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五打天门阵  

2011-12-22 13:43:26|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回 应劫数仙佛临凡 挫凶锋妖兵败绩


南北相争苦不休,干戈扰攘使人愁。黄沙漠漠悲风冷,白草萋萋塞月幽。
造物无情开杀运,飞仙怀恨快恩仇。记从五打天门阵,夜夜青燐绕戌楼。
这一首诗咏的是宋朝时代,南北相争,年年干戈不已。真宗君臣,驻扎同台府,与辽兵鏖战。辽邦女王笑银宗,招募妖人,在胡元谷摆下天门大阵,想困宋朝君臣。一来是圣天子百神相助,二来是邪不胜正,阵势虽凶,总有能人前来破阵,失败已非一次,无奈妖后总不悔悟,反进行愈力。这也是劫数使然,无可如何。且说上编,所述四大打天门,方叙至释道共聚同台西山尚未打阵。玉鼎妖仙,反带领人马,到宋营挑战。李老君同众仙出马,劝玉鼎散阵归山,免遭天谴,玉鼎不服,激怒道祖,遂亲自临阵,来擒妖仙,至此而至。如今就承接上文,为五打天门阵的开幕。诸公不嫌(目舌)耳,听在下漫漫的来。
玉鼎仙目无教主太猖狂,更不该出言又把道祖伤,李老君一时动了无明火,
他就要催开青牛到疆场,汉钟离开口忙把祖师叫,这点事何劳亲身去抵挡,
待弟子去到阵头把他获,请祖师严行辨理照典章,老君说妖道神通颇广大,
况且是法宝厉害非寻常,你务要时时留神莫大意,切莫要漫不经心被他伤,
钟离祖答应一声说晓得,他可才迈步如飞临疆场,骂一声叛道妖仙玉鼎怪,
快来把贫道剑锋尝一尝,玉鼎仙大喝一声骂小辈,似你这无名下士敢逞强,
你本是不知检束没家教,纵徒弟作俑排阵把人伤,无故的擅开杀戒该何罪,
到(口斗)那两**民受祸殃,虽然你系铃解铃漏了网,却因此阐截教把和气伤,
论起来罪魁祸首就是你,扪心想还有天良无天良。
玉鼎见了钟离,想起了天门阵的祸根,不由的怒发冲冠,破口大骂。钟离笑道:“洞宾有过,我并不袒护,亲身前来破阵,收他回山训教。我这就叫补过,且洞宾摆阵,我来破之,是我师徒自相较量,与旁人无干,金背风无故生波,荼毒生灵,上天见怒,发兵征讨,释道两教,俱已不服,齐出干涉,将他擒获正法,这是他获罪于天,自作自受。你想为太乙正仙,就该守正知理,岂宜党同伐异,护短乱为,遂敢责备旁人,真算不知好歹的孽障了,不必多言,看我擒你。”将身一纵,++至跟前,用剑就刺。玉鼎急用紫金如意架在一旁,还手打来。两个一骑铁虬,一在步下,短兵相接,步剑得力。且钟离原是战将出身,杀法骁勇,战了不过二十余合,玉鼎觉着十分吃力,早累的满身是汗,心中想道:钟离为上八仙的首领,道业颇深,况他是军官出身人,久经战阵,同他恋战难讨便宜,何不用法成功呢?想到这里,把铁虬圈回,叫了一声,战你不过,我要走也。
这妖道败阵而逃去匆匆,一心里想用法宝把人赢,汉钟离明知有诈偏要赶,
只因是艺高胆大把敌轻,喝一声孽畜你往哪里走,急急的纵步追来不放松,
这个妖一边跑着回头看,见钟离追来不由喜气生,一伸手取出九龙珠一颗,
急念动灵文祭宝起在空,叫了声野道慢追法宝到,哗喇喇半空全是霹雳声,
钟离祖急忙抬头朝上看,半空中九条火龙乱腾腾,围绕着一颗火珠大如斗,
浑身上嗤嗤嗤的迸火星,照着了自己奔来疾如剑,你看他并不慌忙弄神通,
急将那宝扇背面搧几下,忽然间阴风(立风)(立凤)冷如冰,那口珠火光顿敛形体缩,
九条龙化为飞尘没了踪,玉鼎妖一见破了他的法,又祭起定海宝珠要成功,
钟离祖一见知是先天宝,他可绕化阵清风逃了生。
玉鼎见钟离逃去,又到阵前讨战。老君说道:“那位道友,前去擒这孽畜?”张排风答应一声说道:“待弟子前去擒来。”将马顶了一膝,飞临阵前。玉鼎一见,想起前仇,骂道:“你这个妖婢,恃仗人多,屡次败我,今日自己前来送死了。”恶狠狠地,照着小姐用紫金如意打来。小姐急用烟火棍架出。还一棍来。两人战在一处,杀在垓心。玉鼎力大无穷,战了二三十个回合,小姐气力不加,虚点一棍,回马就走。玉鼎不舍,随后赶来。小姐暗暗的将补天石取出,抛向空中,++回坐骑,喝声:“妖道看宝。”玉鼎正往前追,听说看宝,急忙抬头观看,见空中一件东西,大如磨盘,五色灿烂,耀人眼目,向下坠落。玉鼎着忙,急把定海珠抛向空中,念动真言,那口宝珠,也放五色光毫,迎将上去,将五色补天石挡住。排风大怒,急将烟火棍抛起,念动真言,喝声一变,之间那棍在空中打了几个转身,化成一条铁柱,长有数丈,粗如盆口,照着玉鼎打来。妖道着慌,化道金光,逃回本寨。元帅见排风已胜,把辫梢向前一指,但听得三军呐了声喊,边关二十四将与小将宗保乱撤征驹,带领马步儿郎,冲过对阵来了。
这妖仙化道金光逃命还,宋营里欢乍一++胜魁元,边关的二十四将催坐骑,
还有那仰视宗保小将官,十姑娘排风奋勇往前杀,众儿郎齐声呐喊杀上前,
但听得战鼓如雷声不断,看光景一阵要将敌寇歼,张排风手舞大棍先陷阵,
杨宗保长枪一挥无人拦,孟从善抡动他的宣花斧,番将们碰着就分两半边,
焦子明好似玄坛降了世,发声喊舞动一条虎尾鞭,胡丕显挺起神飞枪一杆,
损番兵好似柳條把鱼穿,还有个飞虎将军名岳胜,一杆枪胡人见了心胆寒,
番兵将见此光景齐发喊,哄的声各想逃生四散窜,铜头僧一见阵乱难立脚,
只得是保定玉真败阵还,两个妖且战且走往下败,杀的些番兵番将好可怜,
直杀的人头滚滚(石疑)马足,平地里血水成几大湾,正是那宋军乘胜来掩杀,
山背后一彪人马把路拦,宋营中这才鸣金收了队,但听得齐唱凯歌振旅还。
宋军收队,回了西山口大营。玉鼎这才招聚残兵,扎下营寨,查点人马,两万有余。先锋韩昌前来参见,玉鼎说道:“我一时不慎,被敌兵把队伍冲乱,致有此失,若非将军挡这一阵,全军休矣。今日虽然败阵,然而将军却是大功。”遂命军政司,记了韩先锋的功劳。韩昌便问致败之由。玉鼎遂把上项事说了一遍,韩昌道:“这并没有输赢,如何败下。”铜头和尚在旁边说道:“本是没甚输赢,洒家见国师遁回,才想冲出。那晓得宋营兵将,一齐杀出,我兵就立脚不住,四散奔逃。洒家孤掌难鸣,也只得随众败下,这个杨六郎,果然是员大将,兵书云: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今日之失,就是中这两句话了,虽然如此,报复此仇,易不难哉。”欲知妖僧用何计策,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 玉鼎道兴兵攻教主 李老君调将战妖仙


叛道妖徒罪孽深,安排毒计动机心,谁知难脱佛仙鉴,谷口雄狮枉费神。
俚词提罢,书接上回。话说铜头禅师,说是报复此仇甚易,玉鼎忙问计将安出。铜头僧说道:“明朝大哥再去出战,坐名要张排风厮杀。待她祭起铁棍之时,大哥即领兵败下。先将高丽森罗两国人马,伏在此处,候宋兵追来,伏兵齐起,小弟先擒排风,余者不不战自溃,虽不能杀他个片甲不归,也要十伤八九。”玉鼎道:“此计甚妙,明辰照计而行便了。”遂将人马调至山前下寨,传令将高丽森罗军马调来,扎在山后,专等明朝布置不提。且说宋军得胜回营,众将纷纷献功,军政司记了功劳簿,元帅吩咐摆筵庆功。众仙真俱在大帐饮宴,元帅奉陪。酒过三巡,元帅起身,为众仙真把盏,遂说道:“今日又败妖道一阵,谅不敢再犯同台,不知祖师何时打阵?”老君道:“同台的杀运尚未告终,如何能以打阵呢?”
李老君未曾开言皱眉尖,忙把那赤心元戌叫一番,恨只恨群妖狠毒开杀戒,
造成了三元运会劫数开,勿论是仙佛难以逃大数,南北的黎民百姓不得安,
也并非玉鼎妖仙性好乱,全都是大数临身劫运缠,就是这几位菩萨贫道等,
也为的杀运牵连不自然,现有个铜头和尚已进劫,势必要大肆杀戮到阵前,
虽然是玉鼎今日打败仗,铜头僧谅来心里必不甘,到明朝一定还来把仇报,
怕的是三军流血难保全,必须到杀运欲满妖氛息,那时节才能破阵息狼烟,
李老君  理直言应劫话,杨元帅毛骨悚然犯了难。
元帅闻听劫数未满,不能破阵,还要三军流血,遂叹道:“弟子自成童即与辽邦为敌,厮杀三十余年。自双龙会大战之后,虽然屡有战争,俱是旋起旋灭。自从打天门阵以来,我主櫛风沐雨,担心受怕。在此以逾三年,军马死伤,四五十万。行旅不通,小民失业,流离逃亡,不胜其苦。弟子无不忝握兵权,不 <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能致君**,贻君亲之忧,自觉生不如死,祖师何以救我。”说罢,泪如雨下。老君喜道:“人有善念,天必从之。元帅具这番忠君爱民之心,必能上格苍穹,化灾为祥也。但目下却还难望平靖,谅未经过这一回杀戮,也就可心了局了。前日贫道夜观乾像,辽邦国祚将尽,社稷尚不能保,何能再与人争。但中原地广人多,生聚蕃盛,世道澆漓,劫数自不能免,然数十年太平,尚可望也。” < XMLNAMESPACE PREFIX ="O" />

李老君正与元帅来谈玄,忽见个长孙前来报事端,他报道番兵移营北山外;

傍山临水扎下了大营盘,但只见遍插旌旗排鹿角,营门口枪刀密佈守备严;

杨元帅吩咐一声再细探,这长探下帐出营上雕鞍,元帅他欠身离座称道祖;

看光景妖道野心未释然,还不肯一直退守天门阵,一心里想籍野战要佔先;

大料着总是铜头不伏气,这一回杀戮谅也不是玩,弟子的才疏学浅无主意;

望祖师运筹妙策挡妖仙,老君说明朝不免伤人马,那也是在劫这人逃脱难;

只有是莫要贪功各留慎,庶可以人马不到尽伤残,他必以败中取胜来制我;

切记着赶逐败兵莫入山,这就是趋吉避凶最上策,望元帅时把此意记心间;

且拦下宋营这中谈论事,再把那玉鼎妖仙讲一番。

且说玉鼎当日移营这后,次早起身升帐,点了三万人马,再犯同台。又传令高丽元帅朴飞熊,“领本部人马,在山谷埋伏,侯本国师将敌军引入谷口,你速出来截其归路,不得有误。”朴飞熊领了令箭,自去预备。玉鼎又传森罗国元帅撒里浩进帐,吩咐道:“将军可带本部人马,埋伏在山后深林之内,听得连珠炮响,即速出来,抵挡宋军,不得有误。”撒里浩领令而去。妖道这才下帐,上了铁虬,与铜头和尚、先锋韩昌,领了人马,杀奔同台西门而来。到了跟前,列成阵势,仍是玉鼎出马,坐名要张排风前来交战。营门小校报进大帐,元帅手捧剑印令旗,走至老君面前,打了一躬说道:“弟子愚昧不过,随先父学了的六韬三略的皮毛,忝握兵权,以致边疆不靖,无术削平,已经就是才轻任重了。况此次交兵,尤非昔比,妖道笃神道广,大将如何可以折冲御侮,弟子丝毫不懂。元帅为三军司命,调度乖方,岂非以将士性命为儿戏吗。弟子抖胆,敢请道祖暂掌剑印,弟子归帐下听候差遣,待破天门阵后,弟子再行领回。此举自知亵渎尊严,但为数十万人马保命起风,情非得巳,还求祖师慈悲为叩。”说着早巳跪将下去,老君道:“吾教本以清静无为之主,如今身历杀劫。巳经万不得巳,若是再受人爵,岂不是与吾道自相矛盾吗。”

杨元帅手捧剑印跪帐中,李老君一味推辞不应承,杨元帅苦苦哀求不肯起;

望道祖大发慈悲救众生,傍座上释道两教齐相劝,俱说是这番善念要玉成;

我等是存心救世来此地,并不惜混入杀劫犯竞争,岂有是因顾名义阻善念;

还望你慨然应允莫矫情,李老君听得仙佛同意见,他可才接过剑印把话明;

开口来叫声将军且请起,速伺候贫道上帐把令行,杨元帅立传军中快击鼓;

李老君怀报大令把帐升,众将官齐至帐前来参见,元帅也站立帐下把令听。

头一名先点凤仙黄氏女,又点上浑天侯爵木桂英,他两个齐声答应弟子在;

朝着那帐上曲背打一躬,尊祖师呼唤弟子何差遣,老君说且站两边听令行;

你两人各带精兵一万整,各协同副将充作两翼兵,浑天侯副将就点杨宗保;

平北侯副将仍令卞魁充,但见我中军与敌交了手,即速的挥兵把他行阵冲;

若敌军败去随后杀一阵,追到了山口就要速收兵,切不可恃勇穷追误了事;

违了令军法从事不宽容,他二人说声得令下帐去,李老君传令又点张排风;

十小姐走至账前把躬打,老君才手执令箭细叮咛。

老君见小姐上帐前,遂拔出令箭一支,吩咐道:“玉鼎妖仙连吃你几次的亏,心中怀恨。今日前来,坐名要你出阵,其心不善。今日一定是铜头妖僧同你比试,这个妖僧,神通广大,奇宝极多,颇不易敌。闻听说他有一伯最很的宝贝,叫做摄魂铃,只要向人摇上三摇,那人就神魂销散。你将我的太极图带去,他若用此宝,你便将太极图同他对摇,可以无妨。你的前愆,虽巳将满,但还有五雷击顶的责罚未应,今日正好藉此应过劫数,好归正果。我赐你开山之法,俾得全生,你且跪了。”排风听说,跪在帐下,老君拏着一支硃笔,走下座来,令小姐伸开左手,在掌上画了一道硃符,说道:“你今日出战,遇着铜头,如用法伤不了你,他一定败去。他山谷内,巳预有埋伏,将敌兵放过,记出来前后夹攻。所以适才我叮嘱木黄二将,不准追进山口。但你应罹此劫,不可逆天行事。你如追赶妖僧,不可带领士兵卒,免的杀戮无辜。你就单身追去,他的法宝,你也可以免强可以抵。他若用五雷击你,你速下马,用左手向岩一拍,喝一声开,自然石上裂缝,有你隐身之处。若要出山,只用向石上一拂,东西南北任凭你在内行走。即速步行回营,了却这番劫数。”排风叩了三叩,说道:“谢祖师的再造之恩。”立起身来,接了令箭,回头就走,忽听旁边有人高声叫道:“排风回来。”未知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回 玄女赐衣完劫数 排风追敌陷重围

 

祸福无门人自召,

造成大数总难逃;

慈悲幸荷仙家宠,

聊应前愆浩劫消。

     俚词题过,书接上回。话说张排风谢过老君,领了将令,才欲出帐。忽听有人叫道:“排风回来。”小姐抬头一看,见是九天玄女娘娘叫他,遂不敢怠慢,走至跟前,曲背躬身说道:“娘娘呼唤弟子,有何吩咐。”玄女娘娘说道:“你今日出战,妖僧的法宝极多,况且单身入了重围,又值你应遭大劫的时候,势孤智昏。怕有疎失,你**因不放心,才托我来保护你的性命。我不得不格外关切,我有珍珠汗衫一件,贴身穿了,无论水火刀兵,俱不能伤,我再赐你一椿本事,叫做替身法。到了躲避不及的地方,念一句唵子咒,无论向何物一喷,俱能化为自己的形像。你跪上来,听我传法。”

小姐连忙跪倒尘埃,玄女娘娘附耳密授了替身的咒语,从袍袖内,拏出一个锦袱,打开一看,见是一件珍珠穿就的小衫,光辉夺目。小姐接将过来。叩谢了娘娘的恩点,这才喜喜欢欢的下帐而去。老君调遣巳毕,座下走来,向众仙打一稽首,说道:“妖法利害,怕他三人抵挡不住,迁请众位道兄,同去掠阵。以防孽畜猖狂。”众仙说道:“愿随鞭镫。”说罢 ,吩咐元帅,点起五千人马,放砲三声,一齐出营而来。

 

  评论这张
 
阅读(7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