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金盒春秋 第九回  

2012-02-26 21:21:57|  分类: 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亥得了六十万两白银,可乐坏了。忙上回府,直奔书房。孙膑就在书房中等着呢。朱亥刚一进门便说:“三儿啊,我们又成功了,得了六十万两白银,这可太多了。”“朱伯父,那是最好了。”朱亥又命人摆上酒宴,与孙膑吃喝。孙膑一边吃,一边和朱亥说:“朱伯父,算来二十天后,我百日大难已满,我要走了。”“是呀,三儿啊,我也算呢,可你打算怎么走?”孙膑说:“朱伯父,我有个主意,现在你马上命人打造大棺材,下面要带夹层,底下再钻几个气眼,办丧事办十二天,十二天的夜里,我钻到夹层中去,清晨下葬,把我带出城外,到无人之地把我放出来。”朱亥一听,好吧,于是马上命人去打造。第二天一早棺材打造好了,朱亥假戏真唱,高搭灵棚,大张旗鼓,谁知第二天上午,庞涓到了。

庞涓早已算定孙膑就在朱相府,这次他可不敢轻举妄动了,这几次连着吃亏,所以庞涓决定利用发丧这个机会,暗地之中察访孙膑。庞涓命人买了不少纸马香锞,抬着到了朱相府,命人往里通报。庞涓见了朱亥,连连说好话,一方面感谢朱亥在金殿上为自己求情,另一方面说拖死了老夫人,深感内疚,特来以儿子身份祭拜。当然朱亥也不好深拦,便答应了。打这天起庞涓天天来,暗中观察了好几天,一无所获。可就在第十二天头上,庞涓临回府时,又到棺材周围转了一圈,他突然发觉棺材之中有人喘气,庞涓心中一动,悄悄走到棺材附近仔细听听,确认有人在其中。庞涓一分析,准是孙膑。庞涓本来打算要走,这一下不走了,和朱亥说要守灵。朱亥也不知道庞涓要做什么?庞涓坏水又冒上来了,借着守灵要看住孙膑,他准备明日活埋孙膑。

庞涓又想了一条毒计,活埋孙膑。庞涓守灵守了一晚上。寸步不离棺材,就怕里边的孙膑跑了。说话第二天天亮,要下葬了,庞涓还不走,朱亥可有些着急了,因为昨天傍晚,把孙膑送入夹层,准备今天放孙膑出城。朱亥又一想,也可能庞涓到了城外便走了。于是朱亥与庞涓带着棺材和不少殉葬品出了城。到了指定地点,要埋了,可庞涓还不走。庞涓为的就是达到这个目的,把孙膑和棺材一起埋入地下。朱亥可急坏了,这怎么能埋呢?孙膑还在里边呢。想不埋,又当着庞涓的面,怎么办呢?庞涓看出来了:“朱丞相,为何还不安葬老夫人?来来,用不用我派人帮忙?”“这………..这个……..。”朱亥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庞涓又问:“朱丞相,怎么了?你可别伤心过度,来人,帮助朱丞相安葬老夫人。“朱亥记得直跺脚,实在没有办法,看着仆人把棺材埋入地下,朱亥还抱着一丝希望,就是等庞涓走了以后,再马上命人挖出棺材。可是不想埋完了,庞涓还是不走,在一旁陪朱亥闲谈。朱亥心急如焚,又不敢在表面露出来,就这样一直过了近两个时辰。快到中午了,庞涓说:“朱丞相,时候不早了,我们也应该回城吃饭了,我们一块儿走吧。”朱亥无奈,只好带着人和庞涓一块儿回了大梁城。

一进城中,庞涓提出要找一个大饭店,请朱亥吃饭。朱亥现在心都碎了,哪儿有心思吃饭,说什么也不去。庞涓一计算时间,孙膑在地下这么长时间,怕早已死了多时,就是现在挖出来,也不好使了。所以庞涓也没有深劝。朱亥回了相府,一进府门,朱亥就哭开了。都恨透了自己,老糊涂了,这不是自己害了孙膑么?怎么能同意孙膑这么办呢?朱亥痛不欲生,一边哭,一边走,进了书房,低头拉把椅子坐下。正在这时,就听有人说话:“朱伯父,你为何哭泣?”朱亥闻听,猛地一抬头,只见床上坐着一人,不是别人,正是孙膑。

朱亥一惊,半天没说出话来。孙膑见状笑了笑说:“朱伯父,你别怕,我根本就没有被活埋,庞涓埋的不是我,而是我的一段水火黄绒丝绦,由我点化成人形。”朱亥由于上次孙膑驾火遁出来的,有了经验,所以这回也就信了,朱亥也不害怕了,坐下之后说:“三儿啊,真的么?刚才我都急死了,眼睁睁看着棺材被埋入地下,怎么?你没进去?”“朱伯父,确实如此,我已料到庞涓还要害我,我就没有进去,朱伯父如果不信,半夜派人挖出便知分晓。”“三儿啊,我信我信,你的能耐我心中知道,不用挖。”“那好吧。”朱亥这回也不伤心了,还天天和孙膑在一起。

按下这边,单说混海东齐早在三十年前,准备接孙膑到齐国,府邸都修好了。不想孙膑去云蒙山学艺了,齐宣王与无盐娘娘也只好作罢。从此之后四年,无盐娘娘奇迹般地身怀有孕,生了一个儿子,取名田广。二十年后,齐宣王暴病身亡,本打算将王位让与宣王长兄之子田文,可孟尝君田文执意不当,非立自己兄弟田广不可。就这样,田广继位为齐春王。田文比春王大着二十多岁,所以春王对田文十分尊敬。这一天无盐娘娘病危,心中自有一件事放心不下,就是自己的干儿子孙膑。最近孙膑他下山之后在魏国被庞涓所害,无盐娘娘叫来春王,告诉他无论如何也要把孙膑接到齐国。不管花多大代价。齐春王含着眼泪答应了,无盐娘娘说完就去世了。全国举哀,丧事办完了,齐春王按母亲的遗嘱,派下大夫卜商带八大车金银财宝到魏国,表面上是送礼为齐魏联好,暗地之中寻找孙膑,好接回齐国。就这样,卜商动身去魏国。

这一天,孙膑突然对朱亥说:“朱伯父,孙膑乃是落难之人,承蒙老伯父收留与我。如此大恩大德,孙膑永世不忘。”朱亥听了说:“哎呀,三儿啊,咱爷俩还说这话,我拿你就当亲儿子,你可别见外。”“朱伯父,我是说我打扰你这么长时间,我要走了。”朱亥吓一跳:“三儿啊,你要走?你上哪里去呀?百天大难满了,你要回家么?”“不,朱伯父,我还不能回家,我现在没有颜面去燕国,我要先去齐国。”“是么?那你如何去呀?”“朱伯父,我早已算得,齐国的下大夫卜商明日要来,麻烦朱伯父暗地之中告诉他,我在你府上,卜商此行就是为接我,我跟他走。”朱亥答应了。

第二天,朱亥上朝,果真齐国的下大夫卜商到了,送了八大车财宝说为两国联好。魏哀王自然高兴,在殿上设宴,卜商根本没有心思吃饭,苦于找不到孙膑。正这时,朱亥找了个机会,把卜商叫道没人的地方,对他说了孙膑就在自己府上。卜商大喜,当夜悄悄到了朱相府,见了孙膑商议妥当,才要接孙膑去齐国。

卜商到了朱相府,见到孙膑。卜商可乐坏了,要请孙膑去齐国。孙膑也正好正有此意。卜商说:“孙真人,事不宜迟,我们最好明天动身。我把你藏在一辆车中,好带出大梁城。”孙膑也同意了。孙膑又朝朱亥要了一些黄裱纸剪好一些什么东西,踹在怀里。待到真要走了,朱亥心中十分不好受,这么长时间了,自己和孙膑的感情特别深。朱亥拉着孙膑的手,朱亥哭了:“三儿啊,我真舍不得你走。”孙膑心中也不是滋味:“朱伯父,你别说了,我们还会有机会见面,你对孙膑恩重如山,我铭刻肺腑,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三儿啊,报什么?你给我弄那么多的钱,我都受不起,临行你多带点吧。”“不用了,朱伯父。”“那可不行,三儿啊,你到齐国一个亲人也没有,不带钱怎么办。”孙膑说什么也不带。朱亥又说:“那就洗个澡,换换衣服,好好收拾收拾再走吧。”不想孙膑还是不肯答应。朱亥说不过孙膑,只好作罢。第二天天亮,卜商把孙膑藏于车中,出了大梁城。

卜商带着孙膑刚出大梁城,走出没多远,只听身后有人大喊:“卜商休走,留下国家反叛孙膑。”卜商大吃一惊,回头观看,只见身后尘土飞扬,来了一队人马,为首者正是庞涓。原来庞涓昨日突然心血来潮,又开始算他的六爻金钱,一翻金钱,庞涓大吃一惊,先些时自己活埋孙膑,以为大患已除,不想孙膑并没有死,并且要随下大夫卜商去齐国。庞涓可慌了神,心想孙膑若去齐国,我如此的害他,他将来肯定要报仇哇,我还真就斗不过他。我无论如何也要及早干掉孙膑。同时庞涓心中也奇怪,为什么自己费尽心思要害死孙膑却没有要成功呢。但现在顾及不了许多,眼见卜商都要走,庞涓这才点齐人马,自己亲自带队,要去劫杀孙膑。

话说卜商正要回国,不想庞涓追来。卜商吓坏了,想跑也跑不了,卜商忙命人保护好车。这时庞涓已经来到眼前。庞涓手下的人一哄而上,把卜商的人包围在中间。卜商就预感到不妙,连忙来到庞涓马前说:“庞驸马,你有事么?”庞涓冷笑了几声:“卜大夫,当然有事,你胆子不小呀,竟敢带走国家反叛孙膑,赶紧把孙膑交出来?”卜商就知道庞涓是为这事来得,忙说:“庞驸马。你说的是哪里话来?什么孙膑,我不知道。”庞涓那顾的与卜商理论,吩咐一声:“搜!”庞涓手下的人往上一闯,一车一车的搜。卜商的人少,拦也拦不住,被推倒一边去了。卜商干着急没有办法。工夫不大,在第七辆车中找到了孙膑。庞涓可乐坏了,提马过来,抡起大刀,手起刀落,一刀将孙膑的人头砍下。庞涓心中这个痛快,笑了几声说声:“撤!”庞涓带着人马回城去了。再说卜商站在那儿,都傻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太突然了。正在这时,只听身后有人说:“无量天尊,卜大夫休慌,孙膑在此。”

卜商闻听,回头观看,只见身后站定的正是孙膑。卜商哪里见过这个?吓得魂不附体,好半天才说出来:“你究竟是人还是鬼?”孙膑微微一笑道:“卜大夫,你别害怕,你看看庞涓杀死的是我孙膑么?”卜商听了,这才回头观看,只见刚才被庞涓砍到的,那里是什么孙膑,是一个用黄裱纸做成的假人。卜商心中暗暗吃惊,赔付孙膑真是奇人,也就不害怕了,请孙膑上车,继续赶路。

卜商为了争取时间,出了打尖吃饭就是赶路,夜里也不停歇。话说卜商一队人马正在赶夜路,忽然听见身后马蹄声响,有人高声喊喝:“大胆卜商,你给我站住!”卜商听了就是一哆嗦,最怕的就是有追兵。转眼之间,追兵已到眼前,为首者正是庞涓。原来庞涓砍死孙膑之后,撤兵回城。回了驸马府,觉得不放心,命人摆上香案,开始算他的六爻金钱。这一算庞涓大吃一惊,卜孙膑的金钱上显着一生字。庞涓心中好生奇怪,马上点齐人马,追赶卜商。一直追到深夜,方才赶上,还是按照管理,庞涓派人强行搜找孙膑。不想刚一找,就见孙膑从车上跳出,转身就跑。庞涓岂能放过,拨马在后面就追,只见前面的孙膑虽然腿下无足,却跑得飞快。庞涓总也赶不上。庞涓正在着急,但见前面出现一条大河拦住去路,庞涓心中高兴,孙膑,孙膑看你还往哪儿跑?庞涓追到且近,只见孙膑回头看看庞涓到了,孙膑一纵身跃入河中,庞涓立马于河边,见孙膑好像不会游泳,不大一会就被淹死了。庞涓仍然不放心,马上命人摆上香案,庞涓算六爻金钱。待卜孙膑的金钱落地名片夹定睛瞧去:只见上面一个死字。庞涓长出一口气,收兵回城。

 孙膑真死了么?怎么会呢。原来孙膑跳下车时,卜商也急坏了,刚要命人去追,好好保护孙膑。就见前方人影一晃,有人说:“卜大夫,不用派人,孙膑不是在这么?”卜商一愣,孙膑已来到眼前,补充说:“卜大夫,你放心,方才的那个是假的,由庞涓去追。“卜商因为上次见识过一次孙膑的能耐,这回就信了。刚要请孙膑上车,孙膑一摆手:“且慢,卜大夫,我还需办点事。”说完,孙膑站好,念动天书,不多时见一人出现在孙膑面前,慌忙跪倒下拜:“小神参见巡天都御使了一大仙,孙真人何方派遣?”“上神,你回去待庞涓算我生死之时,暗中翻他的金钱,要让他算出我死了,明白么?”“是,小神明白,小神告退。”说完土神走了。卜商在一旁看呆了,孙真人太也了得,我齐国若得孙真人,真乃国家之福也。这时一切恢复正常。卜商请孙膑上车继续赶路。这次一路无话,到了山东齐国境内,卜商多次提出要给孙膑收拾一下,可孙膑说什么也不答应。卜商也只好作罢。终于这一天来到齐国的都城外,孙膑远远的望见城门洞上写着:临淄二字。孙膑的心动了一下,暗道:“这就是齐国都临淄城了,这城中等待我的是什么?我的苦难就就此结束么?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