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一打天门阵  

2012-03-01 17:07:29|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五回

孟良要取降龙木,怒恼灵山女花容,不看宗保结秦晋,谁敢前去破番营,

闲言少提,话说孟良听了五郎之言,腹内暗想,他执意不肯下山,天门阵如何得破呢,想了一回,忽然计上心来,说到有了,五哥平生性如烈火,待俺激他一激,看是如何,想到这里,遂笑而问道,五哥你既不肯下山,小弟也不敢相强,但有一事不明,万望指示,五郎说讲来,孟良说儒释道三门,这儒教之中那个常仁义孝悌忠信,为人俱是该有的,这事小弟素日知道,不知你释道两门,怎样的规矩呢,五爷说三教总是一理,何得故问,孟良闻听此言,说道既是一样,五哥你可就不是三门之中人了,

想当初身蟒腰玉立朝堂,难道说你就无吃赵家粮,都只为太宗来把香来降,韩延寿领兵欲待捉宋王,那一时亏你父子人八个,杨延平舍身替主哄韩昌,大丈夫为国捐躯是正理,睡似你临阵脱逃换行装,五台山藏头埋尾当和尚,你把那三纲五常付肚旁。天波府舍了你那生身母,哪管他盼儿盼女心内慌,现如今九龙口里刀兵动,你杨门不论男女临战场,老太君年过八旬来破阵,怕只怕眼措不及着了伤,宋王爷君臣之分且不论,为太君你也早该到那厢,似你这不忠不孝世间少,羞煞人合掌念佛瞎脏腔,不用你闭门不管窗前月,难道说自怕连累俺孟良,孟二爷说罢已毕就待走,五郎说贤弟不必发张狂,

孟良言罢起身就走,五郎言道贤弟不必如此,我母现在汤火之中,焉有不去之理,只是一件北国有两条孽龙,昔日斩那一个,还有萧天佐,如今现收青龙阵,你若要我下山,宜速往穆柯寨将降龙木取来,可以成功,不然去之无益,孟良闻言大喜说道,既然如此,小弟情愿去取,五郎说道你即愿去,听俺嘱咐与你,

杨五郎开口便把贤弟称,嘱咐你此去小心莫胡行,穆柯寨定天王主桂英女,他本是金刀圣母门下生,习就得摘星换斗移山法,不知道斩了多少将英雄,还有那许多法宝难招架,因此上到处闻名四海惊,此一去不但难取降龙木,但恐怕惹得高山女花容,杨五郎言之谆谆把话讲,倒把个孟良气得眼圆睁,叫了声五哥不必担惊惧,似这样小小事情俺敢应,不是俺卖句狼言说大话,穆桂英闻俺一到就送情,

孟良听罢五郎之言,心中不服说道,五哥莫涨他人的威风,灭自己的锐气,小弟这一去管把降龙木双手奉献,言罢辞别五郎,跨马往灵山而去,一路上饥餐渴饮马不停蹄,那日到了穆柯寨,下了坐骑,把盔甲整了一整,将马重备安牢,抓鬃认镫,一抖领缰,来至近前,用斧一指,应声发喊,报事的蓝旗,巡寨的小校,快去报与你家寨主,说有边关孟二爷前来有事相烦,旗卒闻言,不敢怠慢,转进了寨,来之分金亭,迭膝跪倒,启禀姑娘山下有宋将请姑娘搭话,穆桂英闻言吩咐再探,旗卒抬起身而去,小姐又叫了丫鬟,搬过盔和甲包,即时顶盔冠甲罩袍束带,一吞两扎结束停当,来至寨门,提刀上马,不但是哪个威风,杀气令人胆战心惊,就是他一身扎点也令人可爱得紧,

金盔壳凤翅,赤缨闪太阳,连环锁子甲,红袍罩海棠,腰系白玉带,玲珑八宝镶,弯弓龙爪探,手捻点钢枪,骑一匹窜山跳涧桃花兽,鞍桥上绣绒大刀鬼神忙,不多时领兵离了穆柯寨,他这才慢闪秋波看其详,

话说小姐来至山下,见对面有一员大将,相隔稍远,看不真切,又把丝缰一抖,到了近前仔细一观,好凶恶的厉害,怎见得,有赞为证,

红缎巾,蓝银插,红罗袍,绣团花,狮蛮带,腰内扎,护心宝镜耀光华,龙鳞砌就柳叶甲,面如枣衬红发,赤眉高,环眼凹,血盆口,露獠牙,好似灵官重出世,恰似魏延收长沙,卷毛兽,把威发,杀人剑,鞘内插,宣花斧,手中拿,不弱前朝王强可,胜似前朝将袁达,耀武扬威在山前,声声要把人来拿,不知武艺好不好,倒把人来活吓杀,穆桂英举目留神观分明,打量他宋营来的将英雄,戴一顶红缎包巾银抹额,有两个朱缨闪闪分外明,穿一领红罗花袍巧女绣,外罩着绿叶黄金甲玲珑,提一柄宣花大斧惊人胆,跨一匹窜山跳涧出水龙,生就的朱面红发真异样,血盆口两颗獠牙唇外生,好一似北极庙内温元帅,不弱的灵山巡官下九重,这小姐观罢一回不识面,他这才用刀一指问一声,

穆桂英小姐观罢,用刀一指应声说道,来将何名,到此何干,从实讲来,孟二爷抬头一看,见对面一员女将,人才出众,扎点个别,跨马提刀,声声相问,就只是穆桂英下山,遂抱收而笑曰,俺乃边关副指挥姓孟名良字表存,俺只因妖道摆下天门大阵,更有逆龙难破,闻听宝寨后山有降龙木两根,特来相求,破阵之后,重重相谢,决不食言,小姐闻言冷笑了一声,说道,孟良妮吃了灯草灰,这等轻妙,降龙木原是俺山寨上奇宝,岂肯轻借与人,你若好好回去,免得姑娘动气,如若不然我叫你刀下做鬼,孟良闻言大怒喝道,嘟,好贱人,常言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就落草为寇,皆系朝廷为民,这等无礼岂肯容你,马上坐牢吃俺一斧,一松佩环,冲杀过来,两个杀在一处好厉害也,

孟表存怒发冲冠错钢牙,穆桂英扭转坐下马桃花,这一个千战千胜大魁首,那一个贯走疆场不觉乏,卷毛兽频斯喊叫声不住,桃花驹鬃毛乱炸闪光霞,这个说必定要取降龙木,那个说苍蝇变作不能拿,他二人疆场大战二十合,穆小姐腹内辗转暗思忖,

话说他二人马走疆场,来来往往有二十余合,桂英暗闪秋波,看没了看孟良那一柄大斧,门路排下了烈风骤雨一般,怪不得杀的北国亡魂丧胆,真乃话不虚传,算得是一好汉,我若久恋疆场,不能全胜,待俺擒他下马,羞他一羞,放他去吧,想到这里,遂一手擎刀,一手打锦囊内将捆仙绳取出来,望空一撒喝道,匹夫少的逞强,看俺的法宝,孟良闻言大惊,抬头观看,忙见空中有一物,闪光射目,势如长蛇,滴溜溜往下就落,二爷着忙,拨马就走,如何能够呢,刷的一声把豪杰捆于地上,众喽兵跑上前去,就待动手,小姐说不可伤他性命,咱和他并无仇恨,将他盔甲和利刃留下,放他去吧,喽卒闻言,将孟二爷的盔甲剥下,小姐倒念真言,把法宝收下,说道非是姑娘不杀你,只因与俺无仇恨,暂且饶你,你若不识时务,再来搅扰,定斩不饶,说罢回山而去,孟良这才爬将起来,说了声算你是狠啊,

二爷长吁叹,不住暗点头,五台把救取,着我把宝求,桂英把山下,疆场吧丑丢,盔甲剥了去,看我羞不羞,凡事当谨慎,不可任意留。

俺本是能征惯战男儿汉,未抵住未出闺阁小女流,不知道弄得什么瞒人术,把俺来捆下坐骑似大牛,一旁里笑煞许多众喽卒,把俺哪往日英名一旦钩,从今后我可服了羊爬树,俺只得忍气吞声暗躇惆,罢罢罢舍上老脸把营进,见元帅从头至尾说根由,杨延昭听了孟良前后话,忙传令即刻前去莫停留,杨元帅披挂整齐出了马,下回书天崩地裂血水流。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