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金盒春秋 第十三回  

2012-02-29 20:55:21|  分类: 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寨主袁达先前因天降冰雹,被迫撤兵,但后来因风雨停了,又卷土重来。袁达一眼就看见孙膑了,袁达气坏了,带马来到前敌。这时孙膑也带牛来到前敌。袁达将手中大斧左右一分,首先问:“我说你这个杂毛,你究竟是谁?”孙膑不慌不忙的回答说:“你还真问对了,我是圣人之孙,驸马之子,叫孙膑。”“孙膑,好。我问你,我那三弟独孤陈现在何处?”孙膑一笑:“袁达,你别找他了,他已经拜我为师,投降齐国了。”“什么?”袁达气的气炸连肝肺,独孤陈哪,你敢背叛我?袁达又喊:“孙膑,你先把独孤陈给我叫出来,我非宰了他不可。”孙膑还是稳稳当当的:“袁达,你别生气,我给你指一条明路,你也投降齐国,拜我为师,齐春王是有道明君…….”“别说了,他不给我钱就是昏君,我给你当师傅还差不多,休走,接斧吧!”袁达说着抡斧子就砍孙膑,孙膑不躲不闪,见袁达的斧子到了,用怀中的沉香灭龙双拐往上一架,“砰”,这一下火光四射,把袁达的斧子崩开。袁达只觉得双臂发麻,袁达大吃一惊:我原以为我的力气最大,不想被孙膑架开。但袁达不管这些,继续轮开车轮大斧,与孙膑战在一处。

要说起来袁达武艺高强,力大无穷,几乎可以说天下无敌,从来也没碰到过对手。可是袁达今天与孙膑伸手,袁达大吃一惊,自己的功夫与孙膑差的太多,动力气也比不过人家。袁达暗自吃惊,真有些力不从心,打着打着,袁达正在吃力,孙膑突然虚晃一拐,波牛跳出圈外,向旁边就跑。袁达一见孙膑跑了,袁达岂能放过,他跑,我就追呗。袁达傻劲也上来了,催马在后面紧追。孙膑骑牛跑了一段路之后,来到一个僻静的场所,孙膑把牛带住,转过牛来。这时袁达也追到切近,孙膑就说:“袁达,我让你拜我为师,我保证够师傅的资格,你拜我为师,和独孤臣还是好兄弟,当贼可不是长久之策啊。”袁达更来气了:“呸,我认你为师,亏你也说得出来。”“袁达,你若不服,你来看。”孙膑说着从身后抽出金转如意杏黄旗,在袁达眼前晃了晃,又把它插在地上,说:“袁达,你若真有能耐,你能否将这支旗拔出来,如果你能拔起来,我便拜你为师,你若拔不出来,你拜我为师,这样行吗?”袁达斜眼看了看,心说:“这样一支破旗,不到二尺高,就是一棵大树,我也能将它拔起来。于是袁达痛快的答应了。袁达看了看孙膑,有点不放心,又说:“孙膑,你离远点,窝拔旗时,你可别暗中下手。”孙膑点头同意,拨牛往后退了几步。袁达在马上一伸手,抓住旗尖,往上一带,可奇怪的是旗纹丝未动,袁达又拔了三回,旗还是不动。袁达可急了,使出全身的劲来拔,可旗好像长在地上了,拔不动。袁达又觉得在马上使不上劲,便对孙膑说:“孙膑,你再走远点,我要下马来拔。”

袁达向孙膑提出,让孙膑走远点,自己要下马拔旗。孙膑一笑,又拨牛往后退了一段距离。袁达看看距离,差不多,才放心,于是跳下马来,用双手抓住旗,使了十二分的劲,可还是拔不起来。袁达心中暗暗奇怪,又继续使劲,毫无反应。最后袁达累坏了,刚想松手,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双手粘在旗上了,怎么也掰不开。袁达可急坏了,起也起不来,走也走不动。正在着急,孙膑拨牛过来了,对袁达说:“袁达,你服不服?”袁达岂能服气说:“孙膑,我不服,你在旗上涂胶,不算英雄。”孙膑听了说:“那好,我不管你了,自己粘着吧。”说完孙膑拨牛转身而去,一会就不见了,只剩下袁达一人。袁达也确实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袁达一觉醒来,发现小黄旗也没了,自己的手好好的,马在一旁站着。袁达好生奇怪,爬起来,四处找找,一个人也没有。袁达上了马,来到战场,只见战场上空无一人,这是怎么回事?袁达以为自己的人马回了九泉山了呢,这才拨马回转九泉山。

九泉山的人马究竟打何处去了?原来,孙膑假装败去,将袁达引开之后,独孤陈便按照孙膑所教,催马来到前敌,见到另九位寨主,劝说他们拜孙膑为师,归顺齐国。咱大哥讲来也能投降。独孤陈在十一位寨主中,威信很高,这么一说,这九位寨主,李牧,薛文龙,薛文虎,展能、展胜、朱龙、卫虎、王恺、王铎,全部归顺,拜孙膑为师,跟田文回了城。又等了一会,孙膑也回来了,田文就问:“御弟,怎么样?袁达是否被你收服?”孙膑摇摇头:“皇兄,还没有,不过,慢慢努力,挥手服的。”

进城之后,田文与孙膑上殿。春王早在殿口迎接,一见孙膑田文回来了,一看表情就知道是胜利了,春王忙说:“二位皇兄辛苦了,快些上殿,坐下再说。”说着一手拉着田文,一手拉着孙膑,上了八宝金殿。到了殿上,春王吩咐献座。坐下之后,春王才问:“二位皇兄,不知前敌胜败如何?”听春王问,孙膑便讲述了经过。春王一听又收服了另九位寨主,春王大喜,想马上封孙膑的官职,孙膑却说:“主公,我不急封官,等我收服了袁达,再作打算。”春王也同意了,又在殿上摆酒庆功,吃喝完毕,孙膑、田文带着李牧、独孤陈、薛文龙、薛文虎、展能、展胜、朱龙、卫虎、王恺、王铎、马臻、吴谢回了府。

再说大寨主袁达,策马回了自己的九泉山,满以为自己的人马全在其中,可是进去一看,大寨中空无一人。袁达马上明白了,,这是全投降了。独孤陈都能投降,不用问,那些人也一定是投降了。袁达可气坏了,先骂独孤陈,你才来几天?我让你当上了三寨主,到现在还背叛我。又想起了另外九个人,你们跟随我袁达多年,说反就反,太不顾兄弟情义。袁达越想越生气,整个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次日天明,袁达早早就起来,上了马,提着开山大斧,直奔临淄城下。到了城下暴跳如雷,别人不要,专要孙膑。守城兵卒忙飞报齐春王。春王闻报,马上派人到西鲁王府去请孙膑和田文。工夫不大,田文和孙膑来到殿上。春王把城外袁达又来之事说了。春王说完,孙膑把话接过来:“主公,不必着急,臣现在出去迎敌,争取收服袁达。”“皇兄,那敢情好,只是有劳皇兄费心了。”“主公,这是哪里话来,这是臣应该做的。”说完孙膑田文带三千人马出了城。来到城外一看,袁达正在发威,眼睛都红了,袁达老远就看见了孙膑,袁达大叫:“孙膑,有能耐你过来,爷爷今天和你拼了。”

袁达叫孙膑过去,孙膑于是催开盘角青牛来到阵前。袁达二话不说,抡斧子就砍。孙膑照旧不躲不闪,用沉香灭龙双拐往上开。袁达可是说是力大无穷,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可是跟孙膑一比可不行,这一下把袁达震得后退几步,差一点从马上掉下来。袁达现在是气满胸膛,拨马又回来,继续与孙膑交战。这一回孙膑可没留情,使出真功夫了,几个回合过后,一拐点住袁达的穴道,一推将袁达推与马下,吩咐人:“绑!”手下人一拥而上将袁达绑上了,孙膑拨牛,回了城中。

回到城中,田文、孙膑先没上殿,先把袁达带入西鲁王府中,田文和孙膑在正中端坐,田文一拍桌子:“来呀,把袁达带上来。”有人把袁达推入大厅。袁达被绑着,来到厅中,鼻子里哼了一声,立而不跪。孙膑说:“袁达,事到现在,你还不服气么?还是尽早投降归顺,拜我为师才是上策啊。”袁达还是一声不吭,这时傍边的十位兄弟李牧、独孤陈、薛文龙、薛文虎、展能、展胜、朱龙、卫虎、王恺、王铎,全都过来了,跪在袁达面前,哭着相求:“大哥,拜师吧。”“是呀,当贼多不好,我们也不能占一辈子山啊。”袁达不怕硬的就怕软的,今天这几个人哭着一求,袁达也想开了,本来嘛,自己上次拔旗,说话不算,还算什么男子汉。可是袁达又一想,事到如今,孙膑能不杀我么?袁达刚这么一想,孙膑看出来了,忙起身,转到袁达身后,亲自给袁达解开绑绳。袁达顿时愣住了,孙膑笑着问:“袁达,你想好了么?”袁达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跪倒磕头:“师傅,我袁达心服口服,愿拜你为师。”孙膑忙伸双手相掺:“好徒儿,快快请起。”就这样袁达也拜了师。连同马臻、吴谢在内,孙膑一共收了十三个徒弟,为日后的整顿人界奠定了基础。

袁达拜师之后,田文大喜,和孙膑带着那十三个人上殿。到了金殿之上,对春王一讲,春王乐坏了,我们齐国有了孙膑,有了这些将军,简直是铜帮铁底,固若金汤。春王马上开始封官。孙膑等人跪倒听封,春王先封孙膑为中鲁王,这是无盐娘娘在世时作出的决定,又封南郡王,东平君,护国大军师,领兵招讨使,三军大元帅,五个职位;孙膑连忙谢恩。接着春王又封袁达为镇国一品大将军,李牧为保国一品大将军,独孤陈为副元帅,其他人依次封官。封完官,春王又派人装修孙膑的府第。府第早在无盐娘娘讨来孙膑之时就开始动工,早已修好,现在春王又派人好好整理一番,从银库提了不少钱,就叫南郡王府。春王还想给那十三个人修府可一经孙膑和十三个徒弟商量之后,孙膑向春王提出要在自己的南郡王府中划分十四份,分给他们居住,春王也同意了。

新官上任,必须先要夸官三天,所谓夸官,就是到各个官员府中去拜望,走访,认识,彼此了解。由于孙膑初到,地理不熟,所以孟尝君田文才陪孙膑一块来夸官。

一转眼,三天过去了,在这第三天中,孙膑田文正走着,前面突然闪出一座府第,建筑宏伟高大,院墙能有一丈四五尺高,金顶朱户,大门是红的,按当时的规矩,一般人家的大门是黑的,用红大门必须得受过特别批准,这家大门就是红的,门口一片小广场,立有两盏气死风灯,好气派!往门上一看,匾上赫然三个镀金大字“苏相府”。

田文和孙膑来到这座府外,孙膑提出进去看看,田文抬头看了看:“御弟,此乃当朝丞相苏仪的府,当初苏仪的哥哥苏秦,游说六国,才免去了齐国的灭顶之灾,但为此苏秦劳累过度,早在六七年前吐血身亡,为此,先主齐宣王十分重视苏家,封苏秦之弟苏仪为丞相,苏秦之母周氏为一品诰命夫人,特赐龙头拐杖,我们真得去拜访一下。”孙膑点点头,命人往里通禀,时间不大,里面响了九声礼炮,大门开放,苏仪亲自接出来了。孙膑一看苏仪,大约有三十多岁,英俊之中透着儒雅,文质彬彬。苏仪见了孙膑田文,连忙过来深施一礼,客气了几句之后,将孙膑、田文等人让到府中,到了银安殿,分宾主落座。这时苏仪的母亲周氏老诰命也出来了。田文就给介绍,周氏老太太一看孙膑真是相貌堂堂,虽然听说他腿下无足,但表面一点也看不出来。见过之后,又重新落座,仆人摆上瓜果茶水,又坐了一会,田文猛然间想起一件事来,田文于是对周氏老诰命说:“老夫人,小王有一件事问问,不知你可愿听否?”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