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金盒春秋 第二十回  

2012-03-09 22:39:46|  分类: 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回书说道孙膑动怒,让左右推出袁达,杀,左右兵卒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只听得军师之令,将袁达推出去,绑在外边。其实,现在说杀,只是推出去绑了,若要真杀,须得主帅下最后的死命令。就这样,将袁达绑在了外边。袁达差点没气死,师傅呀,我去打,你也不同意么,你又没说不让我抓他呀。袁达越想越气,在外边就骂开了。且说孙膑没理袁达,忙起身绕过桌案,亲自给皇姑解开绑绳,深施一礼:“皇姑,你受惊了,请坐。来人,快端一碗人参莲子汤来,给皇姑压惊。”魏阳皇姑吃了一惊,真没想到孙膑会如此对待自己,自己本是被俘之将呀。皇姑没坐,问道:“孙真人,两国相争,你是我的敌人,因何要对我这么好?”孙膑忙道:“皇姑,非也,我孙膑并非把你当做敌人,我保过魏国,你是君,我是臣呀,皇姑快请。”魏阳皇姑遂坐下了。孙膑又亲自奉上汤来,退在一边:“皇姑,即把你请到这儿来,臣再和你好好说说,让你放心。臣在前敌上所言句句是真,我可对天发誓。我齐国此次发兵不是为灭魏国,只为庞涓,请皇姑不必担心你哥哥的江山。臣别无他求,只希望皇姑能退兵。”魏阳皇姑这时已是真正的放心了,看得出孙膑的人品。孙膑如此,自己就这么走了,是在过意不去。魏阳皇姑遂言道:“孙真人,我相信。兵我一定会退的,我不仅要退兵,还要帮你捉庞涓。这样,真人,你速派人给我哥哥魏哀王送信,说我在你们手上,让他拿庞涓来换我。”孙膑听了,连连摆手:“皇姑,这可万万使不得,臣无论如何也不能拿你当人质去换庞涓。皇姑,你只要退兵即可。”

孙膑劝说皇姑退兵,魏阳皇姑又道:“孙真人,你既想放我走,信得过我,那我就回朝见我兄长陈述利害,让他交出庞涓,这样孙真人意下如何?”孙膑闻言,撩衣服就跪下了,道:“臣多谢皇姑一片苦心,但臣认为皇姑你撤兵才是万全之策,捉拿孙膑,臣自有办法。魏阳皇姑忙离座搀起孙膑:“孙真人,我给你帮忙,岂不更简单?你若放我出去,我一定将庞涓交予你手上。”孙膑迟疑片刻:“皇姑,你有把握么?”“孙真人,那魏哀王是我的亲胞兄,我是他亲妹妹,我说的又是正理,他如何不听。孙真人,你放心吧。”话说到这个份上,孙膑只好点头同意:“有劳皇姑了。”

再说独孤陈在帐中听袁达在外面骂声不绝,连忙出去来到袁达切近道:“大哥,你别骂了,这是假的,咱师傅不能杀你,这叫走走形式。你说你捉了皇姑,咱师傅又得给皇姑一个面子,不得不如此。就和上次你捉朱亥一样。”“唉!”袁达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明白了,你回去吧。”独孤陈向袁达交待完了,转身回了帐中。这时孙膑已派人将皇姑的应用之物还给皇姑,又与田文往外相送,出了帐外,孙膑看了一眼袁达,命道:“来呀,杀袁达。”魏阳皇姑也看见在外被绑的袁达了。又听孙膑如此说,心想:孙真人为我要杀一员大将呢,我岂能看着不管呢?想到这儿,忙道:“且慢,孙真人,手下留情,袁达杀不得。”孙膑一愣:“皇姑,这袁达惊了你的驾,理应处斩。”“哎呀孙真人,话不能这么说,这是两军战场,你死我活的,他不擒我,我伤他,我若有本事,许将他活捉。今番被擒,只能怪我武艺不高,求孙真人网开一面,饶过袁达才是。”孙膑忙道:“好吧,既是皇姑开恩,你是君,出口为旨,臣遵旨便是。”遂又吩咐道:“来呀,放了袁达。”左右兵卒给袁达解开绳子,袁达活动活动筋骨,孙膑把脸一沉:“袁达,今天是皇姑开恩,饶你不死,快点,谢过皇姑。袁达便跪在魏阳皇姑面前:“多谢皇姑不杀之恩。”魏阳皇姑忙伸双手相搀:“袁将军请起。”袁达眼珠转转,没起来:“皇姑啊,你太傻了,你就是不求情,我师父也不能杀我呀,这叫走形式,懂么?上回都有过这么一回了。”哎呦,孙膑在旁边一听,心里一翻个,好吗,这个东西,这种事怎么能往外说,这不是把我装里了么?再说一旁的独孤陈也是一样,心说:好啊,大哥,我怎么告诉你什么你说什么,这种事不能说的。独孤陈现在是追悔莫及,恨自己,你说你告诉袁达这干什么呀。但现在想什么也晚了。且说皇姑也听明白了,但皇姑是明白人,想的是:也难怪,我若是孙膑也得这么办,管真杀假杀呢,给我多大的面子,我应该领情。有一面暗中佩服孙膑会办事。皇姑便将话题岔开:“孙真人,不劳远送了,我这就告辞,你等着听信吧。”说完,提刀上马,出营回城去了。

按下齐营众人等着不提,单说魏阳皇姑,叫开了城门进了城,来到殿上。这魏哀王正着急担心呢。方才章奢上殿,带信道:“魏阳皇姑被齐营抓去了。”就把魏哀王吓坏了,手足之情怎能不急?正派人打探之时,有人来报:“皇姑回来了。”魏哀王听了站起身来,喜上眉梢,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忙吩咐:“快快有请。”就见魏阳皇姑从外面走上金殿。魏哀王忙绕过龙书案,下了台阶,抓住魏阳皇姑的手说:“御妹,你怎么样?受伤了不曾?”魏阳皇姑道:“皇兄放心,小妹平安无事。”魏哀王拉着妹妹,让人在龙书案前设了座位,让魏阳皇姑坐下。魏哀王也自己归座,急急的问:“御妹,你不是被齐国抓去了么?如何回来的呢?”魏阳皇姑长叹一声:“皇兄,是这么这么回事。”遂将经过详细的讲述了一遍,又说了齐国只要庞涓,不灭魏国等语。魏哀王听了惊得半晌无言:“御妹,此话当真?”“皇兄,千真万确,小妹不能欺骗亲哥哥呀。皇兄,你可想仔细了,你是要江山,还是要庞驸马呢?”魏哀王听了也犯愁了,知道孙膑确实没死,他要驸马庞涓,我给不给呢?给了,我女儿怎么办,后半辈子岂不要守寡;不给,我这江山就完了,驸马也还得给人家,哪头轻,哪头重,魏哀王也不是不知道,思考了再三,最后才说:“御妹,如此说来,我只有要江山,不要驸马了。”

魏哀王和魏阳皇姑一番对话,满朝文武都听得真真的。庞涓也听得真真的,心中一翻个,自己太害怕了,这要是把我送出去,孙膑非把我刮了不可呀,这不全完了么。庞涓急得直冒汗。这一逼,唉,庞涓急中生智,想了一条脱身之计。庞涓忙出班:“岳父皇,且慢发话,听我说几句。”魏哀王道:“讲。”庞涓不慌不忙开了口:“岳父皇,方才皇姑所说是一回事,可依儿臣看来是另一回事。那齐国素有野心,对魏国虎视眈眈,此次又发重兵前来,只是为我庞涓?怕是为了大梁城吧。我是魏国的重臣,是魏国的支天柱子,齐国攻我国,主要顾忌就是我,别看现在齐国兵临城下,真正打起来,未必能胜,所以齐国才使用了如此卑鄙的手段,让皇姑来这么说,赚我出去送死,又不费一兵一卒。为国如果没了我,很容易就会被攻破的,岳父皇,你说是不是?”魏哀王一愣,听着也似乎有理。且说魏阳皇姑闻听此言气的站了起来,用手指点:“庞涓,照你一说,我是帮着齐国灭魏国了。骗我哥哥,赚你出城送死不成?”庞涓道:“皇姑,大概就是这么回事。”魏阳皇姑气的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庞涓,我岂会有断送魏国之意?”庞涓冷笑道:“皇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真实情况应该是这样的。皇姑,你可是女儿身呀,被齐国抓去后,军营中的人,很少亲近女人,见你一去自然欢喜,尤其是那孙膑,更是个好色之徒,我与他同窗八载,甚是了解,定时孙膑见你年轻美貌,动了淫心,将你玷污,还有他那帮徒弟,占山的人出身,可都野呀,也许轮流享用了你。这放你回来,逼你这么说。你如不从,他们就把你失身一事张扬出来,所以你不得不…….”“住口,。”魏阳皇姑勃然大怒,抽出腰中佩剑,剑尖指着庞涓:“好你个庞涓,人人都传你坏,今日坏到我头上来了,你空口无凭,为什么这么说?你日不杀你,更待何时?”说着魏阳皇姑提宝剑扑奔庞涓。

庞涓心中暗喜,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骗过一时是一时,又一看魏阳皇姑要杀他,庞涓拔腿就跑。就在这朝堂之上,围着文武百官开始转圈,魏阳皇姑紧追不舍,此时都要气疯了,庞涓边跑边说:“皇姑,你别生气,明明就是这么回事,da到底有多少人玷污了你,我给你报仇。”皇姑闻言,这时更说不清了,也不答话,仍穷追不舍。文武百官都站着呢,刚才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没一个人相信庞涓的。都知道,庞涓这小子是狗急跳墙,满口喷粪。这么说不要紧呀,可害苦了皇姑了。这让人没法活呀。个个心中无限同情皇姑,但也无可奈何。文武俱是这样想,可上面的魏哀王却不一样,听了庞涓之言,左右一分析觉得有理,差不多。若真是这样,庞涓我不能献呀。再一看底下,魏阳皇姑像疯了一样直追庞涓,魏哀王忙喊:“御妹,住手,御妹!”连喊了数声,魏阳皇姑根本没理,魏哀王不觉大怒,一拍龙书案提高了声音:“魏阳,住手。你太放肆了。”魏阳皇姑停住了,提剑呆呆的看着魏哀王。魏哀王又道:“魏阳,人家庞驸马说对了,就是这么回事,可你这就受不了了,反倒要杀驸马,是何居心?”魏阳皇姑听魏哀王这一番话,犹如万丈高楼一脚踩空一般,双眼直勾勾的,血灌瞳仁道:“哥哥呀,怎么你也这么说我,你也相信了不成?”魏哀王道:“当然,庞驸马所言句句在理。”魏阳皇姑声音颤抖:“魏哀王呀,你纯属是个无道的昏君呀,刚才的话许庞涓说,你也不能说呀,你不信我言,不交庞涓,你等着亡国吧。”言毕泪如泉涌,以剑指天:“天呀,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让坏人得逞,好人遭劫呢?我今日收了这等不白之冤,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还有何脸面去见我主韩连王呢?”说到这儿把宝剑往脖子上一横,要自杀。

且说这魏阳皇姑欲自刎身亡,可把满朝文武吓坏了,魏哀王也吓坏了。要真死了,那可是自己的亲妹妹呀,况且也是韩连王的正宫娘娘呀,要是死在这金殿之上,如何向韩国交代呢?正在这要紧关头,老将章奢冲了上来,一把抱住魏阳皇姑,劈手抢过宝剑,跪倒在地:“国母,切莫寻短见呀。”魏阳皇姑流泪道:“张老将军,我已是无颜面再活在世上了。”章奢道:“国母,你听我说,死也不能死在这儿。你请想,你如果死了,魏哀王榜文一出,说你是如何如何,才没脸儿活了,故此自杀,这样一来,把这个消息公布于天下,岂不冤沉海底。天下人,包括我主韩连王在内都不明白真相呀。以微臣之见,莫不如我们马上回国,见了主公,陈述实情,让他为你报仇。”章奢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魏阳皇姑一想,确实如此,我若死在这儿,永远也说不清了。遂擦擦泪水道:“张老将军,多谢提醒,我们走。“说完转身跑下殿去。章奢紧随其后,出了城,带着那二十万人马回国了。

魏哀王一见妹妹走了,毕竟没死在这儿,才舒了一口气。庞涓更是得意洋洋。

且说这魏阳皇姑与章奢来到城外。魏阳皇姑让章奢带人马慢行,自己一人一骑,飞奔韩国,恨不得须臾之间就能见到韩连王。章奢放心不下,率队紧追。再说皇姑一路狂跑,也不吃饭,也不睡觉,几天几夜下来,把自己折磨的不像样子。这一天总算回到了韩国国都洛阳。魏阳皇姑一直来到午朝门外下马,命人往里通报韩连王,守门军卒差点都没认出来,这正宫国母怎么成这个样子了?忙往里通报,韩连王闻报,御妻回来了,怎么这么快,忙让快请。魏阳皇姑来到殿上,韩连王一看也差点没认出来。看御妻形容憔悴,眼睛都起了红线了,手中还提着宝剑。韩连王吓坏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看魏阳皇姑这般摸样,也心疼万分,忙道:“御妻,你怎么了,坐下再说。”早有人备下座位,沏上茶水。魏阳皇姑没坐,眼中含泪:“主公,不用了,听我道来………..”魏阳皇姑便把经过讲述了一遍。满朝文武都静静的听着,恨透了庞涓,韩连王亦是如此:“御妻,你相信我,不信庞涓。”“主公,你相信我不行呀,别人不信,四外一宣扬,假的,也是真的了。”魏阳皇姑说着颤巍巍跪下身去:“主公,小妃对不起你呀,我给你磕一个吧。”说着伏与地下磕了一个头,撞得这个响,把个韩连王疼坏了:“御妻,你快起来。”韩连王说着转过龙书案,想扶一把,但为时已晚。魏阳皇姑已剑横脖项,最后说了一句:“主公,你可要为我报仇呀。”言毕宝剑直往里一推,只可叹香魂一缕衔冤散落红满地抱恨销。韩连王亲眼所见,未及阻止,直心疼的哎呀一声,被过气去。众文武忙上前抢救,好半天韩连王才缓过这口气来,放声痛哭。众臣忙来解劝,韩连王此刻什么也听不进去,分开众人,也不顾的血迹,搂尸大哭,又声嘶力竭的喊道:“庞涓,你换我的爱妻。”言毕又昏迷过去。这时丞相颜仲子忙让人扶住韩连王回了后宫,又命人收拾尸体入殓。待韩连王二次苏醒时,颜仲子进言:“主公,切莫哭坏身体,国母娘娘最希望的是我们为他报仇雪恨呀。”韩连王此刻清醒多了,咬牙点点头:“庞涓,我今生誓为我爱妻报仇雪恨。”伺候韩连王终身不娶,招贤纳士,一心一意图治江山,准备报仇,此也是后话。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