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罗湘豹征西 罗元帅亲征大金国 灵驸马首战唐营将  

2011-12-22 19:12:19|  分类: 琴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众的明公细听我言,
整一整鼓板书又开了正篇。
上几部唱的是十二美女定大唐,
俺还有罗渊征西没唱完。
爱听书你朝大道上看。
人喊马嘶闹声喧。
为首的本是大帅罗湘豹,
跟来了朱坤和杨元。
保驾的跟来了鲁王九千岁。
还有那军师徐宏仙。
十二美女都来到,
每人每手中都把刀枪端。
书友们你要问大帅罗渊哪里去,
放下鼓板细说全。
这位大帅罗湘豹的儿子少帅罗忠罗敬孝奉太乙真人的命令下山到西凉沙陀国去走马报号,在沙陀城的东门一道,战败大驸马安吉利,一道战败安吉金鳌、安吉银鳌,五雷神火开山鞭打得黄蜂道人显出原形。沙陀城的南门枪挑西凉大皇姑阿里香梅,鞭扫二太子阿里曼,吓跑了西灵圣母。太乙真人亲自下山,在西门外边用九龙神火罩烧死了天地人三魔妖道,黑沙道人一气之下就准备大战太乙真人,可是他转念再一想太乙真人是我的徒侄,我是他的小师叔,万一要栽了跟头败阵丢人倒是小事,连我三师兄北海岛通天教主阴广灵也跟着丢人。也罢,我不如跟着回山,那么太乙真人自然也就走了。我名誉上说走了,实际上我不会走,只要太乙真人一动身离开此地,我叫中国罗湘豹几十万大兵全军覆没,埋葬在西凉八国。所以老妖道带着弟子假装走了,太乙真人果然回山了。罗湘豹一声令下哗啦一声就杀进西凉八国的番营,准备活捉狼主阿里托,奸妃马凤娘、马凌以及奸贼曹福寿。谁想到阿里托领残兵败将逃之夭夭。罗湘豹追杀了四十里路才转回了沙陀城。一点卯一录将,任何人不少,就少他儿子少帅罗忠罗敬孝。可把马玉梅给吓坏了,问军师徐英,我儿罗忠到底哪里去了呢。徐宏仙说不用算也知道罗忠要死了,跟他父亲和你永远也不能见面了。可把马玉梅给气坏了。牛鼻子,别说你知道这个道理,谁也知道这个道理。罗湘豹差人打听阿里托的下落,有小兵报给了罗元帅,说他们君臣都已经躲到大金国去了。罗湘豹为了活捉马凤娘和所有的奸贼,一声令下并发大金国。
沙陀城数声炮响震上苍,
罗元帅领兵带将出城门,
催动兵马往前走,一
阵阵脑海思索赛翻江。
出言没把别人骂,
都骂西凉沙陀王。
西凉为下俺为上,
你不该想夺大唐锦家邦。
你不该收留马凌曹福寿,
你不该收留奸妃马凤娘。
沙陀城外一场战,
现如今你又到大金国里把身藏。
这一回本帅我将你来拿住,
我叫你一命奔走台望乡。
罗元帅发不尽的冲天恨,
这一天大金国皇城把人搪。
罗湘豹马背雕鞍传命令,
南门外边按营房。
伙夫埋锅去造饭,
马夫们切草喂马忙的慌。
简单说三天时间已过去。
第四天元帅升帐开了腔。
“众将官。”
“到”
“本帅领兵带将来到大金国的南门安营下寨已经三日,但是大金国里面没有一兵一将出来讨敌骂阵。这说明大金国里必有能人,根本没把我们天兵天将放在眼里,本帅我这就要差人前去走马临阵。”
“慢。”
“嗯,”
元帅闪目一看说话的这个人是保国王朱坤的第七房夫人白艳双。
“弟妹,你还有什么话说?”
“罗元帅,现在就要派将走马吗?”
“不错。”
“我有几句话要说。”
“弟妹请讲。”
“因为西凉由八大国,四小国,八大国就是以阿里托为首,四小国有大金国,小金国,黑水国,葫芦国,这四国以大金国为首。大金国国王姓姚,名叫姚波,称为永光王。永光王驾下有一位兵马大元帅,也就是姚波德东床驸马。此人姓灵,名叫灵思国。灵就是灵芝草的灵,思就是思念的思,国就是国家的国。这个灵思国据听说幼时在西海岛跟他师傅灵芝仙学艺,可以说马上步下,十八般兵刃拿得起来放得下,跨下一匹黄膘五毒无尾驹,手使一根虎头錾金枪,可以说万夫莫敌之勇。他不但武艺高强,而且上晓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一般战将没有宝贝,可这个灵思国宝贝多端,法力无边,奥妙无穷。还听人传言灵思国是他师傅灵芝仙和长眉李大仙的私生子,不知是真是假。反正这个灵思国厉害无比,元帅要派将走马要多加小心。”
“弟妹,听你这一说,本帅我达到心中有数,这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元帅此时又开声,
男女众将要听清,
哪一个能领本帅一支令,
两军疆场去出征。
罗元帅如此这般往外问,
“末将愿往。”
那一旁过来了大刀徐金龙。
尊元帅末将我愿领你的令,
前往那两军阵前去出征。
那一旁过来英雄段小虎,
上前施礼元帅称。
徐金龙站场上面去走马,
末将我给他押阵去带兵。
元帅说你弟兄走马要注意,
“末将明白了。”
弟兄俩答应一声出帐篷。
他二人一个马上一个步下,
当朗朗手中才把兵刃拎。
耳听得咣当咕噜打了三炮。
三千兵怀抱着刀枪闹哄哄。
徐金龙领兵带将来得快,
站场不远将人迎。
他就在海濠外面兜住了马,
喊一声大金国小兵且听请。
赶紧紧顶到城里一声报,
报给那大金国元帅本姓灵,
你就说唐兵唐将来临阵。
你叫他献出太师叫马凌。
你叫他交出老贼曹福寿,
你叫他交出奸妃马西宫。
献出狼主阿里托,
还有那西凉大帅小神童。
我的条件不答应,
南门外面调炮轰。
徐金龙马背雕鞍来骂阵,
这可不好了,
吓坏了大金国里守城兵。
急急忙忙敌楼下,
这时上马如刮风。
有小兵银龙殿报事我不论,
我再把大金国君臣来讲请。
大金国的狼主永光王姚波和他的驸马兵马大帅灵思国在西凉狼主阿里托和驸马安吉利的兵将还没败到他的皇城之前,人家君臣都已经研究好了,计划好了。
灵思国说:“父王啊,阿里托和安吉利这一次兵败来到了大金国,我们不可收留。”
永光王姚波说道:“孩子,他是西凉的狼主,败阵了,我们为什么不能收呢?”
“父王,想起阿里托以小犯上,要**大唐的江山,才得罪了唐王天子,他把罗湘豹家的仇人马凤娘、马凌、曹福寿所有奸贼留在了身边,才惹恼了中国的元帅罗湘豹,不然人家君臣大家能率兵征西吗?这场战争是西凉狼主阿里托和大驸马安吉利挑起来的,责任就应该由他们翁婿来负责。这是其一。他们现在败阵了。没有办法争了,奔我们大金国跑了,他没把奸贼交给罗湘豹和中国的皇上,你想,罗湘豹君臣能不追他吗?万一中国的兵将要追到大金国,我们大金国的老百姓要受刀兵之苦,兵丁儿郎要受战乱之灾,他们君臣等于是导火索,到了大金国咱君臣都要倒霉。”
狼主说:“可是,他们君臣遭难了,如果我们要不收留,整个西凉八大国四小国十二个国家对我们君臣评价又如何呢?“
灵思国说:“要收留他可以,狼主除了留五万兵保驾之外,其余的军兵全部都得交与我所管。安吉利得把军权让给我,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他要当应,罗湘豹来,中国的兵将由我灵思国来退,我一定要打垮罗湘豹。他如果要不答应这个条件,从哪里来还得往哪里去。”
所以阿里托君臣一兵扎到大金国,灵思国亲自到战场上谈明了这个条件。寄人篱下,阿里托现在也国破家亡,没有办法也就答应了灵思国的条件。罗湘豹一兵扎南门,灵思国三天没去走马,总狼主阿里托就着急了,:“灵元帅,罗湘豹来好几天了,你为什么不出征呢?”
灵思国说到:“罗湘豹大兵来到了此地还没来得及休息,我要趁这个机会打人家的乏脚途,罗湘豹输了他也不心服口服,我让他歇兵三天,第四天我再去临阵,到那时我打垮罗湘豹,罗渊也无话可说。”
今天就是第四天,灵思国正要拉将走马。
“报!启禀元帅,”
“讲。”
“现在有唐兵唐将南门外边口口声声讨敌要战,无人临敌,就要马踏大金国。”
“两边鞴马抬枪,本帅出去杀他一阵。”
灵思国披挂整齐离了朝,
午门外上了马龙蛟,
大元帅带领儿郎往外走,
六声大炮震天曹。
带领着人马来得快,
南门不远来到了。
哗啦啦城门大闪分左右,
千斤闸板绞多高。
三军来到战场上,
灵元帅马背雕鞍且观瞧。
再朝那南阵头上仔细看,
可了不得三千唐兵闹吵吵。
大队前哨出一匹能行马,
马身上端坐一将真不孬。
就见他年方倒有三十多岁,
大眼紧衬浓眉毛。
裆下磕开能行马,
有一口厚刃大刀手中捞。
灵元帅一马当先闯上去,
南阵头惊动徐大刀。
徐金龙顺着声音仔细看,
南门里涌出来一哨人马似海潮。
座督大旗任风摆,
大旗上斗大灵字上边标。
又朝那旗脚下边送二目,
黄骠马跑伸开了腰。
马背雕鞍仔细看,
驮来一位将英豪。
这员将年龄倒有三十五,
模样长得真不孬。
生就的面如黄金一张脸,
大眼睛紧衬浓眉毛。
鼻直口方长得好,
三缕清须颌下飘。
盔又明来甲又亮,
手端着虎头錾金枪一条。
徐金龙观到这里那怠慢,
坐在马身喊声高。
“来将少要朝前催马,快快通上名来。”
“哈哈哈………,告诉你,我乃是大金国的兵马元帅东床驸马姓灵叫灵思国,你是何人?”
“要问我,唐王天子驾下为官,罗元帅麾下为将,大刀徐金龙是也。”
“啊——,你就叫徐金龙?”
“不错。”
“噢,久仰久仰,早就听说你跨下一匹马掌中一口厚刃刀,刀的重量一千九百多斤,光刀刃就一尺二寸厚。听说我国当初的元帅马威马飞天合兵二百万包围长安城,你在西门外和马威马飞天独斗过三天三昼夜,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你不在你大邦天朝,来到我大金国有何贵干?”
“灵思国,你这不是明知顾问嘛,只因为西凉王阿里托以小犯上,想夺大唐的江山社稷,收留了我中原的叛贼马凌曹福寿马凤娘,元帅这才领兵征西。沙陀城外一场大战,阿里托兵败无归,现在逃到你们大金国,我们乘胜追击才来到此处。灵元帅,能听我良言相劝,赶紧顶到城里,把马凌曹福寿马凤娘阿里托安吉利这一班奸贼给我捆上,交到我的马前,你放心,大金国一草一木不损。如果不听我良言相劝,我要踏平你的大金国。”
“住口,徐金龙,狼主阿里托纵有不是,罗湘豹把他的皇城都已将拿下了,阿里托君臣万般无奈才跑到我的大金国,你们就不应该斩尽杀绝,再追到此地。告诉你,他们得罪你,大金国的君臣臣民可没有得罪你们中国。听我良言相劝,立即带兵转回你中国长安,要想在此地作战,捉拿狼主马凤娘,我得看你们唐营里边的大将本领如何。徐金龙,能胜我掌中这一杆虎头錾金枪,说什么都好办,胜不了灵思国掌中这一杆虎头錾金枪,恐怕你来得容易走的难。”
“呀呀呸。”
徐金龙坐下一催马能行,
当朗朗他把大刀举半空。
力劈华山往下剁,
活渣渣恼了那位驸马公。
哗啦啦磕开坐下黄骠马,
当朗朗掌中才把长枪拧。
来一个二郎担山往外架,
当朗朗兵刃交加火光崩。
对徐金龙反手一枪刺了去,
徐金龙来一个老君把门封。
徐大爷他本是唐朝头员将,
灵思国大金国里有威名。
徐金龙一心要把奸贼逮,
灵思国保卫了这座大金城。
两个人来往大战八十趟,
没分出谁胜谁败对输赢。
灵思国脑海翻起层层浪,
不由人有件事情记心中。
往日里都说金龙本领大,
今日一见有神功。
看起来真杀实砍难取胜,
我不如想一个办法占上风。
想到此马头上边拍一把,
徐金龙一声惨叫令人惊。
一圈坐马往回败,
可怜他一头栽下马能行。
书友们若问咋回事,
简单两句要说清。
灵思国可不简单,他跨下这一匹马是个宝马,叫黄膘五毒无尾驹,猛一看没有尾巴,实际有尾巴,可是这个尾巴是藏在肚子底下。一般的马尾巴只有三尺多长,最多的四尺多长。可是他着尾巴有五尺多长将近六尺,并且尾巴上还有毒,主人要不传令尾巴藏在肚里不出来,主人要一传令,这个尾巴才能从肚子里面出来。如果这个尾巴要甩到人皮肤上面,马上就得中毒。没有灵思国的独门解药,七天之内那是必死无疑。所以徐金龙马从他身旁窜过来的时候,啪,一拍马头,黄骠马就明白他主人已经下令了,五六尺长的尾巴从肚子里伸出来好像打将的钢鞭,迎着徐金龙的面门就抽过来了。任是徐金龙是马上的大将,像这样的马他不但没有见过连听说也没听说过。在想躲就来不及了,一鞭抽个正着,打在徐金龙的脸上。拨马回阵脚才跑到半道上就感觉头重脚轻,咣铛一声栽下战马。
徐金龙栽在战场中,
后阵中哪有那小虎看得清。
吩咐儿郎别怠慢,
赶紧紧抢回徐金龙。
身后边儿郎三军往上闯,
抬英雄转回那座大唐营。
段小虎撒开两条飞毛腿,
降魔大杵手中拎。
这个段小虎是个步下将,个头在唐营里边是最高的,有一丈二尺多高,手里边使一根降魔大杵,它的重量是两千二三百斤,他和罗湘豹是亲亲的姨兄弟。他娘和罗湘豹娘是亲姊妹,并且他和罗湘豹是一师之徒,上一次罗湘豹在沙陀国的东门外和四公子金玉电打了几天几昼夜,最后兵刃并在一起了,段小虎就是那时奉命下山。那个四公子金玉电还不服段小虎,非要和段小虎打出了结果,结果被段小虎一杵砸死在疆场。
段小虎撒腿直奔两军阵,
骂一声灵思国做事理不通。
真杀实砍你算好汉,
暗算伤人不是英雄。
来了大爷我段小虎,
我跟你疆场上边分输赢。
降魔杵对着反帅打了去,
灵思国一股怒火烧炸胸。
哗啦啦坐下磕开黄骠马,
当朗朗虎头宝枪顺手拧。
两军阵大战小虎我不论,
岔回来再说唐营押阵兵。
抬了金龙回营转,
这才来到帅帐篷。
有小军他把金龙放在了地,
元帅面前把礼行。
他就把疆场之事说一遍,
罗元帅不由人的吃一惊。
他朝那徐金龙脸上留神看,
不好了,一道青来一道红。
叫声小军别怠慢,
赶快到后边请先生。
小军答应我遵令,
出离帐篷忙匆匆。
去不多时又回来转,
身后边跟来先生叫张灵。
张先生元帅面前忙施礼。
帅老爷连连口内称。
你叫小人到此地,
什么事情要说明。
那张灵元帅面前问一遍,
罗元帅出言有语把话明。
徐金龙两军疆场去临阵,
受伤被人抬进了营。
赶快过去看一看,
好救金龙他复生。
“是。”
张灵迈步就来到徐金龙的面门软榻跟前给他查伤,时间不大,转回到罗元帅跟前,一抱腕:“帅老爷,徐王爷的伤势小人张灵查完了。”
“怎么样?”
“不瞒元帅讲,徐王爷身上没有伤,只是脸上青一道红一道,不用说那就是中毒,可是小人虽然给人治这么多年的病,像徐王爷脸上这样的毒我还真没有办法给他下药。”
“你也没有法治?”
“元帅,我确确实实没有办法,你就另选高明吧。”
“这——”
“报,启禀元帅。”
“讲。”
“段小虎在两军疆场被人打伤,昏迷不醒,抬进大帐,请元帅令下定夺。”
元帅闪目一看果然不假,段小虎睡在软榻上也是昏迷不醒。
“军医,赶紧给段小虎看看。”
张灵过来一检查段小虎的伤势,仍然跟徐金龙一样。
“哎呀,帅爷,他们弟兄俩的伤势一个样子,都是中毒了。小人张灵确实束手无策了。”
“呀呀呸。”
听罢先生说得清,
恼了大帅人一名。
叫小军赶快拉马抬兵刃,
本帅我亲自疆场去出征。
罗元帅眼看看的要临阵,
马撞着,
大营外银蹄兽跑如刮风,
爱听书马背雕鞍送二目,
端坐小将年龄轻,
大说不过十三岁,
小说不过十二冬。
头上有盔身有甲,
护心宝镜放光明。
就见他裆下磕开银蹄兽,
双龙宝抢手中拎。
就见他面白如粉牙似玉,
宝剑眉紧衬夜郎星。
娃娃长的有多俊,
真好比天上来了个小神童。
书友们你要问小将他是谁,
来了少帅叫罗忠。
小罗忠今天不把大营进,
话有千番一旁扔。
小罗忠马上要把大营进,
马上马两军战场去出征。
要战金国灵元帅,
能杀的龙王搬家海水红,
你要问少帅罗忠怎么到?
略白几句细说请。
因为大元帅罗湘豹在沙陀城外传令所有的兵将准备杀入番营,活捉狼主阿里托和马凤娘等几家奸贼,罗忠当时也是奉命杀进番营,刚进番营,顶头上遇两个人。谁,西凉大驸马安吉利的两个儿子安吉金鳌、安吉银鳌。这两个小子也看见罗忠了,因为罗忠在东门外面走马报号的时候这两小子连罗忠一招也没撑,现在看见罗忠了,金命银命都不要,光要自己本命了。马一圈,哗楞楞,逃之夭夭。罗忠哪里愿意,马上加鞭跟后就追。两个小子在前边拐弯抹角跑着,罗忠尾随其后。也不知追多远,前边忽然出现一座山,山上有寨,寨门开着。那俩小子马一伸腰进寨了。等罗忠到跟前门闭上了,罗忠一提银蹄兽就要腾空而起,飞进寨门。寨门口小兵就打招呼了,你是什么人,怎么要拉架子要闯我们的寨门啊?
“告诉你,我是中国的少帅姓罗名忠佩字敬孝,我爹是兵马大帅罗渊罗湘豹,我刚才追那俩小子一个叫安吉金鳌,一个叫安吉银鳌,是大驸马安吉利的两个儿子,赶紧给交出来,否则要马踏你的山寨。”
“原来是罗少帅,你稍等,我这就去报告。”
兵丁们进寨子时间不大哗啦一声寨门大开,不一会儿在寨门里边哨出来三匹战马,罗忠再一看马背上端坐三员将,是一老二少。这一员老将周身穿红遍体挂火,手里边端着一对八楞紫金锤,后边两员少将年龄大一点的穿黄挂杏,跨下是黄骠马手使一对黄金大锤,年龄小一点的穿白挂素,跨下白龙马,手使一对八楞亮银锤。这是一老二少。这位老将来到跟前带住了战马,用手点指。
“你就叫罗忠?”
“老将军,晚辈便是罗忠。”
“那中原的大元帅忠孝王罗渊罗湘豹就是你爹了?”
“一点也不错。”
闻听罗忠把话讲,
这老将当下催马抖丝缰,
手中里两把大锤空中举,
刷拉拉对着少帅头上夯,
小罗忠一看猛一愣,
忙忙拨马跳到一旁,
喊声老将休生气,
罗忠有话要对你讲,
刚才间罗敬孝刚刚报名姓,
老将军举锤就打为哪桩。
罗忠你寨门口前不晓得,
你听老夫说比方,
告诉你此地名叫金家寨,
老夫名叫金天祥。
我也曾沙陀国里保狼主,
把他的镇京元帅当,
就因为你爹罗渊发兵将,
就在那沙陀城东门按营房。
我领了狼主一道旨,
疆场上边分高强。
说过话跟你爹五阵定输赢,
没想到我两个儿子死的心伤。
逼得我万般无其奈,
可怜我弃官不做回家乡。
我跟你姓罗的仇有三江怨四海,
打死你给我娇儿抱冤枉。
罗少帅马背雕鞍明白了,
老将不知听我讲。
“金老将军,你已通名报姓讲出了在沙陀城东门外大战死了两个儿子这件事,不瞒你说,罗忠奉命下山沙陀国走马报号,在军营内吃酒的时候,我爹和众位叔伯都提到这件事了。那一场战争你死了两个儿子,那不能怪我们罗家。”
“嗯,不怪你们怪谁?”
“金老将军,你领兵带将到东门外边找我爹去打仗。你五阵分输赢。这是你自己找我爹定的条约,这是其一,我爹当时答应了,你第一阵就违反练武人的规矩了,镖打我叔父尤刚,第二阵你的大儿子金玉风一马五锤上去就用这样缺德的招数,把我的舅舅岳延阳给打败了,我仁叔大刀徐金龙一怒之下才刀劈你的次子,至于你的小儿子金玉电,在两军疆场与我爹大战三天三昼夜,没分输赢。最后两个人的兵器并在了一起,是我亲亲的姨叔段小虎奉命下山疆场解围,把他们两个人兵刃给分开,你的小儿子金玉电不服非要跟我的姨叔段小虎一分高低,当时我爹劝你儿子不听,连你劝你的儿子,四公子都不听。所以就打起来了。他连我姨叔段小虎一招都没撑。被打死了,你想这怎么能怪我罗家呢。再者说你的三儿子金玉山被我的叔父韩玉虎三棍加一刀活捉了,我爹还大仁大义把你们家的三公子给放了,你们父子打败仗感觉回到沙陀城面见狼主有愧,一气之下挂印封袍,才转回你老家金家寨。今天罗忠至此,你凭什么要逮我报仇?”
听罢罗忠话讲明,
金天祥一阵气的二目睁,
骂一声小儿罗忠休胡扯,
定给我儿抱冤恒。
哗啦啦举锤对着罗忠打,
活渣渣弄恼了英雄叫罗忠。
马往前边一点蹬,
当朗朗双手抓枪往上拧,
来一个二郎担山往外架,
金天祥两柄大锤腾了空。
这个老小子裆下拨马就想走,
站住,小罗忠见此光景那能容。
马往前边一点蹬,
伸虎爪抓住了他的袢甲绳。
单膀用力过来吧,
活捉了他把他按在马能行。
罗少帅走马活擒金老将,
恼了金家二弟兄。
各催战马往上闯,
四柄大锤举半空。
对着罗忠砸下去,
活渣渣怒恼了上界玉石星。
罗少帅左手抓着金天祥,
右手执枪往上迎。
喝一声两个小子拿过去,
不好了,四柄大锤落溜平。
弟兄俩目瞪口呆不说话,
小罗忠把老贼举在半悬空。
摔死吧,摔死吧,
我把你留在世上为那宗。
眼看看要摔死这位金老将,
金天祥嘴里不说心里惊。
我只说杀罗忠为我儿子把仇报,
没想到这个小子本领精,
年方只有十二三,
俺父子就连一招都没撑。
这一会要把老夫来摔死,
再想报仇万不能。
金天祥闭上二目就等死,
罗少帅轻轻把他放在地溜平。
“罗忠,老夫既然已经被你拿住,杀剐存留任凭与你,你为什么把我放下了呢?”
“金老将军,我把你举在空中要把你摔死,但是你没仔细想想我罗家跟你金家有什么仇,值得我罗忠把你摔死呀。金老将军,今天我罗忠对你手下留情饶你不死,话我可要讲清了,你两个儿子在沙陀东门虽然为西凉国捐躯,并非怪我罗家,要怪只能怪你们家的狼主阿里托和大驸马安吉利。他们君臣要不以小犯上,妄想**大唐江山,怎能挑拨起两国战争。他们君臣不把马凤娘曹福寿,不把玉玺和老主人头留在西凉沙陀城,我的父帅怎么又能挂帅征西。如果喔父不征西,你如何能上疆场去走马,所以这个祸根祸苗完全扎在狼主阿里托和安吉利的身上。你等于是为他们出力拼命地,你儿子死了是为阿里托而死,怎么能怪我中国。今天我话说明了,老将军,何去何从任随与你。”
“这——”金天祥老脸一红,“罗少帅,想当初你父帅在沙陀东门外边对我们父子有饶命之恩,今日少帅对我又有饶命之恩,金田乡一时糊涂,不该想把你打死为我儿子报仇雪恨。少帅,从今往后,金天祥再也不提和你罗家有仇了。罗少帅,你不是来捉安吉金鳌、安吉银鳌吗?”
“不错。“
“两个小子正在里边大厅喝酒,我这就带你去逮他。”
“好。”
罗忠跟着金天祥爷仨就进入寨子了,只说去捉安吉金鳌、安吉银鳌。这两个孬小子奸得很,早已从后山就跑了。罗忠无奈辞别了金家父子离开了金家寨,就转回了沙陀国去找他爹罗渊,到了沙陀城才知道他爹罗湘豹领兵追阿里托已经前往大金国,所以他才磕开银蹄兽,手端着双龙绞尾枪,一路闯进大唐营。
回来罗忠美少年,
大帐外这才下了马行辕,
迈开虎步进了大帐,
喜坏了唐营里边的女共男。
小罗忠父帅跟前忙施礼,
爹爹在上儿来问安,
小罗忠大帐之中父帅来见,
喜坏了元帅叫罗渊。
一看儿子他来到,
真好比斗大明珠滚胸前。
我的儿沙陀城外一场战,
你突然失踪没回还。
哪里过的这几天,
小乖乖为什么如今才回营盘。
小罗忠他就把所有的经过讲一遍,
罗元帅一听心喜欢,
问父帅兵马来到大金国,
你可曾派人疆场排战鞍,
罗元帅他就把战争之事讲一遍,
小罗忠心头窜起无名烟,
出言来没把别人骂,
灵思国连连骂几番,
你也敢打败姨叔段小虎,
你也敢打败我徐叔好可怜,
罗敬孝今天不回转,
我和你话有千番丢一边,
我罗忠如今回到大营内,
马上马两军阵前把敌歼,
小罗忠眼看看的要临阵,
单等着下一回里听周全。
  评论这张
 
阅读(43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