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金盒春秋 第七回  

2012-02-25 21:19:34|  分类: 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庞涓为加害孙膑,想了一条毒计,欲今夜晚间放火烧碧田院。庞涓于是在府中偷偷的准备,一直到了三更天,领些人出去,用木柴在碧田院四周架了一圈,又泼上油,一把火点着了。庞涓一见火起,吩咐一声:“撤!”庞涓领人回了驸马府。再说那碧田院本是木质,一经点燃,一发而不可收拾,转眼间真是:风随火势,焰飞千丈之光;风趁火威,声憾半天之响。庞涓的人在一旁暗中观察,回报庞涓:碧田院中千来人尽死其中,无一生还。庞涓这个美,想必孙膑也葬身火海,了去了我心头大患。

再说朱亥老丞相,那天夜里睡不着觉,背着手在院子里散步,猛然间看见前方生么地方着火了,把半边天都给映红了。朱亥大惊,忙命人打探。不多时,手下人回报朱亥,碧田院起火。一句话朱亥吓得可不轻,因为朱亥知道里面还有自己的侄儿孙膑呢,于是急忙命人去救火。手下人奉命去了,工夫不大又回来了,:“报,报告丞相,火势太大,根本无法进去,而且里面房屋基本倒塌,无生还可能。”朱亥一听,眼泪下来了:孙膑那,莫非你也没能幸免。朱亥随即又恨开自己,早想把孙膑接回家中,可惜晚了一步。朱亥一边哭,一边往自己的书房里走。挑帘进了屋,一抬头哎呀一声,朱亥老丞相当时坐地下了。为什么?因为见床上坐着一人,不是别人,正是孙膑。

朱亥意见床上坐着的人正是孙膑,吓坏了,朱亥首先想到的是闹鬼了。朱亥顿时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孙真人,你活着为人,死后为神,我朱亥和你没有什么冤仇,你想干什么?”孙膑一笑,有心过去扶,没敢,怕那样一来更吓着朱亥了。孙膑就没过去,说:“朱伯父,你别害怕,孙膑没死,我是驾火遁出来的。”朱亥听了:“什么,你没死,碧田院中千余人都没出来,怎么你没死。”“朱伯父请想,我学会了三卷天书,六甲灵文,怎么用火一烧就死了,我真没死,想在朱伯父家借住,不知你老同意不同意?”朱亥半信半疑:“三儿啊,我和你父亲孙操交情可不错,你可别骗我。”“那是自然,朱伯父快起来。”朱亥一分析也有理,便不害怕了。从地下爬起来,拉了把椅子坐下,仔细看孙膑,折磨的不像人样,浑身都是伤,浑身都是血。朱亥心疼了:“三儿啊,你可受苦了,庞涓怎么把你折磨成这样了。”“朱伯父,你放心,不要紧。”“三啊,怎么跟我还说这种话,不要紧怎么出这么多血。”说着朱亥又冲外面喊:“来人,快去找医生,取药,取干净衣服。”孙膑听了连连摆手:“不用,朱伯父,我是避难之人,不能换衣服,伤不要紧,你不必费心了。”朱亥一听好吧,不换就不换。又命人准备饭菜,看孙膑吃完了。朱亥才有问:“三儿啊,你给我讲讲,你和庞涓到底是怎么回事?”孙膑就把庞涓是如何害自己的经过讲述了一遍。讲完把朱亥气坏了:“三儿啊,没说的,你放心在这儿住,百天大难,我全包了。”“朱伯父,那我孙膑太感谢了。”

第二天,有人报告魏哀王:碧田院被火烧为乌有,千余人尽死其中。魏哀王长叹一声,本想积德,反作了孽。魏哀王哪里知道是庞涓干的,烧了也就烧了,只好作罢。

就这样许多天过去了,朱亥天天不离书房,陪着孙膑。这一天,孙膑突然问朱亥:“朱伯父,你每月俸禄是多少?”“三儿啊,不多,才二百两纹银。”“真不算多,我在这儿吃你的喝你的,难道朱伯父不心疼?”“这是什么话,自家人,我有什么心疼的。你要是想吃什么,尽管对我说,什么好东西我都买得起,可别见外。”“朱伯父,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我老讨饶你老人家,我于心不忍,我想孝敬你老一包茶叶,”朱亥听完乐了:“三儿啊,你真会开玩笑,不错,我这个人是挺爱财,但不至于连卖茶叶的钱都没有吧。你身无分文,别闹了。”“朱伯父,但我孝敬你老的这包茶叶可大呀。”“哪有多大呢?”“五十两黄金的一包茶叶。”什么,朱亥吓了一跳,五十两黄金,朱亥又觉得好笑:“三儿啊,我怎么不明白你的意思,五十两黄金的一包茶叶,哪儿有卖那么大的呢?”“朱伯父,那我可不管,我把钱给你弄到手,你自己去买。”怎么弄,朱亥心说,你哪有钱呢,这准是跟我闹着玩。没想到孙膑一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个信封说:“朱伯父,明天你一上殿,城门官必然来报,我爹孙操发兵临城,要接我回去,可我百天大难未满,不能走,况且魏哀王以为火烧碧田院,我死了,交不出我,魏哀王着急,这时我庞贤弟必然讨旨出去去战我爹,他打不过我爹,败回来之后,魏哀王还得问:‘谁能退兵’这时朱伯父你就请旨说你能退兵。”

朱亥一听可着急了:“三儿啊,我和你爹交情是不错,但我也退不了兵啊,不,我不去。”“朱伯父,你别急,你放心讨旨魏哀王一定准本,但庞涓准不信你能退兵,他非要和你打赌,你若能退兵,庞涓给你五十两黄金;若退不了兵,你给他五十两黄金。”“什么,我给他五十两黄金,我拿不起。”“朱伯父,若你能退兵,不就是他给你五十两黄金了么?我这有一封信,你见到我爹,给他看信,我爹看了一定退兵。”“一定退兵?”“一定退兵!这样茶叶钱就到手了。”“好吧,我老头子听你一回。”朱亥接过信封揣在怀中。第二天,朱亥一边上朝,心中一边想:孙膑说的准不准呢?如果说错了,我就真得拿五十两黄金呀。这样吧,我先上殿去看看,孙膑不是说庞涓先出城么,大败而归。如果真是这样,说明孙膑料事如神,我这也错不了;如果不是这样,我就不出去退兵。想着想着,就来到殿上,文东武西,站立两厢。正在这时,殿头官慌慌张张跑上金殿:“报——报告主公,大事不好,益州燕国的驸马孙操孙子玉帅大兵,已兵临城下,马上要攻城了,说什么放回孙膑还则罢了,如果不放,就平了大梁城。”魏哀王听了大吃一惊,可吓得不轻,那孙膑死了,让我上哪儿去交?于是魏哀王问:“众位爱卿,你们都听到了吧,这该如何是好呢?”话音刚落,庞涓出班:“岳父皇休慌,儿臣愿往,谅他孙操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魏哀王大喜:“太好了,庞驸马,快去准备。”庞涓领旨下殿,顶盔挂甲,着袍束带,穿着齐整,点了三千人马,呈二龙出水势,出了大梁城。庞涓立马横刀,往对面一看,对面旗幡招展,上绣一个孙字,旗脚下一员老将,手中托枪,不用问,一定是孙操孙子玉。

要说孙操如何而来呢?原来老家人孙安回燕国以后把去接孙膑的经过告诉了驸马和公主。燕丹公主一听儿子在魏国被害成那样心疼之极,孙操亦是如此。夫妻二人商议了一下,认为儿子不回了可能是有苦衷,孙操都有点激了,想儿子都想疯了,这才点兵去魏国接孙膑。到了大梁城外,讨敌骂阵,让魏哀王交出孙膑。可没过多久,就见城门大开,出来一支人马,旗上绣一个庞字。孙操暗自咬牙,庞涓出来了,来得正好,你害了我的稀儿残废一生。孙操恨不得一枪刺死庞涓。但孙操毕竟有修养,大面上还过得去,见庞涓来到切近,一抱腕:“是庞涓庞驸马么?”“啊。不错,是你家驸马爷,你可是老匹夫孙操么?”孙操刚才就憋着火呢,现在一听庞涓说出这话,更生气了。二人话不投机,当即动手。要说庞涓确实有能耐,但是分跟谁比,跟孙操一比差的太多了,孙膑的枪占一绝啊。庞涓真不是对手,想用三把神砂,可还倒不出手来,二十多个回合过去,庞涓就招架不住了,一个没留神,让孙操一枪扎在小腹之上。后面的兵卒一看不好,连忙上前保护庞涓拨马回城了。

孙操在外继续讨敌,要魏哀王放出孙膑。这时庞涓败回城中,忙命人包扎伤口,解开衣服一看,扎的可不轻,要不是庞涓身穿三层铠甲护身,肠子都出来了。庞涓命人把自己扶上金殿,到了殿上见了魏哀王:“岳父皇,儿臣…….。”魏哀王早已闻报:“庞驸马,没事,快去休息吧。”“多谢岳父皇。”庞涓没走退在一旁。这时有人又报魏哀王:“孙操讨敌甚紧,要主公放出孙膑。”魏哀王急坏了,他是到关键时刻就没主意,忙问全朝文武:“众位爱卿,谁有高策,能保住大梁城?”旁边的朱亥老丞相一看: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和孙膑昨天所说一点不差,看来我也应该出去了。于是朱亥出班:“主公,老臣愿往,我去说退孙操。”魏哀王也实在没办法了:“好好,朱丞相,那你就去吧,多加小心。”朱亥领旨刚要下殿,这时一旁的庞涓过来了:“朱丞相,你能退兵么?”“唉吆,庞驸马,你这是什么意思?”庞涓一笑:“朱丞相,我说你退不了兵。”“我能退。”“是么,那我们打个赌。”“赌什么?”庞涓真大方:“五十两黄金,你如果退了兵,我给你五十两黄金;你若退不了兵,你给我五十两黄金,朱丞相以为如何?”朱亥一听,真是五十两黄金,这说明孙膑说的更准了,于是毫不犹豫:“庞驸马,那咱们一言为定。”庞涓还有点不放心,转回身去对魏哀王说:“岳父皇,你以为如何呢?”魏哀王到了这时方寸已乱,听庞涓这么一说,马上答应了:“好,一切听从庞驸马。”庞涓心中挺高兴,他还想从中捞一把。

不表庞涓单说朱亥,一兵一卒未带出了城门,来到孙操大营外,命士兵往里通报,要求见孙操。孙操闻报,原来是老哥哥来了,忙亮全队迎接。接朱亥进了中军大帐,孙操让摆酒吃喝。朱亥不想多耽误时间,连连摆手:“贤弟,咱还是说点正事吧,我这次前来表面上是魏哀王派我出来的,实际上是你儿孙膑让我来的。”孙操一听就站起来了:“老哥哥,你说什么?我儿现在何处?”“贤弟,别急,是这么这么回事。”朱亥讲述了经过,又把孙膑的信呈上。孙操接过书信,看了好几遍,哭开了:“我的稀儿啊!”朱亥赶紧劝:“贤弟,别难过了,孙膑在我府上,我不能让他受委屈,你的儿子就好比是我的儿子。”孙操这才擦了擦眼泪,信看懂了,什么都明白了,知道现在接肯定没用,于是说:“老哥哥,你不必着急,我什么都明白,小弟这就收兵。”朱亥挺高兴,一见也没有什么事儿了,告辞出来,才要回城交旨。

朱亥上了殿,见了魏哀王:“主公,臣交旨。”“哎呀,朱丞相,怎么样,能不能退兵?”“主公放心,孙操马上退兵。”正在这时有人来报:“燕国退兵了。”魏哀王听了长出了一口气,问道:“朱丞相,你是如何退的兵呢?”“主公,臣见了孙操,把事情的始末原由对他讲了,那孙膑死了,火烧碧田院被烧死了,想接也接不走。至于他被刖掉双足,那是他犯了罪,咎由自取,孙操也是明白是的人,这才撤兵回国了。”“噢,原来如此。”“主公,臣可使推了兵了,我那赌钱呢,求你给做主?”魏哀王一听对呀,庞涓输钱了,于是魏哀王对一旁的庞涓说:“庞驸马,朱丞相可退兵了,你们两个刚才怎么说的?”庞涓心中甚是奇怪,但燕国确实退兵了,事实摆在眼前,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又不好意思赖账,于是命人回府取来五十两黄金,交给了朱亥。别看庞涓表面上挺痛快,其实他心疼坏了,那可是金子呀!但他只有暗气暗憋。魏哀王退了殿,朱亥带着金子高高兴兴的回府了。

朱亥一进书房,孙膑正等着朱亥呢。一见朱亥进门来满面春风,孙膑笑着问:“朱伯父,茶叶钱到手了么?”“到了,三儿啊,真有你的,真是黄金五十两,来来,咱爷俩吃上几杯,来人,排摆酒宴。”功夫不大,酒宴摆好,朱亥与孙膑吃酒庆贺。

再说庞涓那儿,庞涓白白送了五十两黄金,气得鼓鼓的。回到府上,余怒未消,心中琢磨:朱亥怎么退的兵呢?孙操怎么能听他的呢?庞涓气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庞涓一琢磨不行,我得好好算一算,非弄明白不可。想到这儿,忙命人摆上香案,供好了香,庞涓开始算六爻金钱,花了很长时间,庞涓才推算明白,可把庞涓气坏了,怪不得朱老头退兵了,原来孙膑没死,在他府上呢,一定是孙膑给出的主意。好你个孙膑,命可真大呀,火烧碧田院,那么多人都死了,怎么你没死?看样子孙膑没疯呀。如果没疯,他将来还不得报仇么?我必须现在马上除掉孙膑,以绝后患,利用这个机会,朱亥,我也让你好不了。谁叫你窝藏国家反叛。庞涓想到这儿,马上召集手下军马五百人。庞涓亲自带队包围了朱相府,庞涓进府才要搜找孙膑。

庞涓领人包围了朱相府,围的是严严实实,风雨不透。庞涓亲自检查几遍,这才放心,让人叫门,要往里闯。

再说书房中,朱亥和孙膑正坐在桌前,饮酒闲聊。正喝着呢,孙膑突然间神情紧张:“朱伯父,坏了。”朱亥也吓了一跳:“三儿啊,怎么了?”“哎呀,朱伯父,庞涓算得我没死,来人要搜你府抓我。”朱亥一听也害怕了:“三儿啊,那你快点藏起来,实在不行,出我府去躲一躲。”不想孙膑又乐了:“朱伯父,用不着,你知道我庞贤弟来干什么了么?他来送你点心钱了。”朱亥楞住了:“三儿啊,别扯了,他能给咱们送钱?”“对,上次不是送了一回茶叶钱么?这次送点心钱。”“什么?”朱亥一听,茶叶钱就五十两黄金,那点心钱该有多少?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