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秦英征西 第三回 彩仙桥力劈展国老  

2012-11-30 21:08:40|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争名夺利图惘然,人生在世命由天,

任他金银积满库,临死难拿半文钱。

话说秦英见展坤骂他,只气的虎目圆睁说,好一个贼老畜生,你这个话不过是在外面骂我,如今你爷们的状元元帅,是哪里的功劳挣来的,不过是仗了一个俊俏女儿,谁不知道你买豆腐的出身,那一年进秀女,你跪求你庄上甲长,给你那闺女上了个名字,后来选中了,俺皇姥爷有爱她些颜色,就收了她做这个西宫娘娘,你才把那豆腐担子撂了,如今做了官,你那文状元是哪一科中的,武状元是哪一榜会的,就是京科元帅是哪里征讨的呢,明明是裤带子上的功名,还敢与我比比根底,岂不可笑,

秦英开言叫,老展你是听,

你那两个儿,文武状元红,

不曾跑过马,也未把书攻,

那科中过举,那场会连等,

你那元帅职,几时出过征,

身受皇家禄,凭着什么功。

不过是你那闺女人才好,终日里搽胭抹粉哄朝廷,

你本是舌尖舔来乌纱帽,杨柳腰挣就来的袍大红,

小金莲勾来人的白玉带,你本是甜言蜜语弄前程,

纵然是你做皇亲我不恼,为什么身无寸功把职升,

你做这京科元帅不自愧,还来这大街以上显威风,

哪里如国公之孙驸马子,你难比我是金枝玉叶生,

秦勇孝细数根基待上马,把一个展坤气的面发青。

秦英这些话把展坤气的如疯魔一般,有唐太宗封他一口宝剑,一个武士给他背着,他跑将过去,一伸手拉将过来,照顶秦英恶狠狠就是一剑,公子侧身躲过,一身虎腕将展坤抓住,夺过剑来又摔在尘埃,一脚踏住胸膛,骂了一声老畜生,你今使剑杀我,我却也不杀你,我只打你这个贼罢了,一行说着把剑丢在一旁,举起拳来一连打了二十多下,旁边的那些武士俱知秦英得厉害,不敢出头。这展坤也没有人保护,公子至今打,他就仅骂,公子说好老贼,我今日打得你不骂了,我才住手呢,展坤说你就打死我,我也是骂你。公子听说这话,加上十分力气,打了两下,就听也听不着骂了,秦英说家将们,你看着老贼怎么不骂了呢,家将说,他那嘴还在刺啦刺啦的骂呢,就是骂不出来了。秦英说这老贼。一伸手就把展坤的腿抓将起来了一腿,用脚踏住了一腿,只听叱的一声,把那展坤两下里分了。

说起秦勇孝,弄得是夜叉,

抓起展国老,踏在就地下,

举起那拳头,照着身上打,

展坤出口骂,他又生出法,

左腿手拿住,右腿使脚踏,

嗤的一声响,往外冒红花。

一个展国老立时成了俩,加力只一撩扔在就地下,

从今后西宫娘娘无了父,落下个寡妇状元他妈,

秦勇孝力劈一个展国老,把那些五十家将活吓杀,

有几个撒了执事就要走,还有那文武家将战兢兢,

秦公子开口又把家将叫,你与我拉过马来咱回家。

话说秦勇孝劈了展国老,说道家将们,你看看老狗骂吓不骂了,家将说少爷已经将他劈了,他还怎么再骂呢,秦英说好狗头,谁敢再说是我劈的他,原来他有了年纪,皮肉溃烂,我只劝了劝他,就两下里去了,何曾是我劈了他呢,如今他也不骂咱了,那些武士也不吆喝了,牵马来咱可回府吧,到府中可莫要说了此事,若是和你皇姑说了,必定揪下你的头来,一行说着飞身上马。带领家将往跳涧府而来。

秦勇孝带领家将回府门,彩仙桥打下两半贼展坤,

他那些武士跑进国老府。报与那展龙展虎得知因,

兄弟往西宫去对娘娘讲,那贱妃金銮殿上见圣君,

太宗爷当时准了贱妃本,报国公跳涧府里去拿人,

咱如今闲口莫论未来事,急回来再说状元知信因。

话说展坤的家将跑回国老府,报与展龙展虎得知,兄弟二人听了此信,来至彩仙桥下看了看,果然是他老子分为两半,兄弟二人守着半边死尸,哭起来了。

兄弟们一起来在彩仙桥,把看那半边身子哭声号,

看了看血花肠子淌在地,疼得他腹内如同挖钢刀,

骂了声伤天害理秦勇孝,我和你杀父之仇何日消,

我老爷素日与你何仇恨,你为何把他身子力劈了,

你如今劈了国老当何罪,拿住你定然是要开了刀,

兄弟们哭了一会拿主意,要上那西宫去对妹妹说。

展氏兄弟二人哭了一回又骂了一回,展虎说大哥,你倒是拿个主意,与咱父亲报仇,哭会子就哭活了么,展龙说,这个自然先叫家将抬口棺来,把咱父亲的尸首装了,移在一边,再上金殿上本,展虎说,大哥这尸首动不得呢,从来死尸不离旧地,咱倒是先去上本才是正理。展龙说咱去上本,怕的是万岁不准呢,那秦英原是皇上的王甥,他念甥男之情,不发旨拿人,这仇如何可报。展虎说咱就和他干休不成,展龙说不如往西宫报与妹妹得知,叫她上金殿动本,你且回府挑选一干人马,若是圣上差官拿人,与咱父亲偿命,万事皆休,倘若不然,你说就领了人马去跳涧府里拿住秦英,先杀其人,与咱父亲偿命罢了。

展龙开言道,兄弟你是听,

你回国老府,我可上西宫,

对咱妹妹说,金殿把本升,

万岁爷若是准了咱的本,必定是差官先拿小秦英,

若还是问个一命抵一命,也算是与咱父亲把冤申,

倘若是圣上不准咱的本,你就去国老府里领大兵,

跳涧府拿住畜生秦勇孝,给咱那屈死父亲把冤申,

也把他碎尸粉骨解解恨,不就是刮骨熬油点了灯,

那展龙说罢一回扬长去,西宫里去报展妃把冤鸣,

贼展虎国老府内调人马,单等着老哥回来按事行,

这回书说到这里住一住,且等着下一回里再找寻。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