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琼花观隋炀帝观花扬州府全传(未修订)7-8回  

2011-12-28 09:51:14|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回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闲诗钩开书接上文。这个说罗成即在台下,那混世魔王若不取胜,他一定也上擂台。那个道这是不用提的。所以那姓苏的不是单单怕的混世魔王,有七八分就是怕的罗成。依此看来,这就算不得汉子。曾记得有两句俗语说得好,既无打虎手,切么上山岗。这样擂台还要立他怎的。不如跳下台来,叫人家将擂台快快撤了,省的惹是招非,在上头丢丑。这个道哥呀还不是这等讲法,俗语有云,人急了造反狗急了跳墙,天地间汉子原是创的,为什么该束手待降,向那个光景正真是可笑人也。

这人笑着道、苏家算是操、

即把擂台里、就该比低高、

打着不动手、成了三脚猫、

一连的两日英雄付流水、这时节一片严霜烈日消、

纵就是人家汉子声名大、怎么该声声挨打不敢招、

倒不如舍上性命撞一撞、还未必定就高低去分毛、

不过是出上这一盘子菜、哪怕那势大人多一起叼、

这个人高声大言几句话、激得个苏烈心头似火烧、

他这里因羞变怒回了手、喝了一声招打乒了一声响亮、

这一脚把个咬金踢中了、只听得咕咚、

一声响倒在擂台爬不起、苏定方的空一脚叉着腰、

恶狠狠举着拳头将要打、台下头喊喝一声震天曹、

   咬金被苏烈一脚踢倒,上前一步踩住,举手就打。忽听得台下一人连声发喊、哎呀,小辈,莫要猖狂,有吾来也。言罢跳上台去。苏烈抬头一观,只见有人上台,随即舍了咬金,秉手尊道:壮士为谁?罗成未及回答,咬金也顾不得身体疼痛,爬将起来,也不讲打也不讲骂,只想着苏烈一定要银子,咕咚一跳下台来,头也不回,霎时间跑的影也不见了,两边众人一起大笑,说道那一个丑汉骗了银子去了,不言众人谈论,单说罗成,听的苏烈问他的姓名,回言答道:吾乃山东淄川潘阳人也,姓罗名成字表士信,苏烈说久闻大名未得见面,今日到此,莫非是要打擂台么?罗成说正是如此。苏烈口中不言,腹内自思,说道闻听传言,说那罗成天上少有地上难寻,当今无二的一条好汉,今日看来竟是个小小娃子,有什么本事,何足挂意。明公苏烈这就看错了人了。

说起贼苏烈,不是识货的、

看着罗成小、未必有力气、

眼前就动手、杀时见高低、

若是不长命、几乎上了西。

擂台上暂且记下罗士信、急回来再将咬金提一提、

算是他平素为人多爽快、擂台上来的不迟去的急、

急忙忙跑着不敢回头看、但恐怕有人赶上要东西、

街市上只当是个疯魔鬼、呆痴痴跑的又像争头鸡、

混沌沌迷了来路住腿走、自觉着肚里饥饿一阵虚、

忽看见一座食店甚齐整、将脚步停住、

只见那美味香气来扑鼻、

    话说程咬金跑进城去,不管东西南北任意胡闯,只觉着肚内一阵饥饿,看了看天,自早晨还没吃饭,来至东西街上,路北有一座食店,出来的进去的有许多人,断往不绝,又一座食店,以东约一箭之地,俱是一往青堂田舍,楼台高耸,修的盘龙飞凤,往来之人不与百姓相同,好似什么官职一般,咬金看有良久,不解是什么去处,正在发闷之际,两个人进来要吃饭,咬金迎着问道:正东那一座大宝舍是什么所在?二人答道那是万岁爷的琼花观,言罢,去进食店去了。咬金暗自思道:有趣,待我吃了饭就去看看这琼花观。也不枉到扬州走这一遭。咬金想到这里,向食店里就走,忽听得那跑堂的唱道:招头客呀先把这席的桌子抹,又到了客了。

咬金进了店、快把板凳拿、

走堂小伙到、先上一瓶茶、

我先问客人、你待吃什么、

小铺件件有、样样俱不差。

就说道猪肉包子鸡丝面、还有那杂汤粉才大饸饹、

俺这里物随客便任意要、问一问客人你待吃什么、

咬金说店里有的我就吃、你与我七东八西一起拿、

走堂的满口答应说就到、霎时间一起摆上来了、

程咬金端起碗来吞口内、七八盘猪肉包子吃个净、

鸡丝面一连就是十二三、后带着杂汤饸饹五七碗、

他这才放下筷子只喝茶、霎时间吃了一个鳌肚饱、

把头一低说大叉了、忽然间想起腰里无带钱、

走堂的一声说道客会账、准备着时下无不请磨牙、

幸喜的故人相逢来和解、下回书带酒沉醉闹琼花、

龙床上做了一夜真皇帝、惹得哪一天大事乱如麻、

要知道皇帝一切吉凶事、还得那咬金酒醉闹琼花、

第八回

人生不愿结冤家、皆因一时主意差、

若能胸前常怀忍、免得后事乱如麻、

闲言少叙书接上文、话说程咬金将饭吃完,走堂的前来遵道爷爷会账吧。咬金道共计多少,走堂的说道共计五百八十文。咬金说怎么就吃这些个。走堂的说小店中每样东西俱是有价,不敢欺哄爷爷,听着待我共算一算,每碗面二十,共十三碗二百六十,包子八盘每盘五个,每个五文,包子共四十个,是五四二百,铬渣三碗,每碗二十共六十文,杂汤两碗每碗三十,也是共六十。面二百六十包子二百,这是四百六十。饸饹杂汤两共六十是一百二十,四百六十加上一百二十不是五百八十么。咬金说我吃的不少,你算的也不差,今日没带钱来,暂且上账,明日带来吧。走堂的说这就难以从命了,上账也到罢了,可惜咱两个自来不识面,咬金说混世间的人都是天生认识的么?一遭生两遭熟,明日再来吃饭你就认识了,咬金这一套把个走堂的弄恼了。

说起走堂的、心里不自在、

叫声丑朋友、莫要将人怪、

待定留下钱,休想把帐该、

吃饭就上帐,我的店难开、

明日就送到、知你来不来、

你把这现成茶饭吃在肚、就拿出一五一十礼应该、

头一次面生不熟请上账、似这样无钱羞口不必开、

大丈夫休上这里来施展、扬州府莫讲性子在家歪、

起先时看着像个丧门货、果然是进得店来不得财、

似这样吃了东西就讲走、不如自家吃了、

看起来无曾白了人家腮、俺待要打你几下占了手、

张开口赶紧给俺吐出来、走堂的连说带骂无好气、

程咬金喊喝一声震天台、

程咬金听的走堂的着一些话,哪里还容得,把口一张,连声怪叫,哎呦,好个狗和的,竟敢如此无礼,将一张饭桌乓的一声蹬倒,将碗盏碟子打了个稀碎,折身将那走堂的抓了一把,吓的他往外就闪,这却哪里闪得开,连鼻子带脸就是一锤,只听得咕咚打了个鲜血暴流,一翻身跌倒在地,咬金赶上前去,一连就是三锤,打的个走堂的连叫唤也叫唤不出来,那一些吃酒饭得人,一个家大惊失色,咬金这等凶恶,不敢上前解劝,又恐怕人命牵连,吵的一声,各人散去。那一些灶上灶下共有七八个人看了看这个光景,起了一声喊一起下手,咬金见事不相,舍了走堂的,将两柄锤抡开往外就闯,众人不舍一起赶来,四面一围,把咬金围在中心,好咬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左右招架上下齐迎,如那下山的猛虎,出水的蛟龙,一阵好打,

要紧撒了野,拳打左右抡、

众人招不住,打得乱纷纷、

几个青了脸、几个破了唇、

那个走堂的、店里正发昏、

食店前欢扎金阙文土帅、如同是猛虎跳进绵羊群、

这一个哎呦一声大皮破、那一个张了张口血水淋、

这一个脚蹬手刨扒不动、那一个咬牙咧嘴手捧心、

这一个一锤打伤锁子骨、那一个一脚踢断腿上筋、

那众人悲声不断齐叫苦、不好了、

那边厢来了一群巡视军、只听得齐声喊喝拿凶犯、

眼前里难为东阿程咬金。

咬金打人正在兴头之际,忽有一起巡视的军卒,见咬金如此凶恶,一起发喊。霎时间拖锁提棍来至近前。并不答话,只听得刷刷刷那锁一连就是好几条,要将咬金锁拿。咬金打顺了手,又要来打那军卒。军卒一起喝道这是有王法的去处,还敢撒野么。咬金见事不祥,方才住了手,趁此空拿腿就跑,这一时也顾不得那是来路那是去路,一直照着琼花观跑下去了,哪些军卒一起笑道这丑汉跑了,无路去头里去了,这遭赶上他回来。众军卒呐喊一声,随后赶来。声声喝道截着截着。咬金正然跑着,忽见路北又跳出来了一起人来,也是军卒打扮,吵的一声,齐来近前拦挡。其中有一个人鼓掌大笑连声叫道,这不是四哥么。咬金正在那仓皇之际,有人叫了一声程四哥,停足站住,向那众军队内一看,认了认,原来是延安府的王子英。咬金随即问道,王贤弟因何在此。说话不及,后面那些军卒一起都到面前,就将抡锁。王子英急急遵道众家兄弟,且看小弟薄面,这是我的朋友。众军听说,一起拱手笑道,既是王大哥的朋友,我们得罪了。言罢一起回去了,王子英说四哥随我来。

王子英秉手尊声混世王、众兄弟一起来到巡视房、

有许多来事告条左右贴、又见那两块大枷在门旁、

一边是提拿喊道动珠皂、一边是盘结奸细字一双、

小小的瓦舍两间临当道、白甚甚里外尽是粉皮墙、

屋檐下高挂镶袋射人剑、架子上安排几杆刀共枪、

程咬金看此光景心内想、暗说道子英这里吃了粮、

巡视房尊让东阿程知节、众人们一起高声酒饭将。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