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绣像杨家将鼓词 第七回  

2013-07-12 07:20:00|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三人志同道合说深情,你看他有说有笑起了身,

杨七郎迈步以前来看路,后跟着陈林柴干二弟兄,

这一去酒店里边吃了酒,准备着擂台以上大祸临,也

是那潘豹生来活倒运,乜打擂台的好汉成了群。

下回书七郎擂台劈潘豹,准备着气坏潘洪老皇亲,

他上那金殿以上去奏本,准备着请下圣旨绑杨门,

若不是南清宫里八千岁,怕不得逼反杨门虎一群,

这是那未来之事且不讲,他三人迈步进了酒店门,

酒店里记下三人去饮酒,再把那擂台以上细细云。

且说那擂台前有两个老者互相谈论,这个道亲家,那个道亲家怎么讲。这个道你看潘少爷怎么还不登擂台,那个道潘少爷两天皆得全胜,他料着无有敢打擂台的了,今日是第三天,大约是安心挨到晌午上去混混,混就算一天,仗着挂他的帅印去了。这个道帅印是现成的,你看潘少爷实在是好汉,好武艺一连两天皆无遇着敌手,这个道亲家再没有敢打擂台的了,你看张三刚和陈四那是什么汉子上去弄了弄,被他打得皮破血出,弄了个没脸,谁敢还打他的擂台,两个老者正然谈论,忽听身后一人大声说道,那可就不见得哩。老者回头看了看是谁,原是张裁缝家小结寔,列位明公,这个小结寔为谁。此人是本处人士,姓张名盖字是奎英,宋朝里边关二十四将里有那个九龙张盖,这就是那九龙张盖,当下身轻年少,未遇其时,老者回头一看说道,小结寔你这个小伙子莫要去打擂台,奎英道等他来看看,老者道不然你看他代打擂台,只怕不中。奎英道怎么不中,休看他两天皆得全胜,原始未遇敌手,今日我料他难以取胜。怎么说今日是三月二十八日,天下人等俱来赶会,今日擂台下好汉多着的呢。

奎英秉秉手,列位听我云,

说起潘国老,仗的是皇亲,

两天得全胜,怕的是今晨,

天外天还大,人外还有人。

不是我卖句狼言夸海口,我叫他硬皮遇见逛条针,

你莫要太岁头上去动土,奎英道既然吹箫有下唇,

且不言台下众人言谈论,当啷当啷当啷,忽听得铜锣当当震乾坤,

吃剌剌跑开数匹对子马,后跟着如狼似虎一大群,

众家将前拥后呼雄赳赳,小潘豹坐在马上笑吟吟,

那一些台下众人齐争看,来了来了,都说是来了潘门后代根,

小潘豹目下就把擂台立,不允的分身暴露血水淋。


且说众人正然叙谈,忽听得铜锣皆响,齐声说是来了来了,只见两条匹马跑开,比那劈竹还快,闪电更急,后边厢许多家将如狼似虎,两匹对子马来至近前,把马勒住,一声招呼,也叫台下众人闪开,潘少爷来了。众人听说往四下里一闪,霎时间把台前闪出,待不多时之间许多家将各执枪刀棍棒,雄赳赳牵头引路,潘豹催马随后来至擂台以前,把马收住。且说焦赞孟良岳胜兄弟三人,听说潘豹来了,一闪虎目,看了看潘豹头戴青缎包巾,身穿箭袖皂罗袍,腕带束腰,组下粉底皂靴,坐下一匹乌骓马,生的亏面无须,方口粗唇,浓眉大眼,身高膀阔,也像是一家英雄,这且不讲,且说潘豹来之台前,弃登离鞍下了坐骑,一声吩咐,家将看云梯伺候,家将答应一声,抬过云梯顺在擂台上边,潘豹上了云梯,登了擂台,带领家将进往后台去了,闲言不必多叙,且说潘豹进了后台,待不多时换了打扮,头戴青缎扎巾,身穿短衣,软带束腰,足下去了皂靴,穿的绑腿快鞋,披挂的头紧脚紧,来至台前站下,一声招呼,你看台下里天下的英雄四海的壮士听着,俺潘豹设立擂台三天,两天皆得全胜,擂台上现有告条写得明白,无论公卿王侯军民士庶,买卖客商,兵丁衙役,僧道,若有本事者上台比武,枪刀拳棍任其自便,胜者愿意纹银十两,败者甘落下风无罚,有本事只管上来,若是无有打擂台壮士,俺就要撤下擂台,这还未尽忽听得前里一声发喊招呼,潘皇亲暂且莫要撤台,有我在此等候多时,我与你比试三合,那人喊了一声如同陈雷一般,旌德台下众人一起观看,只见那人雄赳赳迈动大步来之台前,停身站住把身子一脱,扑的往台上跳上去了。

说起魁元,动了火性,
喊叫一声,惊天动地,
来至台下,身体一纵,
跳上台去,八步站定,
台下众人,喜得法定,
这个孩子,苦在会蹦,
潘豹见了,唬了个正,
我待吃烟,不许你动,
若是跑了,弄你乜腚。
吃烟几多好处,善解你心闷怀,
比着吃酒省钱,客来只用一袋,
好烟连吃数口,不觉醉卧尘埃,
和你朦胧到阳台,醒来浑身痛快。

话说孟良焦赞岳胜兄弟三人来打擂台,不见潘豹前来,把个焦赞燥的急的星火。方见潘豹上了擂台,安心上去与潘豹比武,不料想被人家占了先去。只见擂台上跳上个人去,身轻年少,约有十四五岁,焦赞暗暗夸奖,说道怪不得此人方才口出大言,他竟是能上擂台比试,好不错,能说能打,敢就敢当好汉子,词人打得擂台。不言焦赞暗暗夸奖张盖,且说潘豹来台上正然装模作样,敲山震虎,口出大言,声声叫人与他比试,忽听得台前一声发喊,若巨雷,惊得潘豹往下观看,呀,见台下跳上了个,来人约有十四五岁年纪,浑身素,生的面如宫粉,唇若丹朱,还是个小小顽童,潘豹观罢那惊恐之心,放下几今,欺他是个孩子家,料他无有什么力气,潘豹一声就问道,那一个少年跳上擂台,莫非要打擂台么,张盖道然也,潘豹听说把脸一变,说道,你这个小后生,胆也不小,我看你胎毛未退乳臭未干,多大本领敢来打你少爷的擂台,哪知你少爷两臂有千斤之力,拳脚高强,你这小辈如何是你少爷的敌手,下台去吧,再长几年本领,你少爷的教吧。张盖闻言好恼,说道潘皇亲莫要妄自尊大,小视与俺,岂不知古语说道秤砣虽小分量重也,金刚到大是一堆泥,张盖这两句话把个潘豹触怒的暴跳,用手一指大怒说道,小辈这等可恶,不知好歹,出口伤人,常言说识时务者方为俊杰,不然是为匹夫,既然不识进退,来来来,待你少爷与你比试三合,张盖闻言满心欢喜说道,既是如此请吧。潘豹听说,自己占了东位,张盖加了个小少占了个西位,两下里说了声请,这才列开架子按了门户,动了拳脚好看的紧呀。

说起他二人,时下变了脸,

对面两双拳,身子一起转,

各自占方位,咬牙瞪着眼,

看他那光景,要把武艺显。

一个家撒步拿拳拉单下,使了个拨草寻蛇把门过,

梆梆梆兵兵兵走往上窜,这一个倒拖棘子不晋路,

那一个乌龙吐丝把路拦,这一个童子送土往上凑,

那一个使出饿虎去笨羊,这一个得个空子下了手,

那一个看出破绽不放宽,擂台上一时欢乍张门后,

小潘豹被他充的汗流肩,台下里许多众人暗谈论,

都说是完了潘氏将魁元。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