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金盒春秋 第十二回  

2012-02-26 21:41:31|  分类: 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夜无话,次日天明,三寨主带了二千人马,出了九泉山,来到城外,命人讨敌骂阵,让田文出来送死。守城官兵一见,别说昨天打了败仗,还是心中害怕,忙飞报齐春王。齐春王闻报,心中也不太害怕,心说:“别人谁也不行,还得数我皇兄。”连忙派人去西鲁王府请田文。传旨官到了西鲁王府,见了田文,把事情一说。田文心中早有准备,也不惊慌。让传旨官先回去。孙膑得知来对田文说:“皇兄,这次你千万要带上我。”“当然,没有你,我怎么打?”田文让孙膑准备。准备在府门口等着,然后自己上殿。春王一见田文,可高兴了:“皇兄,九泉山的人卷土重来,皇兄你还能打么?”“主公,没说的,你给我三千人马,我去退敌。”“太好了,皇兄千万要多加小心。”“放心吧,主公。”田文讨得旨意,下殿,路过西鲁王府,带了孙膑,一块出了城。

孙膑田文出了城,一看对方早已亮开阵势。孙膑对田文说:“皇兄,这次你不要上去,我去。”“好好,御弟,你可留神。”孙膑答应一声,把牛往前带了几步,往对面观看。只见对面正中央有一匹白龙马,马上端坐着一个小伙儿,这小伙儿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手中托一条亮银盘龙枪。往这小伙儿脸上一看,这小伙儿面似银盆,剑眉虎目,鼻直口方,眉宇间闪着一团正气,这个帅就甭提了。真是气死吕布,不让潘安。在马上一坐,身前背后有百步的威风。要说此人是谁?他乃是九泉山三寨主,也是当年的秦川大元帅,金枪无敌将独孤陈。

要说独孤陈究竟是何许人也,原来,独孤陈适魏国的秦川镇守大元帅,与两名副将,也就是独孤陈的磕头的弟兄马臻、吴谢,三个人一同镇守边关,感情非比一般。一天魏哀王设宴,请边关将士携家眷参加,魏哀王有事,便让庞涓陪席。在吃酒过程中,庞涓发现,在独孤陈身旁坐着一位年轻美貌的少妇。庞涓就起了歹心,趁酒宴快散时,调戏此女。不想这美貌的少妇适独孤陈的妻子赵氏。赵氏性情刚烈,见庞涓嬉皮笑脸,不怀好意,赵氏不觉勃然大怒,给了庞涓一个嘴巴,还想再打。被独孤陈拦住,怕妻子惹祸。独孤陈忙给庞涓赔礼,众人都看在眼里,庞涓脸上直发烧,支吾着。就这样,大家不欢而散,为此,庞涓怀恨在心。事后不久,编造罪名,说独孤陈欲谋反,魏哀王偏听偏信,把独孤陈、马臻、吴谢的三家全都杀了,独孤陈三人逃走。魏哀王下令全国缉拿独孤陈三人。把三人逼得最后来到齐国境内,占据了一个山头,但终日吃不饱肚子,独孤陈三个人几乎走投无路。这一天独孤陈对马臻、吴谢说:“二位贤弟,因为我连累了你们,哥哥实在对不起你们呀。”马吴二人一听,连忙跪倒:“大哥,说的哪里话来?小弟根本不怪大哥,只怪庞涓害得我们家破人亡。”独孤陈心中很不好受:“二位贤弟,多谢你们能理解哥哥,我们说说现在吧,我们这样不是长久之策,我昨夜思前想后,哥哥我决定外出寻找出路,一旦我得好,一定把你们也带去。”马臻、吴谢一听也只好如此,于是三个人洒泪分别。独孤陈四处流浪,最后来到九泉山。大寨主袁达看中了独孤陈的功夫,才收留了独孤陈。独孤陈一见九泉山吃喝不愁,对袁达提出自己兄弟的事,袁达是个讲义气,好交朋友的人,一听独孤陈说,痛快的答应了。独孤陈这才给马臻、吴谢写信,让他们二人投奔九泉山。可独孤陈哪里知道,现在正在路上的自己的两位兄弟已被王禅王敖收服。

书归正传,孙膑带牛上了前敌,孙膑其实早已算出面前的小伙儿是独孤陈,但孙膑装着不知。这时独孤陈也注意打量着孙膑,只见面前来的这个老道:四十挂零的年纪,头戴鱼尾金冠巾,长方脸,尖下壳,黄白脸膛,竹眉长目,通关鼻梁,三山得配,三绺墨髯飘洒胸前,算的是漂亮的人物。独孤陈昨天听李牧讲过,今日亲眼相见,心中暗暗佩服。独孤陈也提马来到孙膑且近,在马上一抱拳:“仙长,你好,你若是代表齐国来打我们九泉山的,请你报名再战,你究竟是哪一位?”孙膑连忙还礼:“三寨主,我无名少姓,你见笑了,我姓孙名膑自博灵。”“啊!”独孤陈大吃一惊,又问:“你可是在魏国被庞涓所害得孙膑么?”“不错,是我。”独孤陈听了,半晌无言,联想起自己的情况,也是被庞涓所害,这一下,独孤陈觉得自己与孙膑的距离近了不少,简直忘记了自己是在战场上。于是又问:“孙真人,你被庞涓所害,我只是听说,但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孙真人能不能对我说说?”孙膑长叹一声:“好吧,………….”孙膑便把自己如何被害,讲述了一遍。独孤陈听了心中十分同情,低头无语、这时孙膑又说:“前几日,我还碰上了两个人,叫马臻、吴谢,他们二人已认我为师,他们还托我找他们的大哥独孤陈,我知道他们这三家全被庞涓所害,我将来不仅自己要报仇,也为他们三个人报仇。好了,我的名字报了,故事也讲了,孙膑恳请你也报出姓名。”

独孤陈听了这就是一愣,说到自己了,而且孙膑说还要给自己报仇,独孤陈可犹豫了,不知自己该不该报名。独孤陈沉吟片刻,对孙膑说:“孙真人。要我报名也可以,只是不能在这儿,请随我来。”于是独孤陈在头前领路,将孙膑带到一个僻静之处,独孤陈带住马,对孙膑说:“孙真人,实不相瞒,我就是你所说的独孤陈,我现在就在你的面前,你打算………”孙膑听了故作吃惊,继而又说:“独孤将军,既然如此,你的两位兄弟已然认我为师,我打算也收你为徒,不知独孤将军意下如何?”独孤陈听了说:“孙真人,感谢你能想着为我三人报仇,但是要我认你为师,……..这样吧,我们比比武,如果你赢了,我独孤陈心甘情愿认你为师,不知孙真人以为如何?”孙膑微微一笑,“当然可以,请吧!”独孤陈看了看孙膑骑的是青牛,独孤陈心说:青牛不是脚力,我如果这样与他伸手,便是欺负他。想到这里,独孤陈对孙膑说:“孙真人,牛不是脚力,我不能这样与你伸手,请色泽先回去,换一匹马,我们再伸手不迟。”不想孙膑听了却摆了摆手:“用不着,牛足够了,我们这么伸手,独孤将军若能胜我,我也认输,拜你为师如数给九泉山银子。”独孤陈一听话已说到这份上了,不换就不换。独孤陈手中托大枪,阴阳一合把,才要大战孙膑。

话说孙膑和独孤陈把话讲明,二人开始动手,别看独孤陈说话客气,打起仗来可不让分,使出全身的招数,把一条亮银盘龙枪都使活了,尽管如此,十几个回合过后,独孤陈还是觉得力不从心,自己的枪绝,孙膑的拐更绝,招数惊奇,变幻无穷。另外,独孤陈也感到自己的马的速度比人家的牛差的太多,孙膑的牛跑起来,好像黑风一样。把自己的马困在当中,开始独孤陈还硬支持着,后来实在无法支持,自己也看得出来,孙膑给自己手下留着情呢。独孤陈是个明白事理的人,虚晃一枪,拨马出了圈外,把抢扔在地上,自己翻身下马,跪在孙膑牛前:“师傅,弟子服了,我愿认你为师,帮助师傅捉庞涓报仇。”孙膑见状,也连忙下牛,双手相搀:“好徒儿,快快请起,随为师去齐国吧。”独孤陈说:“师傅,弟子还有一事,我投降齐国,认你为师,可我九泉山众位兄弟该怎么办呢?”孙膑笑道:“徒儿,不必担心,日后我将他们全部收服,你们不还一样是好兄弟。”正说着话呢,只见远处尘土飞扬,来了两匹马,独孤陈回头一看,又惊又喜:“二位贤弟,是你们?”

来了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马臻吴谢。原来马吴二人收到独孤陈的信后,立即动身前往九泉山,可是在路上碰上了王禅王敖,被王禅王敖收服,经过指点,让马吴二人认孙膑为师。这一天,两个人正在向前飞奔,突然发现前面有两个人,一个很像王禅王敖所说的孙膑,另一个正是自己的大哥独孤陈,马吴二人又惊又喜,飞马来到近前,跃下马来。独孤陈三个人抱头痛哭,哭罢多时止泪,三个人重新跪倒参见师父。孙膑急忙把三个人扶起来,好意安慰,然后带着三个人回归大队,与田文收兵回城了。

田文一见孙膑收降了独孤陈,田文无比的高兴,非要拉着孙膑上殿不可。孙膑执意不去,田文劝也劝不动,只好作罢。孙膑让田文带独孤陈上殿,告知齐春王,自己则回西鲁王府等候。田文没有办法,让孙膑回了府,自己带着独孤陈、马臻、吴谢三个人上殿,见春王,讲述了三个人的身世。春王都乐坏了,我皇兄真越老越有能耐,连三寨主独孤陈都收降了。有道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特别又是像独孤陈这样的文武双全年轻有为,上哪儿去找?春王高兴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依春王的意思马上就想封官,可独孤陈不愿意,自己希望收服袁达等人一块受封,私下里与田文说,田文也同意,于是对春王说:“主公,不急封官,臣有意将九泉山的余十位寨主收降,那时再封不晚。”春王一听,那样也可以,便答应了。田文又带独孤陈三人下了殿,回了西鲁王府。当天,西鲁王府中是热烈庆祝,盛排筵宴,让好不容易的独孤陈、马臻、吴谢一个桌;田文、孙膑、毛遂一个桌,一直吃喝到深夜。

西鲁王府中庆祝,再说独孤陈带来的九泉山的二千人马,左等三寨主不回来,右等也不回来,最后见齐国人马撤回城中,九泉山的人马可吓坏了,以为齐国把独孤陈抓了俘虏了,慌忙跑回山上送信。袁达闻报,又气又急,几乎要发疯。这回众寨主谁拦也拦不住,袁达决意明天亲自带兵攻城,救出独孤陈。一夜无话,第二天,天一亮,袁达就起来了,亮了全队。出动了全山四千人马,杀出九泉山,来到临淄城下,摆开阵势。袁达策马在城外怪叫,讨敌骂阵,要田文和那个老道出来送死。同时放出独孤陈。城上守卫的官兵一见,可吓坏了,杀人的祖宗来了,马上飞报齐春王。

再说春王这一日早朝,突然闻报:袁达领全山人马来到城外讨敌骂阵。春王有些吃惊,但心中也没有过于害怕。春王想:“现在找谁都不行,还得数我皇兄,看来今日之事非他莫属。于是春王派人到田文的西鲁王府去请田文。田文闻报,让传旨官先下去。田文问孙膑:“御弟,这次我还上殿讨旨,你去打么?”不想孙膑一乐:“皇兄,不是,这一回我要亲自上殿。”

孙膑对田文说他要亲自上殿,田文可乐坏了,早就盼着孙膑上殿。田文高兴地说:“御弟,这就对了,你早应该上殿,让春王和全朝文武好好看一看,本来嘛,靴鱼卖邦和退李牧,收独孤陈这几件功劳,没有一个人相信是我立的,御弟,你就在这等着,我先上殿,叫春王来接你。”孙膑点头同意。田文出了西鲁王府,飞马上殿。田文一来到殿上,春王连忙迎了过来:“皇兄,小弟又得麻烦哥哥了,那大寨主袁达因我们收降了独孤陈,气的来攻城,皇兄,你看如何是好,你是否还能出战?”田文听了对春王说:“主公,你看,臣这么大岁数了,那里打得了,我出去还不是必死无疑。”这番话把春王说愣了:“皇兄,此话怎讲?退李牧,收独孤陈不都是你的功劳么?”田文苦笑了一下:“主公,你估计你哥哥有这么大能耐么?实话对你说吧,不是我立的功劳,包括靴鱼卖邦之事,全都是孙膑的功劳。”“啊!”春王大吃一惊,“孙膑,他立的功劳。”“是呀,孙膑现在就在我的西鲁王府上呢。主公呀,你当初还看不起人家,还要绑人间,杀人家。怎么的,我还听那位说‘被天上的龙抓去了’,真是一派胡言,这些事全是人家做的,先交在我手上,现在拿出来,让主公你看看,你怎么对得起当初对人家的无理。”春王大吃一惊:“皇兄,此话怎讲?”“主公,千真万确,现在袁达兵临城下,马上要攻城了,主公你说怎么办?我们混海东齐有这样的大贤,主公,你去不去请?”春王恍然大悟,我说我皇兄老了老了能耐到这种地步,原来孙膑在他府上呢,我岂能不去请?这时春王也后悔当初自己确实对不起孙膑,春王忙吩咐备辇,自己要亲自为孙膑拉辇,接孙膑上八宝金殿。

春王要亲自去请孙膑,好比当年的文王请太公一样。春王带着辇,带着众文武大臣,来到了西鲁王府,一直来到书房门口。田文首先进入书房,见了孙膑。田文就说你:“御弟呀,我把春王找来了,让他为你赔礼。”这时春王赶紧走进书房,看见了面前的孙膑,真是仙风道骨,一副大罗神仙的相貌,与自己早期在殿上看到的孙膑判若两人。春王心中更觉内疚,连忙深施一礼:“孙皇兄,你好,小弟田广特来向皇兄你赔礼,先前小王无知,委屈了皇兄,千错万错,都怪小弟,孙皇兄你宽宏大量,原谅小弟吧。”孙膑忙往旁一闪身:“哎呀!承蒙春王大驾来请我孙膑,孙膑真担待不起。”这么一说,一天的乌云都散了。春王请孙膑上辇,自己亲自拉辇。孙膑因为没有客气,上了辇。春王亲自拉。春王哪里受过这个苦,可把春王累坏了,一直把孙膑坐的辇拉上八宝金殿。全朝文武都在后面跟着,到了殿上,春王吩咐摆酒宴,先吃饭。时间不大在金殿上盛排筵宴,春王左右不离孙膑,给孙膑斟酒。正在这时,有人来报春王说城外袁达讨敌骂阵甚紧。春王一皱眉,有心现在请孙膑出战,又一看还不是时候,便先压下不提。其实孙膑也听见了,只是装作没听见。

时间不长,又有人来报春王,说袁达讨敌甚紧,而且马上要开炮攻城,春王这心里都急坏了,春王站起身来,对孙膑说:“孙皇兄,这………你听见了吧?”孙膑听了却微微一笑:“主公,不急,我们得先吃饱了再说,待到袁达打到午朝门我们再出去也不迟。”齐春王听了这话,有点生气,但又不好说什么。又过了一会,一个报事的急匆匆跑上金殿,报告说袁达已经架炮攻城。春王听了,心急如焚,“哎呀,”一声,转过身去。这时孙膑站起身来,大家挺高兴,以为孙膑要出去退敌了,可是只听孙膑问:“众位,请问茅房在哪?”大家一听这话,高兴劲又下去了。春王还是紧锁双眉,这时有人来告诉孙膑,孙膑出去了,但是没有真去,孙膑到了无人之处,摆了摆小黄旗,拘来两位正神,风祖和北海冷龙。

再说风祖菡芝仙和北海冷龙,突然接到命令,两个人禁不住都笑了。北海冷龙就说:“菡芝仙那,我看着孙真人又犯毛病了,肯定是他想凉快凉快,让咱们给他下点雨。”“还用你说,我早就知道。”于是,二人来到孙膑近前,菡芝仙还是笑嘻嘻的,不太严肃,倒身下拜:“小神菡芝仙参见巡天都御使了一大仙,孙真人你何方派遣?”说着他抬起头来看孙膑,一看不要紧,菡芝仙吓坏了,孙真人怎么变样了?简直认不出来,吓得他又把头低下了。孙膑忙说:“风祖,请起,我命你们二人刮风下雨,下冰雹,只是不许让冰雹风雨进临淄城。”“是,小神遵命,小神告退。”菡芝仙说完回去了,两个人起到空中,相视一笑:“咱们都猜错了。”

孙膑回到殿上,还无退敌之意,春王真想发作,。正在这时,突然有人来报:“报告主公,冰雹退兵。”春王听了大喜:“是么?快让他进来。”手下人一愣:“主公,这冰雹乃是天上下的那个冰雹。”“噢,”春王听明白了,开始还以为是哪个国家来的大将叫冰雹呢。再说田文一听这话,自己琢磨了一会恍然大悟,忙过来拉住孙膑说:“御弟,冰雹退兵是不是你的毛病。”孙膑一笑:“不错,皇兄,我刚才就是去降冰雹的。”这时一旁的春王也听明白了,也是恍然大悟,现在彻底明白了,连忙来带孙膑面前跪下了:“孙皇兄,小王现在全明白了,皇兄,我真对不起你………。”孙膑也看出春王真心认错了,忙扶起春王:“主公,快快起来,臣担待不起,臣这就去退兵。”春王忙说:“不不,孙皇兄,吃饱再去不迟。”“主公,不用了,臣现在就去。”春王也同意了,给了孙膑三千人马,田文也要跟着,孙膑出城,才要会战袁达。

孙膑未出城以前,暗中对独孤陈说,让他们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独孤陈记在心中,交代完了,亮队出了城。孙膑的人马刚刚亮开,只见前方尘土飞扬,袁达又卷土从来,孙膑拢目光往前面观看,只见前面闪出一匹花斑豹,马上坐着一人,身高过丈,头似麦斗,眼似钢铃,气势汹汹,手中提着开山大斧。袁达也看见对面的孙膑了,袁达眼睛都红了,早就恨透了这个不知名的老道。袁达哇哇怪叫:“来来来,今天我非杀了你不可!”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