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一打天门阵  

2012-02-29 17:52:00|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三回

浪荡天涯奔走,舍上皮脸不羞,离合悲欢有来由,爱听洗耳尊坐,厌听不敢强留,荒词野史任意留,全凭列位帮凑,

西江月罢,书归前本,上一回说的是孟良正在愁闷之际,忽听得铜锣皆响,抬头一视,见有一起番兵,簇拥一个人,面如满月,唇若涂朱,三绺须髯飘洒颌下,真正一表好齐整人物,孟良观罢,暗暗的说道,不想北国也有这等英雄,思念之间,霎时到了跟前,孟良往旁一闪,那员番将早已在马上看见孟良,心中想道,此人相貌稀奇面带杀气,北国并无此将,想必为天门阵的缘故,六弟使人前来,通甚消息亦未可知,延辉想到这里,吩咐左右将那人唤来,有话问他,番兵领命到了孟良近前,说道,我们驸马爷传你问话咧,二爷闻言暗自说道,足矣的够了,我自见了他可就不怕事不妥当,遂跟定小番,来至延辉跟前,叩头起身,四爷问道,哪里所差,进城有何事干,二爷说道末将奉军师之命,夜晚观星,说有火星照临幽州分野,差俺持书献与驸马爷,用心防守,言罢,将书取出,自己献上,四爷接过一看,见封套以上写的是天波家信,四爷激灵灵打了个寒战,遂假意说道,你既是北国偏将,本督怎么不认得与你哩,孟良说,末将在上川口耶律招讨麾下已经八载,并未还朝,如今随来,所以不识驸马爷,四爷闻言暗暗说道,不错,我看他这样活动,不是孟良可就是岳胜,带她进府可自见分晓,想到这里遂说道,你且随我进府少住几日,还有差遣,孟良领命跟定那些番兵,不多一时往西一拐来至驸马门首,四爷下马,有人接去坐骑,四爷吩咐各归讯地,众人答应各自去讫,四爷和孟良进了大门,带了书房,四爷把柬帖去了封皮一观,

上写着太君倾泪铺云笺,拜上了萧后驸马亲生男,自从是八虎去把幽州闯,一个个为国捐躯落黄泉,延德儿怕死五台当和尚,你在哪幽州改姓不能还,汴梁城唯有一个杨延昭,他可才奉旨领兵镇三关,两国里结下冤仇深似海,偏偏的又遇颜容下了山,九龙口摆下天门七十二,你六弟出迎观阵全不全,不料想中了妖道无价宝,到如今命若悬丝实可怜,虽则是吉凶祸福皆有命,叫为娘时时刻刻把心担,也是咱杨门存心有天理,有一位神仙前来把方传,现如今俱般药味皆不少,惟有是龙母头发犯了难,俺君臣万般出在无计策,因此才差孟良速至番邦,我的儿不看僧面看佛面,看为娘养育哺乳整三年,你若是见了书词修怠慢,即速的打发孟良早回还,杨四爷看罢此书流痛泪,叫贤弟你且忍耐住几天,

话说杨四爷看过太君柬帖,满眼流泪,向孟良说道,此事非同小可,母亲见谕哪有坐视之理,贤弟暂且出府,待我酌量而行,孟良领命而去,四爷想有多时,忽然计上心来,遂回后宫与娥琼公主闲叙了多时,天色已晚,各自寝寐,到了那半夜时候,四爷一翻身躯大叫一声,疼死我也,公主睡中惊醒,听得喊叫,急忙披衣而起,唤侍女点灯,闪凤目一视,见驸马满口流血,哀声不止,两手抱住连声问道驸马,怎么来叫你,可唬死妾身了,

杨四爷哀声不止心里疼,把公主一阵唬的战兢兢,急慌忙两手抱住连声问,问一问怎么得的这种病,望将军快快说了妾身听,又不知从前也曾疼不疼,四爷说此病多年不曾犯,这犯了大约难保命残生,自从是得与公主成匹偶,实指望举案齐眉享荣华,不料想半途抛弃归阴世,纵就是杀身难报你的情,我死后千万不可常思念,怕公主被伤过了神不宁,杨四爷说了一些热肠话,那公主一阵急的大放声,呼驸马你且不要胡乱讲,你当初用药品是何等名,

单说杨四爷对着公主说了一些热情的话,公主泪流满面,说道驸马,你这病从前犯过不曾,四爷说翻过二次,公主说既然犯过,当初用的什么药呢,四爷说我因幼年战力过度,心存淤血,一疼命几不保,幸的一方,用龙须烧灰调服即愈,不想如今又犯了,公主闻言大惊失色,长叹一声,这就难以得此龙须了,

公主听说道,粉面失了色,暗说俺驸马,这病有了灾,别药皆可买,龙须哪里得,

北国里母后现为大辽王,女人家并无胡须待求谁,宋天子与俺正把干戈动,他岂能剪须借与俺烧灰,问驸马这药能替不能替,你快忙说来俺再去找寻,驸马说娘娘龙发也中用,但不知娘娘何日才回国,这公主听得此言满心喜,就说道妾身管保明日回,

公主闻言大喜说道,这却不难,随即修书一封,差信服家将,跨了四爷那一匹千里浑红马,出了幽州,书要简短,到了御营,见了萧后,呈上公主的书词,萧后一看,自古来女人们俱都是疼女婿的心肠,随即到了后账,将发剪下一绺,付与来人而回,送予公主,将发烧灰调服,其痛立止,不言公主暗暗欢喜,次日四爷将所剩之发,藏于袖内,闷坐书房,恰遇孟良前来见问,四爷慌忙交付,孟良抽身回了招商店,见了焦赞低声说道,事情已妥,你当将发带去,搭救六哥性命,我事情一完不久就到,焦赞领诺,星夜离了幽州,直往宋营而去,暂且不讲,单说孟良打发焦赞起身,自己又反身入城,到处观看,列为就说幽州城是萧后建都之所,各处有兵巡守,难免有不盘查与他么,说书不明如同昏镜,在下已经表白在先,孟良跟着驸马进府,番兵是眼见得,所以俱不阻挡与他,闲言少叙,孟良暗地到了御苑,四下观看,见楼凤亭左边果然有一眼琉璃井,孟良看了看四下无人,当时急忙搬运沙石,将井眼填塞,转身又到了养马院,留神一看有无数好马,与中国所有大不相同,有的是黄骠马,呼雷豹,干草黄,栗子色,艾叶青,卷毛兽,赤兔马,乌龙驹,花斑豹,枣骝驹,孟良正然观看,暗暗惊疑,又往南边一看,见有一匹银獬豸,拴在铁柱以上,长有一丈高有八尺,头上有一肉角,肚下毛卷龙鳞,浑身并无半根杂毛,比雪还白,有赞为证,

头似麒麟口似豸,口中一块喷云彩,肚下毛卷鳞鳞片,顶上生角真奇怪,上山能与猛虎争,下海咬的蛟龙败,脊背常驼八百斤,一日行程千里外,不久就归杨宗保,兴宋定夺花世界,真乃一匹好马也,孟二爷观罢龙驹喜在怀,恨不能即时送到南营来,暗说道好马见了有多少,便不如这匹坐骑生的乖,混身上好似一朵祥云现,恰相似一团雪块降瑶阶,似这样比玉更白银獬豸,实在是令人一见不丢开,这孟爷观罢上前把缰解,众番兵背后呐喊闹盈盈,喝了声偷马强盗哪里走,岂不知娘娘法度更厉害,往说着如狼似虎往上闯,眼睁睁绳捆索绑拿起来,孟二爷目下遭了塌天祸,略等等再把吉凶说明白。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