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金盒春秋 第十六回  

2012-02-29 20:59:57|  分类: 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万雄兵开赴魏都大梁,孙膑兵进途中夜夜地图不离手。这一天傍晚,安营下寨之后,孙膑和田文坐在桌边,孙膑展开地图,移近烛灯,用手指着地图上的一处地方:“皇兄,你请看。”田文凑过去一看,只见孙膑所指的河南地界上标桂陵二字,田文不解:“御弟,,这桂陵怎么了?”孙膑微微一笑:“皇兄,庞涓听说咱们攻打他国都,必回师自救,这必经之路就是桂陵,若在此布下一支人马,阻击庞涓,定能重创他军。”田文拍拍脑袋:“言之有理,我怎么没想到,哎,御弟,那派谁去为妙呢?”孙膑想了一想:“独孤陈、马臻、吴谢可任此职。”

独孤陈、吴谢、马臻三个人正在帐中谈论战事。突然闻兵卒来报,师傅找他们。三个人不知何事,简单收拾一下来到中军大帐,见孙膑、田文都在。三个人施礼已毕,孙膑说道:“三位徒儿,为师有个重要的任务,需要你们去办。”独孤陈三人忙说:“师傅,有什么任务尽管交给我们,弟子一定尽力完成就是。”孙膑一笑:“很好,”,便讲述了伏兵桂陵之计,希望你们三个人去阻截庞涓。独孤陈、吴谢、马臻三个人听了,眉梢挑了几挑,半路阻截庞涓,这可是报仇的好机会。顿时千仇万恨一起涌上心头,三人齐问:“师傅,这是真的?”“当然,你们自己说,要多少人马?”独孤陈沉吟片刻:“师傅,两万,行么?”孙膑点头:“可以,就给你们两万人马。”说着取出一支令箭交给三个人叮嘱道:“徒儿,路上多加小心,切不可让庞涓得知桂陵又伏兵。另外你们这桂陵一战,只要挫挫庞涓的锐气就可,不要贪功心切,只想着报仇,以免伤损太多的人马。”独孤陈三人记下了,退出大帐,点了精兵两万,进军桂陵。三人心中暗喜,一定要重创庞涓为自己的亲人报仇雪恨。

独孤陈三人走了以后,田文就问:“御弟呀,那庞涓三十万人马,独孤陈才两万,行么?”孙膑说道:“皇兄,尽管放心,庞涓到桂陵时,已经是受过两次劫杀,元气已伤,还有桂陵地势最适合设伏兵,庞涓那时惊慌失措,又不清楚桂陵到底有多少人马,他不敢在那恋战,他会留兵断后,,自己帅大队人马先走,所以桂陵之地不会发生凶杀恶战。独孤陈抓不到庞涓,自己也不会受到大的损失。”孙膑笑笑接着说:“皇兄,这就够了,主要对伏击庞涓的地方,还得是在大梁城下。”田文点点头,又问:“御弟,你刚才所说庞涓到桂陵之前已受两次阻击,是哪两处,我们并没有派兵呀?”孙膑答道:“燕国,赵国。”田文想了想自己也明白了,便不往下再问了。

这一日孙膑大军来到魏国境内,魏哀王闻报,吃惊非小,一边忙命人骑快马去通知庞涓,让他撤兵回国,一边调集人马准备迎战。只说那魏边境大小城池,已被抽调人马攻燕,战斗力较弱,再加上对齐兵地来到毫无准备,所以根本挡不住齐军。孙膑、田文挥师一路之上几乎没有碰上什么难过的城池与关口。这日,兵临大梁城下。此时的魏哀王已如热锅上的蚂蚁,方寸已乱,压根没想到齐国救燕竟是攻打自己的大梁。庞涓在燕,路途远,恐怕回来的不会那么及时。魏哀王天天闻报,左一个关口被拿下,右一个城池被攻克。这一天听报齐兵已兵临城下,魏哀王惊慌万状,急忙升殿,召众文武商议对策。

魏哀王升殿,将战情公布。满朝文武都心情沉重,低头不语。魏哀王急坏了:“众卿家,这该如何是好?你们倒是说话呀。”连问了数次,无人答言。且说朱亥丞相听说齐兵攻打大梁,朱亥暗中盘算,这准是三儿来报仇了,庞涓,你也算有这一天。朱亥只觉得心中痛快,分别这么长时间了,自己十分想念孙膑,不知三儿现在齐国怎么样了……..朱亥想到这儿,借此机会,出班跪倒奏本:“主公莫慌,齐国发兵到此,如果是为救燕,那我们请庞驸马撤兵也就完了,但齐兵不退,也许另有打算。老臣不才,愿作为使臣,到齐营走一趟,问个明白,我们也好再作打算。”魏哀王听了,觉得有理,但又不放心:“老丞相年事已高,此去危险吧。”朱亥道:“主公放心,两国相争,不斩来使我此行就问问齐国发兵的目的,他们总不至于要了我的命吧。”魏哀王听了,也只好如此了,便准了本,让朱亥去了。朱亥心想:三儿在营中,我有什么可怕的。便一兵一卒未带,独自骑一匹瘦马,赶奔齐国大营。马上要见到孙膑了,老头子心中高兴,这时已经离齐营门口不远了,突然从营中冲出一匹花马,上坐一人,长得好似烟熏的太岁,火燎的金刚,手提双斧,,哇哇怪叫,催马直奔朱亥。朱亥闻见,吓得魂飞天外。

这个营中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袁达。原来孙膑、田文一到大梁城下,袁达就盼着这赶快架炮攻城,快点打仗。谁知孙膑到了大梁城下,丝毫不提打仗攻城,只是认真的安排安营扎寨。这袁达就不耐烦,找师傅问,孙膑也不听。袁达憋坏了,几天不打仗,手心就痒,这几日闲的在营门口转悠。不料这一天,突然看见大梁城城门打开,吊桥放下来了,从里面出来一个老头,一个人骑着马,奔这边而来。袁达心中一动,心想这准是魏国的官,他可乐坏了。这才叫着扑奔朱亥。朱亥吓得魂不附体,连忙摆手喊道:“这位将军,莫要误会,我是魏国的丞相朱亥,我是特使呀,要求见……”下话未出口,袁达已冲到面前,一把将朱亥抓过来:“我管你什么的,你过来吧!”朱亥方才一番话,袁达只注意听的他是丞相了,袁达心中窃喜:丞相,这可官大,我若将他拿著,一定功劳也大。于是贪功心切,袁达头脑一热,这才生擒了朱亥,将朱亥横担在马背上,斧压上朱亥的脖项,道:“老实点,动一动,宰了你。”朱亥吓得一点没敢动,现在心中这个后悔,后悔自己的冒失,太冲动,暗叫自己的名字:朱亥呀朱亥,你怎么就知道这营中的主将就是孙膑。万一不是,谁认得你朱亥,这不是来送死么?看现在的情况,凶多吉少,八成要归位。朱亥现在万念俱灰,只好紧闭双眼,听天由命。

袁达催马一直来到中军帐外,将朱亥顺到地下,吩咐士兵将朱亥绑上,自己抢先进了大帐。田文和孙膑正在帐中议论军情,见袁达忽然进来就是一愣。袁达连忙施礼:“老王爷,师傅,我今天可抓到一个大的丞相,师傅你说官大不?”袁达说完,冲外面一招手:“来呀,把那个老头推进来。”且说孙膑听得丞相二字就是一惊,在看外面兵卒推进一人,正是自己的朱伯父。孙膑赶紧欠身离座:“朱伯父,是你哪?”再说朱亥一进账就找孙膑,他也看见孙膑了,但没敢认。当初孙膑走的时候与个疯叫花子一般不二,现在收拾的干净整齐,而且身居要职,在中间一坐,朱亥一时没反应过来,孙膑急忙来到朱亥身边,亲自给朱亥松绑道:“朱伯父,你不认得我了么?我是孙膑呀。”朱亥这才相信眼前的一切,定下神来:“三儿呀,真是你呀?”“朱伯父,是我,快坐下,慢慢说。”孙膑扶着朱亥坐下。朱亥拉着孙膑的手:“三儿呀,吓死我了,这位将军是谁呀,好厉害。”孙膑听得此言,想起了袁达,转过身来,用手一指袁达,怒斥道:“大胆袁达,为师和你说过多少回了,朱伯父是我的恩人,今日前来,你不好生接待,反而如此无礼,这还了得,来人,推出去杀!”手下兵卒领命一拥而上,将袁达绑出去了。袁达心中懊悔,先前确多次听孙膑讲过,可今儿自己真没想到,觉得委屈,又无话可说,值得让人推出去了,绑在柱子上。刀斧手做好了准备,只听孙膑一声令下。

    孙膑让推出去了袁达,又给朱亥沏上了茶水,引着与田文见过。田文也常听孙膑讲过朱亥的恩德,对朱亥十分尊敬,简单寒暄了几句,朱亥见差不多了:方才说道:“三儿呀,咱们有话就直说,你这次来,是不是为报仇?”孙膑点头道:“朱伯父说的正是,那庞涓进兵燕国,我领兵进大梁是为了解救燕国,借此机会要捉拿庞涓报仇。”朱亥道:“三儿呀,如此说来,我朱亥一定给你帮忙,但如果你想灭我魏国,我可决然不会答应。”孙膑忙道:“朱伯父放心,我只为庞涓。”朱亥又道:“这样就好,哎?三儿呀,我今日作为魏哀王特使,询问你们发兵的目的,我回去该如何交旨呢?”孙膑想了想:“朱伯父,回去只得对魏哀王说,我们齐国先要等庞涓撤兵再作打算,这期间,不攻打大梁。还有不要让魏哀王知道我还活着在齐营中,只安慰魏哀王说等庞涓帅大军回来,齐国自然就吓得退兵了。”朱亥点头记下了,忽而又想起了袁达,心中暗自琢磨,袁达将我抓进营来,孙膑挺生气,要人推出袁达杀,可他为何迟迟不下杀的命令?想到这儿,朱亥已明白了八九分,哪能为我这点小事杀一员上将呢?这就是给我一个面子,我呀,别不知趣,求求情吧。于是朱亥站起来道:“孙膑那,你看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了,方才被袁达所擒,实是一场误会,袁将军不明内情,看在我的面上,孙真人你就放了他吧。”孙膑听完道:“朱伯父,这个袁达实在可气,今天惊吓了你,我非杀他不可,你别求情了。”朱亥陪笑道:“孙真人,袁达是齐国上将,,因此小事被杀,太也可惜了,况是因我之事,我现在都好了,你又何必追究呢,你好歹叫我一声伯父,也应准了我这个人情。”孙膑听后笑笑:“好吧,朱伯父如此求情,小侄如何敢不听,今天就是朱伯父你,第二个人来,这面子也不能给。”孙膑又吩咐道:“来人,将袁达放回来。”自有人到外面给袁达解开绳子,让袁达进账。袁达刚一进账,孙膑把脸色一沉:“袁达,今天放你回来,不是我的主意,是我朱伯父求的情,还不快过去谢过朱丞相。”袁达方才在外面绑着,帐内的谈话,也大略听了几分,又听师父如此说,忙过来给朱亥跪倒磕头,谢了不杀之恩。朱亥挽起袁达,自己算做了一回好人,又想想再无什么事了,这才告辞回城。孙膑、田文一直送出营外,目送朱亥进了城,方才回来。

再说朱亥进了城,急忙上殿,魏哀王一直没退殿的等着呢,见丞相还朝,连忙询问。朱亥依孙膑方才所教道:“主公,老臣到齐营,说明来意,问了情况,齐国表示要等庞驸马回来再作打算。他们表示在此期间不会攻城。”魏哀王着急的又问:“那等庞驸马回来,齐国仍不撤兵,还做什么打算?”朱亥忙道:“主公,如何还担心起了这事,那齐营现在主帅适孟尝君田文,而且营中又没甚良将,只不过是空架子而已,待我们庞驸马回来,齐军还不得早吓得逃回临淄吗?魏哀王听听有理,这才面露喜色,让朱亥下去好生休息,又一面记大功一件,退了殿。

朱亥回府,心中也亮堂,暗道:“庞涓呀,庞涓,你若是回来,便难逃公道,三儿已经做好了准备报仇呢,你害的人太多了,这样一来,也为我国出了一害。”

再说庞涓大军正围困蓟城呢,突然听人报,先些日子杀出重围的孙龙又回来了,在自己营最薄弱的东南角突围,而且经城中出兵迎接,又一次突围得手,把个庞涓气的七窍生烟,正要将东南守将发落。又听探马飞报,齐国发兵十万,直捣自己的国都大梁,庞涓又气又急,齐国为救燕,竟要去打自己的国都。庞涓真万万没想到这一手。庞涓深知,自己发重兵攻燕,国都空虚,自己必须马上回去,这样一来也就忘记了处置守东南营的守将。庞涓吩咐下去,叫营中准备,今夜三更悄悄撤兵。

孙龙杀进了城,连忙来见爹爹孙操,将搬兵一事细说了一遍,有提及了三弟孙膑。孙操泪流满面,详细打听了一遍三儿子的情况。孙龙便讲述了在齐国受春王重用,五个职位,已娶六国督丞相家小姐等事。孙操听罢又好一阵欣慰、感慨和伤心。大家复又劝了一回。孙龙又将孙膑的信交予孙操。孙操展开一看,上面只有三行字:今夜三更庞涓撤兵,应随后掩杀,但不可穷追。孙操看罢收好了字笺,一边安排,布置兵力,今夜三更尾追掩杀庞涓。

庞涓自以为今夜三更撤兵无人知晓,赶紧撤兵回去就算了,不想刚一动身,只听身后蓟城中一阵大乱,紧接着城门大开,老驸马孙操领孙龙、孙虎杀了出来。庞涓心中暗自叫苦,但一心着急快回大梁,哪有闲心恋战,边打边撤,扔下了不少军需物资,也伤损了不少人。孙操追了一阵子,见差不多了,便收兵回了城,拾得不少粮食和武器。收获甚佳。再说那庞涓一夜的冲杀,摆脱了孙操,折了人马、物品,心中憋气,次日天明赶紧下寨休息,还没的歇呢,又有人来报,魏哀王下旨,大梁城告急,调庞驸马速回朝。庞涓心烦意乱,看来局势危急不容多呆,随又点人马拔营起寨。将士们未得歇好,又要上路,个个叫苦不迭。

庞涓于路上展开地图,计算了一下行程与时间,深感紧迫。如果走原路,从赵国边境绕过去,什么都晚了。庞涓一时兴起,传令下去走界牌关,从赵国境内走直线回大梁。庞涓认为上次赵国败在自己手下。这次穿境,应该没问题。军队依路而行,一路无话,这日来到界牌关下,讨敌骂阵,要求穿城而过。且说这界牌关原来的守将叫廉杰。当年魏赵交战时,庞涓就攻打这界牌关。廉杰领兵出战庞涓,庞涓见武艺不能取胜,便使出三把神砂,这才破了赵军,占领了界牌关。廉杰以身殉国,后来赵国赔钱求和,魏国才归还了界牌关。赵王又任廉杰之父,廉颇的长子廉刚守界牌关。那廉杰乃是廉家唯一孙子,如今折了,廉家人痛断肝肠,发誓要报此仇。廉刚正守界牌关,听得魏军火速撤兵,廉刚就盼着庞涓走界牌关,自己好报仇。今日闻报:庞涓到了。廉刚紧咬钢牙,吩咐点队出兵。

庞涓帅兵正在城下骂阵。只见吊桥放下,城门大开,城中兵卒呈二龙出水势往两旁一分,正中旌旗下闪出一员将军,黑脸膛,约五十岁左右,正是飞虎王廉刚。廉刚见了庞涓,眼中喷火,怒满胸怀,舞刀提马上前:“庞涓那,你来的正好,有道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今日你的死期到了。”庞涓从鼻孔哼了一声:“你是何人,敢口吐狂言,快闪开道路,让本驸马穿城而过,饶你性命。”廉刚已怒不可遏:“庞涓,你倒想穿城,老夫乃是飞虎王廉刚是也,你还记得么?上次你在界牌关杀了一人叫廉杰,那是我的独生儿子,我们廉家顶门立户的大孙子呀,此仇此恨,不共戴天,休走,拿命来!”说着举刀就砍。庞涓只好还手,二人打在一处,庞涓心中起急,不等打上几个回合,便想以神砂取胜,手刚在怀里一摸。不想廉刚早有防范,儿子就是吃的这亏,今儿见庞涓又要使神砂,连忙喊撤。率兵退回城中,紧闭大门不出。无论庞涓如何叫骂都不开城。庞涓气急败坏,骂到天黑,庞涓吩咐安营下寨,只待明日再战。庞涓连日疲劳,晚上早早睡下。夜阑更深,庞涓睡得正香之时,忽听外面大乱,有人来报,廉刚率兵已杀进大营。

庞涓大惊,连忙爬起来穿衣服,挂铠甲。等他收拾好了上马,营已乱作一团。庞涓想使神砂,不行了。双方展开了混战,庞涓只好勉强收拾了一支人马,往外逃。廉刚在乱战中就找庞涓,但就没找到。天亮廉刚不敢深追,也算出了口恶气,撤兵回城了。庞涓兵退数十里,点集人马,又伤折许多。庞涓又气又恨,界牌关都穿不过,更何况赵国国内呢。庞涓心急回国,不想反在界牌关受阻,误了时间,又穿不过去。庞涓只好带人复走老路,从赵边境绕着回魏。这一日探马来报,大军已达桂陵,庞涓暗喜,已离大梁不远了。于是催军进了桂陵,待走入腹地时,只见两边山高谷深,地形险峻。庞涓心生疑惑,若此设有伏兵,我等休矣。正然想着,忽听信炮三响,漫山遍野伏兵四起,庞涓大惊失色。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