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一打天门阵  

2012-02-27 17:10:15|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回

平地风烟万丈高,吃亏颜容作怪妖,英雄出在天波府,宋家河山得安牢,

闲言少叙书归正本,话说杨六爷听罢宗保之言,心中大喜,遂命公子且回,后账即时奏知真宗,真宗大喜问道,先锋何日进兵呢,六爷说还得与臣子计议,方可行事,真宗又说道你父子为国勤劳,军务繁忙,赐你免奏金牌一道,嗣后任你便宜行事,勿的奏闻,以致耽搁,六爷领旨而退,此一时奸贼在旁,听得排阵势不全,心中着忙,遂持辞驾回归本帐,就地修书一封送与北番去了。

这家将领命出了东辕门,急忙忙要上番营报信音,贼王强人面兽心把国卖,宋王爷拿着顽石当真金,此一去颜容见了这个信,他可才急忙报与吕洞宾,那吕祖听说阵有不全处,即刻的从新填补加了心,若不有钟离老祖把山下,宋营里休想剩下一个人,那时节杀了汴梁无阻挡,真宗爷难以稳坐掌乾坤,咱这里未来之事且不说,再说那宗保起身临阵门,

不言奸贼王强使人暗地送信,再说六爷与宗保商议进兵之事,宗保说道,它以干支相克之日排阵,咱以干支相生之日破他便了,六爷闻言,传令各营准备候令,光阴迅速,不觉过了三朝,那日正当干支相生,公子禀知六爷,六爷即刻点齐人马,一同边关众将,三声炮响,升出辕门,直扑天门阵而来,有北国巡营小番看得明白,即时报与韩昌,韩昌报与颜容,亦整队而出,抬头一视,只见南营将士,俱各是威风凛凛相貌堂堂,好齐整的紧,

老妖道举目留神仔细观,看了看南朝人马非等闲,见几个手执大刀如门扇,见几个舞动铜锏与铁鞭,有的是方天画戟银战杆,有的是噪梨大槊剑连环,有的是凶似太岁丑陋鬼,有的是貌似潘安俊俏男,那一些金盔银甲射人目,坐下马蹄跳咆嚎龙出潭,这颜容观罢一回把头点,怪不得削平四海坐中原,且不言妖道暗夸南朝将,再把那宗保观阵讲一番,

老颜容观罢边关众将,暗自称羡不已,暂且不讲,单说的是六爷同宗保,来至将台,诸神往天门阵内出来,一看遂大叫一声,苍天呀,扑通跌落台下,六爷着忙,急命人扶起,未及问话,只听得北阵哈笑连天,銮铃皆响,高声喊道杨景,你若按兵不出,还多活几天,今日到此想要回去,比登天还难,言罢催马拧枪,往上就闯,六爷一看,原是韩昌,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就待出马迎敌,焦赞在旁连声叫道,元帅且慢,待俺打发这狗头回去,言罢一顶钢鞭,迎将上去喝道,韩昌我的儿,慢来,有焦三爷到了,韩昌抬头一视,见焦赞拦住去路,自古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骂了一声黑贼,你的死期已至,怎敢逞强,看俺枪下取你,言罢将他牛杆端了四个干,恶狠狠照定焦三爷扎一枪来,焦三爷用鞭架过,还一鞭去,二人杀在一处,战在垓心,有赞为证,

二人疆场把脸变,枪鞭并举就交战,枪来鞭迎手不迟,鞭去枪推谁敢慢,乌骓马,龙出现,虎尾豹,如闪电,韩昌枪去无敌手,今日撞见焦光赞,手迟迟,眼一慢,霎时就是森罗殿,眼睛不及丧无常,即刻就把阎君见,杀的半空愁云起,沙土滚滚乾坤变,从来也是大寒锋,不是他战这场战,好厉害也,

他两个咆哮如雷颠战鞍,俱都是咬牙切齿皱眉尖,这一个驼牛战杆分心刺,那一个钢鞭不住左右翻,韩延寿六国三川称魁首,焦三爷边关权有顶顶尖,只见他枪刺鞭当无破绽,又见他鞭打枪招武艺全,他二人走马盘桓八十趟,焦光赞忽有一计上心尖,说了声敌你不过我要走,他可才圈转坐驼一溜烟,焦三爷急忙跨马在一边,赶了个马尾相连不大远,忽的声举起钢鞭赛龙尾。唱一声狗头照打韩昌反。

定睛一看见一支钢鞭,直扑顶门而来,此一时招又不能招,架又不及架,把身子一闪,只听得韩昌哎呀一声,几乎下马了,不得了,

贼韩昌中了三爷回马鞭,在马上身子咣乐两三咣,圈马他跑安回上大营盘,焦三爷这场鞭打韩延寿,好不的气死野道老妖仙,

话说焦赞用回马鞭打了韩昌,六爷近前交令,忽打军对面出来了一个人,跨鹿提杖,乌面残髯,皂袍丝绦,飞临疆场,高声喊道南朝众将,有本事者敢于老祖比试三合,,六爷一视就知是颜容到了,遂拧枪呐喊,说妖道少要猖狂,帅老爷到了,颜容抬头一看,那个面目装束与别人大不相同,怎见得,有三字锦一篇为证,

凤翅盔,罩蓝缨,银锁铠甲砌玲珑,狮蛮带,八角弓,护心镜,耀眼明,九股勒甲宝攒成,梨花枪,手中擎,青鬃马,似蛟龙,撒箭内,宝雕弓,虎皮囊,箭一棚,纯钢宝剑剑鞘盛,雪花面,衬双睛,五绺髥,垂前胸,发喊声,似雷鸣,相貌堂堂世间少,马快枪尖四海惊,金门降下白虎帅,扶保大宋锦江宏,老妖道疆场以上细留神,打量这宋营来的一将军,戴一顶双凤银盔生杀气,披一副银锁铠甲砌龙鳞,跨一匹窜山跳涧青鬃马,使的是枪杆投尸枪一根,看此人不弱长坂赵云将,比着那兴唐叔宝胜几分,这颜容观罢六爷暗纳闷,他可才开口又来问原因,众明公欲知后事吉和凶,只得是下一回里说分明。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