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评书世界

我的评书世界

 
 
 

日志

 
 

刘金定二下南唐全传  

2011-12-22 13:33:23|  分类: 鼓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下南唐交待过,二下南唐表能人。此番不表别一个,再表青龙白虎星。家住山西太原府,降龙岭上桃家村。父随匡胤争天下,移居东京汴梁城。五马牌前造王府,皇封御弟郑子明。娶妻三春陶氏女,文又高强武又能。赤胆忠心多勇猛,保定宋王万岁君。膝下未生娇生子,缺少后代香烟根。夫妻二人对行善,广积阴功求子孙。心诚上苍有感应,天赐临凡青龙星。星君绕身只一变,化作仙桃滚进门。陶氏睡在香房内,夜兆仙桃入口吞。自从吃下仙桃子,六甲怀孕带在身。光阴如梭十月满,杏房产下小官人。稳婆报到是男喜,喜怀将军郑子明。金盆洗来银盆浴,红绫包裹紧腾腾。三朝烧过催生子,才与娇儿起乳名。乳名叫做长官保,官保且等读书文。一周两岁娘怀抱,三周四岁甚聪明。年长五岁交六载,七岁上学读五经。先生与他取名姓,入学官名郑凤卿。先从上大人写起,后念百姓千字文。大学中庸如流水,五经四书到孝经。过目之才天下少,满腹文章无论比。郑恩夫妻心欢喜,带子上朝见当今。将身走出府门外,一阵神风好惊人。平空刮倒姣生子,吹坏夫妻一双人。子明叫妻不好了,风刮娇儿影无踪。陶氏捶胸嚎啕哭,子明无奈转府门。不言夫妻家中语,再表公子郑凤卿。神风刮到九华山,见了慈眉老道人。对对仙童来引路,洞府相见老师尊。慈眉道人忙开口,便叫徒儿郑凤卿。只因天下纷纷乱,收你学法保乾坤。教你百般真武艺,日后叫你保宋君。公子万分无可奈,依师弃文学武能。按住凤卿高山话,再表太祖万岁君。初登大宝多快乐,风调雨顺国太平。龙楼日日生紫雾,凤阁朝朝结彩云。八大朝臣参王驾,文武百官贺太平。
奸党韩龙将妃献,素梅献上宋王君。赵王天子龙心喜,选进桃花宫内存。满朝文武来参见,陪王进宫饮杯巡。可恨韩妃无道理,用酒灌醉宋王君。赵王昏迷酒醉了,误斩三弟郑子明。恼了妹夫高怀德,唬走先生苗正神。文武百官魂胆落,连忙通报郑府门。三春听报魂吊了,带领人马反上京。赵王一唬酒醒了,忙将龙袍献上城。文武百官来相劝,陶氏方才收了兵。灯下写了辞王表,今生不保宋王君。回府买棺忙收殓,七七超度郑子明。国家不正臣造反,南唐李浩起烟尘。掌兵元帅于洪贼,火焰真人小门生。百般法术多厉害,执掌百万貔貅兵。战书打到汴梁地,太祖南唐驾亲征。于洪设下空城计,困住宋王众君臣。小将兆怀传密旨,东京不知信和音。多亏外男高俊保,偷下南唐救主君。路逢双锁山下过,金锭勒逼招了亲。成亲一宵离山寨,独马单枪杀四门。进城得了卸甲症,灵丹妙药总不灵。金锭高山观星斗,算定高郎有难星。抛别老母离山寨,一人单刀踹唐营。进城救了君保难,收回五王八侯臣。高山烧走于洪贼,平伏班师转东京。宋王驾登金銮殿,加封官职夫妻们。君保封为平南王,金锭无敌大将军。夫妻谢恩回府转,永享荣华富贵春。金锭佳人身有孕,腹中怀胎白虎星。十月怀孕将分娩,金锭产下小官人。夫妻爱惜如珍宝,喜坏怀德老将军。安排香烛将神敬,取名文秀号再彬。不觉长成年四岁,相貌魁伟出了群。那日宋王知消息,要看外孙高再彬。招选妹丈高怀德,带领孙孙见寡人。父子公媳心欢喜,带领孩儿上朝门。将身来到朝门外,一阵神风不见人。空中刮去高文秀,唬坏父子公媳们。捶胸顿足嚎啕哭,天子相劝他当身。三人无奈回府转,再表文秀高再彬。乾元山前金光洞,内有太乙一真人。收留文秀学兵法。日后南唐把怨伸。按下文秀学道话,再表于洪妖道精。自从金锭用火烧,结下冤仇不甘心。土遁逃回乱石山,又拜火焰老师尊。每日高山学兵法,熟读战策苦用心。习成降龙伏虎手,六韬三略更外精。习学苦功四年整,更比从前法术能。习就移山倒海法,呼风唤雨怕煞人。五遁三途般般会,刀枪火炮不沾身。炼成飞刀九口正,水火葫芦摄魂瓶。摄魂镜与降妖索,还有斩仙剑一根。坐骑唤的青鬃兽,蛇矛棍重百余斤。面如锅底黑似漆,四个獠牙颠倒生。口似血盆齿如箭,一头红发似钢针。黑盔黑甲乌油铠,前后护心亮铮铮。画角雕弓狼牙箭,腰插打将鞭两根。辞别师傅山来下,二到南唐又投军。在路行程来得快,寿州早到面前存。唐兵看见于洪道,通报豪王万岁君。豪王闻听忙迎接,携手相挽入朝门。金銮殿上分宾坐,忙摆玉液叙寒温。李浩忙把元帅问,一别四载那方存。自从师爷败阵后,金锭发兵破唐营。孤家无奈降大宋,两国和好才不争。于洪听说忙回答,我主在上纳微臣。今有微臣来到此,快写战书到汴梁。宋王兴兵来到此,保管夺得他乾坤。豪王闻听心中喜,又劳爱卿费大心。寡人江山全靠你,封你都督掌雄兵。于洪便把恩来谢,忙将战书写现成。唤过天差人两个,战书打上汴梁城。天差领了豪王旨,立刻鞴马就动身。路途行程非一日,早到东京一座城。黄门官儿忙启奏,三呼万岁口称臣。今有寿州来使到,南唐于洪又兴兵。宋王听奏龙心怒,拆开战书看分明。

赵太祖坐金殿龙颜大怒,探龙爪展战书细看分明。上写着李浩王三顿叩首。
百拜上大宋王无道昏君。我南唐于元帅兴兵讨战。定要你天朝将比个高能。
三合中输了你永不造反,你为上我为下世不相争。倘三合赢了你速速让我,
普天下十三省俱归唐君。宋王主看罢了龙眉一皱,骂一声于洪道大胆妖精。
记不得四年前交锋打仗,亏女将刘金定马到成功。黄土山烧得你焦皮烂肉,
死不死活不活倒在尘埃,刘金定发慈心饶恕与你。今日间你为何又来逞能,
想今日叫孤王领兵出战,怕一怕此一回难逃妖人。满朝中文共武五王八侯,
哪一个能保孤江山太平。到寿州灭于洪踏平李浩,班了师回朝转各加封赠。
有赵普手执笏金阶见驾。奏万岁有道君听臣下情,我主公此一刻二下唐营。
除非是平南侯无敌佳人。宋王主一听说龙心大悦,差牌军忙招选君保外甥。

天子听奏龙心喜,急差牌军一双人。与孤今到平南府,招选君保夫妻们。朝臣领了皇圣旨,午门上马动了身。穿街过巷来得快,高平府到面前存。就与门官行过礼,烦你通报到大厅。吾是圣上差来的,特来招选老夫人。门官立刻朝里报,怀德老将作了惊。请进牌军人两个,来到大厅叙寒温。朝官从头说一遍,才知南唐又兴兵。南书院请高俊保,后楼又请女夫人。
夫妻来到高厅上,谈论国家大事情。夫妻听说心大怒,三人鞴马到朝门。白玉阶前参天子,赵王万岁赐平身。王开金口喷紫雾,玉手相搀叫外甥。寡人召选无别事,可知寿州又兴兵。妖道于洪又出事,战表达到东京城。君保闻言忙启奏,我主万岁纳儿臣。有我夫妻人两个,何惧南唐百万兵。宋王闻奏龙心系,又选朝前众公卿。怀德妹丈为元帅,甥男夫妻你先行。
逢山开路张光远,史奎过水造桥人。又招皇儿罗彦威,石守信与石守能。小将兆怀运粮草,主到南唐驾亲征。君保金锭别王驾,回到府中办将军。二人来到銮堂内,美容皇姑把儿问,今日圣上召选你,儿媳上殿有何因。君保夫妻忙参拜,口称多劳养育恩。南唐李浩烟尘起,妖道于洪犹兴兵。圣上召选无别事,儿媳领兵把唐征。美容皇姑听的说,便叫儿媳一双人。久闻妖道于洪贼,更比从前法术能。儿媳若把南唐下,小心之中要留神。阵前少要夸大口,休把于洪当做轻。败阵之中少追赶,谨防牢笼巧计生。金定回言不妨事,婆婆只管放宽心。非是你儿夸大口,不灭于洪不回京。夫妻说下断头话,要会东京万不能。连忙打开衣甲库,戎装结束做将军。君保头戴束发冠,盖天红缨按面门。身穿锁子唐猊铠,虎头战靴足下登。护心宝镜明如月,背后又带五股绳。左带弯弓如秋月,右插狼牙箭几根。雌雄金鞭腰间插,手提描金枪一根。备出一匹黄鬃马,搭上鞍桥色色新。金定头戴美人盔,雉鸡翎插左右分。上穿一件赤金甲,下束一条锦战裙。前后九吞十八折,铜镶战靴铁果根。画角雕弓穿云箭,混元扇子捆将绳。后槽备出混红马,绣銮大刀手内拎。后堂辞别生身母,夫妻双双出府门。府门外面上了马,乌鸦堂头叫几声。就是一个不祥兆,人招祸来兵招凶。君保不解其中意,午朝门外下能行。金銮殿上领了旨,皇封赐酒他二人。各人谢过皇封宴,御校场内点雄兵。夫妻来得校场内,调选儿郎众三军。马点山西红鬃马,兵点关东五路兵。老者不上三十岁,少者只在二十春。怀德登台掌帅印,点起五王八侯臣。手执令箭将兵点,校场点起十万兵。怀德老将传下令,吩咐儿郎众三军。一路之中须仔细,不可扰害众黎民。太祖上了赤火驹,手执盘龙棍一根。玉玺传入贺太后,主到南唐驾亲征。七字催动助威鼓,十字今把南唐征。
高怀德领圣旨登台拜帅,高俊保刘金定左右先行。点前部史奎将逢山开路,
张光远遇着水造桥过兵。点皇儿罗彦威二队人马,石守信石守能杀气腾腾。
运粮官王兆怀押运粮草。点五王八侯臣保护当今。宋王主忙上了赤火龙驹。
众大臣保天子御驾亲征。高怀德在前台传下将令,众三军切不可绕害黎民。
兵能架大砍刀怀杖铁尺。方天戟木连稭鞭锏流星,月牙铲连环枪钢叉钺斧。
软索锤闭眼抓宝剑分明。流星镗降魔杵金顶枣槊,十八般兵刃架各样现成。
长枪手齐上马前面开道,鸟枪手放号炮摆队相迎。弩弓手一起发箭如雨点,
藤牌手短刀手偷砍能行。到寿州会唐兵须要仔细。紧防备于妖道设计伤人。
日间里必须要依路打探,到晚来依军令提锣巡更。将台上传下令如同雷震,
放号炮擂战鼓发旗动身。有五王和八侯君臣上马,离汴梁三咚炮鬼神皆惊。
将人马只发到南唐地界,按下营扎下寨鬼怕神惊。有老兵忙通报于洪元帅。
选日期送战书两下相争。

人马来到南唐地,炮响三声扎下营。唐营兵丁知消息,报与于洪妖道人。于洪闻言心欢喜,便叫儿郎众三军。乘此他人未准备,战书打到宋王君。天子拆开战书看,拍案大骂怒气生。战书上面添一笔,批准明日大交兵。次日于洪来讨战,口口辱骂宋王君。怀德老将心大怒,急点君保夫妻们。五王八侯将营出,大将史奎来掠阵。金锭一马当先快,骂声于洪妖道精。可记前年将兵出,是我饶你命残生。放你多过三四载,今日为何又显魂。早早降顺归我国,万话俱未总不论。你若半字言不肯,你姑奶奶不是省油灯。一时奴家动了气,
杀你片甲不存留。于洪闻言心大怒,黄毛丫头少逞能。今日少要夸大口,只怕难逃手中存。话不投机翻了脸,各举刀棍定输赢。二马冲横搭了界,刀砍棍打冒火星。早晨战到午时候,午时战到未及申。大战交锋百余合,并无高低杀手平。日落西山渐渐晚,两下鸣金收了兵。金锭回到中军帐,夫妻安息不必云。次日五更天明亮,埋锅造饭又出兵。于洪出营来讨战,君保夫妻上能行。怀德老将也骑马,父子公媳总出阵。金锭直奔于洪道,两马相交又交兵。大战交锋无败胜,恼了于洪妖道精。于洪当时定下计,假意代马败了阵,君保举枪忙追赶,于洪一见喜在心。口内念动真言咒,放出飞刀要伤人。空中好似梨花落,只见刀光不见人。
金锭佳人微微笑,画角雕弓手中存。放出一支穿云箭,飞刀俱落地埃尘。于洪慌忙来收起,放出水火摄魂瓶。摄魂镜子拿在手,朝天一放迷甲兵。先是青天明朗朗,立刻黑暗不见人。大小三军魂胆落,不知南北与东西。君保一见慌张了,不顾妻子败了阵。金锭叫夫休害怕,让我破他宝和珍。口中念动真言咒,混元扇子手中存。照定阵门只一扇,立刻云消渐渐明。
于洪见她破了法,心内慌张做了惊。纵然破的摄魂法,难逃斩仙剑一根。久炼毒剑多厉害,千年道行难送生。于洪念动真言咒,祭起斩仙剑一根。空中一道怒云起,犹如天雷响一声。金光灼灼人皆怕,直奔金锭女佳人。金锭叫夫不好了,奴的残生活不成。四年之前遇此宝,多亏梨山老母亲。佳人用动平生法,口念真言法水喷。该得金锭阳寿绝,移山倒海法不灵。佳人当时难招架,眼见残生活不成。响亮一声言叫中,连人带马四块分。魂飞蓬莱山海岛,魄散巫山十二层。于洪一见心欢喜,得胜鼓打不绝声。怀德老将魂吊了,君保一见好伤心。高叫三军人一众,快快去救死尸灵。尸首抬到御营内,太祖唬得流龙泪。五王八侯总顿足,大小三军也伤心。哭坏将军高俊保,践成塘来滚成坑。文武将官来相劝,买棺收了女佳人。棺乆停在后营内,免战高挂在营门。不言君臣来受困,再表于洪妖道精。收兵来到唐营内,见了豪王万岁君。金锭佳人身亡故,宋王驾前少能人。明日去把阵来出,生擒活捉宋王君。那时他写降书表,我主驾坐东京城。豪王一听心欢喜,吩咐摆酒饮杯巡。大小唐军俱犒赏,一夜欢喜到天明。次日于洪又出马,口口骂的宋王君。东京无你葬身地,无故投死又来临。快快写下降书表,方可饶你保全身。对对小卒忙通报,文武百官胆心惊。人人惧怕于洪贼,个个总怕剑一根。于洪骂罢多一会,并无一人来出阵。只见免战牌高挂,无奈独自回营门。下马来到中军帐,参见豪王来议论。可想宋王无能将,免战高挂不相迎。我想他今不敢战,我来调兵困他营。于洪当时来点卯,吩咐儿郎众三军。四下安排人和马,团团围住宋兵营。设下三处铁罗汉,又按八门五绝阵。营外安定绊马索,地下挖的跌马坑。如有宋兵偷营去,提头相见不容情。倘若宋营解粮草,抢他粮草筋唐营。四面按得人和马,密不通风紧吞吞。周围摆布停当了,宋营围困在当中。按下于洪定绝计,再表宋主万岁君。每日坐在御营内,怒气连天不绝声。怀德老将常啼哭,难舍贤媳一个人。太祖当时忙开口,便叫五王八侯臣。如今营内遭了困,除非有翅可逃生。心欲要回汴梁地,于洪人马密层层。四面围困如潮水,水泄不通少救星。倘若与他决死战,又怕于洪法术能。看来只等多模样,寡人江山风里烛。君臣失陷南唐地,内无粮草外无兵。若无救兵来到此,要回东京万不能。哪位卿家能出力,搬取粮草到来临。小将兆怀忙启奏,我主万岁纳微臣。也有各处进粮草,都被唐营抢干净。可恨于洪妖道贼,四面围住百万兵。如今倒有三五载,不知何日有救星。东京虽有粮和草,怎好运到寿州城。现在三军都做乱,总说宋营无人撑。有的外面做强盗,也有投降归唐营。好的四路做生活,丑的四面短劫人。如若再困一二载,君臣饿死寿州城。宋王听说如此话,龙目不由泪淋淋。叫孤实在无主意,怎能回的汴梁城。情愿不把江山掌,只要让孤转回京。
当初到此干戈起,多亏君保夫妻们。金锭佳人多英勇,才保孤王转回京。谁知今日干戈起,金锭佳人命归阴。并无能将敢出阵,惧怕他人法术能。细想从前根本事,怪孤糊涂害忠臣。文官哪有苗广义,武将缺少郑子明。眼前一班文武将,都是贪生怕死人。太祖叹了一口气,十字转成想旧情。

赵太祖坐御营龙心悲切,怨苍天无道理全无救星。想当初登大宝千错万错,
爱韩妃桃花宫任意宣淫。酒醉后斩子明是孤过失,陶三春领人马反上京城。
亏众臣苦相劝龙袍献下,恼走了苗广义阴阳先生。谁知道于洪贼兴兵造反,
孤领兵下南唐御驾亲征。于洪贼设下了空城大计,擒五王和八侯困住寡人。
幸亏了御外甥前来救驾,刘金定灭于洪干戈才定。李浩王无奈何献上降表。
平复了南唐地四载光阴。再不想于洪贼二次造反,差来使打战书两国相争。
只说是到南唐灭却反贼,又谁知刘金定战死沙场。我营中并无个能将出马,
怎胜得南唐贼万马千军。孤与臣在寿州凶多吉少,若要是回东京万万不能。
恨只恨于洪贼定下绝计。四路兵只围得密密层层。过一年困一载光阴好快,
整整的困寿州六载光阴。赵太祖只愁的龙眉不解,忙走上文共武相劝当今。

史奎大将忙走上,启奏吾主万岁君。微臣祖父残唐将,史建瑭是我父亲。保定沙陀李晋王,自幼习学观天星。只因我父身亡故,小将特来保当今。为臣也能观星斗,吉凶祸福可参清。太祖闻听龙心喜,吩咐星台搭现成。外面不觉天色晚,史奎收拾去观星。香汤沐浴洗过澡,浑身上下换衣衿。辞王别驾营门外,手提红灯亮铮铮。将身来到星台下,手搭阴蓬观天星。正交初更黄昏后,普天行都放光明。东观东方甲乙木,东斗星君放光明。西观西方庚辛金,西斗五星不离分。北观北方壬癸水,南观南方丙丁火。南北星辰明朗朗,东西二斗位上登。文曲星军罗永达,武曲君保小将军。银河天罡光闪烁,紫微星君不大明。普天星君多平稳,西北出了火蛇精。于洪本是火蛇精,千年道行修成人。披头散发生的恶,耀武扬威怕煞人。一明一暗癫狂体,就是于洪本命星。史奎扭头观仔细,东南现出一星辰。一名青龙二白虎,明亮普照天地人。二星行到天河畔,西北落下火蛇精。大将史奎明白了,下了将台进御营。连忙启奏万岁王,我主只可放宽心。为臣领旨观星斗,于洪本是火蛇精。东南现出二星斗,那是青龙白虎星。二员星君二小将,高照东京一座城。青龙只在十七八,白虎大约十四春。
我主若还将他选,剿灭于洪百万兵。前前后后奏一遍,喜坏文武共当今。宋王天子开金口,便叫五王八侯臣。哪位卿家能大胆,杀出唐营搬救兵。招贤纳士二小将,好到寿州救君臣。走上小将王兆怀,臣愿领旨上东京。太祖听奏龙心喜,龙袍割下一块绫。忙写一封皇圣旨,字字行行写得真。忙将封套来封起,交与兆怀小将军。兆怀接过皇圣旨,拜别天子众朝臣。改扮唐营一小卒,混进唐营动了身。于洪不解其中意,偷走传书带信人。兆怀出了唐营外,欢天喜地往前行。好似鱼脱金钩子,不亚开笼放鸟行。不分星夜往前走,哪管前面路不平。自古救兵如救火,火速心忙直奔京。在路行程无多日,到了东京汴梁城。闯进铁裹门三座,午朝门外下能行。兆怀来到军帅府,会见赵普老先生。就把来因说一遍,唬坏朝中众大臣。
血诏圣旨来取出,赵普同他进宫门。兆怀来到后宫内,参见娘娘千岁君。呈上天子血书诏,娘娘拆开看分明。一连看罢数行字,捶胸顿足大放声。只说踏平南唐地,谁知失陷在唐营。忙差太监人两个,高平府内报信音。皇姑闻言魂吊了,同定太监进宫门。美容便把皇嫂叫,这是苍天杀了人。金锭命伤于洪手,丢下父母靠何人。放声大哭心中苦,串成十字看圣文。

赵美容前来到宫殿盘桓,叫一声王嫂嫂虚堂习听。我兄长登大宝龙师大帝。
掌天下十三省难田赤城。住龙楼生紫雾日月盈昃,登凤阁结彩云鼓瑟吹笙,
有外国来进贡尺璧非宝。有八方俱朝贺车马肥轻,谁想那寿州城诛斩贼盗,
于洪贼起兵马甲帐对楹,有来使人一个祸因恶积,将战书只打上浮渭据泾。
点五王和八侯府罗将相,校场内点人马家给千兵,我儿媳人两个选邇一体。
怎能敌南唐将百郡秦并。奴丈夫怎能比起翦颇牧,怎晓得于洪贼用兵最精。
只说是无多日如松之盛,谁想到李浩王左逹承明。只恨的于洪贼图写禽兽。
奴媳妇刘金定忠则尽命。今生里想不到独子比儿。除非是纸上标书彩仙灵。
眼面前并无个德建名立。我主公怎得回东西二京。倘若是君臣们罔谈彼短,
丢了下你与奴孤陋寡闻。君臣们只哭的墨悲丝染,叹坏了老赵普空谷传声。

姑嫂哭得如酒醉,叹坏赵普老先生。你们哭死总无用,到底要把主意生。文官有那苗广义,武将缺少郑子明。七下河东呼延赞,南征北战有威名。当日怪主昏无道,出斩贬走二大臣。我国空有人和马,并无擎天柱一根。君保妻子又死了,朝中哪有领兵人。听说史奎观星斗,他说有人救主君。青龙白虎二小将,二人早在东京城。并不知他谁家子,不知住在哪一村。娘娘不如依臣奏,出榜晓谕各处兵。娘娘听奏心欢喜,忙出榜文挂朝门。若有小臣来救主,官封全家一满门。倘若拿住于洪贼,官上加官职不轻。男子十三封官职,女子二八受皇恩。榜文挂在朝门外,晓谕天下百姓人。黄门大士来看守,招贤纳士武将军。按下午门挂皇榜,再表仙山学道人。凤卿正在九华山,心惊肉颤不安宁。向前便把师傅叫,徒儿今日要回程。在此学道十三载,思想回家走一巡。一来看看双父母,二问赵王可太平。慈眉道人亲听得,掐指从头算的真。知道宋王是受困,发他下山去就君。闻言便把徒儿叫,为师发你下山林。你父久已亡故了,如今万岁有难星。失在南唐整六载,内无粮草外无兵。于洪妖道法术大,斩了金锭女佳人。今日打发你救主,吩咐要话记在心。你若拿住于洪贼,李浩定然要出兵。豪王有个亲生女,名字叫做李秀云。今年才交十六岁,梨山老母小门生。六韬三略神通广,与你前生有夙缘,你今与她姻缘配,同保宋王锦乾坤。只是为师有益话,切切牢牢记在心。还有高家一小将,本是上方白虎星。今年才交十四岁,名叫文秀号再彬。本是君保亲生子,文又高强武又能。你今回家将兵领,必须收他做先行。我今送你无价宝,好到南唐救君臣。七口飞刀送与你,又送十根穿云针。再送一把风火扇,风水火炮不沾身。教你百般神仙法,移山倒海件件能。送你龙驹青鬃马,又送连环枪一根。各样宝贝收好了,不可失落贵宝珍。凤卿听说心欢喜,拜别师傅下山林。对对仙童来相送,公子上马即动身。在路行程如风快,东京早到面前存。无心观看城外景,进了三重铁裹门。午门外面抬头看,果然皇榜挂街心。公子不把榜来掲,先回家去看母亲。将身来到府门外,便把门官叫一声。与我通报后堂去,就说少爷转回程。门官连忙朝里报,启禀太太听下情。门外来了一小将,他说少爷转府门。三春听说这句话,口与心头自评论。我儿七岁风摄去,并无音信十多春。开言便把家丁叫,叫他进来看分明。凤卿下了青鬃马,移动大步进内厅。将身来到后堂内,参见生身老娘亲。
陶氏三春观仔细,正是我儿小姣生。只说母子难相会,谁想枯木又逢春。一把搂住姣生子,儿的乖乖叫几声。七岁出门离父母,数载儿在哪方存。凤卿见问忙回答,母亲在上听儿音。自从神风摄去了,九华山上学兵能。习学百般神仙法,慈眉道人是师尊。前前后后说一遍,师傅打发去救君。三春听说去救主,叫声我二且慢行。不提昏君也罢了,提起为娘伤了心。
他信奸妃昏无道,酒醉斩了你父亲。你母领了人和马,与你父亲把怨伸。一众文武来相劝,方才收尸转家门。那日当面奏过主,今世不保宋王君。如今昏王受了困,我家不问他君臣。我儿快到后堂去,休做兴兵出战人。公子听说忙下拜,万福萱亲在上听。自古忠臣不绝后,做了奸党少收成。将军保王不惧死,怎做畏刀避箭人。我母莫记前情事,儿要搬兵救主人。不言母子来商议,书到此处有又根。回言再表高文秀,乾元山上学武人。今年长成十四岁,兵法武艺十分精。道德真君知道了,叫他文秀下山林。开言便把徒儿叫,为师发你下山林。你父君保母金锭,公公怀德老将军。三岁将你收到此,高山学道十一春。如今宋王受了困,困陷南唐六载春。

  评论这张
 
阅读(1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