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金盒春秋 第三回  

2012-02-25 20:59:58|  分类: 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庞涓学艺八年下了山,孙膑留在山上继续学艺,没了庞涓,王禅叫起来孙膑也格外用心,老师真教,徒弟真学,所以孙膑的能耐直线上升。日月如梭,又是十二年。这一天,王禅叫孙膑:“宾儿,随为师去一个地方。”孙膑不解其意,赶紧收拾了一下,跟着王禅出了水帘洞,走了好长一段路,渐渐变得很热,好像夏天一样,孙膑也不知道这是上哪儿去,跟着师傅走吧。最后王禅停住了脚步,指着山下一片翠绿说:“宾儿,你看,那是王母娘娘的蟠桃林,由为师我看守,然后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从今以后你替师傅看桃。”说着领着孙膑进了桃林,来到中央戊己土,这长着一颗巨大的桃树,次树长得比其他树都好。王禅指着这棵树说:“宾儿,看桃主要看这棵树,树上共结三十二个桃子,一枚不可丢,丢一枚,师傅要挨打仙杖四十,丢二枚,打八十,丢三枚,可就斩仙台上问罪了,所以你一定要看守好。不过,不会有人敢来偷,你就次机会好好复习功课,为师每天给你送饭。”在林中还有一个小窝棚,王禅让孙膑住在里面,又交代了几句,王禅走了。

从此以后,孙膑天天看桃,很怕丢了,天天数。这一天孙膑出来看桃子,数了数,正好三十二枚。正在这个时候,东南方向唰的一声,一道白光落到树上,只听树上吱吱一声,白光又走了,孙膑吓了一跳,赶紧数,一数可不要紧,三十一枚,少了一枚,可把孙膑吓坏了,脸都白了,站在那不知所措,正在这时候,只听远处有人喊:“宾儿,饿了吧,为师给你送饭来了。”孙膑一听,师傅来了,更害怕了。王禅这时已来到孙膑近前,孙膑忙迎过去:“师傅,徒儿不饿。”王禅看了看孙膑,脸色不好,忙问:“宾儿,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不是,是……..,”孙膑想说有不敢说,王禅心里好奇怪,猛然想起了桃子,于是快步来到桃林前一数,可把王禅气坏了,回过身来就打孙膑:“不让你嘴馋,吃哪枚桃子不好,非吃这棵树上的桃子,师傅早说了,丢一枚桃,师傅要挨打仙杖四十,你为什么不为师傅想想。”孙膑吓得连忙跪倒,任凭王禅打,等王禅骂的差不多了,孙膑才说:“师傅,弟子不曾吃桃,桃子丢了,”王禅一听更火了,上去把孙膑踢了个趔趄:“吃了桃还说谎,看我不打死你。”孙膑从地下爬起来,二次跪倒说:“师傅,弟子说的是实话,是这么这么回事。”于是把丢桃经过说了一遍。王禅听罢,火消了,扶起孙膑说:“宾儿,如此说来,师傅错怪你了,可什么人这么大胆,敢透王母的桃子。”王禅从怀里取出一圈绳子交给孙膑,“那偷桃的人,偷了一回,定然要有第二回,这是捆仙绳,下次小偷再来,你将它捉住。”说完,又教给孙膑如何使用,教完,王禅走了。

孙膑也无心吃饭,一下午都围着桃树转,但是白光没有出现。第二天,清晨,孙膑正在树下看桃,这是东南天边的白光又来了,落到树上,响了两声。孙膑这才反应过来,忙念了咒语,放出捆仙绳,白光走了,捆仙绳也追了下去,又过了好半天,捆仙绳才回来,捆回来一个白猿,怀中抱着两枚桃子。孙膑吓得大惊失色,又丢了两枚,斩仙台上要问师傅的罪。

孙膑气的捡起一枝荆条就抽白猿,就在这时候,白猿说话了:“仙长,别打,我有下情回禀。”孙膑吓了一跳,猴会说话,这不成精了,有几分害怕,“你有什么下情,讲吧。”就见这白猿眼圈一红,哭着讲述了经过。原来此猴叫小白猿,家住西宛山,鹰愁涧,青霞岭,家中有一老母金光圣母。小白猿的父亲多年前得了三卷天书,六甲灵文,于是到后洞修炼,一年之后,回到前洞来看妻子和儿子,陪妻子过了一夜,不想天规规定背三卷天书者不许动男女之情,于是小白猿的父亲遭天谴死了。那一夜过后,金光圣母身怀有孕,又生了一个女儿。可在前不久,在山中采野果时,被猎人打死了。金光圣母盼夫思女,最后一病不起。小白猿是个孝子,天天端茶送水。这一天,金光圣母说想吃桃子,,小白猿一看当时是冬天,没有桃子,四处寻找,最后找到桃林,小白猿也想到了这是仙桃,但为了母亲,就得偷,于是偷了一枚,拿回来。金光圣母吃了,病好了一半,小白猿心中高兴,便又来偷桃,不想被捆仙绳拿住,小白猿又说:“如今,我母亲在家中等着我呢,他老人家还有病,万望仙长饶了我吧。”孙膑听了心想,小白猿是一个孝子啊,我如果打他杀他,我不仁不义,干脆放了她,桃子也给他,他还有病重的母亲呢,师傅如果问我,我就说没抓住,要杀要剐,我替师傅。想到这儿,便亲自给小白猿松了绑,小白猿感恩戴德,跪倒磕头,被孙膑扶起来,小白猿提出来要与孙膑冲北磕头,八拜结交。

孙膑与小白猿冲北磕头,其实小白猿有一百多年道行,比孙膑大得多。但白猿想:孙膑救自己一命,又救我母亲,我还给人家当哥哥,与情理不容啊。于是和孙膑讲了,开始孙膑不同意,但白猿态度十分坚决,非拜孙膑为兄长,最后孙膑同意了。二人桃园结义,有谈了几句。孙膑说:“白贤弟,你母亲在家等你呢,快回去吧,给母亲治病要紧。”小白猿听了,起身要走,孙膑又说:“白贤弟,你以后可别到桃园来了。”小白猿听了,心中疑惑不解:“三哥,为什么?我们已经结拜,我以后常来看望你不好吗?”孙膑是怕师傅捉到小白猿,自己保护不了,所以才这么说。可白猿一问自己,又不知道如何回答好了。小白猿见状,忙来到孙膑近前:“三哥,你一定有事,告诉我吧。”孙膑看看时间,师傅快来了,忙说:“白贤弟,真的没事,快走吧。”小白猿还不想走,二人正在推来推去,王禅来了。王禅来到近前,一眼看见了地上的两枚桃,脑袋嗡了一下,大事不好。

王禅一看有丢了两枚桃,这不等于要自己的命么?又一看树下,孙膑和一个小白猿在一起,王禅马上明白了,盗桃者肯定是这个白猿。王禅气坏了,捡起孙膑放在地上的荆条,举在空中就打小白猿。这时孙膑也发现师傅来了,要打小白猿。孙膑忙吧小白猿推到身后,荆条正好抽在孙膑身上。孙膑不顾疼痛,连忙跪下,王禅已是怒火三千丈,“宾儿,贼捉住了,为什么不捆着,你还要放走不成?”到了现在孙膑只好实话实说了:“师傅,您听我说,

小白猿的母亲重病在身,想吃桃子,小白猿是孝子,便给母亲找桃子,孝能感动天和地,师傅您饶了他吧。”王禅一听:“好好好,你为了她的母亲,不想想你的师傅,对了三枚桃,你师傅要被千刀万剐。”孙膑说:“师傅,让我去见王母,说明实情,我想王母娘娘会网开一面的,如果真的要杀,是我看丢的桃,就杀我吧。“王禅听了哭笑不得:“宾儿,你要去见王母,你有资格么?”又叹了一口气说:“既然如此,你好生看守桃园,我带白猿去见教主。”

王禅一看,事情到了现在,只有向上面说明情况。于是带着小白猿,驾遁光,去见七十二教总教主南极仙翁。一路无话,到了洞前,就见南极仙翁两个童子金霞,白毫正在洞前下棋,王禅让他们进去报信。两个人进去,工夫不大,命令传下:教主有请。王禅得信,让小白猿跟着自己进去。小白猿也懂事明里知道这是有尺寸的地方,于是规规矩矩跟着王禅进了洞,一直来到鹤轩。正中坐着南极仙翁,说起来南极子是太上老君的徒弟,鸿钧教主的徒孙,鸿钧教主一共收了三位徒弟:元始天尊,太上老君,通天教主。南极子见了王禅和小白猿,听王禅讲述了经过,也是一皱眉说:“王禅,此事太大了,丢了三枚仙桃,我想怕处理不了,这样吧,我们一起去见王母娘娘,讲明实情,让他发落。”王禅小白猿一听也只好如此。于是南极子带王禅小白猿上了天宫,求见王母。有人去报,还真不错,王母有请。

南极子亲自向王母说明情况,就见王母听后,沉吟片刻,拿起一把小刀说:“白猿,近前来。”南极子吓了一跳,王母怎么想杀猴,自己当这么多年教主,还真没听说王母娘娘亲自动手杀人的。王禅也心中奇怪,小白猿更是害怕,但又不敢不去。到了王母近前,就见王母娘娘用小刀轻轻刮去白猿脑门的毛,又提起笔写了六个大字:南无阿弥陀佛。金光闪闪。小白猿这才放心,只听王母说:“小白猿,不要害怕,孝子人人敬,孝顺动天地,你为母盗仙桃,无罪,以后只许你随便出入桃园,任意摘桃,不论多少。”小白猿听了可乐坏了,忙跪倒磕头。王母又对其他人说:“从今日起,把白猿纳入中原教。虽然他仙根最浅,白猿求谁帮忙都必须答应,谁敢伤害她,无论多大大仙,一律偿命。”白猿一听更乐了。三个人再次叩谢王母,起身告辞,出了南天门,南极子回自己的洞不提。再说王禅带着小白猿来到水帘洞门口,说:“白猿,时候不早了,快回家去吧。”“哎。”小白猿抱起两枚桃,驾起遁光,刚要回家,又想起三哥孙膑了,是三哥救了我,我得先告诉他一声,免得他担心。就改变方向,来到桃园。孙膑正着急呢,布置此去白贤弟是吉是凶。正这时,小白猿回来了,这个高兴,怀中抱着两枚桃。孙膑赶紧问:“白贤弟,怎么养?”小白猿把经过讲述一编,孙膑听了十分高兴“白贤弟,既然如此,快回家吧,你母亲一定急坏了。”小白猿一听也对:“三哥,那我走了。”孙膑一直看着小白猿不见了,才回来。

小白猿驾着遁光要回洞,走到一半,忽然发现下方有一老头,衣冠不整,躺在一块石头上凉凉,不时喊救命。小白猿是个孝子,自然同情老人,见此光景,忙落下遁光来到老者身边,问道:“老爷爷,您怎么了?”就见老头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唉,我家就在山那边,我现在身患大病,快要死了,也回不去家了。”小白猿听了,想帮帮这个老头,心想仙桃可以治百病,我何不送一枚仙桃给老者吃,虽然有点舍不得,但看到老者太可怜了,便取出一枚仙桃递给老者,说:“老爷爷,这是仙桃,你把它吃了吧,会好些的。”老头听了,“是吗?有那么灵,那我尝尝。”说着一探身接过桃。转眼之间便吃完了,再看老头,腰板也挺起来了,神采奕奕,仿佛浑身有时不完的劲,小白猿看了,暗道惊奇,这仙桃可真是能治百病。

老头吃完了,抹抹嘴,从身下抽出一把刀来,托在掌中,晃了晃,说:“此刀乃旷世奇珍青龙偃月刀是也,你救了我的性命,我将这把宝刀送你,另外我传授你刀法,你要记熟,到了后汉三国年间,从西方来一红脸大汉,等你教刀呢,然后你将此刀转赠与他。”小白猿一听心中奇怪,怎么还会有人向我学刀,那何尝不试试。就见这老头开始练刀,招数奇特,大刀舞动开来,霞光万道,瑞彩千条。说来也奇怪,白猿只看了一遍,就好像印在头脑中一样。老头练完了,白猿也牢记在心,双手拿过宝刀,自己正好拿动。小白猿又说:“唉,老爷爷,太谢谢你了,我把您送回家去吧。”谁知道老头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不用了,你来看。”小白猿定睛观看,那儿什么老头,正是南极仙翁,“白猿,看好刀,回家去吧。”说完化作一道白光走了。小白猿恍然大悟,忙向南极走的方向跪下磕头,拜完了,一看时间也耽搁的不轻,赶紧驾起遁光回了家。

小白猿一进门,金光圣母正坐在床上哭呢,小白猿一去不复返,从清晨直到下午。金光圣母心想:三九寒天,哪里来的桃子?一定是偷得。都怪我,吃了一个桃子还不知足,还要吃,小白猿此去定是凶多吉少,是我把孩子害了啊。”正在伤心,小白猿从外面一溜烟的跑进来:“娘、娘,不孝儿回来了。”金光圣母听了,喜出望外,连忙下床,一把抱住小白猿,放声痛哭,“儿啊,娘以为你活不了了呢,没想我们还能见到。”“娘,儿不是好好的吗、”小白猿又扶母亲坐在床上,讲述了一遍经过,又把那枚仙桃给母亲吃了,病全好了。金光圣母对小白猿说:“儿啊,虽然王母有旨,你可以随意摘桃,但我们不能得寸进尺,娘的病全好了,你可千万不能再去摘了。”小白猿听后连连点头,“娘,你放心,孩儿听你的话。”金光圣母话题一转又问:“儿啊,你交结的三哥叫孙膑孙博龄,是么?”“娘,是的。”“儿啊你结交孙膑太对了,要和他多亲多近,他是我们的恩人,受人点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娘,我知道。”

母子二人沉默了一会,金光圣母突然想起了什么,“儿啊,你去把那三卷天书取来。”小白猿取来了书,不明白母亲要做什么:“娘啊,要天书干什么?”金光圣母说:“这三卷天书留在这也没什么用,你去送给你三哥,问他愿不愿意攻读天书。”小白猿听了,也十分高兴,刚要去送书,又被金光圣母叫住:“儿啊,你的对你三哥说清楚,背了天书,就不能男女之情,不能流传后代香烟,问他愿意么?如果愿意,再把天书给他。让他记住了,不可违反,否则会遭天谴。”小白猿记下后,马上驾起遁光,直奔桃园去送书。见了孙膑,把天书给孙膑看,又说了母亲的话。孙膑乐坏了,毫不犹豫,背。早就听说三卷天书,神通广大。小白猿怕母亲着急,把话说完,回去了。小白猿刚一走,孙膑忙打开天书,原以为天书上密排着字迹,可翻开一看,上面空空如也,这是怎么回事。孙膑想:会不会年头多了,字迹没有了。又接着翻,三本全一样,没有字,可把孙膑急坏了,整个一下午都抱着天书,琢磨不透。

天渐渐黑了,孙膑把外衣脱了,到小窝棚中躺下,把三卷天书就放在身边,孙膑怎么也睡不着,心中还想天书的事,无意之中一伸手,翻了翻,使孙博龄大吃一惊,天书上金光闪闪,字迹清清楚楚。孙膑又惊又喜,大好时机我不背,更待何时?于是孙膑从第一页开始钻研,慢慢的,天光放亮,这时天书上的字迹有不清楚了,天光大亮,天书上有空空如也,好神奇。孙膑没敢告诉师傅,从那天起,白天看桃睡觉,晚上背天书,孙膑专心致志,一转眼,又是十年。孙膑背会了三卷天书,心情很轻松,孙膑想:原来都是默背,今天我大声背,背完这一遍我就把书交予师傅。想到此处,把天书放在一旁,大声背诵,这一背,可不得了了,惊动了封神台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天书既是命令,正神忙纷纷下界。孙膑正背呢,突然发现,无数道白光降落眼前都变成人了,三百六十五位,黑压压跪倒一片,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胖大的威武,瘦小的精神。孙膑愣了,这是怎么回事,就见为首一人,散发披肩,跪爬半步,来到孙膑近前:“仙长,拘小神来,何方差遣?”孙膑被问傻了,我也没派你呀。原来此人既是姜子牙封的三界首领八部三百六十五位清福正神柏鉴,柏鉴一看,孙膑不会回答,知道这是王禅的桃园,我们啊,找王老祖去,于是领众神去见王禅。

王禅闻报,吃了一惊,孙膑在哪儿弄得天书?忙又领众神去桃园。再说孙膑,都被搞糊涂了,唉管他呢,我呀接着背。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