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金盒春秋 第六回  

2012-02-25 21:11:29|  分类: 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福通找了一个机会,来到孙膑房中,一看,孙膑还在为庞涓写天书。刘福通急忙跪下:“孙真人,大事不好,你想个办法离开此处吧。”孙膑不明白。忙说:“老人家,快起来,有话请讲,”刘福通没起来,对孙膑讲了一遍自己听到的庞涓与魏阴公主谈话的内容。不想孙膑听了把脸一沉:“刘福通,你挑拨我们兄弟的感情,你快走,我不告诉庞贤弟,”刘福通可着急了,“孙真人,这是真的,我这么大岁数,我不能偏让你。”“别说了,我不信、”孙膑真有点生气了,刘福通情知不好,赶紧退了下去,摇头叹息:“唉,孙真人照你这样,必被庞涓所害,可我想管也管不了,孙真人不信。刘福通又一想,世上不平之事太多了,不是我能管得过来的,算了。

再说孙膑,等刘福通走了之后,也没多想,对庞涓依然一心一意。

一个多月过去了,孙膑已经写完了一卷天书,要开第二卷了,孙膑觉得心中烦闷,也确实累了,连日来白天晚上的写,孙膑想出去看看,扶着桌子站起来,伤口一触地,痛彻骨髓,把孙膑疼得又坐下了,想到自己被刖去双足,极度的伤感涌上心头,莫非我就不能走了么,不行,孙膑二次站起来,强忍剧痛,扶着柜子,墙,好不容易出了屋,抬头看看蓝天白云,想起了自己燕国的家,爹娘,你们在哪里。可知你们的稀儿在此?孙膑想着不觉来到庞府的后花园,正在这时,天上刷的一道白光,一人驾遁光而来,落到孙膑面前,孙膑定睛一看,正是二师叔王敖,孙膑急忙跪下:“二师叔,你好,小侄孙膑给你磕头了,”说着孙膑眼泪盈满了眼眶,可算见到亲人了。不想王敖确是怒气冲冲,气的五官挪位,用手一指孙膑:“呸,把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你师父是怎么教你的,你白学艺三十年,临下山我师兄告诉你的话,你一句也不听,前推后算,你怎么不算算呢?你的双足是如何丢的?现在到了今天,你还执迷不悟,该,活该!从今日起,你师傅给你改名叫孙膑。百天之内你不可离开大梁城,否则你有千天大难,以后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师叔去也。”说完,王敖驾起遁光走了,孙膑呆在那儿,对呀,我会算,我怎么不算算呢。于是孙膑跪在那儿开始算,这一下子全明白了,好狠毒的庞涓那,我对你真心实意,你却百般害我,若不是我师叔提醒,我非被毒死不可,你害的我残废终生,我孙膑誓报此仇。想到这儿,孙膑又想起了师傅告诉自己的话,字字句句播动孙膑的心弦,悔不该不停师傅的话。师傅,我对不起你,孙膑一边想一边哭,哭罢多时,又想起天书,好个庞涓,我还给你写天书,我都给你撕了。孙膑也不顾伤口疼痛,赶到书房,一看桌面上,第二卷天书的封皮上有一只苍蝇,一身是墨在封皮上爬,孙膑仔细一看,苍蝇爬了三个字:假疯魔。孙膑明白了,这是师叔点化我,保全性命,要我装疯,再看苍蝇爬完字,一展翅飞了。这时孙膑在屋中大骂庞涓。手下人在外边听到了,飞报庞涓。庞涓闻报,有点不信,急忙来到书房。正看见孙膑伸手拿起写好的天书,几下就给撕碎了。庞涓心疼坏了,刚想夺过来,可晚了一步。孙膑口吐三昧真火,将天书烧成了灰。庞涓又气又急,孙膑怎么了,莫非疯了不成。孙膑借着假疯,大骂庞涓,一出心中恶气。但仍觉不解气。伸手抄起桌上的花瓶,砚台,奔庞涓就打,又把桌子掀了。庞涓一个没躲好,一砚台正扣到鼻子上。当时血下来了。庞涓真急了,“来人,把孙膑绑上,绑到柱子上。”手下人一拥而上,把孙膑绑到柱子上。庞涓定了定心神,似信非信,好端端个人,怎么突然间疯了呢,也许这是装的,不行,我非弄明白不可。

庞涓有点不相信孙膑疯了,回头吩咐一声,“来人,准备鞭子,给我打。”孙膑听得清清楚楚,但装疯得装到底,所以不能反抗,不大一会,准备好了,一个打手抡起鞭子,照孙膑就打。孙膑牙关一咬,也不喊疼,还是说胡话。庞涓气急败坏,在一旁大喊:“打,给我往死里打。”鞭子像雨点一样抽在孙膑身上,把孙膑抽得血肉模糊,最后孙膑昏过去了,庞涓还不罢休,一边命人用冷水泼醒孙膑,一边命人准备烙铁。这边孙膑刚醒,庞涓亲手抄起一把烙铁,要往孙膑胸前烙。再说老家人刘福通在一旁看得清楚,可急坏了,孙真人已受了重伤,怎么能禁得住用烙铁烙一下,这能把人折磨死呀,刘福通也顾不得许多,赶紧来到庞涓且近说:“庞驸马,公主有事请你快去一趟。”“是吗?”庞涓把烙铁放下,,告诉手下人:“去,把孙膑锁在后花园的凉亭上。”手下人听命去办了,庞涓赶紧奔内宅,见了魏阴公主:“公主,你找我。”魏阴公主愣住了:“驸马,没找你呀。”庞涓可气坏了,刘福通,你敢骗我,刚要发火,魏阴公主又说:“驸马,既然来了,你陪我一会儿吗。反正人家也挺想你。”所以这件事庞涓也没有深究,留在内宅陪公主了。

再说庞涓手下人把孙膑架到后花园,锁在凉亭的柱子上,然后走了。孙膑由于身上受伤太重,又昏过去了。一直到晚上,突然刮起了狂风,下起了倾盆大雨,雨水这一激,孙膑醒了,只觉得浑身上下疼痛难忍,被冰冷的雨水一浇简直难以忍受。从上午到现在水米未粘唇,衣服都被抽烂了,风还在猛烈的吹,雨还越下越大,孙膑冷的直发抖。孙膑往前挪动了一下身子,靠在柱子上,眼泪混着雨水一起淌了下来,想起师傅,想起爹娘,我孙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什么时候才有个头呢,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好呢,孙膑哭罢多时,把眼睛闭上,忍着身上的剧痛,准备熬过这漫漫长夜,正在这时西北天边唰的一道白光,来了一个姑娘,这个姑娘驾着遁光,一眼看见底下的孙膑了,这个姑娘忙叫了一声:“哎呀,不好。”

孙膑正紧闭双眼,忍受煎熬的煎熬时,忽然觉得风好像停了,雨也住了。身上温暖了许多,孙膑觉得奇怪,把眼睛睁开一看,面前站着个十八九的漂亮姑娘,一身粉色衣裙,显得千娇百媚。但是这个姑娘身上却盘着一条灰白色的龙,龙头搭在姑娘的肩上,张牙舞爪,样子显得十分可怕。再说这个姑娘一见孙膑把眼睛睁开了,急忙跪下磕头:“助风神菡芝仙参见巡天都御使了一大仙,小神该死,孙真人饶命啊。”孙膑刚才就看着这个姑娘眼熟,这一下想起来了,这正是风祖菡芝仙和北海冷龙,自己先前在封神台上见过,孙膑忙说:“风祖请起,你何罪之有。”菡芝仙没敢起来:“孙真人,小神行雨,不想淋了你,你饶了小神吧。”说完又连着磕头。孙膑又说:“风祖,快快起来,我不怪你,怎么能因为我改变天气呢,继续下吧,你可以回去了。”“孙真人,你当真不怪小神。”“是,小神多谢孙真人开恩。小神告退。”菡芝仙说完驾着遁光走了,随后风又刮起来了,雨也下起来了。

再说菡芝仙起在空中,对身上的北海冷龙说:“我看这巡天都御使大概有毛病吧。”北海冷龙说:“我看也是,这简直是天下难寻的傻子。”“就是的,这雨是咱俩下的玩的,还继续下吗。”“当然,反正不浇咱们,他让下就下。”菡芝仙又说:“刚才我真吓坏了,一位孙真人一生气,还不把我塞了北海眼。”北海冷龙也说:“那是,咱们算捡了个大便宜。”菡芝仙笑得都上不来气:“孙真人手中这么大的权力都不知道如何使用。”说完二人这阵笑,北海冷龙又说:“行了,只要没有咱们的责任就行,走吧,我带你到别处玩玩。”“好来。”两个人走了。

菡芝仙和北海冷龙绕了一大圈,直到天光放亮,也折腾够了,菡芝仙把风停了,北海冷龙把雨住了,二人这才回转封神台。

再说孙膑忍受了一夜的风吹雨打的折磨,好不容易挨到天亮,雨过天晴,这是内宅中的庞涓也起床了,对于孙膑疯了这件事,庞涓一直放心不下,还想最后试验一下,于是找来一个家人说:“你去到粪池,弄一碗粪汤来,再拿点饼,一起给孙膑送去,告诉他碗中是蜜,看他吃不吃。”“唉。”家人一听,驸马爷也真够坏的,但是上支下派,自己当奴才的也只好照办。于是照庞涓的话办了,给孙膑送去。孙膑根本没疯,碗中是不是蜜那还不知道啊,孙膑一气之下,等家人走了之后,拘来搬运神,。搬运神见了孙膑,急忙下拜:“小神参见巡天都御使,了一大仙,孙真人,你何方派遣?”“我命你用这碗粪汤换回庞府中最好的蜜来。”“是,小神遵命。”搬运神回去了,不多时换来了蜜,孙膑这才就着蜜吃饼。家人一看真吃了,飞报庞涓,庞涓还有些不信,过来一看,孙膑吃得津津有味。庞涓心中大喜,看来孙膑真疯了,千真万确,这下我可除去了心头大患。庞涓又一想孙膑疯了,留他也没什么用,于是派人放了孙膑,从此孙膑便流落街头。但吃喝不愁,天天命搬运神半庞府的好东西吃,只等百天大难满。

单说这一天,孙膑正在墙角下想心事,突然听身后有人说了一句:“那是三公子爷么?”孙膑一惊,回头观看,身后来了一个老者,有六十多岁,一身家人的打扮,孙膑就觉着眼熟,一时想不起来了。就见老者看见孙膑回头,愣了几秒钟,突然跪下:“三公子,真是你呀,我是孙安那。”孙膑听了,猛然想起来,这正是自己府上最贴心的家人孙安,小时候尽是孙安哄着自己玩,见到了一个亲人,孙膑悲喜交加,:“孙安,是我。”说完主仆二人抱头痛哭。哭罢多时,孙安仔细端详孙膑,孙膑连日来被折磨的不像样子了,,满脸污泥和血迹,发髻披散,衣服被鞭子抽成一条一条的,都被血染红了。双腿下无足,这个伤可够重的,伤口都发炎溃烂,往外淌血水。孙安这心翻了好几个个,:“三公子,你受苦了?”孙膑擦擦眼泪:“孙安,我不要紧,你从哪来啊?”“三公子,我从驸马府来,驸马孙操和燕丹公主都要想死你了,你快随我走吧,我在路上侍候你。”孙膑听了,心中很是难过,自己也是无时无刻不在想念自己的父母,但自己又不能回去。孙膑对孙安说:“孙安,我不能回去,我师叔告诉我百天之内不能离开大梁城,否则我有千天大难,你回去告诉我的父母,一旦可以回家,稀儿便回家。”“三公子,那行么?还是我来陪着三公子,侍候三公子到一百天。”“不用了,孙安,你回去吧。”孙安没有办法,“三公子,你多多保重,我回去了。”二人洒泪分别。孙膑依依不舍得送走了孙安,回忆起三十年前,孙安背着自己到处玩,那是何等愉快,而且仿佛就在眼前。又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孙膑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第二天一早儿,孙膑吃喝已毕,一想:我既然装疯,就该装到底。于是孙膑又说起胡话来了。路上的行人都好奇的看着孙膑,孙膑也不理睬。正说着,从背后来了一人,此人来到孙膑背后,问了一句:“你是孙真人么?”孙膑回头一瞧,此人约有三十五六岁,身着便装,但看得出来气质非凡,不像普通的百姓。孙膑回答道:“不错,正是在下,你是……..”“哎呀,孙真人,你好,我是秦国秦惠文王驾下武安君昌国君白起。”孙膑一听白起,这个名字很是熟悉,在秦国声名远播。孙膑急忙还礼:“原来是白大元帅,你找我有什么事?”“孙真人,我主秦惠文王听说孙真人在魏国被害,魏国不识孙真人奇才,我主识得。我主派我来请你去秦国做官,我主封你:护国大军师,领兵招讨使,三军大元帅,我这有圣旨请孙真人过目,你若同意去,我这还有尚方天子剑,烈火黄金印,现在就请你走马上任。”说着把圣旨往前一递,孙膑没接,苦笑了一下:“白大元帅,你请回复秦王,我孙膑万分感激,但我有百天大难未满,不可离开大梁城,所以我不能去。”“孙真人,一点通融也没有?”“没有,请白大元帅回去吧,孙膑多谢了。”白起听了,知道在说也没有用,只好收拾好圣旨,回秦国去了。

再讲庞涓,自从赶走孙膑,经常派手下人去打探,暗中观察。手下人报孙膑流落街头,每日都说胡话,都在骂庞驸马。庞涓一听,这可不行,孙膑若天天如此,把我的坏事都讲了,我以后怎么办?这样吧,庞涓又想了一个办法。第二天早朝,庞涓对魏哀王说:“岳父皇,儿臣有本。”魏哀王一看是庞涓,忙说:“庞驸马,有本奏来。”庞涓说:“岳父皇,自从你降罚刖去孙膑双足,这几天他在我府上,可不知为什么他突然疯了,儿臣便将他赶出府门,现见他可怜,想把他送入碧田院,岳父皇以为如何。”原来魏哀王为了积德行善,在大梁城开设了一个碧田院,专门收容无家可归之人,由国家出钱供养。魏哀王听了马上同意:“好,孤家准本。”事情定妥,庞涓把孙膑送入碧田院中。

孙膑被送入碧田院,全朝文武都轰动了,朝堂上除了庞涓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干国忠良。虽然不知道详细经过庞涓是如何害孙膑的,但都心中清楚孙膑是被屈含冤。特别是老丞相朱亥,朱亥与孙操交情莫逆,冲北磕头。今天看到侄儿在魏国被害,难过之极,只有背后偷偷落泪,其他的忠良,像大元帅郑安平,武威将军蒋兴祖,站殿将军刘礼寿等等众人,也十分同情孙膑,就在孙膑被送入碧田院的第二天,大元帅郑安平来了,让管事的带路,来见孙膑。郑安平可不知道内情,以为孙膑真疯了呢。郑安平恭恭敬敬的向孙膑鞠了一躬:“孙军师,我郑安平知道你被屈含冤,我十分同情,多了没有,留下千两纹银,孙真人你用吧。”说完郑安平走了,又嘱咐院子中好生侍候。接着武威将军蒋兴祖,刘礼寿,徐甲都来看孙膑,都留下纹银一千两。孙膑看了心中十分感激,但自己不能说话,因为自己在装疯。再说这几位将军一致要求院主用他们的钱为孙真人治病。

几位将军交代完了,转身就走,可不想此事被庞涓派出探听的人知晓,马上飞报庞涓。庞涓大吃一惊:可了不得了,这么多将军都愿意花重金为孙膑治病,一旦要是治好了,孙膑还不来报仇么。焉有我的命在,我不能手软,必须马上斩草除根。庞涓邮箱了一条毒计要害死孙膑。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