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金盒春秋 第一回 孙膑学艺云梦山 路遇庞涓结祸灾  

2012-02-25 20:47:18|  分类: 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国年间,出现了战国七雄,按实力强弱可分为秦、楚、齐、燕、韩、赵、魏。且说燕国,当时国君为燕昭王。燕昭王有一御妹燕丹公主,许配了孙操,孙子玉为东席大驸马。成亲之后,夫妻恩爱,互敬互让。燕丹公主先后生了两个儿子,长子孙龙,次子孙虎,家庭美满幸福。谁知几年后,燕丹公主又身怀有孕,又生了一个儿子,因为生的希罕,取名孙稀。又过了几年,渐渐长大,考虑到稀字不妥,又改为宾字,形容少有的像宾客一样字叫博龄。孙膑自小聪明伶俐,勤奋好学,懂事明理。孙操与燕丹公主格外疼爱三儿子孙膑。但有一件事总不太如意。当时齐国、燕国两国交好,齐国的齐宣王与无盐娘娘一直无子,便在燕丹公主怀孙膑时要了过来,当时孙操与燕丹公主已经有了孙龙、孙虎,也就答应了将孙膑做无盐娘娘的干儿子,讲好了八岁时送到齐国。可是孙膑这孩子太讨人喜欢,聪明过人,燕丹公主与孙操实在舍不得,所以到了八岁,假说身体太弱,没有送过去。这样拖了一天又一天,孙膑九岁那年,齐国那边催的急了,实在拖不下去了,孙操才下决心与燕丹公主商量此时,送走稀耳。

这天晚上,等孙膑睡下之后,孙操与燕丹公主又提及此事。燕丹公主已是泪流满面,央求孙操到齐国去说说,不要给了。孙操紧缩双眉,眼泪也下来了,长叹一声“公主,不行啊,我们燕国顶天立地,你身为公主,我为驸马,怎麽能说话不算,出尔反尔呢?”燕丹公主也是明事理的人,一听此话,也不是不对啊,这才忍痛答应送取稀儿。决定之后,夫妻二人又是一阵痛哭。正哭着,床上的孙膑突然说话了:“爹、娘,你们二老不必伤心,既然你们舍不得稀儿,不愿我走,我有一个想法,”原来孙膑刚才没有睡,一直再听父母的谈话。燕丹公主听了,回身一八抱住孙膑:“稀儿呀,你还没睡,事情你都知道了?”“娘,我都听明白了。”孙操也过来了,把孙膑拉到怀里“稀儿,你有什麽话就说吧”孙膑说道:“爹、娘,我想去云梦山找王禅老祖学艺,这样一来齐国那边就有交代,燕国也不用送我走了,我学会本领好保国啊。”燕丹公主和孙操一听,这个办法确实可行。王禅老祖是孙膑爷爷的顶门大弟子。当年孙操小时候全归孙讯的七大弟子,特别是王禅照看了,把孙膑送到那儿,自己放心,就是舍不得儿子,但就目前来看,这麽做是最好不过了。

孙操一听儿子所说的有理,便问:“稀儿,既然你有此志向,那就去吧,你什麽时候走?”“爹,我明天就走。”燕丹公主一听,吃了一惊“稀儿呀,为何明天就走?在家多住些时日,为娘还舍不得你走。”孙膑回答道:“娘,我知道你舍不得稀儿,不过此事已定,稀儿还是早去早回;再说我早一天走,您对齐国也好早有交代。”燕丹公主一听稀儿小小年纪,说的句句在理,真不简单,更喜欢了,一夜都搂着儿子不松手。

次日天明,夫妻二人含泪为孙膑收拾好了行装,卷成一个行李卷,让孙膑背在身上。孙操孙子玉,一个个不放心,派两个家人沿途伺候三公子。没想到孙膑竟不答应。“爹,多谢你为孩儿想的周到,但是这家人我不能带,既然是去拜师,就必须得诚心,哪儿有让家人伺候的道理,我一定要单独前往。”孙操听了说:“稀儿,你还小呢,你才九岁,山上如果有毒蛇猛兽,你怎麽对付?”“爹,如果真是那样,带多少人也是没用,稀儿已经决定了,自己去。”孙操说不过儿子,只好答应。孙操燕丹忍痛送走了孙膑,真不知这一别什麽时候才能相见。

孙膑带好了应用之物,动身上了路,一路打听云梦山所在,走了近十几天,来到云梦山脚下,面对这样方圆百里的大山,孙膑也不知道王禅老祖的水帘洞在何处,只有自己去找了。孙膑有些乏累,便在草地上坐下来,刚刚坐了一会儿,忽听身旁有人喊了一声:“喂!你在这里干什麽?”孙膑顺声望去,只见道旁的树下坐着一个小孩,与自己年纪相仿,正冲自己招手。孙膑看了看,不认识,连忙过去。这时,那个小孩也丛树上跳下来了。孙膑就问:“这位仁兄,有什麽事吗?”这个小孩笑了笑:“没有大事,我只是想问问你,你自己一个人怎麽到这个山里来了?”孙膑一听,问我这个,那就直说吧:“我到这里是找王禅老祖学艺的。”那个小孩听了说道:“真巧,我也是去那学艺的。我正好与你同行。挨,你叫什麽?从哪儿来?家在哪儿?”孙膑于是就说了自己的姓名、家庭状况等。这个小孩听完也报了自己的姓名。原来这个小孩姓庞名涓字宏道,魏国人,父亲是个开染房的,谋财害命,后被魏国元帅郑海功所擒,正了国法,本来是庞涓的父亲杀人害命,咎由自取,可是庞涓一家鬼肚鸡肠,暗暗发誓要报仇,才打发小庞涓学艺。

庞涓只是报了名,后面的事可是只字未提,庞涓心里说,这个孙膑是从驸马府出来的,贵人所生,金枝玉叶,将来我报仇兴许能用的上,我得想个什麽办法能让他和我有点儿关系呢?对了,庞涓想到这,非得和孙膑冲北磕头,八拜结交不可。孙膑一想,反正认了师,我们也是师兄弟,结友当然可以了。孙膑痛快的答应了。没有香炉,用土堆一个,没有香,插上几根草,就这样两个人冲北磕头,八拜结交了。叙年庚时,庞涓想,当兄弟吃香,当哥哥必须让着小弟,提先问孙膑多大了。孙膑便照实说了自己九岁,可是庞涓呢,已经十岁了,庞涓一想,如果自己说自己八岁,恐怕孙膑不信,不如我也说九岁,然后提个生日比他小就可以了。想到这,庞涓就说:“哎呀,我也是九岁,你生日是多少呢?”孙膑说了之后,庞涓心中有数,编了一个生生日比孙膑小,于是孙膑为兄长,因为孙膑上面有两个哥哥,所以庞涓称孙膑为三哥。

磕头之后,庞涓对孙膑格外亲热。硬把孙膑的行李拿过来,自己扛着。孙膑呢一看庞涓对自己这麽好,刚成为兄弟就替自己拿东西,庞涓拿两个人的行李,孙膑也没在意,孙膑以为,你累了,再给我拿,不是一样吗?孙膑是这样想,但庞涓可不这样想,拿了一会来气了:“唉,我要拿,你就让我拿,你图轻快,我才不干呢,明天我非让你拿不可。”

晚上,两人就睡在草丛中。第二天,天一亮,两人收拾一下后,庞涓先出发,行李都扔给孙膑了。孙膑一看,对今天是该我挑了。于是拿起行李和庞涓走了一会儿,庞涓又想:这个办法不好,一会儿他累了,还让我拿,我怎麽办?或是今天睡下,明天天一亮,他先走了,还是我拿,不行。庞涓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走着走着,突然一捂肚子,坐在地上:“三哥,小弟我肚子疼。”孙膑听了一惊,连忙过来扶起庞涓“庞贤弟,你怎麽了,怎麽肚子疼呢?”庞涓一听孙膑问他,更来劲了,故意在地上打滚,可把孙膑吓坏了,他可不知道这是庞涓故意装的以为小弟真疼的要命,这是庞涓装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三哥,小弟可能是昨夜受了风寒,才肚子疼,我走不动了。”“庞贤弟,那怎麽办呢?来咱们歇一会儿。”“三哥,不行啊,你先去吧,小弟恐怕去不了了。”孙膑一看,这可不行,自己怎麽能丢下小弟不管呢?于是孙膑说:“庞贤弟,不要紧,哥哥背你去。”庞涓心中暗笑,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也假装的推让了几句,让孙膑背上了。

两个人根本不知道水帘洞在何处,只有瞎找,。这一天正找着,突然前边草丛一动,刮了一阵怪风,只听“嗷”的一声,跳出了一只白额吊睛大虫,站在两个人的面前。庞涓见状,吓的魂不附体,“哎呀”一声,一把抱住孙膑,“三哥,有、有老虎”,孙膑看了也吓了一跳,连忙扶起庞涓,推到身后“庞贤弟,别怕,有三哥我呢。”说完迎着猛虎,跪了下来说:“仙虎,你好,仙架可安,我想这云梦山,是神仙所在之地,山上的一草一木都是带仙气的,弟子是凡人,不小心惊动了仙架,请你原谅,放我们过去吧!”说来也怪,那猛虎听了以后,大叫一声,慢慢走开了。孙膑冲猛虎拜了三拜,等老虎走远了,孙膑才起身,回头再看庞涓都哆嗦成一个了。孙膑忙扶起庞涓,安慰半天,庞涓才爬起来。刚才可真是吓的灵魂出窍了,庞涓起来一想:这云梦山这麽大,谁知道还有没有猛虎呢?这次躲过了,下次可不一定了,我呀,不如在孙膑后面走,如果再来只猛虎,先把他吃了,我趁这个时候赶快跑,庞涓打定主意,不动声色,跟在孙膑后边走。

两人正往前走呢,这时,从旁边的大树上爬下一条大蛇,让过孙膑,只奔庞涓,吐着芯子。庞涓吓的魂都要飞了。“哎呀”一声就趴地下了,孙膑听见庞涓惊叫,忙回头,看见了大蛇,忙用身体护住了庞涓。冲着大蛇跪了下来,“仙蛇,你好,仙架可安,是不是弟子什麽地方错了,惹你不高兴了,弟子在这儿给你赔礼了,望仙蛇放我们过去吧。”说完这些话,再看这条大蛇又慢慢的爬回树上了,消失在枝叶中了。孙膑又冲蛇拜了三拜,才爬了起来。看看庞涓,庞涓抱着脑袋,在草丛中卷成一团,孙膑赶紧过去扶起庞涓,“庞贤弟,不要害怕,这里的老虎,蛇都不会吃人,我们快走吧。”庞涓抬起头四处看了看,蛇确实不见了,这才站起来和孙膑一块走,庞涓心中暗道:我在前面走能碰见老虎,在后面走能碰见蛇,这可怎麽办?对了,我这次和孙膑并肩走。于是庞涓走在孙膑的旁边。这一次平安无事。二人费了好大劲,把个云梦山几乎要走遍了。这一天,进了山的深处,远远望见了水帘洞,怎见得:

烟霞放彩,日月摇光,千株老柏,万节修竹。千株老柏带雨,满山青染染;万节修竹含烟,一境色茫茫。门外奇花夺锦,桥边瑶草生香。岭上蟠林红锦灿,洞门茸茸翠丝长,时闻仙鹤唳,每见瑞鸾翔,仙鹤唳时,声震九皋霄汉远,瑞鸾翔处,毛辉五色彩云光。白鹿玄猿时隐现,青狮白象化隐藏,细观是福地,果乃是天堂。

孙膑和庞涓一看,真是神仙的福地,总算是找到了水帘洞了,可是再往前一走,可不好办了,眼前闪出一道山涧,挡住了二人的去路。孙膑和庞涓只好停住了脚步,庞涓就问:三哥这、这可这可怎么办呢?我们怎末过去呢。孙膑看了看,这条大山涧,其实就是天然的一条大裂缝,及其陡峭,深不可测,无可攀岩 。孙膑也发愁了,山涧虽然也不算太宽,四五丈宽,但也跨不过去。这时庞涓用手一指:三哥,快看,那儿有一座桥,我们过去看看吧。孙膑沿庞涓所指的一看,果真有一座桥。于是二人急忙来到桥边,庞涓用手摸了一摸。说三哥,不行啊,这是座独木桥,而且放久了,都朽了。孙膑听了也用手试了试,确实,用手一掰就掉下来一块,不能过,这可怎么办。两个人正在着急,只见山涧那边来了一个小道童,挑着两个包笼,从独木桥上走过,都纹丝未动。嘿,庞涓一看真是怪事,急忙冲小道童喊,喂,小道童,我们要过桥哇,帮个忙,让我们过去好不好。小道童听了,看了庞涓一眼,没搭理,只是挑筐往前走。这是孙膑连忙跑过去,躬身施礼,仙童,你好,我们是来拜王老祖的,想要过此山涧,但我们凡夫俗子,比不得仙童,过不去桥,望仙童帮帮忙,让我们过去吧。这个道童听了孙膑的话,笑了笑,不敢当,既然这样,你们坐在我的筐中,我把你们挑过去吧。庞涓听了心想,这道童自己过桥,脚下运点功就过去了,可是要挑了我们,桥能承受住吗,走到桥中,桥一断,我们都完了,别人死不死的都不要紧,我可不能死,不能过去,就这样犹豫了一下,孙膑过来拉了一下庞涓,庞贤弟,快上去吧,庞涓没有办法了,只好冒险过桥。

庞涓不敢过桥,又一想,这样吧,我坐前边的 筐,他的扁担很长,一上桥,我坐的筐就到中间了,如果再走几步,我离岸也差不多了,就是桥断了,我往前一跳,抓住山石野草,也可以爬上去,然后我自己拜师,想到这儿,忙从孙膑手里拿过自己的行李,往怀里一抱,抢先坐在前面的筐内。孙膑哪里知道,抱着自己的行李,坐在后面的筐中。小道童就抱着肩膀在一边看着,看两个人坐好了,小道童才过来挑起担子,上了桥。庞涓恨不得一下子就到对岸,可庞涓着急,小道童不着急,迈着小碎步,好半天才到桥中间。小道童微微一笑,把肩膀上的担子开始转圈,由左肩头转到右肩头,本来庞涓在前边,这么一转,把庞涓转到后面去了。庞涓回头一瞧,万丈深渊,吓了一身冷汗,心里只骂,你就缺德吧。尽管如此,过桥也平安无事,到了对岸,小道童把担子放下,让两个人下来,二人才要认师学艺。


  评论这张
 
阅读(6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