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绣像杨家将鼓词 第二回  

2013-04-04 17:01:37|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洪说道,我儿放心,你姐姐现坐昭阳正位,为父的身居国老,万人之上一人之下,我想那朝中众家文武知我的厉害者,亦不敢前来太岁头上动土,纵有那无知的小辈前来比武者,料想也取不了胜去,我儿放心前去。

潘仁美志大心高满面欢,叫了声三家强儿听我言,

你姐姐现今坐了昭阳院,咱合家如同依了太行山,

为父的万人之上一人下,宋朝的江山咱掌着半边,

我的儿胆大去把擂台上,谁人敢太岁头上来弄喧,

暗藏下如狼似虎众家将,在旁里看着风儿去使船,

纵有那无知小辈来比试,叫他那拔顶汉子促了尖。

我的儿三天以内的全胜,准备着挂印封侯掌大权,

咱家里文的文来武的武,那一时满园里果子数必鲜,

这老贼讲到好处胡须扎,好一似穷人拾块柴火砖。

潘洪言罢,潘豹闻言带笑向潘龙潘虎说道,大哥,二哥,小弟两臂有千斤独力,又搭上拳脚精熟,二来借仗父亲虎威,擂台以上要占魁首,易如反掌,父子四人说道,这里保个坎坎一起前去设立擂台。敢说这擂台立在何处,立在这天齐庙东北角上,众家将把擂台设立完备,那明柱上贴上一副对联,左边一句写的是一条棍横向天下谁是对手,右边一句是两只拳压倒八方何人占先,那台前贴上一个横批,匾上有四个大字,是独占魁首,那擂台上边又贴上一张告示,列位明公,敢说这告示上边写的是敕封大宋国老太师潘,为晓谕事照得,太宗四年,有太师三子名唤潘豹者,文武兼全,堪为栋梁,天子见喜,钦赐司马,太师恐臣民不服,蒙理谕,在天齐庙设立擂台三天,不论公卿王侯军民庶士,有本事者上台比枪刀拳棍,任其自便,胜者愿输纹银十两,败者甘落下风,勿罚决不食言,此谕为证,通知三月二十六日,宣贴擂台对着擂台高搭影棚,伺候监台的官员,众家将把擂台设立停当,到了二十六日,潘豹清晨早起,用了早饭,选了二十名壮健的家丁,各人披挂的头紧脚紧,各人暗藏兵器,以作救应。是日带领家将上了擂台,在那台上登了一天,并无见一个打擂壮士,敢说这是怎么的讲呢,这东岳天齐庙三月二十八是一座大会,这二十六是头一天会,天下客人不全,这是一也,二节,初立擂台四方的豪杰不知还有一说。潘洪父子内欺天子,外压僚班,真乃是权势之辈,你想那朝中武将纵然知道,谁又肯拿个性命去换他者一十两银子呢,因此待了一天,并无一个打擂台的壮士,闲言不必多论,到了第二天上,潘豹又登了擂台,那个风声渐渐传出,可就有了打擂台的壮士,谁知有一个河南邙山人士,姓张名照字是光乾,,这个人自幼在家习拳弄枪,生的膂力过人,终日里横行无忌,人称他是个土地,绰号三撞,还有一个人是直北燕山人氏,姓李名润字是海量,这个也是在家多习拳棒,终日打街骂巷,人称他大王,绰号四清。他两个都是在家热下大祸,逃走在外,路途相逢,志同道合,所以才结成为生死弟兄,终日里逃走天涯,卖拳为生,忽而听得人乱传就说东京汴梁东岳天齐庙会上有立擂台的壮士,说是有人打了他擂台,就要赢他的一十两银子,列位,人常说,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这两句话不假也。他两个仗着本身的记录拳头,膂力过人,安心要来赶一赶会,打一打擂台,要发这一十两银子的财,者可就错了主意了。

他两个只知利不知害,要上那太岁头上去点灯,

实指望擂台之上把财发,不料想弄了一个大不济,

头一场脚踢土地张三撞,第二次拳打大王李四清,

这一个种了知耻而后勇,那一个额勒顶上冒鲜红,

准备着回家难见骊山老,有何颜绣房去见脚下登,

且不言他们二人大丧性,擂台上欢乍潘门小簪缨,

也觉着一连两天得了胜,到明日帅印只在掌握中,

哪知道太岁当头多不利,不久的目下有了大灾星,

这是哪后来之事且不论,再整那设立擂台待明晨。

且说潘豹设立擂台,两天内皆得全胜,是日回了太师府,把那擂台之事对着他父亲哥哥说了一遍,父子四人欣欣得意,,话不可重叙,到了二十八日这一天,那一些众文武纷纷议论,一个个多有不平之色,有一武将班头呼延赞将军,对寇老爷说道,先生你看潘豹这个小辈,设立擂台,我起先料他小小一勺水成不起大浪,谁想两天皆得全胜,倘若今日再若得胜,天子见喜,定然使他身挂帅印,若是潘门挂了帅印,他必然任意纵横,这便如何是好。也罢,待末将前去,跳上擂台,打他几拳,踢他几脚,一来使他知道我的厉害,二来省得他装模作样,先生你道如何,寇老爷闻听此言,慌忙把呼老爷拉住说道,将军不可,你想潘门设立擂台,岂非是私意,原是凭着圣上的谕旨,潘洪老贼女坐昭阳,身为太师,内欺天子,外压群僚,他若是擂台转了无脸,岂肯与你干休,咱若私自打他的擂台,就是欺君了。

寇爷秉秉手,将军你是听,

说起擂台事,莫要胡乱弄,

潘洪狗贼子,岂是省油灯,

女儿坐昭阳,万岁掌中擎,

他若赚无脸,定然奏主公。

倘若是问你一个欺君罪,你纵然跳在黄河洗不清,

纵不如袖手旁观且忍耐,我料是潘门小辈难得赢,

常言道天网恢恢疏不漏,似这样不平之事天怎容,

呼老爷闻听此言把头点,他说是先生说话礼上通,

那一些众家文武闲谈论,天波府来了杨门众英雄,

天波府放出杨门八只虎,下回书盘杨两家犯了争。

话说众家老爷谈论此事,且说无佞天波杨府令公杨老爷剩下八位公子,俱都是凛凛身材,昂昂志气,天子见喜,敕封他八兄弟为威山八虎,杨老爷恐怕他兄弟八人在外惹是生非,每日羁绊在花园以内,轻易不让他出门,众家少爷在花园以内不过是逐日驰马射箭,咏诗读书而已,到了二十八日这一天上,众兄弟门晨时起来用了早饭,杨七郎与八郎杨顺说道,八弟,今日是三月二十八日,杨顺道七哥,正是三月二十八日了,可不知还有什么话说。七郎道,当下是东岳天齐庙大会,天齐老爷圣诞之日,天下人等俱来烧香,挨挨挤挤,人烟稠集,热闹多看的。上年今日我曾背着咱爹娘出去看了一回,不但那人烟稠集,还有许多的景致可观,实在好哩。八郎道,俺哥哥,东岳天齐庙上有什么景致,你对小弟说说何妨,七郎说道,八弟呀,那景致有的到一时也说不到头,待我把那要紧的事少说几件,你听听吧。

七郎开言叫,八弟仔细听,

说起天齐庙,各处来烧香,

妇女挤成垛,人烟闹嚷嚷,

和尚敲木鱼,道士打咣咣,

说起庙外事,景致胜寻常。

那一些买卖交易无可看,最喜得许多把戏各争强,

木笼里盛着啸虎使杠筹,布棚里圈着狗熊栓木桩,

西洋景全仗几个玻璃镜,内里有城廊宫室粉的墙,

八弟呀,还有许多的杂耍彩的板凳戏,唱道情的,说书的,还有热闹多着呢。

耍彩的手疾眼快人难料,板凳戏满口唱的梆子腔,

唱道情渔鼓敲得咚咚响,唱的是九度文公是韩湘,

唯有那两场说书的可也说得好,八弟呀,那人多着咧,

那一个鼓板正传说东汉,刘秀主跨虎登山走南阳,

这说的群星大破登州府,小罗成耀武扬威一杆枪,

咱今日忙里偷闲去看看,我料想还是上岁那风光,

杨七郎花言巧语说一遍,生生的喜坏一个杨八郎,

杨八郎堂楼以上去见母,下回书几家兄弟去降香,

天齐庙惹下塌天一场祸,且听那下回书里说端详。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