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梁皇宝卷  

2012-08-10 17:43:12|  分类: 宝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排香案     開卷舉贊

天地乾坤日月圓,陰陽男女五行全。

家家戶戶都安樂,風調雨順國家安。

恭聞梁皇帝主動騰國界集此寶卷因何以緣請講其由為乃正宮郗氏孽重如山因墮異類感蒙誌公禪師乃師是彌勒世尊於第七世中迦葉佛降臨於娑婆世界在五臺山頂上修為第一火君參禪悟道轉為禪師方知過去未來將此懺法亦能超度亡魂追蔫宗祖和冤釋結除患延生或禮或誦必要處心恭敬上格天庭下達冥司是何因緣皆因正宮郗氏作惡多端毀經滅像遍拆聖賢穢氣沖天那上帝瞋怒敕下玉旨傳乃十王聞知有郗氏造諸惡孽遂勾魂受苦墮為蟒蛇身受千般苦楚口闊三尺難以以吃食身以十丈有餘日無食物充饑夜無大洞安身又乃身上多生鱗甲甲內多有蛆蟲吃肉日夜淒涼受苦不堪感蒙大慈觀音賜她金丹一粒銜在口中能作人言叫她哀告帝主設法超度傳於後世今乃開卷者各宜誠心恭聽不可談笑切忌高聲喧嘩

梁皇寶卷初開展,恭請諸佛降壇延。和佛

善男信女處誠聽,增福延壽處處安。

得失榮枯苦自添,機關用盡枉徒然。

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反復螳捕蟬。

無藥可醫公卿病,有錢難買子孫賢。

各家守分隨時過,便是逍遙自在仙。

卻說梁武帝主與正宮郗氏梓童娘娘三宮六院日日赴宴夜夜笙歌乃梁皇睡到三更得其一夢夢見二虎隨身緊趕緊走慢趕慢走逃向前去又見乃萬丈深坑上前無路正在心慌之際忽見坑邊有一株松樹樹旁有株枯藤垂地那武帝手攀枯藤上樹又見左邊有四根毒蛇右邊有三條惡龍樹上蜜蜂做蜜忽有幾點垂于武帝口中帝吞貪滋味甜抬頭一望只見樹上有紅白二鼠這咬枯藤乃帝在樹上避虎全要靠在此藤若是只藤咬斷跌下深坑豈不被龍虎所害忽然原來跌落深坑嚇得那帝遍身冷汗醒來卻是一夢遂將今日早朝兩班文武眾卿排齊帝說眹昨夜三更得其一夢將夢中之事細說一遍此夢未知吉凶卿等若能詳解即便加封當有大夫鄧通俯伏金階臣啟萬歲東林寺有一高僧名曰誌公專為詳夢武帝准奏詣詔誌公入殿乃次日誌公入殿臣僧見駕願聖皇萬歲萬萬歲那皇將夢中之事細說分明臣僧啟奏萬歲一一詳解那二虎是萬歲心猿意馬萬丈深坑是萬歲身邊婦女嬌妻左邊四條毒蛇即是酒色財氣右邊三條毒龍乃是三宮六院彈唱笙歌合宮嬪妃枯藤乃是萬歲龍身上有紅白二鼠就是日月催過光陰乃蜜蜂之蜜是萬歲的花花世界故如帝主貪愛甜和快樂失墮凡塵那帝主聽得誌公詳說此夢心驚膽戰嚎啕大哭兩眼流淚即便離卻龍庭拈香忙拜師父相稱望發慈悲指我何去修行那誌公禪師先傳金剛經一部那武帝聽了毫骨悚  然就拜為國師一心持齋念佛諷誦金剛又吩咐那光祿大夫從今以後我要戒酒除葷乃武帝持齋三月骨瘦如柴那眾臣等十分苦勸開葷保養龍體那武帝大怒說道如今以後兩班文武再來奏者斬首午門絕不赦罪

說破紅塵心自真,迴光返照見原人。和佛

夢中應驗須參透,龍蛇猛虎記在心。

羊羔美酒甜是蜜,恩愛夫妻孽在身。

奉勸世人修快樂,地獄三途免受刑。

修行不可心貪念,休管間非把心行。

五更早起處心念,丟卻世事道心生。

靜坐休觀世間事,終日奔波受苦辛。

不說武帝來修煉,另宣昭明太子身

聞知父皇修佛道,不理朝中事和情。

百姓聞知無皇法,依強欺弱亂胡行。

太子上殿欲啟奏,子談父過罪非輕。

母后也來勸開葷,武帝怎肯退道心。

看其形容真憔瘦,一心只聽誌公因。

武帝愛僧非小可,將身拜他國師尊。

吩咐內使排鸞駕,挈帶太子往東林。

沙彌聞知來接駕,請入帝主後殿行。

誌公正把金剛念,並不邪看只誦經。

昭明太子心憔怒,如何不接我父身。

等了半個時辰後,誌公才得立起身。

朝見昭明皇太子,太子發怒問僧人。

孤家有事前來到,如何輕慢孤家身。

誌公和尚忙啟奏,臣僧後殿看經文。

打斷經頭僧有罪,因何佛法敢慢輕。

一卷金剛非小可,算來要念半時辰。

太子聽奏開言說,叫聲和尚誌公僧

你取金剛孤家看,從頭至尾看分明。

上有三十二單分,分分都可起身行。

我父皇王梁朝主,方便民間多少人。

不表太子與和尚,再宣帝主萬歲身。

那漢朝蕭何丞相配妻林氏夫人所生一子取名蕭敬年方二八順慈忠孝心伶才高奉玉帝敕旨位列東宮寡人國號梁武皇帝以為護國佑民萬里江山處處安寧國泰民阜歌樂勝平上賴天地洪福下仗宗祖陰德自從登位以來山河一統風調雨順人民歡悅

外國年年進寶金,小邦歲歲獻奇珍。和佛

天下人民多稱讚,日月星辰賀聖平。

四方寧靜干戈息,君明沉賢百姓甯。

三宮六院多快樂,禦妻郗氏有恩情。

卻說郗氏娘娘不知何故胸前常系白汗巾一條不分冬夏晝夜緊緊縛住那一日武帝將她汗巾藏過她在床上呼叫疼痛不能起來我將汗巾還她仍系在胸中娘娘頃刻起來全然無患不知娘娘是什麼星辰下凡她與東林寺和尚作對欲要害他不知前世有什麼冤仇我寡人以愛聽經說法最敬三寶為此常往東林寺拈香拜佛誌公傳我金剛經一卷況且他知過去未來寡人起駕並不通知他能早早知道差徒弟們拈香接駕我今又要往東林寺去請問和尚寡人與娘娘是什麼臨凡遂叫內使與寡人傳旨不必鳴鑼放炮即刻啟程往東林焚香拜佛

梁武皇帝起駕行,前呼後擁鬧盈盈。和佛

護駕將軍分左右,保駕將軍緊隨身。

三千禦林來排駕,嬌娥掌扇後面跟。

離了皇城三十裏,紛紛御駕到東林。

只見和尚人數百,焚香接駕跪山門。

那眾僧道我們奉大師之命焚香接駕那武帝傳旨叫眾僧與帝並身眾稱萬歲萬萬歲

君皇進了大殿門,焚香禮拜佛前庭。和佛

大雄殿上來坐起,三道香花奉帝君。

不見誌公來接駕,忙開金口問僧人。

沙彌急忙來複旨,師父後殿誦經文。

皇皇傳旨休驚動,朕身自去聽他們。

吩咐眾僧進後殿,萬歲立在後邊聞。

只誦金剛第三分,萬歲後面看僧人。

只見誌公端身坐,才得聞經聽分明。

隆冬天氣多寒冷,和尚頭皮凍烏青。

皇皇十分多愛恤,便將袍袖蓋頭心。

蓋在頭上多溫暖,以後永不忘皇恩。

誦完尊經功事畢,立起身來見帝君。

叩罷並身賜對坐,參禪悟道講經文。

那誌公啟奏臣僧多蒙袍袖蓋頂十分溫暖遂叫宮女將寡人外面袖子卷起又把裏面的烏緞錦袖剪下縫他帽子與誌公戴了又賜寺內與天下眾僧俱作元色布帽而戴之那以先僧人俱是光頭凍的所以如今大小和尚都感武帝之恩也

萬歲便問誌公僧,聞你道德最高明。和佛

你知過去未來事,可識寡人前世因。

寡人什麼星辰降,要你和尚說分明。

誌公便把情由說,說與萬歲得知情。

亦非星辰來下降,前世是個樵夫身。

七世修行多忠孝,累次積善大慈心。

世世為善說不盡,齋僧佈施放生靈。

累世積善非小可,功程高大福祿深。

看經悟道功程大,故此得做帝皇身。

萬歲再有修心起,來世清福上天庭。

莫道修行無好處,勸善修心度世人。

萬歲前世作柴夫,今坐江山治萬民。

奉勸世上男和女,處誠修煉必成真。

誌公啟奏萬歲前世是個斫柴苦修的大善人因他山上有個猿猴修了四百餘年時遇寒冬沒有果食每日來偷樵夫的飯吃那樵夫心中怪疑如何冷飯日日不見那一日留心管看見他猿猴又來偷飯你將它追趕那猿猴逃躲在洞你將石塊塞住洞門截了他的行路不能出入餓死在洞此是前世因果只猴兒目下投胎為人日後總有一報武帝聽得誌公所說嚇得遍身冷汗如雨又問和尚尚可知我正宮郗氏是什麼星辰下凡那誌公道萬歲臣僧不敢啟奏大有累害武帝曰不妨有寡人作主那誌公奏道萬歲容稟

郗氏娘娘有前因,亦非星辰下凡臨。和佛

今日臣僧來啟奏,身居五台寺修行。

並非星辰來下世,卻是一條蛐蟮精。

一心修煉功程大,聽經聞法數百春。

拜經之人錯口孽,累世罰償變蚯蚓。

虧得蚯蚓仍修道,故此投胎正宮身。

臣僧前世同寺住,五台寺內做火君。

每日廚房來燒火,口念彌陀誦經文。

僧與娘娘同一處,恨她早早歎歌聲。

寺內眾僧齊發惱,若無蛐蟮睡天明。

恨他早早歌聲唱,小刀切斷蛐蟮命。

蛐蟮陰魂歸地府,可憐鮮血滿身淋。

臣僧燒火念經卷,處心九世苦修行。

那為人身不如蛐蟮他一日大和尚不在寺中那眾僧將蛐蟮切死到了次日五更大和尚不聞蛐蟮歎歌未知所為何事拿開出生礅一看只見蛐蟮分為兩段那大和尚念聲阿彌陀佛說道不知何人作此惡孽其冤來生必報忙拿香灰一撮付在蛐蟮身上用香紙包好又取白紬一條將身湊攏把白紬縛住故而娘娘必要用汗巾系腰又說那蛐蟮仍能功課只班懶僧再等師父出門將他滾湯泡死煉為灰塵故今世娘娘與和尚有冤

皇皇心中暗想情,誌公卻是好高僧。和佛

能曉過去未來事,果然能知前世因。

吩咐排駕回朝去,眾僧拈香送登程。

武帝駕回昭陽院,娘娘接駕進宮門。

梓童娘娘開言說,萬歲今朝到東林。

聽了誌公妖僧話,如何不願理朝臣。

天下罪人都赦放,無法無天百姓行。

朝中大事都不管,如何治國去安民。

休聽誌公妖言語,看經念佛律不行。

武帝即便回言答,吾拜誌公有來因。

寡人排駕東林寺,禦妻今且聽我論。

誌公和尚功程大,九世修行做高僧。

過去未來多知識,前世他在五台頂。

五台寺內來燒火,今生做個得道人。

寡人問他前世事,我何星宿下凡塵。

又問過去未來事,可知我們因果情。

說我類修為帝主,不是星辰下凡塵。

七世修行多忠孝,並無作惡半毫分。

世世未善積陰功,勸人賢良與方正。

前世名為徐文達,獨造良全寺有因。

只為言語少謹慎,罰我數年采柴薪。

斫柴勤修根不退,今做皇皇治萬民

如今又若勤修道,來生清福上天庭。

那梓童娘娘奏與萬歲道可與臣妾問否帝說寡人也曾問他若還說出禦妻必要瞋怒猶恐累害不好說得那郗氏十分伶俐遂即巧生一計說道萬歲誌公能識臣妾前世只因我也要拜他為師臣妾與萬歲雙雙同修豈不是好那武帝被她花言巧言哄一哄就把真情細說你且聽知

當今皇皇說言因,開言便叫禦妻身。和佛

說你身居五台寺,卻是一條蛐蟮精。

在寺聽經多年數,也有數世大功程。

拜經太太因多嘴,故而賞命到此身。

賞到此身根不退,也能投做正宮人。

郗氏聞言心大怒,一心要害誌公身。

我若不除妖僧命,在世枉做正宮人。

巧生惡計定端使,狗肉饅首去齋僧。

郗氏娘娘忙吩咐,就叫內使去調停。

殺了黃犬十二隻,速備麵粉幾百斤。

便取狗頭一腦髓,放入餡中隱藏葷。

裹好饅首五百個,每個俱已重半斤。

明日排駕東林去,東林寺內去齋僧。

我要叫他當面吃,好生回奏帝皇身。

若然不吃逆我旨,頃刻斬首不容情。

暗暗吩咐端整好,再宣寺內誌公僧。

早早知道娘娘事,狗肉饅首來齋僧。

只因說破前世事,娘娘必要害我身。

前生切斷蛐蟮死,他也共修數百春。

郗氏雖然不知覺,今生原做報仇人。

五台寺僧同轉世,東林就景五台僧。

忙忙吩咐眾徒弟,快買乾面數百斤。

要做饅首數百個,吩咐寺內一眾人。

明日正宮前來到,狗肉饅首來齋僧。

你們各人暗備好,將此饅首袖記憶體。

娘娘必要當面吃,只場禍孽不非輕。

你們當心來兌換,郗氏那曉假和真。

那誌公禪師早知娘娘來因叫眾僧各將衣袖縫作袋子盛好了減汁發膏的淨素饅首等娘娘的狗肉饅首分來各人暗暗代進袖裏把素的吃下便了

郗氏心中惡計生,誌公早已知來因。和佛

禪師按排休提表,已到次日天有明。

正宮娘娘迎駕到,五百僧人出殿迎。

一眾內使來進殿,郗氏娘娘來齋僧。

娘娘鸞駕進寺內,前呼後擁不非輕。

內使宮女人許多,五百僧人盡著迎。

今日齋僧非小可,闔寺僧人殿裏存

鸞駕已到忙接旨,僧人跪接在山門。

兩邊就是阿羅漢,如來世尊坐中心。

娘娘進了大雄殿,一心要害眾僧人。

也不下拜如來佛,大殿中央坐定身。

一眾饅首來挑進,娘娘吩咐使他們。

娘娘親眼來觀看,要他面吃眼前行。

若然不吃逆我旨,頃刻斬首不容情。

眾僧當面來吃下,那知兌換另備身。

葷素饅首如一樣,娘娘那曉事何因。

吃完饅首把恩謝,又見誌公也謝恩。

娘娘心中暗思想,葷素如何看得明。

大呼鳳駕回朝去,前後轟轟看不清

上朝奏知梁武帝,文武官軍躲避身。

你說僧人多有道,能曉過去未來因。

狗肉饅首五百個,東林寺內去齋僧。

我今親眼看他吃,個個吃下不知情。

若然能知未來事,如何葷素辨不真。

五百和尚都吃下,並無一個好僧人。

聖上聽奏龍顏怒,忙傳旨意下來臨。

即傳校尉張宗保,速帶三千禦林兵。

寡人同往東林寺,速問誌公斬妖僧。

傳旨即刻忙起駕,火炮連天鬼神驚。

聖駕到了東林去,誌公接駕跪山門。

臣僧誌公迎接萬歲那武帝道大膽妖僧你還不知重罪誌公答道臣僧何罪帝曰娘娘將狗肉饅首前來齋僧你寺中五百僧人盡皆開葷寡人今日帶領禦林兵三千前來抄滅誌公道萬歲息怒臣僧早知娘娘來意先備素饅首五百各藏袖內待臨吃之時當心兌換將只狗肉饅首拿到後園埋葬請萬歲駕臨後園龍目觀看便知明白帝曰待我往後園看個分明便了

萬歲同了誌公僧,雙雙同到後園林。和佛

誌公吩咐小和尚,掘開泥土看分明。

一陣臭氣沖天上,一眾饅首不改形。

武帝龍目觀看過,五百饅首又無零。

誌公當念經和咒,一口法水又來噴。

一眾饅首滾滾動,仍變黃犬十二身。

黃犬謝了誌公去,搖頭擺尾急急行。

誌公和尚呼萬歲,只怕娘娘有災星。

一月之內大限到,身犯天條罪不輕。

誌公又奏萬歲只怕娘娘一月之內有災星與大限罰到無可躲避武帝聽說心中十分憂慮即便吩咐排駕回朝而去

武帝憂慮在龍心,誌公說話有來因。和佛

吩咐內使回朝轉,一心這念金剛經。

想與娘娘免災晦,經佛難懺毒心人。

誰知為人要心好,經也好來佛也靈。

不表皇皇看經事,再宣正宮郗氏身。

正宮娘娘郗氏婦,作惡多端罪不輕。

光陰易過春王至,新正還是舊歲人。

娘娘心喜游春好,速傳號令午朝門。

快點精兵一百個,隨著娘娘游皇城。

帶了宮娥並彩女,一路遊玩去散心。

抬頭看見彌陀佛,帶了宮娥進寺門。

並不拈香並禮拜,輕慢金剛四尊神。

此時娘娘心顛倒,看見菩薩亂胡行。

只見兩邊經桌上,許多經卷上面存。

就把經卷來扯碎,和尚低頭說一聲。

扯碎經卷多罪過,就罵和尚不住停。

那和尚道娘娘這些經卷是扯不得碎的若焚毀經像是多有罪過的那娘娘聞言就叫軍兵你把我這些妖僧綁打一頓

一眾和尚晦氣住,今朝打得走無門。和佛

娘娘又拿華嚴經,拿來填在腳底心。

再把金剛經打碎,蓮經拿來塞窗門。

見庵縫廟都拆毀,打僧罵道起狼心。

狗肉饅首葬園內,臭氣沖天罪非輕。

穢氣沖到森羅殿,十殿閻君坐不寧。

不知那處妖和怪,黑氣沖來天不清。

忙著鏗察來查看,少停一刻見分明。

查得正宮郗氏婦,作惡多端毀經文。

娘娘自道為正宮,不怕佛語並神明。

皇親犯法非小可,庶民同罪一樣刑。

善惡到底有報應,皇天不負有心人。

卻說天氣炎熱臭氣沖天玉帝敕旨鏗察查明那郗氏罪惡不容即命十殿閻君就將生死簿細查分明啟奏大王郗氏前世是五台寺內一條蛐蟮聽了多年金剛經朝晚修行又那累世功程甚大故此做了正宮今陽壽未滿因多作孽障罰減陽壽啟奏閻君即差五方惡鬼速拿郗氏有勾魂票一紙毋得遲誤那五方惡鬼拿了勾魂票速到宮中去了

鬼使拿了票牌行。奔命皇宮去拿人。和佛

那怕皇親與國戚,閻王判斷不差分。

今日惡貫來作滿,如今頃刻間分明。

娘娘設計滅東林,五台僧人盡除根。

日夜遊神親聽見,即刻上本奏天庭。

先祖皇宗難挽回,值日功曹不容情。

就把朱筆來點下,表她陽間大惡人。

娘娘恍惚神魂散,一個頭眩睡地塵。

霎時惡鬼齊來到,鋼叉銅錘鐵鏈聲。

臨終有財難買命,那怕豪強大惡人。

兩邊宮女來扶起,只見花容滿面青。

牙齒咬定人難看,眼白黃黃少氣噴。

叫聲萬歲不好了,郗氏要別你皇身。

霎時頭眩來跌倒,只見許多惡鬼神。

勾魂牌票捉我命,必定三更要喪身。

五方惡鬼多厲害,被他打得渾身靑。

頭疼腰痛難說話,自悔當初造孽深。

修善須往天堂路,作惡難免地獄門。

誌公原是成真果,果然曉得來世因。

不該打僧去罵道,不該拆毀廟庵門。

不該菩薩來辱駡,不該扯碎大乘經。

十二黃犬不該殺,做了饅首去齋僧。

叫聲萬歲好救我,七孔流血怕殺人。

黃犬咽喉來咬定,叫苦連天不絕聲。

萬歲含淚忙傳旨,接了十位女醫生。

朝過君皇忙診脈,都說娘娘沒姓命。

命斷六脈難醫治,除非佛度有緣人。

武帝此刻無法治,難救同床結髮身。

就此宮內紅燈起,有聽淒涼啼哭聲。

娘娘跌倒塵埃地,鏈條黨叉響玲玲。

醫生嚇得心膽怕,娘娘病痛最傷心。

天明日出東方起,誰知紅日又西沉。

只聽玉樓三鼓打,此刻娘娘實難禁。

為人難免生死苦,要脫輪回早修行。

多少苦修成佛祖,天地同休永傳名。

男人修起成羅漢,女人修來做觀音。

卻說正宮郗氏娘娘一命身亡再聽她入殮之事怎樣打扮待我細說根由表宣一番

九鳳冠上日月明,定風奇珠寶和珍。和佛

戴一頂九鳳冠珍珠八寶

鳳冠上,分日月,配合乾坤。

正當中,定風珠,奇珍異寶。

鳳髻後,與日月,一片光明。

還有那,十二釵,插鬢髻心。

戴一支,分水釵,宦家之寶。

鑲一顆,夜明珠,價值連城。

四周圍,都戴著,奇珍瑪瑙。

青絲發,烏又亮,如片烏雲。

芙蓉面,加脂粉,紅光返照。

兩耳上,八寶環,海外奇珍。

穿一件,杏黃袍,金龍五爪。

有九宮,分八卦,繡得鮮明。

腰系著,地理裙,山河社稷。

系一條,白玉帶,鑲嵌飛禽。

系在腰,好如那,冬暖夏涼。

小衣裳,繡牡丹,帶多珠寶。

杏黃裙,膝褲兒,紅毛細布。

腳底下,無憂履,三寸金蓮。

鞋尖上,避風珠,無價之寶。

說不盡,身體上,多少珍珠。

萬歲爺,苦禦妻,哭得傷悲。

可憐我,結髮妻,早歸地府。

你在陰,我在陽,想起斷腸。

有三宮,並六院,不在我意。

我如今,一心願,禮拜誦經。

超度你,往西方,早登仙界。

傳天下,眾百姓,盡持吉服。

文武官,六宮院,重孝分分。

好挲枋,來做就,多用金釘。

四周圍,都畫成,金龍彩鳳。

傳旨意,請僧道,超度亡靈。

禦祭中,大小官,盡皆大哭。

眾皇親,並國戚,個個傷心。

大開喪,做功德,四十九日。

開了靈,忙俯伏,跪讀祭文。

文武官,披麻孝,口稱千歲。

哭娘娘,郗皇后,珠淚紛紛。

太廟中,裝金身,各官朝拜。

萬歲爺,到太廟,來哭妻身。

哭殺了,十四歲,東宮太子。

叫皇兒,難報答,母后恩情。

父母恩,如天大,殺身難報。

母在陰,兒在陽,怎能見面。

恨不得,尋自盡,與娘同行。

直哭到,三更後,眼中流血。

真昏迷,倒在地,死去還魂。

梁武帝,上前來,含悲相勸。

勸皇兒,保養身,莫傷心肺。

想你娘,早歸陰,別我兒身。

叫我兒,金鑲印,托與誰人。

與你娘,親結髮,一十八春。

義如山,情似海,何日忘恩。

萬歲爺,與太子,雙雙大哭。

眾皇親,都流淚,文武傷心。

臣等勸,萬歲爺,保養龍體。

江山重,後已死,不能複生。

壽數終,閻君請,哭也枉然。

請萬歲,收珠淚,殿下保重。

那眾臣都勸萬歲說道娘娘已死不能複生哭也無益總要自保龍體為重不可傷心多哭又那東宮太子十分悲戚痛哭

太子悲戚淚淋淋,萬歲忙傳聖旨文。和佛

要選一百真修道,須請百員好高僧。

梁皇寶卷有半本,且聽下卷度亡靈。

奉勸禦制真經懺,超度娘娘上天庭。

又勸善男並信女,一心念佛早修行。

不知郗氏如何樣,且聽下卷說分明。

郗氏娘娘悔當初,落在陰司受苦辛。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因遲早見分明。

蓋聞世間之事儘是虛花景界任你英雄豪傑難免無常二字若那潑天富貴猶如一場春夢堆金如山積玉似海亦無名跡嬌妻美妾反造孽罪兒孫滿堂都是虛文錦繡綾羅不故光彩貪圖口福無非三寸咽喉滋味別處難辦高底是故生人以來生者亦無帶來死者又無帶去那世人行為動情又將回味一想好似為歹高是低也強是弱也鮮甜為苦富豪成貧歡喜成憂開心成罪一朝身沒萬事俱空惟有一身孽罪陰司永無寬恕天上人間為佛為尊惟法為大惟仁義禮智為本孝弟忠信為主又言那梁武帝是一國之主自從郗氏身沒之後太子哭死還魂可憐為皇之人面黃憔瘦血氣失精生在凡間為人者皇皇國主尚然如此何況為官為相奉勸世上男女虛度眼前之力但看郗氏那是正宮娘娘墮落淒涼傷心又那皇皇傳旨要請高僧高道超度娘娘想那當初原有好僧好道那有好經好懺是唐朝年間有玄奘悟達禪師往西天雷音寺才得真經流傳後世至今誦經禮懺超度亡靈是也

水陸道場一月另,許多僧道鬧盈盈。和佛

我今不說皇宮事,再表娘娘郗氏靈。

五方惡鬼來拿到,銅錘鐵鏈付其身。

來到陰司酆都地,牛頭夜叉怕殺人。

怒目圓睛來敲打,鮮血淋淋叫痛聲。

陽間作孽由你造,陰司受苦你當承。

毀佛謗聖是你為,不該扯碎大乘經。

你自作惡如山大,今那加刑不非輕。

拿到陰司第一殿,閻王判斷重加刑。

問你生前作孽大,狗肉饅首去齋僧。

臭氣沖天生瞋怒,將你重責不非輕。

將她解到第二殿,楚江一見怒生瞋。

這樣惡人難饒恕,捆打四十不容情。

為何拆毀諸佛殿,打僧罵道罪非輕。

郗氏解到第三殿,宋帝一見問原因。

陽間諸惡由你造,到了陰司重加刑。

忙把朱筆來一點,重則重打苦難禁。

郗氏解到第四殿,五官大王細審問。

作惡造孽從頭斷,聞你陽間起毒心。

又將郗氏來敲打,眼淚汪汪受苦辛。

來到五殿閻羅案,孽鏡臺前照作真。

孽鏡照出有對證,靈魂件件見分明。

一一從頭來招罪,小鬼敲打剝衣襟。

郗氏解到第六殿,變成大王忙審問。

閻王將她來罰變,罰她變作蟒蛇身。

口闊三尺難吃食,身長十丈有餘零。

又無糧食來充饑,頭大似籮眼如鈴

喉嚨忙把烊銅灌,筆管喉嚨食難吞。

渾身三萬六千甲,偏偏甲內蛆蟲生。

罰她陰陽山下去,日曬雨淋難棲身。

到了東山山無洞,遊到西山又無門。

山中受苦多悲戚,回心向道知修行。

口銜青草受甘露,驚動南海觀世音。

慈悲多靈感救苦世間人我那南海大士是也善哉善哉受苦難言今以天氣大旱禾苗枯稿叩求玉帝敕賜魚露又那雲頭觀見陰陽山中有一條怪物遂即按下雲頭慧眼觀看此那郗氏生前作惡多端罰做一條蟒蛇忙叫郗氏抬起頭來聽我吩咐你前世作惡甚大應當墮罰口不能吞身不能安日曬傷悲雨淋淒涼此那前生作惡目下受報我賜你金丹一粒銜在口中能作人言奔往朝殿哀告帝主要請誌公禪師造下樑皇寶懺可以超度你身脫此賤形蟒蛇聽聞叩頭而去

大士慧眼觀物形,陰陽山下有蛇精。和佛

觀見蟒蛇前世事,就是正宮郗氏身。

觀音菩薩開金口,郗氏抬頭聽原因。

賜你金丹銜口中,可吐人言說分明。

順風去見梁武帝,要他去請誌公僧。

造下一步梁皇懺,就可度你上天庭。

蟒蛇拜見觀音佛,一路如飛往帝城。

處處逢人要敲打,虧得口能高叫聲。

日間猶恐驚人怕,黃昏幽幽進朝門。

游到金鑾殿上住,五更萬歲坐龍庭。

武帝龍目親看見,何處妖魔鬼怪精。

蟒蛇口吐人言語,願皇赦罪納微臣。

臣是正宮皇后體,破齋作惡罰蛇身。

身長十丈無洞躲,陰陽山下受苦辛。

夏天曬來身如火,冬天冷來雨淋身。

筆管喉嚨難吃食,終朝受餓過光陰。

甲內蛆蟲能吃食,我今多虧觀世音。

賜我仙丹含口中,口能人言求你身。

觀音大士分明說,要你去請誌公僧。

與我造下樑皇懺,超度臣妾脫罪名。

武帝聽訴雙流淚,膽驚心寒說原因。

禦妻你在後園等,取杯浸湯與你吞

霎時回出金鑾殿,她還認得禦園門。

只見大蛇遊落地,忙曲浸湯與蛇吞。

誌公禪師早知道,啟奏君皇萬歲身。

臣僧啟奏萬歲禦制梁皇大集寶懺須要百日之功方可造就要合宮人等淨廚齋戒請十八位學士都要潔淨各換黃衣又要紅燭千斤在禦園中搭起三丈三尺高臺香煙不絕上觀星像可録諸神名號又請師伯師叔過來同造武帝曰此位禪師住在何處誌公道啟萬歲他在西山西海萬歲難能駕到此去有十萬八千里途程待臣僧去請不用半日武帝曰眹未知十位法師寶號誌公道啟奏萬歲名曰歡喜離垢發光焰慧難勝現前遠行不動善慧法雲地十位菩薩萬歲聞罷即便傳旨三日之後盡已端正事不宜遲眾人領旨又那誌公到了夜間在蒲團打坐出定去請了十位菩薩各化凡身降到御花園中同登高台共造梁皇寶懺超度郗氏便了

誌公造懺有來因,超度郗氏出凡塵。和佛

只見那誌公僧蒲團打坐

身出靈請十位儼然端坐

霎時間十位佛各化妙相

此時刻香撲鼻降下凡塵

那誌公立了起迎接眾僧

文華殿才離身即到禦園

眾和尚來登臺各顯神通

用心機共造成十集寶懺

四十天零九日處誠禮拜

佛法深天機泄工程浩大

隨常懺都是那菩薩造成

梁皇懺先度了郗氏娘娘

到後來又度那眾善男女

只因是有善根得遇寶懺

到如今傳後世處心超度

將此懺仕宦民超度宗親

世間人肯修行大有功程

誌公和尚大功程,同造梁皇大懺文。

十八學士忙抄寫,晝夜加功不安寧。

費盡天機三個月,十卷寶集已完成。

十位菩薩註集內,御花園中佛光生。

聖旨傳命東林寺,共請四十八名僧。

就在高臺來禮拜,四十九日要圓成。

誌公親自來主懺。第一齋主要處誠。

雲端裏面將身變,變成娘娘自本身。

頑殼脫化蒲團相,一靈真性上天庭。

跪在雲頭忙禮拜,先拜和尚誌公僧。

弟子肉眼不識賢,不曉高低亂胡行。

禪師造下樑皇懺,脫卻蛇身重做人。

另日天堂重報答,弟子永世不忘恩。

又拜皇皇夫主恩,多蒙極力費功程。

梓童今日來分別,未知何日再相親。

欲要細說三二句,洩露天機罪不輕。

對了武帝號啕哭,太子跪在地埃塵。

夫哭妻來母哭子,母子分離實傷心。

和尚個個都流淚,十八學士淚珠淋。

娘娘大哭三聲去,一陣青風不見形。

父子哭死還魂轉,重歸金殿坐龍庭。

幸得武帝洪福大,四海寧靜永太平。

終日不理超綱事,只顧禦妻兩淚紛。

幸得誌公佛法大,超度娘娘上天庭。

那梁武帝得誌公和尚造成梁皇寶懺見郗氏禦妻在雲端化了本身上天而去那皇皇御筆親題敕封誌公為護國大禪師欽賜佛冠毗帽一頂五爪金龍袈裟一件蟠龍錫杖一根如意沉香床一座其餘四十八種僧人各賜黃綾一匹又賜烏緞帽一頂那十八學士在壇加倍辛苦各升五級亦賜黃綾一匹每贈紋銀一千又見那十位大禪師駕雲而去了那萬歲望空拜謝又把梁皇寶懺刻板流傳不論富貴大小軍民人等俱可禮拜超蔫亡靈雪罪免難又那武帝大散金銀廣濟窮民卻說龐居士不過一個富翁他也行了萬般好事寡人那國之主豈不能廣濟天下吾聞上古說道積財原可避患誰知那財多患多財無患亦無為人榮苦自得思用盡機關枉徒然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到頭螳捕蟬無藥可醫公卿病有錢難買子孫賢大家只好隨時過便是逍遙自在仙那武帝是一心向善學道遂敕旨與刑戮囚人盡赦

天下罪人都赦盡,監牢改作廟堂門,和佛

多般刑法都不用,一概拿來化灰塵。

萬歲常住東林寺,誌公二人看經文。

朝中有事皆不管,天下百姓亂胡行。

皇無國法民無理,不分尊卑少無倫。

勢惡滔天行兇事,全仗勢力亂雜行。

白日奸盜處處有,殺人放火不奇聞。

打死尊卑官不救,依強欺弱不非輕。

內有多少臣不服,亂講朝廷起虧心。

不宣只等孽重事,又說一個大奸臣。

天下人俱怕世上鬼神驚老夫侯景官居首相獨掌朝綱文武百官誰不懼怕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好不威風娶妻沈氏十分賢德單生一女名喚貴金伶俐聰明賢德孝順年方十九配與千歲之子蘇雲只也不在話下我想皇上十分昏迷至今朝中大事一概不管只是看經念佛刑具盡皆燒毀百姓並無法度還成什麼乾坤世界老夫將這昏君騙進台城暗暗叫百姓出城絕了他半月煙火即差兵馬將台城團團圍住把他餓死豈非有死無生之計老夫就可得其大寶天機人未察有火必生煙卻說這個侯景前世是個得道猿猴修煉四百餘年到了寒冬天氣沒有果子充饑武帝前世是個樵夫在山中斫柴有冷飯在此那猿猴日日來偷飯吃那樵夫日日不見冷飯那一日被樵夫看見將猿猴追趕那猿猴兒逃在洞內樵夫將石塊塞住洞門猴兒不能出洞餓死在內如今投托為人就是侯景獨掌朝綱樵夫今生為帝正所謂善惡到頭終有報只因來早與來遲世人不知因果不曉報應前世作者今生受今生作來來世因善惡行來須歸結報應將來總不知

猢猻轉世首相身,只因前世早修行。和佛

侯景勢浩生惡計,原將惡計報仇人。

勸人莫把冤仇結,仇報仇來恩報恩。

若結冤仇總有報。侯景設計報前因。

萬歲不管朝綱事,這管念佛又誦經。

侯景即便忙啟奏,聽臣奏事甚分明。

一國之主治萬民,大小官員聽旨因。

那侯景道老臣有一本啟奏萬歲如此虔誠修煉必有升天之日臣想東林寺不是幽靜之所又那眾僧不能盡心修煉臣保萬歲前往台城那城中有一升天寺寺中有四時之花八節有長生之景況且此城十分幽靜山清水秀萬歲前去靜坐誦經禮拜朝夕焚香朝中大事托與太子可管糧草待老臣解來武帝曰依卿所奏正合寡人心中之意不帶三宮六院明日乃是成仙之日即刻起程只帶禦林兵三百內監二十名宮娥二十人朝中大事托與太子愛卿用心保駕侯景道領旨那萬歲即往台城御駕出宮去了

侯景用了絕計陣,前世冤仇報得清。和佛

明日駕往台城去,一去無回斷命根。

一夜六時容易過,再宣來朝天色明。

吩咐傳旨忙起駕,一官攔阻保留停。

鄧通大夫來上本,奏知萬歲聽緣因。

台城不是安身處,況且孤城難棲身。

又無人聲多寂靜,倘有不測叫誰人。

臣奏萬歲去不得,且住御駕暫留停。

武帝不聽忠臣話,一心只要往台城。

修行原要清靜處,何用疑心保駕人。

臣勸萬歲且緩刻,萬事須要三思行。

有道龍不離潭去,虎不離穴切莫行。

武帝不聽忠臣話,也是天數命歸陰。

一心起駕前行路,百姓香花燈燭迎。

在路行程八十裏,前往早已到台城。

萬歲一進城門去,外邊圍住許多人。

城內不見人一個,武帝心中怯一驚。

只聽城外連聲炮,火炮連天為何因。

就差內使來打聽,即刻報與萬歲身。

那內使往城樓一看即便報知萬歲啟萬歲不好了只見城外無數人馬團團圍住又見旗上寫明新主王侯想必是侯景篡了萬歲龍位武帝聞報大怯一經嚇得魂不附體龍顏失色此話休提卻說侯景就將假傳聖旨一道去到東宮太子正在宮中看書只見內使來報聖旨到了快擺香案跪下聽讀詔曰父想皇兒年有十四還不知大禮父皇往台城不來送駕以為不孝著內監二十名送入高牆好生侍奉謝恩昭明道阿呀父皇你何故要往台城我在母后皇墳守孝不送父皇自我罪也如今禁守高牆不知萬歲下落好生掛念那侯景本是朝中首相宮娥內使個個懼他不敢報與太子知道那侯景就著鄧通開局新鑄國寶那鄧通不尊其名不肯投順篡位之人那侯景就將他家中團團圍住與其餓死正所謂前世有冤今受報前世若無冤孽來生必然複報也

忠臣不怕死和生,鄧通餓死上天庭。和佛

不宣忠臣來餓死,再表台城武帝身。

城中雖有糧和鈔,煙火全無怎樣吞。

監工四十逃散去,八個有義大忠臣。

萬歲與他人九個,今日餓得肚腸疼。

餓了三日並三夜,九人哭到地埃塵。

武帝吩咐人八個,你們各自去逃生。

何害你們都餓死,快去投順舊主人。

卻說八個忠臣之名男監名錢忠趙信王德沈良又女娥四人名飛雲碧霞瓊芝愛玉此八人俱以兩淚汪汪說道阿呀萬歲呀臣等寧可餓死駕前決不投降篡位之人

忠臣恨殺大奸臣,恨不飛去斬侯景。和佛

可憐餓到第九日,一齊跌倒命歸陰。

攸攸蘇醒還魂轉,忠臣宮娥怨侯景。

武皇餓得傷心處,大哭賢臣八個人。

寡人害你遭此難,今朝死得好傷心。

萬歲有日成正果,封你旁邊做從神。

一個頭眩來跌倒,就把禦妻叫一聲。

今日天數來絕滅,餓死君臣九個人。

卻說梁武帝乃是一國之主豈有餓死之理有道冤報冤來恩報恩是前世之固又叫禦妻一聲遂來報帝之恩也

皇皇正叫救命人,聽得空中叫一聲。和佛

口叫萬歲親夫主,臣妾度你上天庭。

雙手捧住親夫道,哀哀大哭叫幾聲。

郗氏見夫心悲戚,為何憔瘦減精神。

可憐一個江山主,今朝死得好傷心。

神魂渺渺歸何處,一夜夫妻百年恩。

欲吐仙丹救夫主,全功枉費只般心。

寧可奴奴為畜類。情願仙丹付你吞。

臣妾堅心來救你,救了夫主稱我心。

仙丹吐與夫主口,娘娘頃刻變原身。

仍舊蟒蛇身十丈,盤攏之時好驚人

武帝此時真靈去,神清氣爽加精神。

即刻身輕多快樂,抬頭看見蟒蛇形。

萬歲手捧蛇頭哭,連叫禦妻不絕聲。

只見蛇身微微動,眼白茫茫失了神。

君皇只是心悲戚,抬頭又見觀世音。

早知郗氏情義重,特來救你丈夫身。

菩薩又賜仙丹藥,放在蟒蛇口中吞。

郗氏拜謝觀音佛,大發慈悲救我身。

武帝夫妻重相會,雙雙拜謝觀世音。

又把淨瓶甘露水,猶如瓊漿付他們

誌公靜坐來出靈,來送皇皇夫婦身。

能知侯景因果事,得道老猴轉世行。

怨冤相報應當理,豫知皇兒前世因

赤腳大仙來轉世,洪福齊天傳位人。

觀音楊枝灑在地,度盡九個大忠臣。

八人齊拜觀音佛,萬歲身邊做從神。

又見誌公來送駕,迎接萬歲到天庭。

卻說只個誌公和尚不曾死的如何來送駕列為善人又且聽我道來

夫妻吃下多快樂,過去未來盡知音。和佛

早知武帝氣數盡,大限到來有災星。

梁皇壽數須當滿,太歲功曹奏天庭。

少停一刻金星到,一道玉旨下天行。

人有善願天必從之今有玉旨下來即跪聽讀詔曰現有功曹太歲所奏梁武帝道德孝義工程浩大敕封為第四十八尊羅漢即大勢至菩薩去到西天雷音寺拜見世尊那郗氏雖作惡多端罰她受苦已滿難為在五臺山聽經多年又那累世修行敕封為螣蛇星君再說那宮監彩女八人皆是盡忠報國敕封為仙童仙女各持幢幡將主人送往西天即聽佛法而去欽哉謝恩聖壽無疆

不宣梁皇夫婦因,單表侯景在龍庭。和佛

三年皇帝名聲好,風調雨順百姓甯,

侯景前世根基大,不愛三宮六院人。

世上事情都看破,請出東宮太子身。

紫袍玉帶虛花景,脫袍讓位去修行。

丟了妻財並子祿,生老病死要當心。

為人何苦勞勞碌,單身獨自去修行。

後來玉帝聞知得,敕封山王土地神。

從今離卻輪回苦,天長地久受香聞。

卻說侯景看破世情名利奔波勞碌為名者不安間為利者用盡機關終日辛辛苦苦奔波勞碌一世一朝身沒萬事俱修況且妻兒不能相替金銀豈可相隨田園產業盡屬他人不如退位讓國一心修煉總成妙路得生樂處自從梁武帝命誌公禪師造成梁皇寶懺傳流後世大作功德超度亡靈脫離地府引入西方後來唐朝年間那唐三藏法師往西天求教只取心經一卷後來化出無數經懺廣度亡靈又有悟達國師造下三昧水懺能超度十方世界一切冤愆今以三教經書無量無邊總歸於方寸之道修心之法我想為人在世得一年來過一年修一日來過一日若那念佛沒工夫無常到來誰人替只要茶飯飽布衣暖就是神仙了光陰似箭容易過嬰兒忽時白髮人人去只存方寸地兒孫何用許多田六十花甲輪流轉用盡心機枉徒然

梁皇寶卷宣圓成,真心修行上天庭。和佛

若還只顧錢和鈔,難消孽障共冤情。

誌公禪師說因由,普勸人間早修行。

兒孫滿堂成何用,不過世上表凡情。

沒後都是空中有,眼前風光孽冤深。

四時光陰如梭快。一體新人換舊人。

只見產下嬰孩兒,忽然已變白頭鬢。

十六花甲輪流轉,用盡心機枉費心。

世上為人心不足,一旦無常萬事傾。

鄧通真是大忠臣,忠心報國上天庭。

值日功曹奏玉帝,奏他忠良有功人。

敕封太歲值文部,叩頭拜謝上天庭。

君臣後妃成佛國,慶賀梁皇大圓成。

奉勸世人須為善,惡勢行滿受苦刑。

間是間非休要聽,誠念彌陀向善行。

眾位聽宣梁皇卷,解冤釋結免災星。

今生若不行正道,後世受苦悔無門。

奉勸世人休屠殺,殺生害命罪非輕。

殺他一命還一命,肥甜口腹不回心

飛禽也是爹娘養,走獸也有父母生。

胎卵濕化眾生物,數世為先也是人。

四生也能通靈性,黃泉路上見分明。

六道輪回難躲避,來生還他照樣行。

勸君莫把冤來結,若結冤仇解不清。

粗茶淡飯隨時過,富貴榮華有前因。

阿彌陀佛不肯念,黃泉路上少錢文。

間時修來忙時用,免得臨終受苦辛。

持齋把素親念佛,閻王殿上放光明。

人人想做千年調,個個貪圖名利傾。

為人在世心不足,無常來時可知因。

善者送往天堂路,惡者沉埋地獄門。

三寸氣斷容顏改,床邊兒女淚淋淋。

千萬家財別人受,陰私最愆自當承。

勸君早發沖天志,定向西方極樂行。

此本名為梁皇卷,梁朝流傳到如今。

勸人為善是不錯,佛祖神天保佑真。

一朝修到工程滿,頭戴金冠坐蓮心。

梁皇寶卷宣圓成,勝誦蓮華一部經。

處誠宣卷功德大,消災集福永康寧。

願以此功德,普及於一切。

宣卷化賢良,消災增福壽。

大眾念佛一堂心經回向奉送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