继承
话分两头唱别端   回文来唱那张权   家中正愁无饭吃  谁知今日合心中
揽了生意有一桩   真正欢喜在心中   一夜五更容易过  到了次日天唠朗
借些柴米在家庭   就共陈氏说知因   你可看管这门户  吾今与了二子身
一同去那王家中   赚些工钱过日间   说罢带了二儿子  廷秀文秀二个人
斧凿锯子先安排   父子到了阊门来   行到天库个前面   又到专诸巷内畔
看见玉器店一间   张权暗想王家个   当时住脚正要问   只见员外行出来
张权急忙上前移   与了员外见礼仪   员外开口来问道   几个帮手仝到边
张权闻问共伊言   仝来只有二个人   便对二儿来说道   见过员外勿放双
廷秀文秀兄弟身   便听爹爹个言因   向前深深来作揖   拜见员外无迟停
员外还了半礼来   只见兄弟伊二个   都是小孩个模样   心中还是来疑猜
便对张权来言持   吾身要做好家私   正有觅你来到只   你身怎么来主施
带二小孩到只来   张权闻言口欲开   廷秀快快上前去   一言说与员外知
古道可畏后生人   年纪虽小好手工   且让阮身做你看   莫要轻看小儿班
员外见伊二人身   生来眉秀眼又清    又且能言共快语 几分合意在心胸
又对他身问一言   这二小孩是何人   张权回言来说道   是我小几只一双
员外听言再问伊   二个都是你子儿   兄弟生来都聪俊   你身真正福如天
张权那时只一听   连说不敢连连声   只因烦恼无饭食   正有同到你家行
王宪一言说知机   有了这样好子儿   还愁是乜无饭吃   你且随我到内边
彼时父子闻说声   随了员外到大厅   员外连忙来吩咐   吩咐家丁得知情
搬出木材到厅中   交与张权一个人   又再吩咐各式样   父子三人便知端
量了尺寸画定形   动起斧锯无迟停   手忙脚动无停歇   一直做到人上灯
吃了晚饭再安排   又要灯火来主裁    夜晚亦是来加做  到了半夜歇息来
一连做有五日时   做好几件新家私    请了员外来观看  王宪闻言来到边
逐件逐件子细观   看后连声叱彩言    果然做来真精巧  先把家私看一番
又看张权二子儿   见伊兄弟头低低    兄顾做活无偷惰   头亦不抬有一时
不觉触动在心胸   自己有财哩无灯    看了一时心伤感   当时回返内房庭
坐在房内墙角来   满心愁闷皱双眉    言语并无半句出   那时徐氏人一个
看见员外这情形   连问数声无言陈    一时起身出房去   来问家人女婢身
员外刚才与谁人   如此生气回房中   众人回说安人晓    并无有人多说言
刚才去看新家司   自己回返内房边   并无有人惹他气    不知内中是做年
安人问明便知端   又再回返到内房   看见丈夫还依旧    闷坐那里亦不言
当时上前来言陈   未知员外你一身   家中无愁穿共吃    免愁厝屋共钱银
虽无万贯个家财   亦算财主有一个   况又今年五十外    理当清心正应该
你总食到八十几   还是不足三十年   有甚要紧之事故    这般烦恼在心机
劝你切勿烦恼多   不知内中是为何   王宪员外正言道    安人你真烦恼无
正为日后短暂时   因此烦恼费心机   你吾辛苦已半世    如今虽免愁无钱
只是愁无子儿身   好来接续赧香灯   虽然生有二女子    家财还是无继承
女儿总养百岁来   终是别家媳妇个   与了我家何关系    你看瑞姐大女孩
只望招赘那赵昂   日后依靠他一人   赵昂终日花街巷    那有读书在书房
女儿心向着丈夫   两人只知欢乐娱   何有思念着父母    日后若有病痛浮
那有关心父共嫒   不如张木匠一个   他身虽然做手艺     年纪少我十多来
生得二个好儿男   生来齿白唇又红   眉清眼秀人聪慧     又是勤谨少年人
父子欢爱有千般   不教而善心亦安   虽是辛苦心亦乐     父慈子孝亦随和
适才做好几家司   叫我前去观看伊   做得十分都精巧    便是木匠做多年
赢他兄弟亦是难   可惜生在张家中   做了木匠真委屈    若生赧家就不同
我就请来一先生   教读经史在书斋   定能连科来及第    光祖耀宗我王家
那时岂不安心机   徐氏见夫如此持   开口便来劝员外    员外何用按障年
不闻古人个言音   无心插柳柳成荫   有心栽花花不发    员外你若有真心
见那木匠二子身   这般俊秀又聪明   何不对那张权说    一个乞赧来螟蛉
岂不无儿变有儿   何用如此费心机   员外听着只言语    心中欢喜共妻持
安人说来理袂无   不知张权意如何   天明正问张木匠    不觉红日坠西坡
王员外   与安人    晚饭吃罢回房庭   过一会   徐安人    头先收拾上床眠
听樵楼   鼓初更    员外独坐自饮茶   自思想   在心内    自己虽算富贵家
免烦恼   各事情    只愁无男继香灯   虽生有   二女子    到底别人之家神
尝闻说   古人言    男女不全半孤鸾   大女儿   已招婿    本来还可清心中
二更鼓  声又同     谁知女婿一赵昂   无心读   书共史    终问浪荡闲游人
女瑞姐   无劝伊    与夫赵昂仝心机   只所望   阮夫妻    招他为婿扶老年
他夫妻   如此行    教吾怎不心暗惊   如若是   是男子    免用忧愁挂心机
又听见   三更鸣    木匠张权今早晨   叫我身   看家私    见他二个子儿身
两兄弟  年虽小     生来俊俏又聪明   父又慈   子又孝    有说有笑清心胸
想我身   虽富贵    欲比他身亦不能   他眼前   虽贫苦    到老有人来奉承
四更鼓   又响声    想这张家弟共兄   有一个   来过继    那时我可安心机
定相请   一先生    教读诗书在书斋   他乃是   聪明子    定能奋志把名争
若上京   有功名    光耀祖宗好名声   我在此   自思量    未知张权岂肯听
又听见   五更时    雄鸡报晓声又啼   见安人   安然睡    这时顿觉人困疲
正起身   上床中    睡去亦无久时间   这时候   天劳朗    男童女婢出房中
徐安人   亦起身   梳洗明白之时辰    后正叫   员外晓    员外闻唤亦起身
梳洗明白出房中   吃罢早饭之后间   员外就来到厅上    要见张权一个人
张权一见员外来   一言就说员外知   小子今日要回返    看看家中乜形骸
相求员外你一身  借些工钱返回程    买办柴米安家后    明早回返你府庭
员外听了说一声  此乃容易之事情    我有句话欲问你    未知你身岂合听
张权回言说亠巡   未知员外乜话文   可共小子说知道    王宪共他来言论
两位令郎叫乜名   多少年纪说我听   张权便共员外说    大儿廷秀人叫声
今年十四说你知   文秀乃是次儿孩   年纪亦有十二岁    贫家之子不成材
王宪又再问言词   岂有读过诗共书   张权亦就回言答    读过几年无说虚
逢看大旱又饥荒   因读不起回家中   文字二人亦都北    只是未北向深层
王宪听着喜心机  开口再共张权持    我欲螟蛉你儿子    来乞吾身做子儿
做个亲戚好往来   未知你身乜安排    张权一闻只言语    回言说与员外知
员外休欲说笑言   小子乃是手艺人    你府乃是好名色    我身怎敢来高攀
就是我只小儿孩   亦无只个福份来    王宪对伊来说道    你说此言就不该
贫富那是骨带来   你若愿意好主裁    择个吉日好过继    我身亦好来安排
请个先生来教伊   连仝这些小家私    好歹都是乞他用    劝你不用来拖辞
张权见他言认真   满面堆笑喜心胸    既蒙员外你持拔    小子那敢不依情
今晚我身回家时   共我内人说知机    候待员外择日子    正接廷秀过门闾
王宪听他依允言   彼时欢喜在心中    入内来告安人晓    徐氏闻言心头双
员外取银一两来   出房依原到厅前   交乞张权伊收起     张权接银喜万千
父子做到夜昏时   一同回返家门闾   陈氏接入夫共子     当时坐下言话机
   张权开口言           说乞妻知端          自从那前日            王员外一人
   相且伊门闾           帮他做家私          做嫁妆一套            赚伊个工钱
   我与二子儿           同到他门闾          做有橱共柜            已有四五天
   就且王员外           前去观看伊          看后大叱彩            欢喜不须持
   谁知王员外           生二美娇姬          并无有男子            看见赧二儿
   他就心欢喜           开口问因依          问子有几岁            岂有读书诗
   我闻员外问           回言说知机          前事一一说            员外再言持
   说赧有二子          一个螟蛉伊           大子那廷秀            就合他心机
   起先我不肯          门风不相宜           赧家是贫欠            不敢高攀伊
   谁知员外身          开口再言陈            若是合心意           勿论富与贫
   待他择日子         接子过门庭             今夜归回返          共你说知因
   未知只言语         岂合妻心胸            欲勿共我说           正可来凋陈
陈氏听着夫话言  亦都欢喜在心中   既然员外肯牵掼   我身那有心不甘
廷秀闻父个言词  要且先生教诗书   那时亦是心中愿   一时之间喜孜孜
闲文按下且未陈  再唱王宪员外身   择了一个黄道日   要将廷秀来螟蛉
做了一套新衣裳  送乞廷秀好主张   张权把儿来妆扮   打扮起来不非常
当时打扮明白完   只动衣衫不动人  廷秀穿上华丽服   比前愈更貌端庄
不像贫家之子儿   彼时廷秀有张递  拜别父母辞贤弟   际氏一言对儿持
教他孝顺义双亲   就如亲生父母身  谦恭家中众大小   廷秀唯唯听母陈
虽然不是长别离   母子难免悲泪啼   张权亲自送儿子  那时来到王家移
厅上已摆延席来   亲朋满座闹猜猜   见伊父子仝来到  尽来迎接到门前
廷秀彼时进大厅   与众亲戚把礼行   又再去到伊家庙   礼拜祖宗人知情
后且员外伊夫妻   厅上坐下行礼仪   廷秀上前拜八拜   又与赵昂瑞姐伊
厅上对拜明白完   又引他身到内房   与那玉姊来相见   其余外戚共亲堂
一一拜见行礼仪   众人伏礼去还伊   那时各各行礼毕   入内饮酒笑唠唏
廷秀就此改姓王   与那玉姊仝年龄   比了玉姐小两月   排做三官人知情
廷秀心中实是贤   席上饮酒礼数谦   亲朋无不来称赞   只有赵昂心不良
与妻瑞姊假笑微   恨父自己来安为   鼓乐喧天真热闹   当日大吹共大擂
众人欢喜杯连杯   一齐饮到三中花   饮到更深个时候   各各带醉把家回
到了次日天光明   张权与子文秀身   一同来到那王府   先谢员外个人情
然后依原到厅中   去做工课无放双   不觉又过有几日   王宪员外有主当
且一先生来到家   教读廷秀在书斋   返身又来到厅上   来共张权说平生
我看二令郎一个   真有气质好人才   若是埋没真可惜   你可共他来说知
与了廷秀仝读书   一仝在我家住居   三餐茶饭免烦恼   免用你身费三思
张权回言说缘由   只是不敢来相扰   都是小儿有福气   多谢员外想得周
员外又再说一言   如今己是一家人   何用如此分彼此   去且令郎到书房
见弟一仝读诗书   有朝一日上京师   若是名标龙虎榜   亦是公祖德有余
张权听着话亘情   来共次子文秀陈   文秀听着心欢喜   先来谢了员外身
后到书房同伴兄   兄弟勤读用心情   先生教着亦欢喜   仝住书房无闲行
赵昂夫妻二个人   愈更气恨在心中   恨父真正老颠倒   好好米粟饲闲人
未唱夫妻恨难平   且唱张权伊一身   另请二人来帮扶   一日过了一日辰
廷秀兄弟在书房   攻读诗书苦用工   弃读时间无多久   二人又是聪明人
大多记得在心胸   先生一教便知因   过眼不再实聪慧   先生亦是尽心情
兄弟用心读书诗   免用烦恼受寒饥   心中十分已满足   与先在家地对天
时日如梭似传轮   不觉已有一年春   兄弟在这一年内   诗书坟典共古文
尽都记得在心胸   此时王宪员外身   家中家私亦做好   张权赚些工钱银
员外为人有安排   又再资助银两来   张权回返家中去   依旧开店来主裁
夫妻如今免愁胸   心内感激员外身   若无伊人来牵掼   恐怕还难过日辰
虽然比上还不能   比下足足有余成   夫妻二人心欢喜   念念不忘员外恩
二子读书在王家   免用烦恼难度生   夫妻免用心烦恼   自己过日好打评
如今慢唱此段歌   下文事情愈更多   赵昂夫妻来起祸   候观二卷知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