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杨七郎打擂 第一回 (马连登)  

2013-04-30 08:08:03|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宋太宗登皇位,
黎民百姓倒了霉,
他成天不是烧香就是还愿,
在五台山被韩昌发兵把他围,
多亏了定国安邦的杨家将,
那杨七郎独马单枪闯重围。
马踏番营如捣泥,
只杀的那韩昌丢盔抛甲把兵退。
君臣山上的活命,
从此后,杨七郎名震东西盖南北。
这一天正是三月十八日,
天齐庙里聚大会,
四乡八镇把会赶,
那真是人挨人、人挤人、人碰人、人蹭人、肩膀挨肩膀,胸膛靠脊背、前边不走后边推……
(白)前边有一个老头,后边有一个老头,后边这个老头一挤,前边的不愿意了啦!“你干什么呀?”“赶会呀。”
“那你挤我干吗?”
“你睁开眼睛看一看,
要想不挤除非别赶会。”
“噢!你挤到前边去找死呀!
找死你找杨七郎去打擂,
你早上去了晌午死,
晌午去了到不了黑。”
后边的老头气得直跺脚,
“好!你提他就叫你先倒三年霉。”
两个老头打嘴架,
有一人气的直皱眉,
(白)“呔!乡亲们闪开!”
这一嗓子不要紧,
嚇!就好像半天空中打沉雷,。
惊得大家回头看,
咦!见一人身高膀宽长得黑,
脑袋瓜子赛柳斗,
粗粗的脖子漆油黑,
耳里毫毛有半扎,
相衬两边扫帚眉,
秤砣鼻子血盆口,
两眼一瞪赛茶杯,
胳膊像房梁,
拳头赛铁锤,
巴掌簸箕大,
手指头噗噗楞楞像棒槌,
青缎子扎巾头上戴,
茨菰叶高挑颤微微,
青缎子剪袖身上穿,
丝鸾大带把腰围,
下穿骑马兜裆裤,
厚底缎靴不瘦也不肥。
真好像火燎的金刚,
烟熏的太岁,
他长得黑,穿的黑,从里往外黑,若是他钻到炕洞里,
准分不出哪是他,哪是灰,你说他有多么灰!
他脖子上锁着一条铁链子,
有一个石锁肩上背,
这石锁轻说也有四百五,
说重了能有五六百。
他在十字街头挺身站,
喊一声震得道旁的大树只颤微,
震得黄叶飘飘往下落,
震得道旁的屋子只掉灰。
(白)多大的嗓门呀!
他家住在无佞楼天波府,他就是降龙将军杨七郎,延嗣就是他的名讳。
这位杨七郎爱打不平事,
专杀贪官污吏除奸贼。
这一天老令公下朝回了府,
就把杨七郎所载花园内,
脖子上带上条铁锁链,
又用几百斤的石锁把他坠,
差了两个家院把他看,
令公说:“小冤家出门我就砸折你的腿。”
把七郎锁了一个月,
闷的他不想吃、不想喝、大瞪着两眼不想睡。
急的他两手不住的挣铁链,
照着石锁使劲捶……
七郎正然心急燥,
俩家院在花亭外边皱双眉,
嘀嘀咕咕的在说话,
七郎侧耳听明白。
(白)“哥!”“啊!”
“咱七郎爷犯了什么罪了?”
(白)“不知道。”
“他犯罪咱俩也倒霉。”
(白)“怎么着?”
“怎么着?我听说天齐庙会真热闹!
赶会的人山人海似潮水,
像这样的庙会从来没有过,
这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杨七郎越听越着急,
他要扛起石锁去赶会。
(白)“慢着,我一走这两个小子一告诉我老爹爹……
老爷子,准发火,
肯定又要动家规,
他老打我两下不要紧,
要气他个好歹我对得起谁?
(白)这……啊……对,我就这么办!”
他叫了声杨福和杨贵,
(白)“来来来!过来!过来!”
“七爷干什么?”
“来,来!靠近一点,来来来,再近点,对对!”
七郎伸出左手捏杨福,
伸出右手捏杨贵,
他两只手捏住他俩的脖儿梗,
一使劲捏的他俩直咧嘴,
(白)“哎呦呦……七爷别闹……俺出不来气……
“俺也憋得慌。”
“要想喘气答应我一件事,
七爷我想到天齐庙里去赶会。“
啊!两个人一听吓得脸发白,
“七爷,我们俩要是让你去赶会,老令公知道了俺活不到黑。”
(白)“那好办,我有个主意,别说我家爹爹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也没你俩的事,我也是早去早回,来,福儿啊,你先解下他的裤腰带,”
“解这个干吗?”
“叫你解你就少废话,
不然还让你活受罪。“
(白)“七爷,我解,解……“
“把他绑上。”
“绑上他,好,好……”
杨福伸手绑杨贵,
先捆胳膊再绑上腿,
绑他个鸭子来浮水,
杨福绑好杨贵心暗想,
坏啦,把他绑上我倒霉,
捆绑上顶多是不好受,
他可别带我去赶会。
想到此杨福跪在了地,
“七爷,你饶我的命吧。打死我也不敢跟你去赶回。”
(白)“那好办。你也解开裤腰带。”
“行行行,你来来来,
我情愿和他一块活受罪。“
杨七郎把杨福捆绑好,
哧,撕开了布给他俩塞住了嘴,
(白)“唔……连话也说不了啦……”
“你俩在这儿老老实实等着我,
等我赶会回来给你俩捎对花棒槌。“
杨七郎说罢扛着石锁溜出后花园,
直奔那天齐庙里去赶会。
赶会的人山人海真不少,
只听得人群里俩老头骂他是个狠心贼,
杨七郎闻听心暗想。
“咦,我这是平白无辜惹着谁(啦)?
俺七郎虽然脾气暴,
向来是敬爱百姓是非明,
打的是赃官和恶霸,
为什么惹得百姓骂我狠心贼?“
杨七郎分开众人来到他俩的跟前,
一弯腰把石锁夹在裆下一拱双手直嘿嘿,
(白)杨七郎这个人是粗中有细,他知道别人不会平白无辜的骂他,便把石锁藏起来,上前一作揖,勉强这么一嘿嘿,倒差点儿把老头吓趴下了。
“老头儿你俩别害怕,
请问你俩刚才骂的谁?“
“俺俩骂的不是你,
俺是骂的杨七郎,那个狠心贼。”
(白)七郎心想:还是骂的我,我得问问他认识不认识我,若是认识我,明着骂我,那我可饶不了他;若是不认识我,骂我,那我就好好问问他为什么骂我?对。“二位老人家,你认识杨七郎吗?”
“认识。”“啊!”
“嗨,就是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放到火里烧成灰,俺也认识这个贼。”
(白)“啊,你认识俺?”
“不认识。”
“她和你长得不一样,
他长得没有壮士黑,他没有壮士你黑的美。“
七郎一听又出来一个杨七郎,
他心想一定要问明白。
“老人家那杨七郎因何得罪了你,
你们从头说到尾。“
(白)“壮士你是不知道——
只因北国打战表,
要灭咱大宋他登位。
杨家本是忠良将,
杨七郎在天齐庙立下英雄擂,
比武挂帅去扫北。
打不过杨七郎的量才使用听分配。
打擂的英雄真不少,
谁上擂台谁倒霉,
有名的叫他打死三十多个,
无名的叫他打死了百十位。
他光是苦害群英还不算,
他还和黎民百姓作上对,
他要走到大街上,
不管老少见他得下跪,
谁若一步跪晚了,
鞭抽棍打皮肉飞,
俺侄子前天来赶会,
叫他一棍大折了两条腿。
不是老汉我恨他,
俺侄子年轻轻的落了残废。
他天天伤人几十个,
你说说黎民百姓犯了什么罪?
今天是百日擂的最末天,
明天他挂帅去扫北,
你想杨七郎若是挂了帅,
他哪能为国尽忠灭反贼?
可惜老令公这位忠良将,
养了这么个狠心贼。“
这个老头从头到尾讲一遍,
杨七郎火撞顶梁气炸了肺。
他嗷的一声猛一蹦,
俩老头吓得脸发白。
见他脖儿颈上挂着石锁,
身似黑塔声似雷,
“老人家,别害怕,
你领俺到天齐庙里去打擂,
我看看怎么样的杨七郎,
我倒要看看这小子他是谁?“
正说话街上铜锣响,
马踏尘土起烟灰,
大街上顿时一阵乱,
个个吓得胆裂魂又飞。
(白)“可了不得啦!”“闪开呀!”“杨七郎来了!”
七郎闻声回头看,
从正西来了人马一大队,
在前面四面铜锣开着道,
在后面旗锣伞扇紧相随,
中间一匹青鬃马,
鞍韂嚼环放光辉。
马上端坐人一个,
身体高大脸膛黑,
蒜头鼻子蛤蟆嘴,
三角眼相衬两道斗鸡眉,
得意洋洋催着马,
腆着胸脯撇着嘴。
他手下的家丁把人赶,
用鞭子打来大棍捶。
杨七郎越看越有气,
咯吱吱,差点儿把牙给咬碎!
手举石锁往上闯,
不知他俩谁能打过谁?
你要问究竟怎么样,
我歇息一回再说下回。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