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秦英征西 第二回 展国老轿下说家声  

2012-11-30 11:48:54|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人开口争是非,休造丑名把人亏,

恶言若是说出口,纵有驷马也难追。

话说那一些家将在公子面前站立桥头,逼住展坤。那些武士喊得更觉厉害,展坤的武士来至轿前,双膝跪倒,口称帅爷,彩仙桥头不知是哪一家的公子,率领家将,拦住去路,展坤闻言,心中就好恼,暗骂了一声,我把你这个小畜生,我女儿现坐西宫,我是个国丈,太宗又封我京科大元帅,我如今奉旨夸官,你就该早些回避才是,怎么还敢拦我的去路,我岂肯轻易饶你,心中想罢,开言便问,提锁夫,看是何人冲我的轿头,锁来见我。提索夫答应一声,就去锁人,内里就有认得公子的说,伙计们,那人锁不得呀,那人说怎么就锁不得呢,这个说这就是跳涧府里的秦少爷,起名就叫揪头太岁,咱若是锁一锁么,可就是瞎了眼了,他本是万岁的王甥。皇姑的儿子,当日他那九岁的时候,出了跳涧府,过了金銮殿,待往后宫里去,有一个太监将他挡住,不放进去,他就说我是上俺姥娘家去,为何阻我。太监说你且等等,我去传与国母得知,他说我还等不得的了,他说着往后走去,那太监把他挡了一挡,叫他挡了个跟头,一只脚踏住他的胸膛,两只手抓住他的脑袋,把那太监的头生生的拔下来了,他跑在宫内,见了万岁与国母说了,喜得万岁只是夸奖,说他是揪头太岁,那一个时候他才九岁,就能伤人,目下已是十三岁了,你若是锁他一锁,叫他拿过去,把头还揪了去哩。那个说你便怎么样呢,这个说咱还报于帅爷得知罢了,这提索夫倒转回来,走至轿前,双膝跪下,说道帅爷,那个人锁不得,这就是跳涧府里秦少爷,展坤说莫非是那个秦公子,武士说正是他哩。展坤说若是民间孩子,不知王法可还罢了,他乃国公之孙驸马之子,竟敢拦我的去路,分明是欺我无能,提索夫,不论公子与王侯,朝郎驸马。锁来见我。列位,这老贼一声吩咐下来,可就了不得了。

提索夫二次报信说原因,好不待气死奸贼老展坤,

听说是跳涧府里秦勇孝,他可采更加恼怒气伤心,

仗着是国公孙子驸马子,明明是欺压本帅老皇亲,

一声里吩咐两边众武士,即连得快忙与我去拿人,

众武士答应一声不怠慢,一个个托锁那绳恶狠狠。

话说那提索夫去答应一声,跑至公子马前,看了一看公子那些家将,俱都是如狼似虎,怒目扬眉,又不敢动手,反为笑嘻嘻笑地说,说道帅老爷叫俺来请秦少爷,有话想问。公子听得是来请他,我心中暗想,这老头子大约知道是我,也就不敢弄大腔了。叫人前来请我,与我赔一个情,叫我闪路与他。他好过去,我到近前,他只不弄大腔,我也就不怪他了,公子想到这里跳下马来,跟索夫到展坤前来了。

说起秦勇孝,心中暗叮咛,

叫声贼老展,到底还不中,

听说是我到,不敢弄高声,

差人将我请,要与我赔情,

秦公子想到这里下坐骑,有一个家将牵取马走龙,

提索夫连步直往头里走,后跟着跳涧府里小秦英,

这一去国老皇亲该当死,准备着一个身子两半平,

咱这里开口莫论未来事,展国老这边抬头看分明。

话说展坤在轿内看见秦英下马,暗自思道,这个小畜生先前不知是老夫到来,大约如今知道是老夫,心中害了怕了,你只下得马来到老夫面前,配个不是我也就饶了你了,忽又暗自想道,他到底是个王甥,他即来是与我赔情,我到底出轿才是,老展坤想到这里,也就出立轿外,且说秦英跟着索夫来至展坤面前,停身站住,展坤说那不是秦英么,公子说好老展,我秦英也是你叫的么,展坤说好畜生,我乃奉旨夸官,你带领家将拦住我的去径,你就该前来赔罪才是,为何见我立而不诡。公子说我乃当今王甥,而且又是开国元勋之后,老王时就世袭,老展你如今冲撞我的马头,就该赔情才是,你今还充没事一样,我若不为你是俺老爷的丈人,把你的头揪了,展坤闻言心中好恼说道,好小畜生,你目无国家大臣,该当何罪。秦英说你说你是国家大臣,你的功勋在于何处,那里如我家是开国的元勋。

秦勇孝挺身站立气洋洋,说道是老展听我说端详,

我那祖全凭两柄熟铜锏,有那一把金刀和大枪,

他也曾临潼山上救过主,他也曾和那贼人闹饥荒,

到后来灵空山前一场战,尉迟恭不为我祖岂肯降,

那时节反了河南单雄信,他也曾保驾到了府汴梁,

我那祖刀枪林中过日月,才挣得世袭秦英保大唐,

谁似你不能诗文不能武,就在这长安城里弄官腔,

我说你夹着尾巴走了吧,恼一恼抓将过来要老肠,

秦勇孝依着功勋说大话,把一个国老展坤气断肠。

话说秦英言罢,展坤说好小畜生,你不提你那祖上还好,提你那祖上,令人好笑。秦英说我那祖上有什么好笑之处。展坤说我若不讲你也不知。你且站立听我讲来。

展坤便开言,秦英听根源,

说起你那祖,起初在济南,

家中过度日,你不想家园,

这回你祖母,奔走府延安。

王子英他与你相好朋友,住他家不动不做也吃穿,

延安府元帅之子名进秀,看中了贾氏祖母好容颜,

在明处与你祖父做朋友,暗地里与你祖母结凤鸾,

到后来你那祖父知道了,才与那公子张秀断往还,

那张秀怀仇使贼将人害,把你那祖父秦琼寄了监,

那一时无有银子将他救,那也曾卖你父亲小秦山,

这就是你那祖上做的事,说起来你祖下不值一文钱,

贼展坤将无作有把人骂,把一个秦英气的眼睁圆。

话说展坤一场辱骂。把一个秦英气的虎目圆睁,说展坤我把你这老畜生,说这话不过是在外骂我,如今你爷们做状元的做状元,做元帅的做元帅,你这官从何得的。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